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失败是成功之母,然而怀胎百年都未必能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失败是成功之母,然而怀胎百年都未必能生

    啊……好累……

    ——————————————————————————

    在极度的混乱之中,第二阶段的比赛在剩余选手数量三十一人的情况下结束了,但是我们谁都没意识到,甚至连紫都没意识到,这场比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一个致命到足以让一切,让我们所考量的一切,让上百选手努力至今所争夺得来的一切,全都回归零点的错误,那就是……第三阶段比赛的赛场摆在了迷途竹林。

    “而你们更大的错误就是忘了我!”因幡帝坐在林中的王座上,身边围满了兔子喽啰,脑子里不断回想着每一次被按在地上摩擦的经历,“但是现在你们来到我的地盘了,今天你们谁也不要想到达终点!开启迷途竹林内部所有陷阱!一个都不要放过!”

    “鬼道神降队,灵梦选手掉入陷阱坑洞,出局……”海棠麻木的直播着,“为了部落队,冈崎梦美选手和莉格露选手为了躲避巨木陷阱的撞击而撞上了竹林里的石头,然后被石头正上方悬挂着的机关砸中出局……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怎么会是这样!”白莲一枪崩碎了从天而降的一块木头,但是离她不远的一轮却没有这么幸运,能力禁用就代表云山老爹并不能和一轮一起上场,结果,一轮的车直接掉进了地底,发出一声奇怪的……说起来这不是上次那个下面是岩浆的陷阱吧?“一轮!”

    “哦……我还在呢……”一轮抓着陷阱的边缘爬了上来,“下面直通岩浆池,简直太恶心了……真不知道是谁设计出来这么没有人性的陷阱!”

    “土地队诹访子选手掉入了蛇窟,目前正缩在帽子里等待救援。”

    “救命啊!来人啊!我最怕蛇了啊!”诹访子的惨叫声响彻秋名山,但是……谁信呢?糖糖神明会怕蛇?“快来人啊!!!早苗!!!哦,早苗上一轮就出局了……”

    “地狱队四季映姬选手连人带车被绳索陷阱倒吊在了竹子上,老总队的八云紫选手,八云蓝选手和橙选手三人掉进了同一个陷阱!全军覆没!”

    “嘁……被摆了一道啊……”紫躺在陷阱底下,一动不动,似乎是把腰摔折了。

    “cheeeeeeeeeeeeeeen!!!!!”蓝则是抱着橙大叫,“没受伤吧没受伤吧没受伤吧!”

    “咳,蓝,这里就有一个寒心的主人伤的很严重啊……”紫的眼角有翔滑过。

    “cheeeeeeeeeeeeeeen!!!!!”

    “我还是死了吧……”不仅仅是年过九旬的老腰,紫的内心也受到了伤害。

    “圣人队的水蜜选手的车辆被冰冻陷阱冻成了一坨,而月球里侧队的绵月丰姬和绵月依姬选手则是压到了爆炸陷阱连人带车被炸飞了。”

    “因幡帝那个混蛋!”妹红拼命地躲闪着,她知道自己开进了一处到处都是地雷的赛道,而这赛道,不,迄今为止所有陷阱的始作俑者她更是心知肚明,“让我找到你,绝对把你变成碳烤活兔……呀!”

    妹红发出一声柔弱少女的惊叫,嗯,真的不太合适,我一直觉得妹红就算是发出惊叫也应该是……卧槽!这样的画风才对,不过……呃……这陷阱……好吧……

    “疼疼疼疼……”妹红的身体已经变得像是蜂窝煤一样,连同她的ae86一起,这个陷阱下面全是尖刺,而且锋利到能直接穿透ae86经过我特别设计的能够抵抗高温的合成材料车底,“啊……别说烤兔子,我自己倒是先变了肉串……呵……见鬼……”

    妹红自恃身为蓬莱人,根本就没带着之前的抽签护身符,结果现在落到这种境地,这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人作死就会死,虽然在很多情况下不作死也会死,因为……嗯……有人觉得你需要去死,至于这个人是谁……反正肯定……嗯,有人能猜到。

