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计算失误-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六章 计算失误

    嘭,沙卡拉卡

    ——————————————————————————

    “嗯……克劳,你觉得如何?你了不了解这些东西?”我问向正落在我手臂上的大乌鸦,对,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克劳,“你之前说它们会清理现场,可是……就凭这些脑仁比松子大不了多少的枭?也能把这里的街道清理的如此干净?”

    大乌鸦克劳呱呱的叫起来,从它的回答中我能知道,这座城市里现在所存在的并不只是枭,而且枭在入侵这座城市的生物之中仅仅是最底层的存在,再然后的……我们已经没办法‘交’流了,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枭将我们团团包围了起来,这些枭张开翅膀之后几乎完全遮蔽了天空,很明显,它们是被同类的血腥气吸引过来的。。: 。

    “秦先生,怎么办?”梅莉的表情很萌,对,但是现在并不是我流鼻血的时候,而且说实话我也并没有流鼻血的心情。

    “叽叽喳喳的烦死人了!”这些枭扯着大嗓‘门’在天上胡喊‘乱’叫,吵的我头都大了,真是……烦死了!“天魔法漆黑之链!”

    上千条漆黑而狰狞的锁链破开地面冲向天空,成群的枭在一瞬间作鸟兽而散,飞得慢的直接就变成了奥尔良烤翅,接二连三的栽倒于地,从那种高度直接落下来,即使以枭的身体也会被摔得四分五裂,浓重的血腥气一下子扩散开来,熏得梅莉不断作呕。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血腥气的刺‘激’,那些逃过了漆黑之链的枭群居然又重新折返了回来,我立刻放飞克劳,让它先行离开,既然这些枭不怕我,那我就不用再保留什么了。

    “应吾之名,显现,无常!!”一把巨大的镰刀浮现在我的面前,长大的刀柄需要两只手一起才能挥舞起来,无论是镰刀的刀头还是刀柄都远远比小町所用的那种要更加巨大,而且更关键的是……这把‘无常’其实是一把法杖,“嗯?”

    一只枭冲进了我二十米之内,突然吐出了一颗黑红相间的奇怪光团,我立刻抓起无常一击将光团打飞,光团撞在了路边的一个垃圾桶上,然后垃圾桶居然分解成了褐‘色’的砂粒,然后被风吹散,完全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原来克劳说的清理现场是这个意思?”我一下子明白这些东西是怎么清理现场的了,难怪街上会这么干净,原来都已经被砂化了,不过这种能力嘛……“简直是班‘门’‘弄’斧!”

    又是一颗光团袭来,我左手握着镰刀,右手直接抓住了光团,一把捏的爆开,太可笑了,这种程度也算是衰变吗?我狠狠地将镰刀的末端刺入地面,无常在周围撑起了一个淡蓝‘色’的护盾,将梅莉保护在了里面。

    “就你们这种低级的杂碎?”我冲出护盾跃至半空,一只来不及转向的枭被我一把抓个正着,我按着它的脑袋重重落地,地面顿时四分五裂,“看着吧……衰变!”

    从被我所按住的头部开始,这只枭的身体直接开始了分解,对,不是分解成砂粒,是直接分解成无,这才是真正的衰变,不需要无谓的过程,只需要单纯的结果。

    “秦先生,大部队来了!”梅莉在我的身后大喊着,但是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那些之前为了躲避漆黑之链而飞到远处的枭已经都回来了,无常要用来保护梅莉,那么……嗯,好吧,对付飞在天上的东西,按照诸葛孔二愣子的说法那就应该是……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然而我没有弓箭所以……啊,还是用魔法吧?

    “天魔法死兽之牙!”我的身后就像王之财宝(所以巴比伦之gay到底为何会翻译成王之财宝呢?)一样浮现了一大批怪异的牙齿,这些漆黑的牙齿的形状和大小都各不相同,而且绝对找不到出处,但是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锋利,非常尖锐而锋利,顺便一提,天魔法是比大魔法还要高一级的存在,你看它多了个横不是吗,“一个不落,给我‘射’!”

