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初一十五半个月,腊月三十整一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三章 初一十五半个月,腊月三十整一年

    搞‘毛’啊,你是好人

    ————————————————————————

    “呜呜……呜呜呜呜……”辉夜的两只手无力的摆动着,既推不开我,也挣脱不开永琳,说起来永琳今天黑的还真是彻底啊,以往就算生气也不可能助我为虐,当然,摇‘唇’鼓舌这种字眼就不说了,不然又王司徒了,王司徒出场率太高会影响效果。。: 。

    接‘吻’持续了十分钟,直到小魔满意的喊了停止,我才和永琳一起把辉夜放开,而辉夜的眼睛已经只剩下转圈圈了,嗯,如果要我来做个客观的评价的话……味道很好,不过果然还是……呃……有点过意不去……内心的属于男‘性’本能的冲动感消失之后,剩下的便是空,空,空虚,空寂,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真奇怪,我本来应该是占了便宜的那个,但是这种……

    “喂……喂!”永琳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了我一跳,“喂,你怎么了?你从刚才就一直发呆,公主大人的嘴‘唇’太柔软了吗?柔软到你都承受不住?还是说你刚刚‘射’了一‘裤’子?要去换‘裤’子吗?反正公主大人还要‘混’‘乱’一会儿,我们可以顺便等你。”

    “不,不是那样的……”我无意识地说出了稀神探‘女’的名言,然后抬起头来,“我……我……我的人生一片无悔……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明明是我先的……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

    “你什么意思,啊?”然而我的反应似乎深深地伤了一个人的心,辉夜直接上来伸出双手卡住了我的脖子,“亲了老娘你还觉得不高兴了是不是?啊?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脸是什么,能吃吗?”嗯,今天……不,今年我不打算漱口了,我现在有点理解,真嗣的感受了,啊……不过他那次是差点被明日香亲到断气,唯独这点我还是没法感同身受,“但是真的诶,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我的节奏差点被你带过去,要不是我技高一筹……”

    “你听说过……galgame嘛?触屏类型的,有些设计上就是……”辉夜的脸‘色’突然变了,刚才的气势一去不复返,反而有点像是……讪笑,“那些游戏就是要投入内心的你说是吧。”

    “所以你‘舔’屏了对吧?”我面无表情,果然还是去刷个牙吧,用八四消毒液,“而且你还跟屏幕舌‘吻’了对吧,我是个老司机,所以不会感到惊讶,也不会嫌弃你的。”

    “请称呼为投入爱意的游戏过程。”辉夜努力纠正,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喂,你们真的就这样了?离我这么远干什么!哼,你们不知道外界还有个宅男跟他的抱枕结婚了吗!”

    “不,这不能比较的,他那个是出于爱情,你这个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我觉得我以后可以当一个好人,因为我突然发现我已经达不到现在变态的核定标准了,嗯,以后就来努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吧,像卫宫士郎或者远野志贵那样的。

    “啊!好了!不要再纠结我的‘性’癖问题了!”辉夜夺过所有人手里的签子,往永琳手里一塞,“继续继续,日了狗了我也是,跟你们说点事真‘鸡’儿费劲。”

    “哦,继续吧。”永琳看了看手上的签子,从茶几下面拿出一瓶消毒剂,一脸嫌弃的往签子上和自己的手上喷了好几下,“不过这样果然……要不发展一下?”

    “什么意思?”我把嘴里的威猛先生咕嘟了几下,吐进垃圾桶里,“你有别的玩法?”

    “嗯,用国王游戏当主体,但是在国王指定的时候加入真心话大冒险的内容,就是指定一个人然后让他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大冒险的话就一切照旧,有选真心话的就回答问题,说谎的人逃不过你和我的眼睛,应该很容易的。”

    “好主意,让我们也加入如何?”突然,大‘门’一开,幽香和爱丽丝走了进来,幽香手里还拎着个袋子,“哟,怎么,吓呆了?”

