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冷门热门……不存在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八章 冷门热门……不存在的

    啊……我可不是数据党……

    “诶都……这位小朋友的名字是……人之里的加贺千代纸小妹妹……可是为什么明明她火力中断次数比其他四位选手还要多但是得分却那么高呢?”海棠对于千代纸并不太熟悉,千代纸毕竟年纪太小,只在一部分真-萝莉控圈子里有着很高的人气。.net

    “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位铃仙二号的射击规律?”然而我却能看出问题来,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是萝莉控!你们看一看,现在我的老婆里有称得上萝莉的存在吗?

    “呃……规律?”海棠不懂。

    “对,规律,也可以说是节奏,铃仙二号的节奏很清晰也很明确,弹出靶子,瞄准,单发射击,弹出靶子,瞄准,单发射击,看见靶子才开枪,而且弹无虚发,这是很正统的射击方式,像电视剧里那种一见面就瞎吉尔搂火的都是鬼扯,就算是军事大国也没有子弹让他们这么浪费的……咳咳,扯远了。”

    “哦,听您这么一说确实如此,的确……她的每一步行动似乎都是固定的……”

    “没错,这就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专业人士的射击方式,是经过刻苦的训练乃至实战才能锻炼出来的射击方式,光知道理论是没用的,手和眼跟不上。”就这方面来说,铃仙二号比当初的铃仙还要强,也比刚来到幻想乡时候因为长时间的颓废生活导致枪法下滑的我要强,“但是你再看小千代纸,她的风格……那不能称为风格啊……哈,小千代纸的射击非常随性,而且你注意到没有,她比起铃仙二号,在射击的过程中忽略了一个过程。”

    “她不瞄准?”

    “就是这样,她直接去掉了瞄准过程,而且连开枪的时机也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加岛勇曾经说过小千代纸有称为牛泰普的潜质,很多人当成玩笑话但是我可不这么觉得,“其他人都是弹出靶子之后才开枪,这样所带来的问题就是……你总得等着,先得让子弹飞一会儿,然而小千代纸却是在靶子弹出来之前就先开枪了,而且每一枪都命中了,就好像她能预知到靶子会从什么地方弹出来,这是……直觉。”

    “直觉?可是直觉有可能做到这种事情吗?”

    “可以的,只不过这是真正的天赋,嗯……铃仙二号那个通过训练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千代纸这个,真的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没有瞄准的时间,也不用浪费子弹飞行的时间,所以尽管她的准确度比不上铃仙二号,而且换弹频率也增加了,她的得分还是可以咬在铃仙二号后面不至于被拉开。()”

    “问个题外话,秦先生,都知道您是老兵出身,那么现在这两种射击方式您能做到哪一种?”

    “这个啊,其实我两种都可以,我也有这样的直觉,同时铃仙二号那种程度我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我这次才会坐在这里而不是站在下面,因为我觉得我参赛的话实在太说不过去了,毕竟我算是主办方,哪有主办方自己参赛的道理?”

    “哦,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快要结束了,倒数五秒,四,三,二,一,第一场比赛结束了!让我们来看看得分情况……好,那么从一号位到六号位的得分分别是五百六十分,二百三十五分,一百一十三分,四百八十八分,二百七十一分,三百零一分,出线选手为一号位的铃仙二号和四号位的加贺千代纸,恭喜两位!”

    “嗯,如我所料。”我把盖在桌上的纸翻过来,上面两个名字正好对上,“所以……开第二局。”

    “好,有请第二局的选手们入场!”

    二十局比赛一直比到了这一天下午,一百二十人的参赛队伍被缩减成了四十人,这四十人有些是靠底力,有些是靠运气,有些二者兼具,但是无一例外都不怎么好惹。

    “嗯,经过二十局的比拼,现在通过预赛的四十名选手已经就位,有请月夜见大人和四季映姬大人再次进行抽签,呀,秦先生,关于这第二轮的正式比赛,跟之前的预选赛有什么不同的呢?”

