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训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十一章 训练

    当天夜里。

    “盯……”

    “盯……”

    我和文文大眼瞪小眼的在床上坐着。

    “为什么不睡觉?”文文盯着我的脸。

    “白天睡多了。”白天睡了那么多次,我现在一点都不困,“还有药吗,再给我来点。”

    “没了,白天就吃完了。”文文打了个大呵欠,“我求求你快睡觉行不行。”

    “你要是困了你先睡呗。”我倒是想睡,我也得睡得着啊。

    “你在这一直盯着我,我睡不着啊,总感觉是被我拍了新闻的人来找我寻仇的。”文文拿过一块布来,“要不你先把眼睛蒙上。”

    “明明醒着却啥都不能看,这跟你把相机丢了有什么区别?”想像一下这样的场景,你躺在床上,精气神max,但你除了躺着之外手机、ipad、笔记本、台式机、xbox、ps3、ps4、psp等等任何东西都不能用,连报纸和实体书都不能看,你心里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日了狗。

    “我的相机怎么可能丢?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感觉。”文文是没丢过相机,但丢过相机的大有人在,我随便就能举出来一个。

    “啊,丢相机啊,你能想象你的阴*核不见了吗?以前有个叫畑兰子的记者是这么跟我形容的。”那颗星球算是我去过的比较有意思的星球了,基本上已经被黄段子占领了,而这个记者可能是那颗星球上唯一掌握了瞬间移动能力的人。

    “可啪,太可啪了。”文文想象了一下,浑身抖似筛糠,“让我想起了不好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睡你的,别管我比较好。”

    “我也不想管你,我不跟你说了吗,你一看我我就睡不着,你好歹让我先习惯两天。”

    “那就没办法了。”我举起左臂,敲了自己脑袋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

    “我出去送报然后取材,饭在桌子上。”文文正把报纸包往身上跨,“对了,我建议你可以去药店帮忙。”

    “为什么?”我滚下床,两只手在地上划拉着找鞋,“我又不懂医理。”

    “但你的左臂治失眠比用药好使,哈哈哈……。”文文笑着关上门,飞走了。

    “呵,我要是去给人治失眠,不出两天人之里就只剩下脑残了。”我能敲自己的脑袋是因为我的大脑本就是半机械化,要是敲别人分分钟把人敲成脑残,不过我也知道文文只是在取笑我。

    吃过早饭,我没有出门,而是来到了流亡者地下室d区的测试间。

    “西斯特姆,s级训练难度,步战训练模式,开始。”我拔出光束手枪,切换为光束弹模式,并且把用过的能量电池换掉。

    “了解,正在调整,难度确认,红色敌军光靶命中头部计分100,命中躯干计分75,命中四肢计分50,蓝色友军光靶命中任何位置计分-500,最高得分3000,请进行最终确认。”

    “确认,开始!”我走进射击位置,开始了测试。

    光靶在我面前一个接一个的弹出,我下意识的开着枪,光靶的弹出是随机的,没有任何规律,因此记忆顺序也是毫无疑义的。

    “时间终了。”西斯特姆的计时结束,弹出总计分表,“总分2750,命中友军0次,sir,相比您巅峰时期的2975,您的身手下降了。”

    “的确啊,最高记录是什么时候的数据了?”我弹出弹巢里所有的空能量电池,换上新的。

    “是十四年前的时候留下的了。”西斯特姆回应。

    “太久没有认真的训练过了啊……”我把光束手枪收回枪套,穿上流亡者零式改,“s级训练难度,机甲训练模式,开始。”

    “了解,正在调整……”

    我在流亡者地下室训练了一个上午,不论是步战射击,步战格斗,机甲射击,机甲格斗,我的数值都不同程度的下降了,这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好事。

    “我太过于安逸了嘛……”我嘴上叼着一支七星,坐在流亡者工厂屋外的院子里削着一根竹子,“也是时候活动活动了,能量上的压制是不错,可要是压制不了,技巧就成问题了。”

    “sir,您说的这些我同意,但您现在在干什么?”西斯特姆知道我在拿刀削竹子,但不知道我这么做有什么用。

    “削牙签。”我知道西斯特姆不懂,所以回了一句,“锻炼专注力,也能改善手部颤抖并强化力道的掌握能力。”专注力不足和手部颤抖是射击不准的关键原因,而手部的力道掌握则关乎着近身战水平,一个连自己的力道都掌握不好的人是无法成为近身战高手的。

    “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讲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好处吗,sir?”西斯特姆的愿望一直都是更像人类,所以她从来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还有就是锻炼人的耐心,让人明白戒骄戒躁,干什么都是一样的,骄傲和急躁只会增加失败的几率,一个静不下心来的人,什么都干不成,一辈子都只能当猎物,永远都当不了猎人。”当然,别以为喝静心口服液能有什么卵用,那是治更年期的。

    “sir,您所说的猎人和猎物……”

    “你有什么意见?”我嘴上回应着西斯特姆,手上却也不停,强者,不仅仅要心静,更要一心二用,一心八用,一心十用,甚至一心十六用。

    “有没有人永远只当猎人呢?”

    “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人永远都没当过猎物,也许有人觉得自己没当过,但他只是没注意到,那种情况下还能活下来说话只能证明把他当猎物的猎人比较仁慈,或是还没下手。”我把削好的牙签放在一边的竹筒里,又拿起另一根竹子。

    “明白了,没有人永远是无敌的,是吧,sir?”

    “没错,不只是人,神也是一样,没有永恒的最强者。”

    “sir,感受到远距离通讯信号……来源是……妖怪山。”

    “河童吗,还是灵鸠伊凛又遇上什么麻烦了?”

    “不知道,信号传输的太远了,很难再进行解析内容。”

    “好吧,我去看看。”我放下竹子,把刀和削完装好的牙签拿回屋里,穿上流亡者零式改,飞向妖怪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