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谁是真正的大胃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三十章 谁是真正的大胃王?

    “好的,那么现在各位观众都拿到配发的便当和饮料了吧?那么就请各位在众多选手狼吞虎咽的过程中油库里的享受吧……”我对海棠点了下头,“西斯特姆,关门,放狗!”

    ‘嘎拉拉……’会场底部的大铁门慢慢地打开,一群眼睛都冒绿光的参赛选手冲了出来,嗯……来个人拉下幽幽子,别让她把桌子啃了。.net

    “由于大胃王比赛的特殊性,因此……”眼看着幽幽子也被我特别请来的门神幽香按在了座位上,我知道自己必须用最短的时间说明规则,“规则很简单,在不许离场和休息的情况下吃到别人都吃不下为止就算赢了,当场上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会由四季映姬带领的裁判组通过计算空盘子数量来决定出第二三四名,然后我们今天准备的食品呢……是泰国咖喱,啊,我知道我知道,霓虹的咖喱是从英国流传过来的,但是偶尔换换不是也挺好的?”

    “好的,现在秦先生已经为我们讲解了规则,看来选手们也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比赛开始!”随着海棠的尾音,流浪者部队化身服务生开始为每一桌供应成品,场上顿时咀嚼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啊!!!!!”一抹红白闯进了我的视线,我去,太出戏了,“今天我就要吃到一辈子都不用再吃饭为止!!!”

    “嗯,看来灵梦选手很有豪情壮志,秦先生,您觉得她有机会问鼎这次的前四名吗?”

    “嗯……我不觉得,虽然她看上去确实很暴躁,但是……她那个食量就算撑死也比不过我。”灵梦并没有四次元的胃,虽然她现在看上去很勇猛,但是估计很快就要口吐白沫了,“哦。果然她也在……啊……噗……鼻血……”

    “喂!秦先生?有没有医生啊!!!”海棠看着我喷血倒地大吃一斤。

    “啊……没事……让我缓一会就好……”正在控制血小板浓度,正在加速毛细血管愈合……成功,毛细血管破裂已经修复,“啊,差点被萌杀……”

    “您到底看到了……”海棠这才顺着我之前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一只金发小萝莉正在以一个坑爹的速度把咖喱连同半个盘子一起放在嘴里嚼,好在她每次都会留下半个盘子,不然就没办法计算数量了,“魔法森林的露米娅酱啊……哦……秦先生你个变态。”

    “闭嘴,不然我就让文文把你的某些不和谐的照片发出去。()”我挣扎着爬起来,坐回到椅子上,“赶紧接着解说,你看,这参赛的少说也有六七十人呢。”

    大胃王比赛不像射击比赛一样身体没啥大毛病就能参加,大胃王比赛最首先的一条就是胃口必须强韧,不能直接撑死,这也是我们这次的咖喱都选用了鸡肉的原因,如果换成用牛肉,那是真的会死人的,但是即便如此,场上也聚集了六七十号人,这不得不说……幻想乡里的奇葩还真是太多了。

    “好的,现在幽幽子选手的桌子上已经堆积了两大摞盘子,这是何等的速度啊,而且……天哪,她居然在比赛的同时还在不停的吃自带的白饭!她从哪里掏出来的?”海棠这话问在点子上了,“秦先生,这种行为是可以的吗?还有……您知道她的白饭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吗?”

    “嗯……食用自带的食物是可以的,反正不怕撑死就行,至于白饭……油咖喱桑?”

    “啊啊,是我啦,是我啦,我有什么办法……”紫趴在我的椅子背上唉声叹气,吹得我后颈发痒,“就算她再怎么……她毕竟也是我……啊……但是我真的养不起……不然……”

    “我是很同情你啦,不过就算你跟我说也没有用啊,我又不是你爸,对吧,就算我想认,咱们长也不像啊,要是当你哥,我又怕德国骨科……”虽说我大德意志的骨科世界第一,但是……我的骨头太脆了,不适合进医院,适合直接去火葬场,对,用传送带的那种。

    “你跟神绮就不怕德国骨科?”

    “怕啊,可我们是亲的,我想赖也赖不掉啊。”

    “哦,看,有一名选手倒下了!是……天哪,居然是魔理沙选手,魔理沙选手第一个倒下了,这看起来有点像食物中毒啊?”魔理沙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唉,这疯丫头,整天逞能,早些年还跟我赌气吃拉面,结果还不是让我救的,对,当时加岛勇还在自己开拉面摊呢,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啊,不用在意,魔理沙就是一吃多了就会变得像是食物中毒一样。”联系西斯特姆,用流浪者把魔理沙抬下去了,对,负责上饭的流浪者的另一个职责就是把吃趴下的选手们打包送到永远亭,然后由留在永远亭值班的留琴给他们依次喂食强力泻药,不过不用担心,留琴可以通过我这边传过去的信号在等待期间看现场直播。()

    “魔理沙的最终成绩是五个盘子,说起来这种食量真的适合参加大胃王比赛吗?”

    “相信我,她只是喜欢凑热闹而已。”对于海棠的疑问,我是非常清楚滴,魔理沙吗,什么事都想要插上一脚,就连两口子的事都想插上一足……啊?你问为什么前面用脚后面这个用足?这……你们自行考虑呗。

    “哦,幽幽子选手的盘子已经堆满了桌子,现在正在进行清理,而其他大部分选手的盘子数量却连一摞都没有满,这是……不对,露米娅选手的盘子也满了,不过看起来露米娅选手的速度也开始减慢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露米娅很容易饿,但是她的小肚皮毕竟不像幽幽子那样是无底洞,嗯……不过其他人想要超越她也是有难度的……”话虽如此,场上并不是没有其他的黑马存在,比如……“但是那边那个货也不容小觑啊……”

    “您指的是比那名居天子选手?确实,虽然比不上之前两个,但是天子选手的桌子上也摆了四摞空盘子,而且吃到这种程度天子选手的速度完全没有下降,幻想乡的不良天人都是怪物吗!”