    “这个自然是有的,既然现在这些选手能够站在这里,就代表他们肯定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好料子,因此这一轮比赛变更了的不仅仅是每一队的人数,还有靶子,这一次出现的将会是移动靶!”

    “移动靶?就是指靶子在弹出来的同时就是处于不断移动的状态是吧?”

    “没错,这些靶子会以正常人跑步的速度进行移动,看起来不快对吧?但是别忘了你们的子弹也不是在开枪的瞬间就可以命中的!在这种比赛中因为距离很近自然不需要考虑风向风速之类的问题,但是子弹的飞行速度是需要考虑的,现在开始吧!”

    “好的,有请第一组选手,分别是来自永远亭的八意永琳,来自香霖堂的森近霖之助,来自雾雨魔法店的雾雨魔理沙,来自红魔馆的红美铃还有来自人之里的糕点店老板岛田信长……呃……刚刚差点以为是岛崎信长来的……”

    “哼,这一组……啧,血雨腥风啊……”原来这货叫岛田信长,他家的绿豆糕做得相当好,对,就是上次那个老婆一死就把服装店改成糕点店的神人,这家伙之前的一场打法中规中矩,毫无亮点,但是这本身就是最大的亮点,因为他几乎每一枪都能打中,得分不稳定但是基数够大,至于其他人,永琳不用说,魔理沙玩魔炮的,美铃靠身体素质可以轻松无视后坐力,霖之助是个军火贩子……

    “秦先生,之前的每一局您的预测几乎都对了,那么这一局您预测是哪两位会出线呢?”

    “嗯……很难说,因为走到这一步的人其实个人水平已经不会差的太多了,运气,专注力,甚至是今天的心情都有可能导致结果的不同,所以……我不会给自己招黑,就放弃预测了。()”内心之中我偏重魔理沙和永琳,霖之助不干军火贩子好多年,美铃不擅长远程瞄准动态目标,岛田信长的打法本身只能对付固定靶子,不过说实话最终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嗯……您这就是怂了对吧?”

    “对,就是怂了,其实你可以问问你旁边那位,对,另外一边。”

    “哦,好,稀神探女小姐,能请您说两句吗?您觉得这一局谁会出线?”

    “不……不是那样的……那个……我觉得……我觉得吧……这个八意永琳选手是肯定可以噗啊!!!”

    永琳突然冲上了解说台,单手撑在桌面上一脚给稀神探女踢了个满面桃花开。

    “哗!”全场掌声雷动,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永琳,你啊……做的好!good-job!

    “这个……秦先生?”

    “不用在意,继续比赛就好。”我打了个响指,“永琳,可以了吗?开始!”

    “嘿嘿嘿,这种程度!”魔理沙一边开枪一边嘲讽,“轻而易举,轻而易举,轻而易举!”

    “那个,秦先生,我记得上次乱喊轻而易举的那位基底的的扎伊德先生的坟头草都已经有好几丈长了吧?”海棠明显是想起了那位舞王哈桑,职阶是dancer。

    “是啊,毕竟在那些满大街跑的特殊职阶里dancer是最弱的嘛……father啦,teacher啦,eater啦,fu(和谐)cker啦之类的……哦,你看,她失手了!”

    移动靶有一个特点,就是距离越远的靶子,预判的时候就越要注意,因为子弹的飞行时间会延长,但是魔炮因为是纯能量构成的,在这一点上的体现就很不明显,毕竟这批比赛用枪虽然是能量枪械,却被特意设计成了与实弹枪械相同的参数,这就直接导致魔理沙在射击场中最远的一个靶子的时候,连续几枪都没有打中,这直接打乱了她的节奏。

    “哦,八意永琳选手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无论是远处的目标还是近处的目标到目前为止全都是一枪爆头,真是神乎其技,而且她的射击也几乎没有瞄准,秦先生,这也是直觉吗?”

