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一届幻想乡冠军射击比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六章 第一届幻想乡冠军射击比赛

    早就想这么来一次了

    ————————————————————————————

    “啊忙死了忙死了!”妖怪山上,荷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一大堆订单以及正在进行生产的第一回合比赛用车,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痛并快乐着,事实上,虽然有些人有能力自行解决载具问题,但是大部分人基本上是做不到或者只能完成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一窝蜂地来到了河童重工下订单,“应该跟盟友商量一下借点人手过来的……”

    “报报报报报告老板!”又一个河童妹子抱着一大摞订单跑了进来,“永远亭和有顶天又送来订单了,此外人之里又多了八十多订单。(最快更新),最新章节访问: 。”

    “……这些人想发财想疯了?”荷取快要暴躁了,“不行,这样下去就算是载具数量能跟得上,赛道也不可能容纳的下……给我接妖怪闲者。”

    “喂……谁啊……”电话里传来,八云紫懒懒散散的声音,“这里不是白‘色’基地队,你肯定是打错了扎古……有笔记本的话我现在给你白‘色’基地的电话……呼……”

    “喂!”荷取的暴躁爆发了,“必须削减参赛人数!不然什么活动都办不了了!”

    “……”

    “于是,日了狗了!”接到八云紫的通知之后,我暴跳如雷,妈蛋一个队伍最多出场三人,老子的设计图不都白做了?但是这也没办法,几百号人一起赛车的场面想想都觉得没有看点,光看车了,“妹红,你跟我一起,最后一个出谁?”

    “我推荐铃仙。”小魔默默的举起了铃仙的手,“怎么说驾驶技术上铃仙应该高一些吧。”

    “没有啦小魔,别这么推我啊……”铃仙脸都红了,不过小魔的说法提醒我了,身为月战老兵,铃仙的载具驾驶能力应该比其他人强。

    “好,铃仙,就你了。”既然决定了那就拍板,“西斯特姆,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加紧制造‘射’击比赛用的枪械吧,还有靶子,你知道怎么做,到时候别出问题,还有,信号追踪器,我可不想被某些人钻空子,每一把枪,每一颗子弹,都要能找到。”

    “了解,sir,您放心,万无一失。”西斯特姆回答,“关于前两场比赛,您怎么看的?”

    “嗯……有想要参加的就自己去好了,反正我就算了,前两场比赛我参加等于作弊。(最快更新)”其实就作弊这一点来说,幽幽子作弊的更厉害,只不过如果不让她参赛,估计她会整天赖在我家不走,“灵梦是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如果谁比赛的时候遇到她了,务必把她比下去,神绮正好在,如果鬼巫‘女’出来,正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你还在想这件事?”

    “从来没放下过,鬼巫‘女’,其实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那无疑会是个隐患。”

    红魔馆里,蕾咪正对着地板发脾气,“‘混’蛋‘混’蛋‘混’蛋真是大‘混’蛋!居然临时修改规则!死老太婆真不要脸!”

    “既然现在三个人参赛……谁上场呢?”咲夜看了看屋里的人,六个,算上自己六个,“美铃,你会开车吗?”

    “呃……我只有小型自动挡汽车的本……所以像这种赛车估计……不是全员参战的话我就……”美铃表示自己并不是太擅长开车,她开车可能还没有她跑步快,“小小魔怎么样?”

    “我?我那个穷乡僻壤根本没有车。”小小魔后退了三步,“本来赶鸭子上架我可以试试,不过要是只能上三个人,我还是一起在后面待着就好。”

    “这可不好办,大小姐和我可以上场,可妹妹大人……”之前虽然蕾咪说是全员参战,但是咲夜心知肚明,整个红魔馆里在驾驶上有战斗力的只有自己和勉强算是天赋异禀的蕾咪,剩下的全是战五渣,只不过咲夜忽略了一个关键的人物,“第三个人谁来呢……”

    “第三个人?哼!我去!”帕琪戴着墨镜叼着雪茄挂着金链子举着自己a1级别的车本就闯了进来,“该让你们看看我老司机帕秋莉的驾驶技术了!”

