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谁是真正的饭桶已经不重要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三十一章 谁是真正的饭桶已经不重要了

    最后,幽幽子不负众望的拿下了头筹,但是她自己好像很不高兴,因为按照她的说法……“你们拉我干什么!我还只吃了三分饱!放开我!放开我!我为人类立过功!我为妖怪流过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要见饭桌!我要见饭碗!”

    没人同情她,因为根据事后计算,她一个人吞下去的粮食已经超过其他参赛选手全员的数量了,真一人吃穷幻想乡系列,所以为了保证幻想乡的周转能够正常进行,我又请了我们的抑制力幽香大人,强行给她拉走了,啊,对,第二名是后来居上的虎妞,露米娅前期很猛烈,不过后继无力所以得了个第三,第四的天子已经去挂急诊了,可能要剖腹产。(最快更新)

    “ok,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天的活动圆满结束了,晚上大家安心逛夜市,明天再在妖怪山上举行第一阶段的秋名山车神赛,探女,赏个脸一起不?”现在夜晚的人之里两极分化,十二点之前会非常热闹,但是十二点之后就几乎没有人了。

    “好啊。”探女很高兴,然后就捂着自己的嘴开始扇巴掌,“我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哦。”她不想去,我也不强求,反正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文文说今天晚上打算和海棠好好怀旧,啊,听到这消息我头上简直绿的发亮啊,不过究竟是什么样的怀旧,居然会不许我参加?(哔)推练习?那就更应该叫我了啊?“那就算了。”

    文文不能陪我了,铃仙倒是可以可是我觉得现在也不好打扰她,毕竟永远亭这会儿忙着呢,二铃仙的性格嘛……要是放在英灵座上估计也是个巴萨卡,对,像南丁格尔那种,所以……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小魔的手指在菜单上点个不停,“啊啊啊啊难以抉择啊!每一种都想要啊!!!!”

    “哦,这样啊,waiter,所有的甜品每种来两个。”打了个失败的响指,但是这个逼装的我自己反正很满意,“这样就不用纠结了吧?”

    “啊……我是不会长胖啦……不过我也吃不完啊。”小魔很喜欢纠结,自从我们刚认识,她还喜欢帕琪的那个时候就很喜欢纠结……诶,我头上的绿油亮可以转手给帕琪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打包。”装逼是必须的,但是浪费是可耻的,“家里冰箱够大,不够就在买个冰箱,对吧,西斯特姆,你能看到文文和海棠究竟在搞什么鬼吗?”

    “呃,您有让我注意这种事情吗sir?”西斯特姆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废物,我要你何用,跟了我这么久,还是不能……那叫什么来着?哦,对,心有灵犀。”我不说你就不管?这也太过分了吧?你这样的员工迟早要被开除的啊,理由大概是因为你冬天穿秋裤之类的,哈哈哈哈……

    “是是是,您说的是,我也太他妈没灵犀了……”西斯特姆阴阳怪气的回着我,“(小声嘀咕)有种您也再做个人工智能出来啊,垃圾……呸……”

    “主人你out了。”小魔伸手在桌子上形成了一道水幕,“我主修火系魔法但是对其他系的魔法也略知一二,只要像这样用风精灵探测一下,记录下来,然后再用水幕进行重现,看,出图像了……什么嘛,只不过是在买决胜内衣而已……所以主人您关注这个干什么?您对没穿过的内衣也有兴趣?”

    “哈?才不是嘞……啊……真无聊……我还以为会有什么猛料呢……”两个幻想乡记者凑到一起,除了给我戴原谅帽之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你想啊,是吧,孤女寡女,,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

    “您不觉得您把第一个词改了之后后面的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了吗……还有,您果然是个变态……噗噗噗……”不能忍啊,我居然被蛆蛆小魔嘲讽了,再不做些什么……鼻血就又要出来了!

