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我还没凉透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二十九章 我还没凉透呢

    我没凉,还没凉

    “真是凑巧啊公主大人。”铃仙跟辉夜正好在相邻的位置比赛。

    “吼吼吼,好啊好啊,詹姆斯雷诺……”辉夜说着莫名其妙的台词。

    “诶?啊……哦……”铃仙回想着我教给她的应急用台词表,“啊,这次你行行好,别再朝我开枪了行吗?”

    “哟,没想到啊,啧啧啧,秦钺炀果然把你教育成坏兔子了……”辉夜突然从脸上撕下一层面具,“你以为我是辉夜?其实是我dio哒!乌拉!”

    “好了,就在铃仙选手和辉夜选手斗嘴的时候,其他三位选手已经开始快速的拉开比分。”海棠继续进行着直播,“没错,你们以为比赛还没开始吗?上一章结尾就已经说过开始了好不好!”

    “啊……这就是青春啊……”我看着场上的情况,摇着头,“海棠,总是问我,你觉得这一局谁会赢呢?”

    “呃,这个啊,说实话我是外行所以……我觉得这两位目前还是零分的选手应该无缘十六强了吧?”海棠不太确定的给出自己的答案,但是紧接着就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场上,铃仙和辉夜同时……掏出了第二把枪,然后同时用两把枪进行双倍射击。

    “哦,居然是双持武器,凭借两倍的速度比分正被快速拉近,但是这次比赛的比赛用枪都是大型枪械,是无法单手换弹药的!”海棠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秦先生,双持武器在比赛中是允许的吗?”

    “当然,只要你有这个能力,你用几把枪都无所谓,但是,你所用的枪械必须从你开第一枪的时候就拿在你手上才行,所以不要指望着可以用换枪的方式省略换弹匣的步骤。”

    “但是双持武器的话换弹匣不是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吗?”

    “没错,所以你看她们两个两把枪的射击频率是错开的,而且……来了!看到没有!用加长型枪托夹在腋下,即使只有一只手也是可以更换弹匣的,而且因为两把枪的射击频率不同,一把枪换弹匣的时候火力是不会中断的,现在你明白了吧?”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吗?”

    “当然,不过不知道辉夜为什么也会?”其实这一招是我打游戏的时候想到的,对于需要抵肩射击来抵抗后坐力的普通人类不适用,只能由身体素质远远强于人类的妖怪才能用的出来,“她不会也是……”

    “哼哼哼,兔子哟,没想到你居然也能使用本公主的绝技,不过到此为止了!”辉夜的射击频率突然急速上升,比分直接压过铃仙,直逼领先的三人,分数差距剩余五十,剩余二十,平分……超过去了!“哈哈哈哈哈,感受我这单身……管它多少年的愤怒吧!!!”

    “可是公主大人,您单身的最根本原因不是因为您自己不想嫁出去吗?”然而,铃仙跟上了,对,铃仙的得分咬在了辉夜的屁股后面,“另外……师匠一直没嫁人也是因为要照顾您啊,您能长点心吗?您就不觉得内疚吗?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哼哼哼哼,尼特族无所畏惧!”然而辉夜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让我松了口气,如果辉夜真的被铃仙的话打击到了,铃仙就犯规了,规则里有一条说,禁止对其他选手进行任何攻击,包括生理和心理双方面的,“所以这次……是我赢了!”

