第九百二十三章 宴会活动企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三章 宴会活动企划

    爷爷我所‘欲’也,武藏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放屁!老子氪爆!

    ————————————————————————————————

    未知宇宙,一颗与地球环境类似的星球。(最快更新)

    “啊……还是……你就不能……”无铭的身体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之前被打碎了一半身体的经历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是看她的表情可不是这么简单,“你怎么总是这么‘阴’魂不散!你有病啊!”

    “你有‘药’是怎么着?”站在无铭对面的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女’人,做魔法少‘女’打扮,长得很beautiful,但是……她这个身高怎么看怎么感觉和魔法少‘女’不搭调,而且更奇怪的是,她的手上拿着两把魔杖,左手的魔杖顶端是太阳,而右手的是月亮,“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啧……不过你居然被人伤成这样?当年叱咤风云的魔剑仙怎么落到这步田地了?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

    “闭嘴吧你个暴殄天物的家伙!我不就偷了你两条‘裤’衩子吗?至于不至于啊!”无铭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绝对不可能有任何赢的机会,自己全盛时期都难说能不能打过对面这货。

    “废话!老娘就这两条!你个狗日的害得老娘穿着这套衣服真空在宇宙里飞了三个多月!”魔法少‘女’的衣服,啊,你们自己想啊,真空啥感觉,是吧,“还有你能不能别整天拿暴殄天物这个词说我!很烦啊你!”

    “我说错了吗!你也不想想你个不死人血统的货为什么能用魔法!还不是因为你的恶魔血统把不死人血统的缺点盖过去了!结果你倒好!拿魔法少‘女’的身份当幌子!你就安心当个魔法少‘女’不好吗?你练个什么剑啊你!最关键的是你个魔法少‘女’练剑练的比我还厉害!要不要脸啊你!”无铭很愤怒,是真的愤怒,她苦练了几百万年才突破自己获得了使用能量的能力,为此还患上了严重的痔疮,可是对面这个家伙明明有与生俱来的魔法使用能力,却把魔法少‘女’当成副业和伪装。

    “这能怪我吗?我跟我爸遗传的‘毛’病!一念咒语就咬舌头!我爸还是个恶魔领主呢,老东西到死就会三个魔法!一个照明术,一个高级照明术,一个特级照明术!”魔法少‘女’说着说着也急了,“只有这三个魔法不用念咒!后来我养父还是个魔法白痴!我妈不死人,一样魔法废,而且死的比我亲爹还早!我招谁惹谁了!”

    “你这样……你……你……”无铭被这么一说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你魔法矬成这个德行你手上的日月神杖都在哭啊!你考虑过它们的感受吗?”

    “啊?日月神杖?哦,你说这两个啊,让你平时多看看书,你难道不知道……太阳神杖和月亮神杖只不过是剑鞘吗?”魔法少‘女’突然从两把魔杖的尾端同时‘抽’出了两把剑,“哈,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啊,对于日月神杖来说,魔杖才是副业,保存和隐藏大灭日神剑和大映月皇剑才是……喂,把下巴装回去。(最快更新)”

    “日了狗了……难怪千方和无生的反应一直不对……”无铭知道自己的处境更不妙了,“神器共鸣……震撼闪光术!”

    刺目的白光‘混’合着巨响突然从无铭的所在之处爆发开来,魔法少‘女’只能双手捂住耳朵大声叫喊来防止耳膜被震破,同时眼睛也闭上了,再睁开眼的时候,周围哪里还有无铭的踪迹。

    “居然跑了……她伤的真这么厉害?谁干的?能做到这种事的人可不多,如果是神灵她也不可能还活着……啧……算了,反正不难找……”魔法少‘女’消失在原地,星球表面再次恢复了寂静,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如果不看那个因为魔法少‘女’降落砸出的大坑的话。

    幻想乡,因为莫名的原因导致速度减慢的我们终于回到了彼岸居。

    “所以……这就是你又拐了个孩子回来的理由?”文文叹了口气,“啊……你啊……赶紧去泡着吧,剩下的‘交’给我。”