    “嘁,在梦里把我推倒强行发生某些不和谐的关系的人居然也敢说我是变态……”回想起当初,我为什么会上了小魔这条贼船呢?那是我一生的耻辱啊!!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逆推了!

    “呲……”小魔的头上冒烟了,“不是说好不许再提那件事了吗!”

    “但是不这样说出来我心里不平衡!而且!就算说出来了我还是不平衡,我必须……”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服务生正把我们点的甜品端过来,很多种类的蛋糕……“有了!今天晚上来玩蛋糕play吧!”

    “诶?不要啦……玩完之后黏糊糊的不好洗……”小魔不太愿意,啊,口嫌体正直的小丫头,没关系,我会让你哑口无言的。

    “大丈夫,我们可以接着玩浴室play,反正交给我就好,相信你老公我的技术,哈哈哈咳咳……”

    第二天一大早……别问我昨晚干了什么!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哼!不会!

    “呵,不错啊……”我看着手里的签子,“妹红,你抽到了什么车?”

    “卡罗拉假发,你呢?”妹红的签算是中规中矩,“我看看……银时小电炉?”

    “是电驴,不是电炉。()”其实就是银时那辆小摩托,“虽然性能可能差了点,不过总比一些奇行种的载具强多了,而且我的骑乘技能是a,就算骑王八都比他们开车快。”

    “秦大人,怎么办啊我这个……”就在这时,铃仙突然眼泪汪汪的回来了,“我抽到的是这种东西啊……”

    “啊?什么……机械九尾?搞毛啊荷取,我是说可以加进去一些特殊的,但是也没必要……算了,跟她理论完比赛都结束了,来,跟我换,我当年考忍者执照的时候考过九尾驾照,虽然已经过期了但是我还没忘了怎么开。”规则里可没有禁止组员之间换签子的,既然如此,哈,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这机械九尾的速度是不是像传说的那样厉害!

    “好,本次参加秋名山车神赛的选手一共有二百九十八位,现在请各队的各位选手按照抽签上的次序依次在赛道上排好,另外,请注意,在本场比赛中禁止任何形式的干扰和攻击,同时,在第一名达到终点后一分钟内依然没能完成比赛的选手将会被淘汰,无法参加第二场的比赛,最后,山道危险,大家切记要安全行驶!”

    海棠依然在做主持,只不过她今天只能一个人站岗了,好像不只是我,连探女也参赛了,那家伙搞毛啊,她应该知道自己参赛的话哪怕是说句话都会被判出局的啊。

    “你们都是多少号?”发车位置就是完全拼运气了,第一位和第二百九十八位之间的距离可不是轻轻松松就能逾越的啊,顺便一说换了机械九尾之后我的号码是二百八十六号,算是最后的位置了。

    “我的卡罗拉假发是第五十四号,在前面。”妹红运气不错,将近三百人的队伍里能排在前百分之二十,“不过就是不知道第一是谁,那家伙占了大便宜了,铃仙你多少号?”

    “一百三十三,要不……秦大人,我们还是换回来吧?”

    “没必要,你又不会骑九尾,而且这种次序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哼,我的骑乘技能是a,就算是骑王八都比他们开车快!”不是自负,这是自信,而且又不是第二百九十八位,怕什么!

    就位之后……

    “所以你是第二百九十八?”我看着抽到了儿童脚踏车的白莲亲,“而且你确定你的腿伸得开吗?你光算腿都比这车高啊……”

    “南无三,此乃业障,施主,你着相了,我佛门中人不为外物所影响,儿童脚踏车和进口跑车并没有什么区别。”白莲笑眯眯的,一脸祥和,毫无戾气,然而……。

    “悠着点,你把地板都跺裂了……”这可是为了这次比赛特制的赛道,强度绝对有保证,白莲啊,你到底是有多不高兴啊?

    “好,现在所有的选手都已经各就各位……指示灯马上就要由红色……变蓝了!”