    比赛结束,辉夜和铃仙以仅仅个位数的分数差距拿下了前两位,为此,桑尼老川和雏只有无奈退场。

    “啊……果然不人气角色就只能走到这一步吗……”雏身上的厄运之力差点就突破太阳精金套装了,幸好被桑尼阳光兮兮的傻笑又给压制了回去。

    “哈,果然我不适合玩枪,老勇,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加贺川倒是没什么表现,摇了摇头自嘲了两句,同时给加岛勇身上增加了一副担子。

    “哈,我又猜对了。”辉夜和铃仙会出线在我看来很正常,毕竟我纸上也是这么写的。

    “啊……真没面子……那么现在请第三局比赛的选手入场……”

    一个下午的时间转眼之间又过去了一半,天色已经开始发黄了,正赛结束,十六强已经出炉,在第三局比赛中,铃仙二号一枝独秀,力压其他四人,而早苗凭借一分之差艰难的击退了冈崎梦美,妹红和水蜜则是仅仅走了个过场,毕竟一个玩火的一个开船的,如果水蜜开的是海盗船也许还有点看头。

    第四局比赛,小魔与加岛勇狭路相逢,但是两个人都没拿出全力就解决了影狼和衣玖,妖梦倒是射的很准,但是妖梦却有好几次因为忘了上膛导致开不了枪,结果只能放弃。

    第五局比赛,最强新星圣白莲直接以目前为止全场最高分拿下比赛,使得得分只有她一半的帕露西嫉妒不已,结果帕露西因为使用能力而被禁赛,赤蛮奇则因为成为了帕露西的能力发泄对象(离得最近)而遭受池鱼之殃,脑袋飞了出去而没办法瞄准,剩下的维罗妮卡和阿空本来势均力敌,然而阿空毕竟只有单核cpu,比赛时太过兴奋导致体内核反应失控把自己炸了,维罗妮卡不战而胜。

    第六局比赛,夜和文文以平分结束,双双出线,阿因为之前阿空的自爆一直心神不宁,结果发挥严重失常,和小9则是依靠运气才进到的这一轮,毫无疑问的垫底而被淘汰。

    第七局比赛,战况惨烈前所未见,千代纸,神绮,灵梦,蕾咪再加上人之里的绸布店老板,据说以前是特种部队出身的上杉谦和,五个人把整场比赛拉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一局比赛比前面的拉高了一级档次。

    而这一局的结果也是大爆冷门,得分最高的居然又是小千代纸,又是那种乱来的射击方法,但是这一次小千代纸居然学会了之前铃仙二号那种射击和换弹方式,这……仅仅一场比赛就学会了,这已经不是天才所能解释的了!这小丫头还不到十五岁啊!诶,对啊,千代纸已经十多岁了,为什么外表看上去还是十岁,半妖血统导致的吗?可是加贺川老的不成样子了啊!看着像是千代纸的太爷爷了啊!

    神绮用非常嘲讽的打法在最后五秒钟翻盘,干翻了一心为钱的灵梦和一心为名的蕾咪,可惜灵梦并没有因此导致鬼巫女的出现,难道鬼巫女知道神绮不好惹?难道鬼巫女在平时有清晰的意识吗?

    最后,绸布店老板上杉谦和的打法可以说可圈可点,只可惜他很不凑巧的被分到了这个全是怪物的队伍里,结果得分只拿了个倒数第二,对,不是最后一名,蕾咪因为在最后五秒被神绮翻盘导致心态爆炸,在比赛最后一秒打偏了一发而被上杉谦和超了两分,现在正在地上抱头蹲防呢。

    第八局比赛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因为第七局实在是太激烈导致在对比之下第八局比赛的过程变得平淡无奇,第八局的参赛选手分别是依姬亲,小爱,莉莉卡(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全都在第一轮被刷掉了),还有人之里的小姐姐……大狸子你又装什么鬼?你马甲也太多了吧?人之里的大姐姐是你,现在人之里的小姐姐也是你,那接下来人之里的香蕉君呢?是不是也是你?

    只不过,这一局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我本来以为依姬亲和小爱是肯定会出线的,可是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没能拿到全队最高分,没错,最高分是……阿求,水手服与机关枪的梗现在还在用吗?这都十年了好吧!而且你上一轮明明看起来是靠着运气才晋级的好吧!怎么突然间就画风突变啊!

