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听说过年的时候录另和萝莉更配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三十八章 听说过年的时候录另和萝莉更配哦

    “啊,终于完工了……”星看着修改之后的命莲寺大门,全身熠熠生辉,“就没有人来跟我分享一下喜悦吗?”

    “你是真的不知道吗?”纳兹琳又拿着绿拐从星的背后路过,“为什么圣当初要把地址选在这里,不对啊,你当时不是感觉到了吗?”

    “啥?”星的头上冒出了三个问号,然后三个问号纠缠在一起变成了一根蜡烛点燃了,“哦,我想起来了,是这下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要压住……我当时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不会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了……你知道这下面压着什么吗?圣人,呵,多好听啊,圣人,哼,不自量力的东西……”纳兹琳对于命莲寺地下所深埋着的东西感到非常的不屑,“但是就算是这样,一旦她们完成计划,得到她们想要的……那就没意思了。”

    “这种事是不是应该……跟这里的地主汇报一下?”星总体来说还是挺守规矩的人,“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呢,我们好不容易才在这里落脚。”

    “是很不容易,可是如果告诉他们,事情可能就会朝着我们不希望……纠正,是我不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真出了事再告诉他们好了。”纳兹琳名义上是星的从属,实际上是星的监视者,这一点星其实也知道,所以,往往会出现纳兹琳的语气比星还高傲的情况,而这绝对不是错觉,“不过有圣在压制着,能出什么事呢?”

    魔理沙不远处,两个人影正密切注视着这一切,而且无论是纳兹琳还是星都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代表这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肯定是在隐匿气息方面相当擅长。

    “看到没有,这就是傲慢无礼的佛教,既然她们如此自信,那我们就带给她们一个小小的惊喜。”听着纳兹琳的言论,其中一个头上明显插着钗子一样东西的人显得非常的轻蔑,而她身边的另一个人却没有说话,甚至也没有动作,而且仔细看看,这个人……姿势有些诡异,全身都支愣着,就好像关节不会弯曲一样,“哼……”

    下一刻,两个人影居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博丽神社,灵梦苦恼的抱着头,院子里的树木还没有复苏,依然是光秃秃的,寒风一吹显得萧索而破败,这还是多亏那次天子引发异变把神社给弄塌了,不然估计更看不了了。

    “叹什么气啊灵梦,你这样子叹气运气可是会被叹跑了的。”魔理沙骑着扫把落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枯树,“看来距离能赏樱花还要过段时间啊……”

    “你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跑到我这里来嘛?”灵梦耷拉着眼睛,眼皮也不抬,“你也是真够无聊的了,想看时间上哪不能看?你家门口那么多树。”

    “魔法森林那些树你又不是不知道,冬天都不带黄叶的,一年四季头上都是绿油油的,看了也什么都看不出来。”魔理沙的扫把在手上转了一圈,背到了背后,“小哥辞职了,这不是你夺回城管number.01的好机会吗,虽然小哥估计从来没在意过这种事情啦……”

    “你懂个屁,他辞职了,以后就真的没有人在出事的时候帮我顶雷了,而且这两天命莲寺的宣传团队在人之里大放厥词,这样下去我这里就真的连一个参拜客都不剩了!”灵梦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又抱着大腿在地上打滚,一不小心滚下了三节台阶,“痛……”

    “你这里不是本来就没有参拜客嘛,前些日子萃香还在你这里的时候还时不时地有萝莉控过来,自从萃香住院治疗之后你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再也没来过别人了吧?”魔理沙一不小心给灵梦来了一发大的,灵梦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不一会儿就不动了,“喂,真死了?不是真死了吧?”