    成群的枭吐出光团与我发‘射’出的牙撞在了一起,但是那些光团在我这些牙的面前根本毫无反抗的余地就被贯穿,它们那所谓的低级衰变对于这些牙来说毫无作用,我一共召唤出了六千九百七十四颗牙,不知道这些枭有没有这么多,我非常讨厌‘浪’费,不过偶尔来一次也不错,枭群接二连三的在天空中被‘射’中,飙血,摔到地上变成八瓣,简直是r级片节奏。

    不过几分钟时间,所有还敢回来的枭全都铺满了地面,在地上形成了一层地毯,嗯,只不过这地毯的味道不太好闻,我回到护盾旁边,拔起无常,护盾消失,梅莉也直接被味道熏吐了,抱着路边的路灯杆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好点没?喝点水漱漱口吧。”克劳已经飞回来了,按照它的说法,这座城市里已完全被这些入侵来的怪物所占领了,但是它也不敢说这里就真的没有其他的活人了,在这一点上,我的想法是一样的,“然后我们应该去试着找一找幸存者,这座城市里肯定还有人。”

    “为……为什么您这么肯定呢?”梅莉用之前带出来的水漱干净了嘴里的怪味,又喝了一些冲了冲,“目前应该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这里还有其他人活着吧?”

    “这不是证据和线索告诉我的,而是感觉告诉我的,说实话你们人类的生存能力其实很强的,什么环境都能适应,当然这个适应的过程可能会死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总人口,但是我说的就是一个完全的整体化,想要完全将人类灭绝掉其实非常困难,不然为什么被‘逼’的躲进幻想乡的是我们这些强得多的生物,而不是你们?”人类是种很可怕的生物,可怕在适应能力和进化能力,比如百毒不侵,嗯,反正据我所知在世界上已经出现百毒不侵的种族了。

    “哦,所以您觉得还有人会活在这座城市里?但是为什么完全见不到呢?”

    “那还不简单,他们当然是躲起来了,哪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啊。”其实还有一点我没说出口,就是人类的繁殖能力,太他娘的强了,看看我们吧,幻想乡里边,最近一百年听说过有哪个妖怪怀孕了吗?没有,真的一个都没有,我在家整天换着法子的玩各种‘花’式play到现在还不是连点动静都没有,“所以现在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先出发……不,看来先不能走了。”

    夜幕之中,一个身高接近两米半的巨大身躯缓缓出现,带着庞大的气势,他的每一步似乎都在震撼大地,梅莉仅仅听见了这几下脚步声就开始捂着‘胸’口满头大汗了。

    “别听,别感受。”无常的末端在地上轻轻一敲,梅莉感觉之前心脏被重锤敲打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但是满头的大汗和发白的脸‘色’还是在告诉她她之前感受到的并不是假象,“看吧,这家伙应该有点意思,鹰熊……现在还有这种生物吗?”

    “就是你杀了我的宠物吗?”巨大人影停下了脚步,站在了距离我大约十米远的位置,在路灯的照耀下,他那宛如战熊一般魁梧的身躯之上居然长着一颗像是鹰一样的脑袋,在他的身上覆盖着棕‘色’的‘毛’,这让他的身体看起来更加巨大,“你要付出代价,本来要是乖乖的被我的宠物吃掉你还能少受些罪。”

    “我?代价?”我用舌头从牙缝里勾了勾,什么都没有,啊,果然,这里毕竟是梦里,牙缝里是不会留着昨天晚上塞进里面的‘肉’丝的,“可以啊,要是你的头够铁,你可以来试试啊,对吧,试试又不会怀孕,哈。”

    “好大的口气!”鹰熊的鹰嘴里发出一声怒吼,震得路灯都在晃动,“还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说话!”

