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大年初一头一天,过完初二是初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二章 大年初一头一天,过完初二是初三

    过年头疼

    ————————————————————

    熬夜,熬夜,这种时候就是要熬夜,于是在凌晨三点,我们突然发现……真的没事可干了,对,没事可干,简称无聊,乃是人类乃至所有生物一生中遇到的最可怕也最难以解决的问题,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通常都需要花费大量的money才能做到,然而,即使使用这种手段解除了无聊这个问题,紧接着也会被另一种完全没有好解决多少的问题所袭击,那就是,穷。

    “于是……艾尔,把琪露诺她们抱回屋里吧。”小孩子跟我们不一样,嘛,我指的不是人类意义上的小孩子,她们很容易犯困,如今她们已经开始进入头点地状态了,嗯,这个‘她们’具体上来说就是琪露诺啦,小伞啦,维罗妮卡啦,还有神他妈坑爹的因幡帝,我说你好像比妹红还大吧?“今天一会儿所有人都住在这好了,房间够用。”

    “嗯。”艾尔抱起了琪露诺,“能帮下忙吗?”

    “当然。”小魔和留琴也站了起来,三个人抱着四个萌物(其中一个是头上挂着引号的)进到了一间卧室,安置好了四个人,重新回来落座,“所以……主人你还想玩点什么?”

    “呃……其实我的娱乐很匮乏的……辉夜,你来出个主意怎么样?”我能想出来的娱乐基本上要么就是少儿不宜的gta模式,要么就是更加少儿不宜的同级生模式,反正说出来肯定是要被打的,这么大的节日,是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节,但是我的脸肿得像是挨了面目全非脚一样也不合适你们说对不对。

    “我?嗯,好吧,让我想想……”辉夜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双贼心不死的眼睛到处乱瞄,然后,她的视线就落到了不远处餐桌上,桌上是还没收拾的饭碗餐盘,此时已经是杯盘狼藉的状态,不过辉夜可不是打算玩刷碗,她看到的是桌上原本用来放竹筒饭的竹筒,“我记得你耍剑很厉害?”

    “还行吧,怎么了?”我偶尔也有跟不上辉夜脑回路的时候,一般这种时候辉夜的智商会变成负数,不只是我,。谁也跟不上。

    “把竹筒削了,我们玩国王游戏好了,我算算啊……”辉夜开始着手点人数,“我,永琳,留琴,火鸡,火鸡的老婆,山鸡,山鸡的老婆一号,山鸡的老婆二号,山鸡的老婆兼秘书一号,山鸡的女仆一号,没头的,一匹狼,一条鱼……嗯,正好十三个人。”

    “你说谁是山鸡?!”我闪现在辉夜背后,两只手握成拳头伸到辉夜的脑袋两侧开始钻,“你给我解释清楚哦,不然我今晚可不会让你睡的!”

    “疼疼疼疼疼!!!!脑袋要裂开了!脑袋要裂开了!你不是山鸡不是山鸡,不是山鸡行了吧芦花鸡!啊疼疼疼疼疼错了错了要死要死要死……”蹂躏了十分钟,我的指关节都有点发红了,“啊……太疼了,你也太过分了……不就是叫你……算了,再说又是十分钟的鸡腿……呃不,十分钟的拳头。”

    “国王游戏,这野鸡的提议怎么样?”好啊,我是山鸡,那你就给我变成野**!啊,牙白,忘了忘了忘了,说鸡不说巴,文明你我他,“举手表决一下吧。”

    出乎意料的,野鸡这馊主意居然得到了大半的赞成票,看来……我们也是真的闲的够无聊了,没办法,话都说到这了,那就开始呗,先做十三个签子,必须要一模一样,否则容易被人作弊,然后其中一个的上面写上a,意味ace,王牌的意思,剩下的十二个则分别写上一到九的九个数字,然后,就看手气了,说起来十三还是我的幸运数字,虽然在某些程度上这个数字并不怎么吉利。

    签子做的很快,毕竟连牙签我都能削的一模一样,不过接下来该说一下规则了。

    “轮流坐庄太麻烦了,永琳,就由你来吧,正好也防止作弊。”永琳的公信力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开局拿签子的任务就交给她了,“如何,没有异议吧都?”