    “真的死了。”灵梦脸朝下趴在地上,看不出表情。

    “哦,那安息吧。”魔理沙点点头,骑上扫把准备走,被拉住了。

    “不要丢下我啊……我很可怜啊……我死的好惨啊……”灵梦用力的把鼻涕往魔理沙的身上擦,“擤!!!呼,好多了好多了,果然哭出来就好多……嗯,去厕所放松一下自我吧。”

    “……”魔理沙嫌弃的摘掉了沾满鼻涕的围裙,然后一把火烧掉了,“今天就穿全黑,当做参加灵梦的葬礼好了!垃圾……诶?不对……塞钱箱里有动静!谁!出来!”

    “队长,别开枪,是我,是我啊!”早苗从赛钱箱里钻出来,全身是灰,“是我。”

    “你怎么从赛钱箱里出来?你也不怕被打死,你怎么全身脏兮兮的,这么多蜘蛛网,你去哪个洞窟里冒险了是不是?”只见早苗衣服也皱巴了,脸也黑了,头发也乱了,看着像刚从哪个洞里钻出来一样,“说,挖到什么宝贝了?”

    “什么啊,我这是在赛钱箱里沾上的,赛钱箱里全是这玩意。”早苗手忙脚乱的把身上的蜘蛛网往下摘,最后干脆一个水球砸在自己身上,又用风吹干了,“我之前在联系空间移动术,结果出了错被传到了赛钱箱里,灵梦在这我也不敢出来……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

    “哦,没什么,就是你头上有只蜈蚣。”

    “啊!!!!”

    ---------------------------------------------------------------------------

    “小哥,小哥!快来帮忙,早苗被蜈蚣咬了!”魔理沙突然带着早苗就冲进了我家大门,“小哥?狗仔?兔兔?一个人都不在吗?”

    “你总叫外号,谁知道是谁啊……”维罗妮卡半睁着眼靠在厕所的门框上刷着牙,口吐白沫,然后……“呕!!!!呕!!!!!呸……(刷刷刷)呕!!!!呕!!!”

    “你这大中午的是怀上了吗!”魔理沙把手上肿起了大包的早苗放在沙发上,然后单手就拎起了维罗妮卡,“你爸呢?还有其他人呢?都去哪了?地下室?”

    “你是不是搞错辈分了?”维罗妮卡一口白沫子吐在魔理沙的胳膊上,“好吧,他出门了,去命莲寺了,现在只有我在家,还有,这种问题你应该去永远亭……呕!!!”

    “嘁,要不是这边离得近……算了,废物,我要你何用!”魔理沙嘟囔了一句,扔下维罗妮卡打算带着早苗转道永远亭,确实按她说的,从迷途竹林靠近人之里的一侧进来的话,彼岸居比永远亭要近一些。

    “等下,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放下她,让我看看。”维罗妮卡突然正经了,牙刷也扔了,嘴里的白沫子也吐干净了,眼睛也睁开了,“好让你知道,我在这个家里可不单单是吉祥物。”

    “那是,这个家里的吉祥物比你强多了。”魔理沙的脑袋上浮现着琪露诺的蠢样,差点把维罗妮卡气的咬断自己的舌头,“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宠物?”

    “你丫的才是宠物,你全家都是宠物!”维罗妮卡轻轻一拳把魔理沙怼到了沙发上,魔理沙的脸都僵住了,“嗯……伤处出现两个淤点……伴有红肿和红丝……嗯,可以确定是蜈蚣咬伤。”

    “这不是废话吗……我亲眼看见的……”魔理沙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被维罗妮卡一拳猫到了沙发上,在她的认知里维罗妮卡的水平还停留在去年。

    “闭嘴。”维罗妮卡头都没打算回,“嗯……这蜈蚣不简单啊……有点成精的意思……毒性还挺猛烈的……蜈蚣呢?那条蜈蚣去哪了?”