    “啊,那倒不是,小爱你不是去魔理沙那里了?”小爱在神绮走了之后就一直住在我这里,但是她今天应该是去魔理沙那里了,“还有幽香你怎么自己过来的?大酱和梅蒂呢?”

    “睡了,我一个人睡不着,就打算来你这里找点乐子。”幽香放下手里的袋子,“嗑瓜子吗?我那里产的,不过不保证吃多了之后不会上火。”

    “魔理沙喝多了,所以我就回来了,在竹林外面碰到幽香就一起进来了。”小爱也在我们旁边坐下,“国王游戏加上真心话大冒险,好像‘挺’有意思的。”

    “ok,幽香,你也找个位置坐吧,我再削两根签子就行了。”多两个人多两双筷子,其实就是这么个意思,“也就是十三号和十四号……嗯,好了。来,永琳,啪一下。”

    “好了。”永琳伸出手,手里握着十五根签子,“来吧,‘抽’吧。”

    ‘抽’签完成,我‘抽’到了十三号,啊,我的幸运数字,为什么一直说十三是我的幸运数字呢?因为你想啊,十三叫起来不是很……那啥吗?而且……啊,事先声明一下我跟那个继承了兽之听的13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喜欢晾着肚子来的,而且也不搞基,也没在命运部队服役。

    “哈,叫我‘女’王大人吧。”幽香很得意,嗯,ace嘛,她现在确实是我们幻想乡的王牌没错,“我想想……只能指定一个人是吧?”

    “对,因为真心话大冒险要是再指定三个人的话有点耽误时间。”多了选择的过程之后,指定一个人倒霉就比较好,毕竟有些时候真心话会比大冒险还要耽误时间。

    “好,那么……七号,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幽香一手拿着竹签子,另一只手则以近乎残影的速度疯狂的嗑着瓜子,喂,按照这个速度垃圾桶很快就要满了啊。

    “我选择真心话,我没什么不能说出口的。”若鹭姬泡在为她准备的米缸……水缸里,果然人鱼比起待在陆地上还是更喜欢待在水里,那么人鱼公主的故事就很值得商榷了,安日天当年安的什么心?

    “好,那么……给我讲讲人鱼公主的故事结局到底是什么?”然而幽香却问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问题,“别跟我说什么泡沫之类的,想要将生物体直接变成泡沫需要非常强大的魔法,单凭一个所谓的魔法‘药’水是做不到的。”

    “啊,那个啊,其实说破了毫无价值,人鱼都是隐‘性’病娇,这一点你们不知道吧,但是我知道,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所以呢,故事的真正结局是人鱼的恨意压倒了理‘性’所以把王子拉进水里淹死喂鱼了,至于喂得是哪个鱼……还用我说嘛?”嗯,要是这个结局真的出版安日天就真的要日天了,而且童谣也未必能够接受。

    “嗯,判定没有说谎。”永琳点点头,“你觉得呢?”

    “嗯,没有异议。”我也没看出若鹭姬有说谎的行为存在,看来……是真的。

    “什么啊……这样让我怎么跟梅蒂欣讲……算了……下次讲爱丽丝疯狂回归吧。”幽香好像无意中说出了不得了的东西,那种故事真的适合讲给梅蒂吗?听完了不得半夜做噩梦啊,“说起来爱丽丝和爱丽丝……我是说故事里的那个爱丽丝都叫爱丽丝呢。”

    “我这个名字很常见啊,满地都是,尤其是各种故事,童话,小说,漫画里,总是爱丽丝,怎么样都是爱丽丝,准备什么召唤媒介都是爱丽丝!”爱丽丝身上隐隐冒出了哈桑们的怨念,不过我还是无视掉好了,“再来一轮。”