    “哦,那你现在已经听到了。”没有‘肉’丝,那就来条巧克力?嗯……不过听说只一家巧克力买完了,哈,真是扫兴。

    “给我去死吧!”鹰熊迈着沉重的步伐冲了过来,一拳打向我的脑袋。

    “嗯……早知道应该……下次有机会去绿之星再看看有没有货吧,我记得好像哪里有来着……深渊之‘门’?还是叫地狱之‘门’来着……”时间太久了,我都已经忘了只一家巧克力是在什么地方卖了,唉,这脑子……随手抓起无常,把冲过来的鹰熊一劈两半,我打了个呵欠,“梦里也会困啊……走吧梅莉,我们去找人。”

    “呕!!!”梅莉看着地上分成两半的鹰熊尸体,又吐了一轮,我说这可不行啊,就这个心理素质你也想进幻想乡?幻想乡里就算是千代纸看到这种场面也最多捏捏鼻子遮遮味道而已,你这得继续修炼啊。

    现在看来,入侵这里的生物不简单啊,就说刚才那些枭,每一个都差不多有不变身的慧音的那个级别的水平,刚被我一刀切了的鹰熊则差不多跟没解放真名的美铃差不多啧啧,哪跑来这么一堆东西……而且无论是枭还是鹰熊,单凭自己修炼想要到达我刚说的水平几乎不可能啊……怪哉,怪哉……

    梅莉恢复之后,我们这才开始行动,根据克劳的说法,这座城市的南边是这些入侵者的占领地,是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生物了,但是在城市的北面却不一定,城市不小,导致枭群并不能完全占领太遥远的位置,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枭的数量似乎也在增加,如果这座城市里还有人活着,那就一定是在北边,除此之外,克劳还说这些东西有个首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有人在背后控制它们,但是这个人是谁,什么样子,克劳就都不知道了。

    再来说说克劳自己,一般的乌鸦都是成群结队的,但是克劳是只有个‘性’的乌鸦,它喜欢一个人呆着,还喜欢坐飞机,对,乌鸦坐飞机,克劳喜欢用这种搭便机的方式旅游,直到这一次它倒霉的来到了这座城市……啊,对了,阿福咳咳咳……克劳说这座城市好像叫什么……啊,对,克劳不认字,所以它其实什么都没说。

    走进一家路边的便利店,找到一张城市地图,在克劳的帮助下我用红笔标注出了敌方密集的位置,果然大部分都集中在地图的南方,不过克劳说北方也并不安全,因为时不时的会有枭乃至刚才的那种鹰熊去北方扫‘荡’,克劳一直都靠着东躲西藏加上乌鸦本身的食腐特‘性’才活下来。

    至于克劳为什么不离开,也很简单,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很有问题,东西北三面都是沙漠,飞出去就是死,只有从南面才能离开,但是南面又是遍地怪物,出都出不去就死了。

    “嗯……从北方的地形来看,这几个位置比较……不过这是从战略观点来说,这些幸存的人类很可能根本没什么战略眼光,所以……先去北方转一转,剩下的回头再说,还有梅莉,别轻易相信那些幸存者,有些人类为了自己的生存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不过我会罩着你的,所以放心。”人类社会的终焉就是人吃人,过去不是没发生过,所谓两脚羊,易子而食,多了,“克劳,你飞的快不快?”

    “呱!”克劳大叫了一声。

    “那就好。”从便利店出来,我在梅莉面前蹲下,“爬到我后背上,然后抓紧。”

    “哦。”梅莉绕到我背后,趴在了我的背上,抓紧了我,“要做什么?”

    “当然是去北方了。”我背着梅莉站起来,看了看克劳,“你可要跟紧了,跟不上就落我身上,不过不许在我身上大小便。”

    “呱!”克劳有点小生气。

    “好……我们……出发了!”我突然加速,在梅莉的一声尖叫中仿佛炮弹一般冲进了夜幕之中,克劳以一个对于正常乌鸦来说匪夷所思的速度紧紧跟着我,看来就像它说的,它最喜欢运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