    “不,这是心眼,与直觉不同,这是锻炼出来的能力,直觉是没有道理的认为,而心眼是经过推断得出的结果,举例来说就好像有一个人要打喷嚏了,有直觉的人会想:这个人要打喷嚏了。而有心眼的人会想:从这个人的面部动作来看应该是要打喷嚏了。”

    “也就是说比起直觉还是要差上一点?”

    “对,有直觉的人只要看到那个人就能知道他要打喷嚏了,而有心眼的人则必须要看到他的脸才能知道,这就是差距,所以你仔细看就会发现,永琳只是瞄准的时间很短,并不是不瞄准,而且她开枪的时间也是在靶子弹出来的一瞬间,而不是靶子弹出来之前。”

    “嗯……再问一个题外话,拥有这种等级的直觉的人很稀有吗?”

    “非常稀有,我活了几亿年甚至是几十亿年了,除了我和小千代纸之外,我见过的有这种直觉的人只有……不会超过五个。”心眼是通过锻炼所能达到的极限,而直觉是天赋,无法后天得到,直觉可以直接得到心眼所能得出的结果,“不过传说在直觉之上还有一种被称为天启的最强天赋,仅仅止步于传说。”

    “那么……这个天启又是什么效果呢?”

    “还用刚才那个例子,心眼是通过看到这个人的脸来推断出他要打喷嚏,直觉是看到这个人就知道他要打喷嚏,而天启是……嗯……对,就是比如这个人站在人之里的街道上要打喷嚏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会知道:哦,有个人在人之里的街道上要打喷嚏了,有趣有趣……这样的。反正我是没遇见过有这种能力的人。”

    “嗯……真是……传说级别啊……哦,在魔理沙选手发生了失误之后另一名选手的得分直接超过去了!是森近霖之助选手!同时魔理沙选手好像也重新调整好了节奏,但是她的比分已经落到第三了,还能否追回去呢?”

    “真是抱歉了魔理沙,这次是我赢了!”霖之助的得分飙升,即使在魔理沙重整旗鼓之后依然在保持着得分优势。

    “为什么会这样呢秦先生?”看着被逐渐拉开的比分,海棠开口问我,“魔理沙选手因为经常使用魔炮的关系,命中率应该很高的啊?”

    “嗯……我想可能是因为……嗯,大概是成也魔炮败也魔炮啊……魔炮本身是有一个攻击范围的,任何位置打中都可以,所以魔理沙很擅长命中,却不擅长挑选命中部位,你看,她大部分命中的都是四肢和躯干,这种打法对付预赛还可以,可是对付正赛就很容易失手。”

    命中躯干的得分只有命中头部得分的四分之三,而命中四肢则是一半,也正是这些分值差距拉开了档次。

    “啊,为什么这枪的攻击面这么小啊!”魔理沙开始抱怨了,“要是有八卦炉的攻击面积我随随便便就可以……”

    “时间到!”就在这时,比赛结束了,永琳以当之无愧的全队最高分晋级,霖之助也在超过了魔理沙之后晋级,魔理沙美铃和岛田信长被击败,无缘十六强。

    “啊!!我抗议我抗议!!!”魔理沙开始发挥臭不要脸的精神了,然后……被在初赛就被刷掉的魅魔拎走了,平心而论魅魔的水平在魔理沙之上,只可惜她很不巧的和加岛勇与小魔分在了一组,结果被以不到二十分的差距刷掉了。

    “恭喜我们的八意永琳选手和森近霖之助选手晋级十六强,现在有请第二队,分别是来自彼岸居的铃仙-优昙华院-因幡,来自永远亭的蓬莱山辉夜,来自魔法森林的桑尼-米尔克,来自人之里的加贺川还有来自妖怪山的键山雏,有请五位选手进入赛区,秦先生,这一局你要不要做个预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