    “帕秋莉大人,您怎么……”咲夜完全忘记了,毕竟帕琪平时装出来的文学少‘女’范实在是太强烈了,“这样就足够了!”

    整个幻想乡里,只有一个地方的关注点与其他地方不一样。

    “妖梦!我要参赛!就这个!我要参赛!”幽幽子举着海报跟妖梦不停地喊,“我要吃到饱!我要吃到饱!还要把奖品全拐回来!然后继续吃!”

    “……”妖梦面无表情的看着,事实上,自从她今天把海报带回来之后,幽幽子一直都是这副理‘性’蒸发ex的样子,闹了半天了,“幽幽子,大人,您已经喊了一个下午了,不累吗?您不累我累啊……反正大胃王冠军已经等同于到手了……还是想想‘射’击比赛怎么办……”

    妖梦已经向河童重工下了订单,然而她也很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在秋名山车神竞速赛中获胜的机会,因此,妖梦自己最主要的目的是第一场比赛,那场拿下冠军就有五千万円入账的‘射’击比赛。()

    妖梦无意识的拔出白楼剑,随手扔出去,白楼剑刺穿了一片落叶,钉在了走廊的柱子上。

    “啊……要是比这种‘射’击我还有点办法……”

    人之里。

    “这次活动很大,要不要借此做点什么?”森田弘毅坐在屋子里自言自语。

    “不,这次有魔界神再次,我们不论做出什么动作都无异于以卵击石,那是成名已久的神灵,即使我借助天地之力也不是对手。”另一个声音冒出来了,奇怪的是,说这句话的人同样是森田弘毅自己,“忍一忍,会有行动的一天。”

    “嗯……”森田弘毅就像是在跟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对话一样,他从椅子上起来,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因为盛大的赛事而热闹非凡的街道,“哼,明明处于非人类的压迫之下,居然还能如此,真是让人恶心……人类才应该是万物之长,这个幻想乡也该归真正的人类所有!”

    魔法森林,魔理沙带着爱丽丝降落在了已经因为之前的大雨变成废墟的香霖堂。

    “魔理沙,这样好吗?”爱丽丝的脸上带着忧郁,“这不是盗窃吗?”

    “当然不是了,文化人的事,能算偷吗?再说了,房子都塌了,这些宝贝埋在这里没人回收才更可怜好吧。”魔理沙说着就要动手开始挖,然而却发现自己在原地踏步,回头一看,居然是一台流‘浪’者,不,不止一台,霖之助就站在这几台流‘浪’者后面,“啊,香霖,真巧啊。”

    “是吗?我觉得可不太巧啊。”霖之助已经将流亡者特装型和朱鹭子都暂时留在了我家,“我只是去秦钺炀那里借些人手回来修房子,所以……你是特意过来帮我修房子的?”

    “啊……这个……啊!对!就是这样!”魔理沙一推爱丽丝,“别小看爱丽丝啊,她的人偶修什么都快得令人发指啊,是不是啊爱丽丝?啊哈哈哈哈……”

    “啊……哦……啊,是啊,我可以帮忙的……”爱丽丝没办法,只能给魔理沙打圆场,但是爱丽丝的演技实在太差了,毕竟是魔界公主,哪有魔理沙那么厚的脸皮,好在霖之助也没打算深究,爱丽丝趁机说起了真正的来意,“其实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是因为……”

    “比赛的事情吧,我就知道魔理沙肯定放不下。”霖之助说着开始跟西斯特姆沟通重建香霖堂,材料当然是就地取材砍几棵树的事情,“不过很遗憾,这次比赛……我也要参加!所以,这次我们可是对手啊,魔理沙!”

    “纳尼!!!”

    雾雨魔法店里,神绮和魅魔还在一边聊天一边等待孩子们的归来。

    “嗯……嚼嚼嚼……嗯……”神绮不停的从桌子上的袋子里拿东西吃,虽然这袋子是魅魔拎过来的,而且神绮也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你觉得这次比赛会演变成什么样?”