    “哦……哈哈哈哈哈……”晃晃悠悠的飞进地下室的楼梯间,我该修理一下了。

    “两位随意,小伞是吧,跟我过来吧。”文文把幽香和神绮让进客厅,就带着小伞去挑选房间了,说起来我家的房间都快要可以开旅馆了,“有几间空的,你可以自己挑,之前的大雨导致很多地方出问题了,现在家里没有其他人,等她们回来再给你介绍……”

    “这就是所谓的正宫气场?”神绮坐在沙发上看着消失在走廊拐角的文文和小伞,“爱情的力量这么伟大吗?”

    “你问我干什么?”幽香拿着茶几上的点心咬着,然后噗的一下全喷在了神绮脸上,“这是他妈什么时候买的,都他妈皮了!咳咳咳咳……水……给我水……咳咳……”

    “水?噎死你把!”神绮站起身来一个劲的抹自己的脸,试图把上面的残渣都抹下来,“你说你这到了别人家你也不知道客气客气?”

    “我跟他客气什么!”幽香抱着茶几上的茶壶往嘴里灌,“要说客气,我身上该看的不该看着这二货全看了,他怎么不跟我客气客气啊!咳咳咳……”

    “哦……明白了。.net”神绮脸上一抹‘鸡’贼的‘奸’笑,“那我给你道喜了。”

    “你道个什么喜啊你?”把嘴里的东西漱干净,幽香这才松了口气坐回沙发上,把鞋一脱,‘腿’架在了茶几上,“呼……我家该换个沙发了……好茶,好茶……”

    “恭喜你马上就要成我的姐姐了啊。”神绮一句话又让幽香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顺便一说,这个姐姐的意思是哥哥的老婆的意思,毕竟在霓虹是没有嫂子这种称呼的,“你看你的气场比刚才的正宫气场还足绷呢。”

    “我?我会嫁给他?别开玩笑了你个老不死的!”幽香从屁股后面就把幽阳拔出来了,“信不信我用伞‘插’(和谐)你啊!”

    “那你倒是说说我哥哪点不好了?啊,不过你要是想说他变态那就算了,还有什么心黑手毒不积德也别说了。”神绮太清楚我的缺点了,总而言之就是……跟她差不多,“除了这些,你说,啊,你随便说。”

    “那你还让我说什么啊?”幽香很反感这种此地无银二百两的人,“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不滚蛋?”

    “那还真是不巧,我这次可是有正式的出差公文的,我完全可以等到宴会之后再回去。”神绮大摇大摆的显摆着,“我可是来看我可爱的小爱顺便拜访一下我的一直在倒霉受气而且加班不停没有休息时间的可怜老哥的。”

    命莲寺选址。

    “哟,又见面了。”荷取所带领的施工队和山‘女’带领的施工队走了个碰头,“上次合作的很愉快,这次也那么来吧?”

    “好啊,我们负责外部,你们负责内部,然后用你们的ms搬运材料,不过我可还是第一次带人建造寺庙这种东西,总让我想起本能寺,还有金阁寺,还有银阁铜阁铁阁……”山‘女’所带领的土蜘蛛建筑队更擅长大型设计,而河童则偏重于‘精’巧的设计,两下合作几乎是完美锲合,“我听说你们以前建造过神社?”

    “那倒是,不过神社可是和寺庙完全不一样……反正会有设计方案的,见招拆招吧。”两人的队伍合流,浩浩‘荡’‘荡’的前往选址地点,后面跟着ms,这不像是去盖房的,倒像是去打仗的。

    随着建筑设计图被敲定,破土动工,建造开始了,油弹钢铝的储备都还足够吧。

    “哦……感觉好多了……”地下室,在经过了医疗舱的黑科技帮助之后,我又生龙活虎的站了出来,“嗯,这次用的时间有点长啊……”

    上楼回到地面之上,我发现小伞正和小9玩昆特牌,但是其他人却不知去向,说起来小伞就算了,小9居然能理解昆特牌的规则……而且还赢了?

