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真正的终结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三十六章 真正的终结者

    抱歉,家里来人了,下午没时间,马上就改回来

    ——————————————————————————————

    “砰砰砰砰砰……”十几发子弹打在我的护甲上,不是一般的子弹,口径有六十毫米之大,可惜伤害为零,这种口径和射速是……哼,老东西,不学好!

    “啧,都用上了啊!”我看着前面的蓝色战车,“你们两个!”

    “嘿,今天我们可是很用心的。”加贺川坐在驾驶位上不断地躲闪着我发射出去的光束弹,同时加岛勇坐在炮手的位置控制着战车上的武器系统,“老勇,能打穿吗?”

    “不行,六十毫米机关炮打不动他,得用更大的火力!”加岛勇停止了射击,从二联装机关炮的上方推出了一根更大的枪管,“用这个试试!”加岛勇一扣扳机,三发一百毫米子弹朝我打了过来,我侧身一闪,子弹打在了几棵树上,碗口粗的树被拦腰打断,“生气了吗?”

    “没生气哟!”我弹出左臂光束炮的空能量板,装上新的,“你们有什么愿望吗?”

    “有啊,比如我想要一个新的坐骑,我家里的坐骑坏了。”加岛勇的一百毫米机枪在设计的时候就是只能三发点射,拜这所赐我才能连续的躲开,被那种东西打中可是很容易失去平衡的,“老川想扩大店面,严格来说是加高酒店的层数,有不花钱的方法当然好了。”

    “坐骑?你自行车坏了?”光束炮弹在地上打出九个连续的坑,加贺川这小子开车还挺彪啊,“你不是现在已经有车了吗?”

    “不是,你听不懂吗?坐骑坏了!”加岛勇趁着我重新装填能量板的同时换好了弹药。

    “啥啊,坐骑?”说得好像我真的能听懂一样,坐骑,啥啊?摩托车?不能啊。

    “坐骑你不明白?马桶啊!我那个马桶漏水啊!”三发子弹全部命中在我的胸甲上,子弹的力道穿透泡沫装甲的保护将我的肩膀震歪,“我想换个新的啊!”

    “哦……马桶漏水……不是,是你漏水了,还是马桶漏水了?”掸了掸胸甲上的黑灰,我加速跑到了蓝色命运一号车的侧面,左手腕的光束炮在车上打了九个窟窿,但是似乎并没能打穿。

    “你这话问的!”固定的一百毫米机枪似乎没有这么大的射击半径,加岛勇重新换成二联装机关炮在我身上打出连续不断的火花,“那肯定是我先漏水,然后马桶才漏水了啊!”

    “是吗?谢谢回答!”我突然全力朝着车子的侧面撞了过去,然后双手拉住车底边缘往跑到外面一掀,“拜拜了两位!”

    “你这混蛋!”加贺川从车底下爬出来,装出一副夕阳西下的样子,“我的女儿会为我报仇的嗝咕哩(脖子一歪)。”

    “女儿……哇!”突如其来的一炮把我差点炸飞,虽然非主观意愿的载具悬空不被算作犯规,但是这一口把我闷得够呛,我在地上翻滚了两三圈,手抓住地面才让自己停下来,“这是……”

    眼前出现的是一台s,很明显是河童制造,但是跟以往见过的似鸟号和梅杰捏扎特都不一样,大了一些,而且从机体内部检测到了三个生物信号,分别识别为……小铃,千代纸,大狸子?我靠……等下,这个设计……前几天荷取跟我提过的三位一体实验机?