    幽香掉进了沼泽里,连同梅蒂欣一起,真是神了奇了,神他妈竹林里会有沼泽,为什么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试着把她的车拉出来,但是失败了,我只是把车的前保险杠拉下来了而已,最后还是幽香自己炸开了沼泽带着梅蒂欣逃脱,不过她们也因此而失去资格了。

    “秦大人,这太不对劲了!”铃仙终于和我汇合了,只可惜妹红已经败走,正在这时海棠又宣布天王队全军覆没,看来天子和衣玖也没能闯过去,“这些陷阱连我都没经历过,一定是帝的压箱底的宝贝了。”

    “说的没错,而且……”我突然一发光束炮弹打在了‘铃仙’的身上,一阵烟雾之后一只兔子跳着逃跑了,“你不是铃仙,哼,真可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铃仙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像汉莫拉比法典一样镌刻在我的脑子里啊!”

    “啊啊啊啊啊!!!”然而不远处似乎有人中招了,嗯,阿空那个鸟头中招太正常了,地狱猫星舰歼击车已经冒出了浓烟,看来是从内部被爆破了,帕露西推开顶盖满脸焦黑的爬出来,瘫在车顶,吐出一口黑烟,阿空紧接着……从炮管里钻出来?好吧,用乌鸦形态,然后落地又变回了人形,“咳咳咳咳……卑鄙无耻下流……居然冒充阿燐……呃……”

    神绮和爱丽丝掉进了触手地狱,为了保护小爱神绮毫不犹豫的炸毁了整个洞窟,作为使用能力的代价,她失去了比赛资格,但是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小爱的车已经在掉落陷阱的时候被神绮那超重的战车压扁了。

    “越来越多的选手退出了比赛,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还有在继续奋斗的选手存在,而且在这其中,还依然有着人员至今毫发无损的队伍!”

    海棠很明白,这次比赛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坑爹状况搞砸了,但是正因为状况坑爹,反而使得比赛更加激烈和充满变数,大量大佬级任务的退赛预示着最终的获胜者也将更加难以确定。

    “她们就是红魔队的蕾米莉亚选手,咲夜选手和帕秋莉选手,除此之外,还在赛场上的选手包括鬼道神降队的魔理沙选手,月球队的永琳选手和辉夜选手,虽然辉夜选手的车辆因为上一阶段比赛最后白莲选手的攻击而状态不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躲过了一路上所有的陷阱!”

    “哼,这是当然的了……”我重新认准方向,朝着终点的方向奔跑,“既然我能看穿这些陷阱(一炮打碎袭来的石块),辉夜也可以,永琳更不用说了!”

    “风来坊队也保持了比较完整的战斗力,秦钺炀选手面对这些陷阱之时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的将其全部破解,而铃仙选手则是仿佛能猜到哪些地方有陷阱一样,迄今为止没有触发任何一个陷阱。”

    “我才不会再一次栽在蠢兔子的陷阱上!”铃仙曾经在这陷阱上吃了太多的亏,她在我到来之前的日常生活完全就是一本血泪史啊,如今翻身农奴,铃仙可不会再次上当。

    “此外,圣人队的白莲选手,人理冻结队的阿求选手,地狱队的妖梦选手以及土地队的荷取选手也依然还在奋斗,哦!白莲选手和秦钺炀选手相遇了,这会引起新一轮的大战吗?”

    我和白莲相遇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一愣,然后我的光束炮弹直接打向了白莲的方向,白莲的霰弹也喷了过来。

    ‘咔!’一根作为陷阱的竹子被我一炮打断,落在地上,而从我头上落下的一根树桩也被白莲一枪喷离了原来的位置,从我的左边落地发出‘砰’的一声,我伸出右手比划了个ok的手势,白莲则对我点头回应了一下,同时单手旋转上膛,这种时候全力应付陷阱才是上策,如果万一中了招,那就连最后一名都当不了了。

    “我的能量板不多了,只剩下一个,算上现在用的还能打个十发,你怎么样?”背包装备本来就没有携带太多的能量板,毕竟这套盔甲是设计来应付突发状况而不是用来打持久战的,在连续不断的陷阱应对过程中,几乎都耗尽了。

    “枪里四发,没了。”白莲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好像在喘啊?”