    “来,‘抽’吧。”永琳等着所有人‘抽’完,看着自己手里剩下的一根,“哦,人品爆发了,我是王诶,你们都没‘抽’到……嗯,一号,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呃……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阿尔托莉雅……”日了狗了,为啥会是我?我有太多东西连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好吧,真心话,问吧,不过我提前说好,有些我无法回答的问题还是别问的好。”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才不会问你你自己都忘了的那些事,嗯……有了,你在来幻想乡之前,你有过几个‘女’朋友?”永琳今天很火爆啊,‘性’格解放了?“别告诉我你连这个也忘了。”

    “这个倒是不会忘,因为一个都没有啊。”我在几亿年乃至几十亿年的时光里一直都是单身,就连去医院看病都会被大夫给轰出来:单身狗跑我这儿来看什么病?出去出去,到对面的宠物医院去看病,别来烦我!

    “真的?你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永琳能看出我没撒谎,但是他并不敢相信。

    “说得好像你有男朋友一样,咱们大哥别说二哥,都是亿年的老妖你跟我玩什么暴漫。”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问题有什么好‘女’表的?同样是看病找兽医的,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不,我那个意思是……哎呀男的跟‘女’的不一样啊!”永琳慌慌张张的把签子收走了,“好了好了,再来再来……‘抽’吧。”

    “哼……”我装作获胜的样子,心中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压制住了,没让她把话题继续,不然……也幸好她问的是‘女’朋友,而不是火包友还有某些特殊地区的特殊建筑的解放初期就被政fu封闭的场所里的……咳咳,我什么都没说,当然我去的次数不多,但是几十亿年呢,总得让我偶尔发泄一下,不然生活多无聊?而且最关键的是……在那些星球上这是合法的。

    “哟,是我。”妹红时来运转,“嘿嘿嘿……十四号,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来吧。”幽香把瓜子放下了,“问吧,随便问。”

    “呃……”妹红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个……啊……那个……你有没有在感情上被人抛弃的经历?”

    “没有。”幽香并没有生气,“倒不如说我还没有感情经历,所以更不存在什么抛弃的经历,还没有人有那个资格,你笑什么?”

    “嘿嘿嘿嘿……我没有笑啊,嘿嘿嘿嘿……”等着瞧吧,咱们山水有相逢。

    “她没说谎,是真的。”永琳认定了幽香回答的真实‘性’,“继续。”

    “这次是我?很好,很……七号,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艾尔终于被上帝召唤了。

    “我……还是真心话吧……”赤蛮奇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手指上顶着转圈,“大冒险听着就有点吓人,虽然真心话可能也会造成成吨的伤害……”

    “废话少说,你最喜欢的人是谁?”艾尔完全秉持了天使的优雅,对,这种优雅不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想要背刺的优雅,“不着急,慢慢想,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当然是我自己!”赤蛮奇单脚踩在茶几上手指天空,“哇呀呀呀呀呀!!!!哎呀!”

    “好,你说的是实话,但是中二病禁止。”我收回落在阿奇头上的拳头,“啊……老是真心话也没意思啊,这里坐着的人基本都没什么黑历史,没有爆点,谁都选真心话了,永琳,看来这次你出了个馊主意。”

    “有道理,那你说玩什么呢?”永琳也觉得自己确实出了个馊主意,而且最近我们似乎一直在出馊主意,像是前两天的秋名山车神大赛之类的,啧,一定是某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和认知,甚至剥夺了我们的智商和理智,“喂,你那副表情感觉就好像在说我们‘撒币,他们撒币啊’一样。”

    “啊?没有啊,你想多了,撒……老家伙。”幽香并不喜欢装模作样,所以把脸转过去了。

    “啊,其实……”若鹭姬从水缸里举起手,“我有点困了。”

    “哦,那就找个房间休息吧,艾尔,你安排一下,谁觉得困了就直接去休息就好。”我家的空房间很多,多到难以想象,这都多亏了西斯特姆一直在默默的扩建,“然后剩下的人再来考虑玩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