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百二十行,行行出蟑螂-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百二十行,行行出蟑螂

    小莫快到碗里来

    ————————————————————

    时间转眼来到了宴会当天,这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彼岸居,河童重工,土蜘蛛违建大队三方联手在雾之湖畔的空地上摆下了巨大的临时赛场,足以容纳整个幻想乡的人口,嗯,至少是目前的人口,务必保证每一个观众都能看得清楚明白,这是我们的宗旨,而在最开始的几天,由于命莲寺建成后白莲的大肆宣传加上守矢神社的抵抗宣传,命莲寺已经迅速融入了幻想乡内部,反正幻想乡隔三差五就多两个人,任谁都习惯了。.net

    不过话又说回来,接受是一回事,但是就目前来看真的去信佛教的嘛……一个都没有,想想佛教的规矩,再想想人之里的老伙计们有多喜欢喝酒吧,谁会吃饱了撑的呢?

    啊,不过这些并不会影响白莲她们的的积极‘性’,毕竟佛教的信条就是:信我啊,你信我啊,你信我啊……啊,对了,这些跟比赛无关,仅仅是比赛之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而已,现在言归正传。

    “嗨,小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过气新闻‘花’果子念报主编姬海棠极,今天我们来到了幻想乡,雾之湖,为小朋友们做现场的表演。”海棠亲又被请回来当主持人了,说起来她与其继续去写那些没人看的新闻,还不如就干脆专职当司仪,赚的会更多。

    “哗!!!”观众席上掌声雷动,看来是都压抑了好久了,到处都是起哄的,“baby!baby!……钻石?……星辰拳!……我军必败!……嗯!……开始吧!……喵帕斯!”根本分不清是谁喊的什么话,不过也用不着分清楚。

    “好,那么现在坐在我左边的这位就是我们幻想乡的特约解说员秦钺炀先生。”海棠把头转过来,“呀,今天真是很热闹呢,座无虚席啊。”

    “就是说啊,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啊。”如此盛况,也不枉我们忙活了那么多天。

    “所以,对于今天的这一场‘射’击比赛,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嗯,当然,毕竟无论是从枪械上,还是从场地上,都是由我亲自设计的,由于报名人数达到了上百人,嗯,对,我很高兴有很多人之里的伙计们也摆脱了以往观众的身份亲自参与进来,嗯,我很欣慰。.net”

    “好的,那么对于这次您所提供的枪械上,您有什么特别的说明吗?毕竟对于在场的观众们来说大部分人都没有接触过枪械。”

    “啊,这是自然,这次统一使用的比赛用枪呢,特意改修成了可以轻松安装配件的版本,也就是说除了瞄准镜和镭‘射’指示器禁止使用之外,每一名参赛选手都可以自由的选择不同大小的枪械和配件进行现场改装,我们会在每一场比赛前留出改装的时间,所以不用拘谨,组装出你自己心中最‘精’确的枪械吧。”

    “也就是说无论是想更换枪托还是改变机械瞄具类型都是在允许而且提倡的范围内的是吧。”

    “没错,而且为了适应不同年龄选手的不同体型,这次的比赛枪械大小是有着各种不同的型号的,当然,‘性’能是完全一样的,选择并改装最适合自己的武器,争取冠军吧!”

    “真是非常周到的设计,但是我想很多人其实心中还有另一个疑问,就是这次参赛的选手很多都是业余选手,甚至从来没有碰过枪械,所以说一旦发生流弹误伤您打算怎么解决呢?”

    “这个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些枪械使用特殊的能量构造,对于生物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即使是在一米远的距离命中眼睛,都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不要因此而小看这些枪械哦,它们的后坐力和枪口上跳程度可是忠实的还原了的!而且有声有火喷弹壳,所以完全可以当做幼儿玩具乃至电影道具来用,有需要订购的请在赛后联系西斯特姆。”

    “原来如此,可是这样弱小的威力即使打中了靶子又如何才能判定命中呢?”