    “啊?哦,被我一炮崩了,怎么,没有那条蜈蚣不能解毒吗?”魔理沙吓了一跳,当时她下意识的一发星弹把那只蜈蚣烧的连渣都不剩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条蜈蚣有点道行,我要是吃了没准能发展出什么新的属性。”维罗妮卡已经不能再通过吞噬病毒来进化了,但是作为丧尸升格者,她的一部分特性还是在升格之后保留了下来,比如……她吃下去什么,就有一定机会获得什么,“嗯……奇怪啊,这毒性虽然挺厉害的,可是……不至于让她晕过去啊……”

    早苗作为现人神而存在,已经超越了所谓的人类,她的身体看上去和人类一般无二,但却有着诸多的强大之处,比如抗性,对毒素以及各种元素伤害的抗性都比普通人类高得多。

    “呃……这个嘛……其实是她被蜈蚣咬了之后自己吓了一跳结果脚下打滑,摔倒头撞在台阶上把自己磕晕了而已。”魔理沙想了想,还是把早苗一生的污点说了出来,“毕竟她在来这里之前好像就是个普通女子……是高中还是初中来着,反正听说是很强大的一种东西,但是她们往往对于一些野生的虫子没有什么抵抗力。”

    “哦,这样啊……简单,你不晕血吧?”维罗妮卡站起身来,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从茶几下面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闪亮亮的刀具,维罗妮卡拿出一把小刀,用酒精消了消毒。

    “不晕啊,你要干……喂喂喂!你这有伤风化啊!”魔理沙看着眼前的维罗妮卡突然开始脱衣服,很快的,维罗妮卡那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就完全暴露了出来,这一幕含有大量的琴瑟暗示,即使魔理沙自己是个女孩子都有点接受不了,感觉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给她喂奶吗?”

    “……你疯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丧尸能喂奶的?”维罗妮卡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用力,对,不是似乎,她是真的再把全身的力气涌出来,然后凝聚到背部,最后……噗!一根触手从她的背后延伸出来,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最后竟多达十几根,“我只是要给她做一下小小的处理,我对药理和毒性没有研究,所以要用外科手段解决。”

    维罗妮卡抱起了手臂,背后的触手将早苗牢牢地固定在沙发上,两根触手挤压住了伤口两端,而剩下的一根触手则是卷着刚刚消毒完成的刀子凑了上去,切开了早苗的伤口,伤口里的肉和血液都隐隐发黑,看得魔理沙一激灵,她很清楚,这种级别的毒性要是放到普通人身上估计几分钟就不行了。

    “哼,看来有戏。”维罗妮卡又发动了一根触手,然而这根触手的不同之处就是在顶端有一个既像是吸盘又像是嘴的结构,这个结构贴上了早苗被切开的伤口,然后开始吮吸,魔理沙能清晰地看到一丝丝黑红色被从伤口吸出来,然后进入触手之内,那根触手开始隐隐发黑,但是维罗妮卡对此却毫无反应。

    “喂,你能告诉我你这触手怎么来的吗?”魔理沙看得心惊胆战的,暗自庆幸自己当时的决策,要是自己没当回事把那蜈蚣灭了,结果自己也被咬了那就不好玩了,但是更让魔理沙别扭的是这些触手,毕竟魔法少女和触手天生就不对付。

    “我吃了很多章鱼烧,我喜欢超多千岛酱的。”维罗妮卡仔细地盯着早苗的伤口,直到确定伤口中出来的只有正常的血液为止,才收回触手,拿出一些白药和纱布给早苗包扎好,“行了,等到伤口长好了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等下,那不是……我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小哥最喜欢的吃法吧?”

    “对啊,我也喜欢,你有问题吗?”

    “没有……她怎么还不醒?”魔理沙看着依然还瘫在沙发上的早苗,“你不会是搞错了什么步骤吧?”

    “当然不会,其实我刚才切开伤口的时候她就应该醒过来了,毕竟我又没用麻药,很疼的,她没醒估计只有一个解释。”维罗妮卡仔细的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外部因素,换句话说,并没有任何的外部力量导致早苗醒不过来。

    “呃……什么解释?”魔理沙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毕竟原本比吉祥物还弱鸡的角色突然崛起了什么的,完全不现实,她好像忘了,当初琪露诺也是这样突然爆发的。

    “缺觉。”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