    “不知道啊,但是我总觉得我也可以掺和一把,虽然我不会开车,但是大胃王比赛和‘射’击比赛还是可以玩一玩的,你呢,你该不会只打算看着吧?”跟神绮不同,魅魔只是看着神绮吃个不停,“当个守望者可不符合你的‘性’格,还有,你这次看见爱丽丝的反应是不是太平淡了点?这不像你啊。”

    “你不知道,嚼嚼嚼,我哥跟我说了,这叫什么……哦,对了,嚼嚼嚼,这叫放长线钓大鱼,当年我刚认识他的时候还半信半疑的,嚼嚼嚼,现在想想自己真傻,我哥怎么会害我呢,嚼嚼嚼。”神绮的嘴一刻不停,袋子里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所以我当然不可能旁观了,我已经跟梦子联系把我的专用战车运过来了,嚼嚼嚼,我哥说他不会参加前两场比赛,所以这两场就让我来拿下了!哈哈哈哈……嗝……嗯,味道真不错,这什么啊?”

    “……”魅魔沉默了半天,表情很微妙,踌躇许久才开口。“呃……其实这个是……呃……我刚才从人之里买的饲料,学名叫狗粮……”

    “……”神绮的笑容僵住了,“呕!呕!给我叫救护车!!!呕!!!”

    “……”魅魔看着拼命抠嗓子的神绮,心里暗想就你这个等级还想在大胃王上夺冠军?幻想乡里有的是能把狗粮当饭吃的怪胎和变态……

    所有的这一切,都被一个有心人看个正着。

    “哼,真是……”四季映姬从镜子前挪开,就是这面镜子能让她看到大部分人的一举一动而不会被发现,“一看见利益和玩乐就争先恐后,这些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长啊……看来我有必要亲自教给他们呢了……小町!”

    “在呢,映姬大人。”小町扛着我送的锁链镰刀从外面冲进来,一步就来到了映姬面前,这就是她的能力,“有什么吩咐吗?”

    “去仓库里,把我的黑狼战车找出来!我今天就要教给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秋名山车神!”四季映姬……不,现在应该叫山田君,山田君的身上散发出了强大的压迫力,那是……上位者的尊严,“还不快去!”

    “那个……映姬大人……比赛不是今天开始来的,还有……您的黑狼战车是什么?”小町四脸懵‘逼’,“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啊……”

    “就是仓库里那辆涂成黑白‘色’的五菱宏光啊笨蛋!除了它还有能配得上秋名山车神身份的载具了吗!”四季映姬一‘棒’打在小町屁股上,至于为什么是屁股是因为两个人都站直了她就够不到小町的头,“现在就给我找出来,我要改装!三个比赛里只有赛车比赛没有禁止攻击他人,你还没想明白原因吗?”

    “是!”小町一步就不见了。

    “哼,现在……”四季映姬明白,在第一轮比赛的时候是没人会攻击他人的,因为载具是随机‘抽’签,各方面都不合适,而且第一轮肯定有很多一般社员的参加,强行攻击可能会导致人员受伤,那就是违反规则了,即使没有禁止攻击行为,直接导致他人受伤还是会直接出局,这就很考验车手的尺度。

    但是毫无疑问,第一轮比赛就会刷掉一大批人,到了第二轮使用自己的载具的时候,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普通霓虹高中生级别的存在了,真的,我给你讲个笑话,普通霓虹高中生,到那个时候那就是几乎任何手段都可以拿来用,单纯的赛车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为此,四季映姬联系了上峰。

    “啊,对,是是是,是我,赫卡提亚大人,我想调用这边库存的部分火力,对对对,天蝎座轨道炮还有动能机枪炮塔之类的,啊,好好好,没问题,好,谢谢,是是是,再见。”

    放下了手机,四季映姬……山田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谈妥了,这代表她可以使用全力来竞争秋名山车神了。

    “剩下的就是改装了……还是自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