    “吼呀!”三位一体实验机双手高举着巨大的实体剑朝我劈了下来,这实验机只是个原型,武装上和一般的梅杰捏扎特没什么区别。

    “嘿!有趣!”左手上举,剑刃劈在我的左手掌心,巨大的力量和重量压得我脚步一沉,脚下的地板也开裂了,不过这种东西是伤不到我的,左手轻轻往外一带,实体剑劈在了我左边的地面上,我趁机滑开一段距离,右手光束剑在实验机的腿上开了一条口子,不过口子太小了,不足以切断整条腿,我又用光束炮射击实验机的眼睛,也就是摄像机的位置,没能打穿,“嘁,还挺硬的……”

    实体剑又劈了过来,很明显千代纸是真的要来一次千里追凶为父报仇的恶俗戏码了,我最讨厌恶俗的戏了!侧身闪开剑锋,我看着实体剑劈进地面,然后顺着实体剑的侧面跑了上去,在三个人反应过来之前爬上了实验机的手臂,又顺着手臂冲上肩膀。

    “喂喂喂喂喂!他上来了啊!”实验机顿时手忙脚乱的乱动起来,但是三个人的合作非但没能简化动作,反而互相引起了冲突,实验机手舞足蹈的跳起了奇怪的舞步,重心都已经不稳定了,“喂,小铃你别乱晃!”

    “不是我晃啊!是千代纸……喂!你踩错了,那个是肩炮……”实验机肩膀上的三百毫米火箭炮毫无预兆的发射,打中了实验机脚下的地面,剧烈的爆炸和射击的后坐力让实验机彻底失去了平衡,巨大的机体栽倒在地上,怎么样都爬不起来。

    “嘿,下次可不要尝试这种危险的游戏哦。”我趁机用光束剑给实验机的脖颈连接处来了一次环切,然后用力将头部拆了下来,“三人合作什么的,等到默契十足的时候再来用吧!”

    没有了头部摄像机,即使这台机体还能爬起来也不可能继续比赛了,嗯,这就是战争啊,只有生死,没有……好像不太应景?算了。

    “西斯特姆,现在还剩下多少人?”之前剩下的是八十七人,现在比赛时间差不多了,我可不信还能剩下多少人。

    “嗯……包括您三位的话还剩下四十人,不过先头部队并没有在互相攻击。”西斯特姆回答,“另外,您的身后似乎……好吧,现在您即将成为最后一名,因为……在您刚刚鏖战的时候,您已经被超了好几趟车了。”

    “啊嘞?你是说白莲她们都已经比我更前了?”卧槽什么时候,我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家伙太会钻空子了吧!“还有你说的即将是个什么意思?”

    “即将就是指……真正的最后一名来了。”

    “钢铁的履带滚滚向前!”随着阿空那除了傻气什么都不剩的喊叫声,之前那已经几乎算是出局的地狱猫星舰歼击车居然赶上来了,喂喂喂,核动力武器的火力我这台机体不一定撑得住啊!“帕露西,瞄准大哥,发射!”

    “嘿去死吧你这居然让人完全没法嫉妒的混蛋!”帕露西对准我发射了热核炮,我立刻滚下倒在地上的实验机肩膀,顺着装甲滑到地上,第一发热核炮从我之前站着的地方打了过去,紧接着第二发热核炮直接贯穿了实验机的装甲在实验机的腿上开了个直径接近一米的大窟窿,啧啧啧,荷取看到一定羡慕死了,“目标消失,阿空,报告位置啊!”

    “他跑了!加速上去追!”阿空眼看着我借助着实验机巨大机体的掩护逃跑,“给我冲!”

    “好的,现在第二阶段的比赛已经进入了尾声,就像大家在直播中所看到的一样,大部分队伍都已经被淘汰了!现在赛道上还依然在奋斗的只剩下了四十名选手,领先的是鬼道神降队的灵梦,紧随其后的则是人理冻结队的阿求,顺便一说人理冻结队和人理烧却队两个队伍六名选手如今已经只剩下了阿求选手一人,人理烧却队的三人组和人理冻结队的二人组都因为刚刚被风来坊队的秦钺炀选手的攻击而出局。”

    “你还坚持什么?啊,你已经是孤家寡人了阿求,秦钺炀偶尔也会做点好事啊,哈哈哈哈,博丽云龙别的能耐没有,就他娘的会抢,现在,阿求啊,把你的第二名也献出来吧!”阿求一直死死地咬着灵梦,这也导致位于第三的早苗至今都没能上位。