    “我们上!九喇嘛!给我冲!”骑着九尾,我几乎只用了十秒钟就从第二百八十六冲到了第二百一十三,毕竟,哈哈哈,九尾的肚子下面是空的!不需要抢位也可以超车!虽然不能跳起来简直太遗憾了!“赛高哒!乌拉!乌拉!都给我让开!!!”

    “哦,秦钺炀选手的名次一下子前进了八十多名……但是还有一个人比他更快!”

    “什么?”我立刻扭头看着旁边,这是……“白莲亲?你怎么会……”

    “你没发现吗?童车体型小,可以随便钻空子,还可以从重型卡车下面滑过来!”白莲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副墨镜,“而且借你的一句话,我的骑乘技能也是a,就算骑甲鱼也比他们开车快!”

    “不用王八两字是因为佛门中人不能出口成脏是吧,反正我就这么理解了。”机械九尾的体型比重型卡车还大一圈,这就导致灵活性下降,不过我不会输的!“但是你能跟得上我的speeeeeeeeed吗!加速,驾!”

    “休想逃跑!哦啦哦啦哦啦!什么!”白莲本来和我齐头并进不分高低,却在某一刻突然减速,而紧接着我也不得不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吁!!”我猛拉缰绳,这才避免了连环追尾,前面的地形属于傍山险路的弯道,现在有几辆车已经挤在了一起冒着浓烟,整条山道都被堵死了,“这就出事故了?”

    “山道上,几辆车在弯道处撞在了一起,堵住了后面所有的车辆,这下该怎么办呢?根据规定所有的载具都是不许悬空的!”所有的抽签都是经过特殊的祝福的,可以保证参赛选手即使发生最惨烈的车祸也不会受伤,但是车辆损坏基本上就代表比赛出局了,“出车祸的选手们已经被传送到了休息室,但是根据规则,这些事故车辆是不会进行回收的!”

    “哼,杂修!看着本王的表演惊叹吧!驾!”我拉起缰绳,控制着机械九尾跑上了山壁,“只要不悬空就不犯规的话,爬墙就行了!”

    “哦,秦钺炀选手利用机械九尾的动物特性克服了障碍,现在已经提升到一百七十一名了!”海棠继续进行着直播,“再来看先头部队,原本位于首发位置的灵梦选手此时依然保持着领先,但是第二位的魔理沙选手却已经落到了第四位,取而代之的是阿求选手和早苗选手……哦,原本位于第九十二位的帕秋莉选手已经飙升到二十一位了!现在正与同样是从五十四位爬上来的妹红选手并驾齐驱!”

    “佛曰……挡路的都得死!”眼看着我跑远,白莲心中的愤怒到达了顶点,只见她双手握紧车把,狠蹬了几下,直接把车骑上了事故车辆的车顶,由于在此过程中她至少有一个轮子没有悬空,因此并没有犯规,“南无三!啊啊啊啊啊!!!”

    “喂,我们不占优势啊!”第一百零九位,帕露西正对着第一百零八位的阿空和第一百一十位的阿大喊着,“说起来你们的主人居然不参赛?”

    “觉大人开车必翻的,而且是转着圈的翻,或者是翻了之后转圈,你选哪个?”阿倒是很淡定,“不用着急,这一场的车辆都是随机的,名次并不重要,只要保证不被淘汰,我们现在和第一名的差距大约是四十秒,按时间算绝对够用,所以我们现在要保证的就是安全行驶。”

    “就算你这么说,前面那只呆头鸟会明白吗?”帕露西瞥了一眼跑在三人最前的阿空,“你觉得她听得懂吗?”

    “不觉得啊,所以我从一开始给她的指示就是跑在距离我直线距离十米以内的地方,不然就没饭吃。”阿的嘴巴笑的像猫嘴……虽然本来就是猫,“现在你明白了吧?”

    “真是可怕的算计,太让人嫉妒了!!!”帕露西眼睛又绿了,啊啊……绿了也很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