    没有人异议。

    “然后一点就是……每次命令最多只能指定三个人,再多的话规模太大,同时最好是在这间屋子里或者门口就能完成的命令,不然支的太远耽误时间,最后就是不能强人所难或者超越生物限制,通俗来说就是都注意点尺度问题,别搞出人命来,我说的够清楚了吧?”我可不想玩个游戏都搞出问题来,而更关键的还在于真要搞起来那出来的可能就不止是问题了,“最后就是禁止以任何方式窥视签子上的号码,否则直接进入惩罚环节,我的惩罚,你们懂的。”

    “这就是个游戏,玩个游戏还作弊的人怕不是脑子都有问题。”辉夜止不住的冷笑,“在现实里混的废跑游戏里靠作弊找存在感,怕不是石乐志,来吧,开始吧。”

    “嗯,永琳,来,签子给你了。”将手中的一把签子全都交给永琳,我关闭了解析系统的视野强化能力,但是保留了解析能力,说不能作弊那就所有人都不许作弊,现在的我不论任何人搞小动作都能看得出来。

    永琳将签子伸到了背后,过了几秒又拿了出来,伸到了我们所有人中间,“好了。”

    “who-is-ace?”我们所有人同时伸出手,各自抓住了一根签子,然后抽了出来,各自查看。

    “哦,国王是我。”留琴转过了手上的签子,上面写着红色的a,“嗯,让我想想……六号和七号在八号的脸上玩一局井字棋,用……这里有油性笔吗?”

    “有的。”我从茶几下面拿出两支油性笔,“所以六号和七号是谁?”

    “我是六号。”影狼举起手,同时翻过自己的签子,上面一个黑色的6。

    “七号是我。”慧音也转过了自己的签子,上面是黑色的7。

    “好吧,随意了,八号是我。”文文把签子往面前一扔,“来吧,随便找地方画。”

    井字棋很快结束,结果是平局,棋盘画在了文文的左脸上,看上去有点滑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可爱?不,平时就很卡哇伊了,但是现在……噗哈!!

    “喂!”眼看我喷着鼻血往后倒,永琳手疾眼快两团纸巾直接打进了我的鼻孔,“怎么了?肉吃多了上火了?”

    “啊,没事,继续吧,刚刚就是一点不可抗力,还有最近确实吃的太丰盛了,铃仙,未来几天改吃素吧。”我重新坐好,把签子交给永琳,“我觉得苦瓜就不错,虽然琪露诺她们不喜欢,还有一定要生的,放醋,但是不要放糖,一点也不要。”

    “好的。”铃仙点点头,算是把这事应下了。

    “好了,再来。”永琳又洗好了签子,伸到我们中间,“抽吧。”

    “who-is-ace?”我们又各自抽签,嗯,这一次我是五号,说起五这个数字,就很容易让人想到黑色星期五,我不知道这首曲子是不是真的是依靠利用次声波和其他手段来刺激大脑皮层神经,在无视人类自身意志力的情况下导致自杀,但是我估计这对我是没什么用,不是因为黑暗之种,而是因为我的大脑和耳朵都和人类不同,我的耳朵能听到次声波,这直接导致次声波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噪音而已,而我的大脑自然也不会跟次声波发生共振。

    “嘿嘿嘿,这次我是国王。”辉夜一脸银笑的转过手上的竹签子,上面一个鲜红的a,“十二号,去对一号使用筋肉强打,要从……六号的肩膀上往下跳!”

