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通讯工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十二章 通讯工程

    凭借天空之鹰喷射系统,我以三倍的速度抵达了妖怪之山山脚,而椛椛还在那里巡逻,至少我看上去是这样。

    “椛椛……”我刚要问她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叫我来的。

    “秦钺炀,你来得真快,跟我过来,灵鸠伊凛大人有事情找你。”椛椛在我问出来之前先把知道的都说了。

    “哦。”虽然椛椛的语气有些急,但且并不焦虑,看起来应该不是出了什么坏事。

    灵鸠伊凛的办公大厅。

    “你自己进去吧,我先回去了。”椛椛这次没进去通报,直接把我扔在门口了。

    “无所谓。”我推开大门走进去,“伊凛?灵鸠伊凛?”

    “我在这呢。”灵鸠伊凛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我说怎么找不见她,灵鸠伊凛今天没带天狗帽也没穿高木屐,净身高还不到一米五,被桌子和桌上的文件一挡,什么都看不见了。

    “发生什么了,这么着急的用那么烂的远程通讯信号叫我过来?”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你还不知道?河童说你肯定能收到信号的啊!”

    “我是收到信号了,可信号里的内容全都崩的解析不出来了,我是怕妖怪山出了什么大事才过来看看的。”我向灵鸠伊凛解释。

    “事情倒是不大,可也跟你有关系,还记得妖怪山的电网计划吗?”灵鸠伊凛提起上次的工程。

    “废话,连走电缆用的地下坑道都是我挖的,我能忘得了吗?”我上次在妖怪山干了那么久的体力活,我怎么可能忘得了,我还为此得了个开山者的称号呢,虽然是我自己封的。

    “那就好解释了,我就一句话,电路现在铺到厄神家里了,没人能干这活。”灵鸠伊凛表明叫我来的意思。

    “明白了,交给我了。”我二话不说就往外走。

    “等等,先去找荷取,她会告诉你在哪铺设线路。”灵鸠伊凛提醒我别乱埋线,“她现在应该就在玄武之泽。”

    “好吧,我也想顺便跟她说说远程通讯的问题,实在太烂了。”我转身出门。

    玄武之泽。

    “哟,盟友,你来了。”荷取向降落的我打招呼。

    “啊,来了,你用的远程通讯是什么玩意?”我觉得事情还是快点解决比较好。

    “我前两天闲着无聊自己做的,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荷取闲着无聊随便一做就能做出无线远程通信系统让我很惊奇,她的确是个天才,不过该说的问题我还是要说的,这才是对她的尊重。

    “在我家收到信号的时候,你发的内容已经崩的不忍直视了,我是一个字都解析不出来。”我表示距离是硬伤,“通讯信号是会随着距离增长而衰减的,你不知道吧。”

    “啊嘞,是这样?我没试过。”荷取表示之前的实验一直都在玄武之泽内部进行,“给你发过去的信号是我第一次进行的长距离通信。”

    “你可以在道中增设一些信号塔,也可以像我一样做个人工智能,你选哪个?”荷取的发明已经很强悍了,玄武之泽到流亡者工厂也算是天南海北了,信号居然能直接传到已经是个奇迹了,如果能解决距离问题,以后我和妖怪山的通信就简单得多了。

    “呃……我还是搞点信号塔吧,人工智能什么的我可还搞不出来。”荷取果断选了可行性高的一项。

    “好了,这就先这样吧,先把雏家里的电通了再说。”我又像上次一样把荷取抱起来,“准备好了吗?”

    “还来啊?”荷取明显不想再上我的车了,但是,我也没时间给她解释了。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所以金钱就是生命,别浪费了,抓紧!”我带着荷取瞬间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去了。

    少女移动中……话说我可不是少女啊。

    “ok,安全到达。”我把怀里的荷取放到地上。

    “安全个鬼啊!”荷取玩命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由于刚才的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发动时的气流过于强烈,她的一头双马尾已经被吹成了三叉尖峰炮。

    “秦,荷取,你们来了。”雏从屋子里出来迎接我们。

    “邪灵退散!”我解除武装,左手一拳打在袭来的厄运团上。

    “我也想要你这只手啊……”荷取好不容易才把头发压下去。

    “那你得先把自己的手切了。”我倒不是不能把手给荷取,可就看她愿不愿意剁手了。

    “那还是算了吧。”荷取走到附近的附近的工地,“正主来了,开始干活吧。”

    “哦!”一群河童小妞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你们这是……躲在地道里?”很难想象她们为了躲避厄运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你知道的,我们河童除了机械之外也擅长建筑学,挖地道也算。”荷取站在我旁边摆出一副自豪的样子。

    “是吗,那你们盗墓应该也是一把好手吧。”我倒觉得挖地道好的人建筑学不一定强,但盗墓肯定是高手。

    “又没有什么好东西值得我们盗墓的。”荷取说的也是事实,幻想乡里根本没人会给自己的墓准备陪葬品什么的,对于一个人类与妖怪并存的世界来说,让活着的人活得更好比什么都强。

    “好吧。”我耸耸肩,加入了电路铺设队伍,荷取则拿起图纸开始指挥工程。

    这里的地下坑道都是现成的,铺设线路并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其实最主要的问题都来自于雏身上的厄运,而现在厄运再次被我清除,剩下的工作已经很简单了,我们很快就搞定了这工程。

    工程结束,告别了雏,我和荷取带着一群河童回到了玄武之泽,打算开始合计建设信号塔的问题,这影响到以后的联系。

    “我觉得信号塔一定要结实,不然要是随便一个未开化的妖怪砸两下就坏了,我们以后整天除了修信号塔不用干别的了。”荷取提出自己的观点。

    “最好还要隐蔽,再结实的材料也会受损的,为什么不让它干脆找不到呢?”我则觉得隐蔽性更重要,“以你的信号强度,只要在妖怪山和迷途竹林之间建立一座信号塔就能解决通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