    “哈,天知道她饿了几天,还有……你说这个谁懂啊?”灵梦眼看着速度慢了下来,而且盘子数量只有蛆蛆两摞,但是就在灵梦的隔壁,正有一只虎妞在胡吃海塞,“有没有人愿意联系一下白莲亲?出家人可以吃鸡肉的吗?”

    “南无三……如果她能拿下前四之一,我佛会原谅她的。”紫在我背后学着白莲的语气说话,“圣白莲自己是这么说的,果然佛教的家伙们也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说什么酒肉穿肠过,我佛心中坐……”

    “请不要有所有信佛之人都会搞这一套的错觉,我觉得白莲的本愿应该是选择原谅她,毕竟……白莲没可能真的同意门人来参加这种大胃王比赛吧。”星十有是自己跑来的,既然如此,白莲亲的回答就好解释了,就等同于给星一个台阶下,至于前四是不是真能拿的下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星最少也能拿个第四啊,“毕竟说到底我佛慈悲,巨(哔)心善,放下屠刀,天怜可见……”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哦,看,又有几个倒下的。”紫还是趴在我的椅子背上,“看的我都饿了……咱们要不要也先吃吧?”

    “行啊,海棠,你吃吗?或者说你饿了吗?”

    “嘛……还可以。”

    便当发放中……

    “嗝……呼……味道不错,谁做的?”十分钟过去,场上的参赛选手只剩下了一半,而我们则是剔着牙看着这一切,“不是你吧?你的风格不一样。”

    “舌头挺刁啊,我拜托大酱帮忙来着。”场上传来盘子摔碎的声音,“哦,灵梦跪了!快看啊!幻想乡的无敌的巫女又双倒下了!海棠,别喝水了,报啊!”

    “有什么可报的……这又不是射击比赛,观众看的够清楚了……”天色渐渐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海棠吃完饭就开始打小呵欠,“你把这会场的灯光效果做得这么无死角,谁看不见啊……呵……啊……困……”

    “……那这比赛还要解说干什么?我是说为什么我们还要坐在这里?”

    “因为这里看得清楚啊,特等席位,对吧……紫大人您说是不是?”

    “废话,不然我上来干什么?”原来紫一直趴在我后面是为了这个,我还以为是为了恶心我,“你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对吧?”

    “没,我在想明天的秋名山竞速大赛,我们都要参赛的话……而且竞速赛也不能像今天这样让所有人都看得到,所以我已经让铁鸦部队负责明天的全程直播了,但是有一点不太好办,就是……”没有直升机可以用乌鸦和机械乌鸦来代替,但是因为我亲自参赛,少了个解说员,稀神探女派不上用场,她要真派上用场了估计我们都车毁人亡了,“我和荷取她们连直播用的超大屏幕都准备好了,就差一个解说员。”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解说了,相信我们的观众群体,他们会自行体会的,不是什么人玩游戏都需要攻略的,而且你明天参赛,先想好自己怎么赢吧,我可不会手下……脚下留情,绝对要把你远远地甩在我的尾气后面。”紫也要亲自参赛,嗯,如果是八云势力,蓝可以上场,但是橙喵肯定不行,既然如此……幽幽子不会对赛车感兴趣,但是妖梦会对奖品有兴趣。

    “你拉拢妖梦了?分了她多少?”虽然不是一定要三个人一起参加,但是这种比赛同队的人越多越有利,首先是谁跑在前面都可以,其次还可以在第二第三阶段的比赛中团队合作来干扰其它选手。

    “你又知道了?三成,如果是她自己拿下的名次就是四成。”紫的表情里透着一种很萎缩的东西,“不要以为你找了藤原家的人我就会怕你,我们八云家无所畏惧,少女永不为奴!”

    “少女?我看是bba才对吧。”场上的比拼越来越激烈,已经倒下了五分之四的人了,而我们这边的嘴仗也在升级,“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就是叫你bba!bba!bba!有种你把我的脸按进便当盒子里啊噗!”

    “如你所愿,臭老头。”紫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土,转身走了。

    “哦,又生气了……唉……”把镶嵌在脸上的便当盒子拔下来,我擦了擦满脸的油,“还剩下几个人?”

    “嗯,幽幽子选手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碟子已经堆满四次了,露米娅选手的盘子数量排第二,不过现在的速度已经很缓慢,天子选手刚才就被抬走了,目前盘子数量第四,第三是星选手,现在正在逐步赶超露米娅选手……这老虎饿死鬼投胎?”

    “不,不是那样的。”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是稀神旭东发话了,可仔细一听才发现是……

    “水蜜酱,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

    “话是好话,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得那么恶心呢?”船长看着下面还在饿虎扑食一样的星,“星有个特点,如果她饿着肚子就会强的像个怪物一样,吃饱了之后战斗力和智商都会直线下滑,所以前几天为了保证解封成功,一直没让她好好吃饭。”

    “哦,这样啊……那她当时还那么弱?”星当时可是被魔理沙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虽说现在魔理沙的战斗力放在幻想乡也是第二梯队的程度,但是还是难以想象一个相当于披萨门天……还是奈非天来着的代言人身份的妖怪会如此之,毕竟在幻想乡第二梯队之上还有第一梯队和论外梯队。

    “……还不是因为当时我们还是给她吃了点饭的……早知道会输的那么直白就饿她三天了……”

    “慈心生祸害啊,知道吗,这就是教训啊。”

    “是啊……好在问题解决了……所以那个叫幽幽子的怪物是什么鬼?”

    “真-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