    “喂,小9,其他人呢?”眼看着一局结束,我才开口,“怎么都没了?”

    “好像全都去什么建筑工地了,说是什么……看风水?”小9贫瘠的脑容量能记忆到这个程度我已经很惊讶了,“哼,反正是杂修的问题,本王才不在意……疼疼疼疼疼!不要揪我的耳朵你这笨蛋师父!”

    “……”被骂笨蛋了,被琪‘露’诺骂成笨蛋了,既然如此……好吧,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我还……真是个笨蛋呢……“我可闭于核桃壳内,而仍自认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五秒之后,我拉着小伞走在通向命莲寺选址的路上,而小9则因为头部连续遭受超过两百次吐槽手刀袭击而在地上打滚。

    建筑工地,隔着好远我就听见争论不休的声音,其中神绮的嗓‘门’超级大,喂,老妹儿,注意点形象,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是一个优秀的神灵?

    “啊,哥,赶紧,你过来看我说的对不对。”神绮的鼻子很尖,一下子就闻到我来了,“这群假和尚完全不懂行啊!”

    “什么啊……”我们走近一看,原来真正在争论的只有神绮和星她们,剩下的人包括白莲和鵺鵺在内都一起在附近的大树底下喝茶,神绮以一敌四……呃,好吧,因为云山虽然站一起可是一直不说话,我就不知道应不应该算上他了,总之神绮一个人面对星,水蜜,纳兹琳和一轮四个人的嘴炮依旧是节节高升……我说的是嗓‘门’,“我看看……怎么了到底?”

    “你来看,这是设计图,我算过,无论是走明八卦还是暗八卦,寺庙的大‘门’和前院都应该朝向那边,然后把墓地放在这边,只要稍微布置一下就能同时提升活人的风水和死人的风水。”八卦分明暗,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休生伤杜景死京开,而根据我的经验来说……神绮说的没错啊,而且布置风水阵的方法也完全挑不出‘毛’病。

    “这……没问题啊……所以……”我是真的挑不出‘毛’病,这样的风水不仅能对命莲寺里的人有好处,对于那些下葬的死者甚至他们的家人也有好处,还不会造成之前的血尸墓。

    “可是她们四个一定要翻过来,这大吉可就变成大凶了,活人住在死人风水位,死人躺在活人风水位,这不是不得好死吗?别说活人安生不了,死人连投胎都费劲。”神绮完全不顾形象了,拧着眉瞪着眼,“你们到底怎么想的啊!”

    “问题是要是按你那么设计的话命莲寺里面一个上午都见不到太阳,我们总不能把窗户对着墓地开吧!”星这么一说,倒是也对,开窗户对着墓地同样不是什么吉兆,为什么她们思维如此僵化?

    “我有个问题。”我拿过图纸看了看,又把负责的荷取和山‘女’叫了过来,“既然你们如此拿不定主意,为什么不把命莲寺和墓地分开建呢?你看这里的空间,完全可以允许两边不挨着,这样留一条被太阳照耀的阳气足的过道在中间,这叫‘阴’阳有界,而且就算改变一点位置,只要适当调整风水阵就能不受影响了,你们不觉得这样很简单吗?”

    “诶?”神绮语气一滞,“对啊……”

    “怎么样,荷取,山‘女’,你们两个来看,如果像我画的这样,把命莲寺以这个状态,建在这里,然后再把中间建立成过道,墓地放在这里,无论是距离上还是各方面都是最好的,能做到吗?”我在附近的地形图上画出了大概的设计位置,原谅我美术不及格,不过因为以前总是画些设计图的关系倒是也不难看懂。

    “当然,就是换个位置而已,不过这样一来就需要额外的石材,毕竟多了一条过道,这里的石材本来只是用来铺设院子的。”山‘女’看着荷取,“能再找一些吗?”

    “嗯……我可以问问妖怪山上有没有富余的库存,毕竟人之里那边,还有很多地方的修复都需要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