    “这就是我特意制造的这个赛场的特殊之处了,请大家看这个靶子!”我启动了准备好的实验用靶子,赛场上弹出了一个红‘色’的人形光靶,对,就是我以前训练用的改良版,“选手们将会面对的是这些电子光靶,因此即使是极其微弱的能量冲击也能进行比赛,事先声明光靶的不同位置得分是不同的哟,命中头部的区域会得到最高分,命中躯干则是常规分数,命中四肢的话就只能得到削减后的分数,所以奉劝各位,看准了打啊!得分高才有机会出线!”

    “哦,真是完全兼顾了安全‘性’和趣味‘性’的设计,好,那我们对比赛赛场的疑问就到此为止,现在我们来介绍另一位,坐在我右边的这位就是我们今次特意从月之都请来的专业解说,稀神探‘女’小姐,探‘女’小姐,请问您对这次比赛有什么要说的吗?”

    “啊,这当然是……”探‘女’刚要开口,就看见人群里钻出了一只月夜见,月夜见把手比划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横着一划,很明显,这意思就是‘要是敢瞎说活你就死定了!’,看着这一幕,探‘女’默默的闭上了眼睛,把手放在了脸上,“咳,那个……不,不是这样……虽然我看起来像是存在于这里一样,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诶?”探‘女’的话把海棠说的一愣。(最快更新)

    “事实上,我并不在这里。”探‘女’闭着眼睛面无表情。

    “诶,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这就是月之都的电子全息投影系统吗?”海棠伸手戳了戳探‘女’的腰眼,探‘女’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两下,“可是真的好真实啊,还有触感。”

    “才不是全息投影那种陈旧的技术!呃……”探‘女’下意识地反驳,然后就变成了雪‘花’状,“啊,牙白!好了好了是全息投影好了吧!”雪‘花’干扰又消失了,探‘女’故作镇定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滋滋……噗!!!!喂!好苦!什么啊这是!这种东西真的能喝吗!”探‘女’脸都蓝了,声线也不复之前的从容……啊,没错,那从容也是装出来的。

    “嘛,不合您的口味还真是抱歉了……”海棠满头黑线,“那么作为本次大赛的专业解说,请问您有何感受呢?”

    “咳,这个……我不能说太多,不过有句话还是要说的。”探‘女’突然睁眼,动作大气而浮夸,“飞龙骑脸怎么输!”

    “哦……好吧,那么现在言归正传,由于本次报名人数为一百一十八人,因此在经过协商之后,为了保证比赛流程的正常进行,最终确定参赛人数为一百二十人,至于为什么人数反而变多了呢,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py‘交’易,现在请我们的一百二十位选手入场。”

    在海棠的叙述完成后,赛场的大‘门’打开,一百二十位参赛选手同时涌了出来。

    “现在请选手们到武器栏的位置选择自己趁手的枪械和配件,而趁此机会则由秦钺炀先生为我们讲解比赛流程以及分析一下部分参赛选手,秦先生,这次比赛的流程是什么样的呢?”

    “因为参赛人数是一百二十人,而且在这个冬天刚过的时节,适合进行‘射’击比赛的时间并不算太长,所以在初赛阶段这一百二十人将通过‘抽’签决定比赛队伍,六个人一队,分别进行二十局比赛,然后每个队伍中得分前二的选手晋级,总共是四十人,这四十名选手便是正赛选手。”

    “嗯,大概明白了,可是四十人是无法分成六人一队的吧?”

    “是啊,所以在正赛的时候会分成五人一队,同样是得分前二的选手晋级十六强,十六强分成四队,每队四人,得分最高者胜出,成为四强,最后一轮四强组成一队直接参战,根据得分决定出名次,顺便一说,虽然不如冠亚季军的奖励强大,但是十六强和四强选手也会分别获得奖品,比单纯的参赛奖要优厚哟,所以,尽全力‘射’吧!”