    然而事实是无法改变的,阿求拿下了小组第一,依姬拿下了第二,小爱很可惜的被淘汰了,不过还好,神绮可是还在奋斗着呢,说起来一个神灵来参加这种比赛本身应该就可以算成作弊了吧?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小爱啊!!!!!”小爱被淘汰之后,自己倒是没什么表示,然而神绮却坐在选手席上开始嚎啕大哭,“怎么就被淘汰了呢!!!!我的小爱啊!!!”

    “给我闭嘴啦你这笨蛋妈咪!”最终小爱拎着神绮的呆毛一个过肩摔让神绮闭上了嘴。

    “终于到了四强赛了,秦先生,关于这一轮,又有什么新的规则吗?”每一轮比赛都会更换一次比赛方式,难度会越来越大,不过只有我这个制造者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嗯,这一次其实很简单,还是射击固定靶子,只不过……”我打了个响指,场上同时弹出了两个靶子,一红一蓝,“蓝色的是友军靶子,击中任何部位都会扣除相当于爆头的分数,所以要注意哦,千万千万不要打到蓝色的靶子,不然你的分数可能会被扣成负数哦。”

    “呃……容我猜一下,最后决赛的时候是不是会变成双色移动靶?”

    “对的,没错,聪明,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把麦克风往旁边一推,“来,旭东,稀神旭东,说两句,说两句,你觉得谁会赢?”

    “我现在去死好不好?”探女都要哭了,“你们明明知道我的能力还特意拉我过来当什么专业解说,就你们这活动还想办好?别做梦了!”

    “哦……好的。”我很高兴,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很高兴,“来,月夜见,映姬,抽签了!”

    抽签结束,结果出炉,比赛开始。

    “第一队的选手分别是铃仙,铃仙二号,小恶魔和维罗妮卡……秦先生,你家老婆孩子撞车了。”

    “不用说了,我已经在捂脸了。”维罗妮卡是运气好才晋级的,但是剩下三个……真说不好谁的水平高一些,“而且有一个跟我没关系。”

    “嗯,开始!”

    “自甘堕落到地上的兔子没有获胜的资格,给我乖乖回家奶孩子吧!”铃仙二号也开启了双持模式,看来是从刚才的比赛里学来的,“红,红,蓝,蓝,红,蓝……”

    “哼,月面战争结束之后才参军的兔子没有资格指责我!”铃仙唯有这一点绝对不会让步,“红,红,红,红,蓝,红,蓝……”

    “你们高兴就好,不过我这边的好像比你们的运气好啊。”小魔这边不知道是不是程序出了问题,反正……“红,红,红,红,红,红……啊呀是蓝!习惯了……算了,重来!”

    “红……红……蓝……红还是蓝啊!”相比其他人,维罗妮卡就已经完全跟不上了,之前还可以用看见靶子就开火的办法莽过去,现在就只剩下扣分了,“哇哇哇哇……药丸药丸!!!”

    四个人只有一个能出线,换句话说从这一局开始第二名就没有价值了,斗争也会变得越发的激烈,而在我的观察下,铃仙,小魔,铃仙二号都有机会出线,就看谁先失误,或者是有谁能超常发挥了。

    最终,铃仙和铃仙二号因为不停的斗嘴导致注意力下降,两个人都没能拿下,反而是小魔在稳定了心思之后夺得了头筹,嗯……只要不是铃仙二号就好,哈,我就是向着自己家人,有意见吗?

    “第二局选手是射命丸文,稗田阿求,八意永琳和绵月依姬……好像……这一次月球人撞车了哈?”

    “不,我想……这一局恐怕没有悬念了。”依姬,永琳,都是翘楚级别,然而永琳毕竟擅长的是弓箭,而依姬则是剑术,文文……如果换成照相机瞄准那就是她赢定了,所以……“开始吧!”

    “永琳大人,不,师匠哟。”其实算起来,依姬还跟永琳沾点亲戚来着,不过说实话……那些所谓的亲戚存在感简直比恋恋还低……说起来依姬和丰姬应该都结婚了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她们的丈夫是什么鬼?“真是难得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