    “休想,就算只剩下我一个,冠军我也不会让给你这种有了愿望也只会要钱的没有追求的贫乏巫女!你个穷胸极饿的废柴!还有你,奈非天!”阿求又把话头对准早苗,“你的气数快要见底了吧!为了超过我你一直在压榨发动机性能!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什么!”早苗大吃一惊,但是已经晚了,早苗车子的引擎发出了一阵奇怪的轰鸣,然后车子就突然失去了平衡滑到了路边停了下来,前机盖里冒出了滚滚浓烟,“怎么会……”

    “早苗选手因为引擎故障退出比赛,现在第三名变成了……风来坊队的妹红选手和月球队的稀神探女选手……等下,什么情况?妹红选手的车身居然在冒火?那是……”海棠及时播出着实况,“是火焰喷射器!整辆车车底两侧装满了火焰喷射器!”

    “哈哈哈,月球来的?我最讨厌月球了!看着吧,我这台经由幻想乡第一科技技师之手诞生的a86火焰使者!不死鸟之翼,发动!”妹红启动了火焰发射器,a86顿时仿佛长出了火焰翅膀一般,与妹红并排的探女丝毫没有防备,车子瞬间被包围在烈焰之中。

    “……”根据规则,探女只要开口说话就算犯规,所以她沉默不语,然后……她被炸飞了,看到探女变成了烟花之后,永琳,辉夜,依姬,丰姬包括前一轮被淘汰的月夜见同时对着天空敬礼,然后开始了金大浦洞式的鼓掌。

    “探女选手直到退场都是一言不发,彰显了月之都居民的高冷气质,嗯,真是令人佩服。”海棠真是有够恶趣味的了,“妹红选手利用特制的车辆奠定了自己的位置,然而就在她和探女选手零距离对抗的时候,比那名居天子选手已经悄悄地超了过去!成为了第三名!”

    “什么!”妹红几乎难以置信,她知道,如果想要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超车就必须从探女相反的位置加速,可是自己的火焰喷射器是两面同时开烧,怎么可能有人……“天哪……”

    天子骑着一辆闪烁着ld灯光的炫彩摩托车,身上的衣服和帽子都还着着火,但是天子却好像没注意到一样,虽然脸上已经因为高温而变得通红,而且还有汗水从她的脸上,手臂上以及两腿之间滴落……这真的是因为高温吗?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啊……好,老娘今天栽的不冤……”妹红知道自己的气势已经弱了,不可能再在这场比赛中抢回第三名,“保持第四吧……你个病弱还参什么赛?”

    “我早就不是病弱了!”帕秋莉开着后箱已经全部炸开的重型卡车宛如死神一般跟在妹红的车后,“只可惜准备好的魔法爆雷没造成什么实际的战果……休想超我的车!”

    帕秋莉用明显会被吊销驾照的方式连续转向,重型卡车在跑道上划出了连续的s型,强行将准备超车的妖梦挡在了后面,妖梦来不及抱怨,就拔出楼观剑击落了从后面飞来的几支木质箭矢,永琳的弓在上次被暴走的幽香弄坏之后并没有真正报废,如今又被修好了。

    “你超不过我!”妖梦击落了所有的箭矢,回头看着永琳,“就算很失礼,今天我也得把白玉楼未来几年的伙食费搞到手!”

    “很遗憾,超过去的本来就不是我!”然而永琳却笑的异常缺德,“公主大人,交给你了!”

    “交给我吧!”一辆全身黑漆漆的,样子怪怪的车子带着奇怪的引擎声从妖梦身旁一闪而过,甚至连帕秋莉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超过去了,“品尝第六元素的咆哮!”

    “我靠!兰博基尼第六元素?”帕秋莉大吃一惊,“蛆蛆家里蹲也来碍事!”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家里蹲?”辉夜径直追上了妹红,兰博基尼第六元素与a86发生了激烈的摩擦,“真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又是对手了!”

    “烧死你!”妹红直接启动了火焰喷射器,但是这次的火焰却对辉夜的车没有效果,“嗯?”

    “别让人笑话了,我难道还猜不到你的想法?”辉夜对妹红的了解犹胜于妹红自己,早就对自己的车进行过顶级防火处理了,“你的火焰对我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