    “好了,那么现在看来我们的选手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可千万别对其他选手开枪哦,虽然没有伤害,但是攻击他人在本场比赛中是被完全禁止的,现在请我们的特派员,月夜见大人,下场进行‘抽’签,同时由监督员四季映姬大人来进行公证,证明‘抽’签环节绝对没有任何作弊行为。”

    不一会儿,‘抽’签完成,名单也被小铃快速速写之后‘交’到了我们这里,嗯,分组的情况比较中庸,没有出现那种一开始就有一堆高手集中在一个队伍里的尴尬,毕竟这一百二十人里说实话在‘射’击方面的高手不超过六分之一。

    “好的,现在我们已经拿到了‘抽’签结果,有请第一队的六名选手拿好自己的枪械进入‘射’击待命区。”海棠继续进行着主持,“哦,看来这一队的选手大部分是来自人之里的,秦先生你觉得这一队哪两位的胜算比较大呢?”

    “嗯,就我个人来说确实有些附睾……腹稿来的,但是我也不能妄下断言,毕竟我们要的是没有黑幕的比赛,而且也不能保证没有黑马的出现,所以我现在把我的想法写在纸上。”我拿过纸笔写下了两个名字,然后盖在了桌面上,“等结果出现之后再来看我猜的对不对吧。”

    “既然如此那么……比赛开始!”

    红‘色’的光靶在六个人各自的‘射’击区域不断的弹出,然后一些被打中消失,而也有一些没有被打中,一段时间后自己消去,当然,因为靶子不会在弹出之后移动,所以被打碎的是大部分,只有很少一部分距离比较远的靶子会被漏掉。

    “预选赛的机制是最简单的模式,只会不断弹出固定的光靶,既直接考验选手们的瞄准能力和控枪能力,也可以帮助选手们热身。”看着场下的情况,我进行着自己的职责,“光靶的弹出速率是和光靶被摧毁的速率挂钩的,而且光靶是没有数量限制的,因此‘射’击数量很重要,但是相对的,命中四肢的得分只有命中头部的一半,因此一味的追求速度也是不可取的。”

    “原来如此……哦,有选手的火力中断了!哎呀,这下可是要漏掉不少靶子了,到底是怎么了呢?”

    “应该是弹‘药’没有控制好吧,虽然是能量枪,但是为了符合实际,一个弹匣只能‘射’击三十次,而且打空弹匣后安装弹匣时必须重新上膛才能继续‘射’击,这对于不熟练的人来说可是要耗费很多时间的。”我带着墨镜,双手撑在桌子上遮住嘴,摆出一副‘我的手又黏在脸上了’的姿势。

    “但是也有一位选手的火力一直没有中断啊,这又是为什么呢?”

    “哈,那是个老手啊,很明显,她每次只用单发‘射’击,‘精’确度相当不低,而且她肯定严格计算着弹‘药’量,你可能没注意到,但是她每次都是在倒数第二发子弹‘射’击出去的一瞬间进行换弹,这样一来她的枪膛里永远都有弹‘药’剩余,也就永远不需要手动上膛,然而这种‘操’作需要单手控枪的能力,而且在换弹匣的时候眼睛完全不能偏离目标,弹匣的接入也不能有一丝的迟疑和位置错误,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啊。”

    “嗯……让我来看看这位选手的名字……来自月之都的铃仙(二号)小姐,诶?”

    “没错,跟我家的铃仙一样,月兔一族,有这种水平也并不奇怪,不过我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位。”如果经过正规训练的特种兵还能在这种级别的比赛里出差错,那也把月之都想的太废柴了,不过我刚才就说了,这一组里的黑马可不止这一个,“你没发现还有一位选手虽然有火力间断,但是得分丝毫不低吗?”

    “啊,真的诶,是在四号位的那位……小朋友?这个比赛允许未成年人参加吗?”

    “当然了,我有设计幼‘女’体型也能使用的枪械所以不用在意。”我看着四号位的选手,心中一阵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