    “还不是这些陷阱,我这套盔甲为了轻量化,降低了纳米核心的功率,十分钟之前能量就耗尽了,我一直凭借自己在跑,所以一旦能量板也耗尽我就没什么合适的攻击手段了,嗯,对,不是没有攻击手段,只是不太合适。”

    “盟友!小心……有……敌……滋啦啦啦啦……”荷取的声音一闪而逝,然后就是恼人的杂音。

    “啊……”我立刻切断了通讯,对于我的听力来说这种零距离的杂音真的很难受,“看来荷取出局了……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能把她这个半拉黑幕做掉……”

    荷取负责这次大部分队伍的载具制造,可以说她一个人就把握住了这次比赛的命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亲自参赛的荷取,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她出局了,果不其然,海棠很快就宣布了结果,荷取因为载具报废而出局。

    “听到了吗,载具报废,这可跟之前那些陷阱不太一样。”白莲降低了车速,“因为这些陷阱,所有人都跑散了,只能看着天上的浮动标志前进,现在算上我们两个整个比赛还剩下十一个人,我总觉得我们会被各个击破,你知道是谁干的吧?”

    “猜都能猜到,你要是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也能猜到,永远亭有只叫因幡帝的长者级别兔子,是地上的兔子,不是月亮上的,她是这迷途竹林的主人,也控制着迷途竹林里所有的兔子妖怪,她的实力非常弱鸡,但是她在恶作剧的能力上非常的老到,还有就是……我从没见过她一次性的发动这么多陷阱,恐怕她在知道今天这场比赛的时候就已经早有预谋了。”

    “为了今天这场比赛我还特意选择了终结者的表现方式,可现在看来,她才是这场比赛真正的终结者啊……喂!”白莲突然加速,与此同时我也感觉脚下一软,立刻迈开步子,下一秒我们脚下的地面直接陷了下去,一股刺鼻的气味冒了出来,“天哪……”

    “那是强酸性液体,荷取估计也是遇到了这个,整个载具连同通讯器都被腐蚀了,所以才会是刚才那个状态……啊……要死要死……”我们并没能冲出陷阱范围,如今我的左手抓在陷阱边缘上,右手则拉着白莲亲的摩托车前轮,白莲则是把自己死死地固定在摩托车上,防止自己掉下去,“我没法拉你上来,盔甲能量耗尽之后我的力量没那么大,我的左手可以抓紧地面,但是我的右手没办法抓住你太久。”

    “我有个办法,你能把我这台黑肛的两个轮子都接触在墙面上吗?”

    “可以!”我微微的移动一下还是做得到的,“这样?”

    “这就行了!松手!”白莲全力发动,顺着陷阱的墙壁垂直的把摩托车骑了上去,我也随即用左手将自己拉了上去,“呼……差点就中招了……”

    “蕾米莉亚选手栽进了酸液池陷阱,咲夜选手几乎毫不犹豫的也把车开了进去,红魔队一次损失两名选手,仅剩下帕秋莉选手一人。”

    “还剩下九个人……你的队伍里还有一个人吧?”

    “是啊,她以前经常吃陷阱的亏,所以……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看空中浮空标志的位置,终点已经不算太远了,但是我们却没有再遇到其他人,看来分散的真够开的,“我们现在最好……又来了!”

    十几根粗大的圆木从四面八方撞了过来,我和白莲不得已再次开火,将圆木依次击落,弹出最后一个空能量板,最后一招了。

    两根圆木一瞬间被从中剖开,散落一地,我的双臂盔甲上弹出了两把实体剑,这是这套盔甲最后的武器,白莲的弹药也用完了,好在袭击似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