    “……”永琳默默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的宽阔处。

    “你六号?”我多嘴问了一句,我这嘴贱的啊……

    “不,我是一号。”永琳的眼神仿佛死了一样,“来吧,十二号,谁啊,出来吧。”

    “这个……”铃仙挠着头扭扭捏捏的站起来,“真的可以吗?”说着铃仙翻过了手上的签子,十二号,“您确定这可以吗?果然公主大人这个要求还是太……”

    “不……辉夜并没有违反规则,对于我们在场的人来说,一次筋肉强打完全造不成伤害,所以……”规则如此,所有人都要遵守,我也很无奈,“铃仙,去吧,还有谁是六号?”

    “是我。”妹红放下手里的签子,表情很别扭,“这还真是时也命也啊……”

    没办法,铃仙最后还是在众人的瞩目下双手抓着永琳的两条腿站在了妹红的肩膀上然后让永琳的肩膀抵在自己的肩膀上,标准的筋肉强打姿势,嗯,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永琳的那啥真有点性感的不可描述,不知道上面是不是配套的,还有,永琳的韧带拉得真不错,这个姿势居然一点没感觉难受,最后就是……

    “筋肉强打!”在辉夜无理的要求下,铃仙满脸羞耻的大喊着筋肉强打从妹红的肩膀上跳了下来,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却因为反震力没有站稳,手一松,永琳便从铃仙的手中落下,双手撑住地面整个身体弯成了n型,然后双手用力离开地面,整个人稳稳地站在了地上,而铃仙则是被妹红扶了一把,也没有摔倒。

    “啊疼疼疼……”永琳敲打着自己的后腰,语气很平静,“果然是上了年纪之后腰椎就开始老化了……喂,老东西,你要是不想变成我这样最好加强锻炼。”不过虽然如此,永琳的脸色却有点发黑,嗯……我有预感辉夜要倒霉了,“好了,把签子都给我,继续。”

    “who-is-ace?”第三局,我抽到了……十号。

    “嗯,国王是我。”小魔在指间灵活的转动着竹签子,“十号,去亲三号一口。”

    “不好吧?”我转过签子,“我是十号来的,你们都是女的互相亲两口也无所谓,我是男的凑什么热闹?”

    “啊……啧,没想到啊,我本来还觉得不会这么巧呢……”小魔这就是墨菲定律第四条的典型受害者,即: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不过我话都说到这了,再改也不合规矩,所以主人,你占便宜了,这里你亲谁你都不亏,所以谁是三号?”

    “嘁,是我。”辉夜自己中招了,明显看着就很不爽,然而……

    “哦,是你啊……十号,去吧,亲,不能亲脸哦,必须亲嘴,伸舌头的,懂吗?”小魔那肚子黑的被动技能突然发动了,虽然不是天然角色但是黑起来也不简单啊。

    “你!你简直不是人!”辉夜大惊失色,气急之下一脸‘太没人性了’的表情怒指着小魔的胸口,“你长不了胸围了你知道吗!”

    “我本来就不是人,是恶魔哟。”小魔睁着单眼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同时晃动着胜利手势的两根手指,“还有我就算长不了也比你强,还有……你不知道主人对巨○审美疲劳,最喜欢我们这个大小了吗?当然了,你的平板也没什么吸引力,吼吼吼……”

    “你!你!”辉夜现在完全可以百分百还原王司徒,都不用p图的。

    “好了,别想反抗。”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辉夜身后,直接压制住了辉夜。

    “永琳!你居然……”辉夜没想到永琳的报复来的这么快,论身体力量,三个辉夜都不一定比得过永琳,所以尽管她全力抵抗,效果却是零。

    “嗯……好吧,游戏规则如此,辉夜,别恨我哦。”我擦了擦口水,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靠了上去,“我可也是为了游戏规则才不得不如此……”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骗鬼啊!”辉夜激怒,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

    永远亭的住院部病房里,正在打扑克的萃香和勇仪同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弄得旁边一起的神奈子一愣,不只是心理,也是物理层面上的一愣。

    “你们约好的?”愣了好久,神奈子才吐出这么一句话,然后抹了一把脸,“约好了一起打喷嚏?而且都朝着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