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吾名艾克赛尔,流亡者艾克赛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七章 吾名艾克赛尔,流亡者艾克赛尔

    什么鬼

    ————————————————————————————

    北城区,几只枭在夜空中飞过,只不过,它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下面的‘阴’影之中,有一条地缝,地缝中,瞪着一双眼睛。。

    “呼……”地下室里,负责在地缝中观察情况的人舒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好了,它们飞过去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出去,我们跑的绝对没有他们飞的快。”

    听了他的话,地下室里其他六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只不过气氛依然凝重,再仔细看看,这地下室里的七个人还‘挺’全的,有白人有黑人有黄种人,而且有几个人手里还拿着武器,如果这能算武器的话。

    “这样下去不行啊,喂,中国仔,快用你那世界第一的乒乓球想想办法啊!”

    “闭嘴,日本佬!不要以为每个中国人都会打乒乓球好吗?再说了,就算我会打,能有什么用啊!能改变局面吗?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你行你上啊!”

    “可是我是垒球社的啊……”日本佬挠了挠头从包里拔出自己的垒球球‘棒’,“对啊,喂,尤里,你不是俄罗斯来的吗?去外面干掉那些长得像鹰一样的熊啊!”

    “我看你是在难为我弗拉基米尔……”

    “喂,别吵!都过来看!外面有个人在……在……在屠杀那些怪东西!”

    此时,正好是我背着梅莉从这一区域路过的时候,虽然这里并不在我的计划范围内,不过有两队枭和两头鹰熊一直在这附近徘徊让我感觉很……我觉得附近肯定有幸存者,所以我索‘性’就‘花’了两分钟把这周围的枭和鹰熊全宰了,地下室里藏着人的事情我发现了,不过我并不打算和他们见面,事实上,我来到这北方也并不是真的为了寻找幸存者,而是为了……哼哼,等我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再次启程了不多时,克劳呱呱的大叫了两声,我也停了下来,这里明显看起来荒凉了不少,路上的各种废弃的物品和车辆堆得满满当当的,远不像南方街道那样被刻意清理的那么干净,这里没有任何怪物出没的迹象,也没有幸存者的迹象,不过……

    “好了,我现在已经在这了,克劳,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了吧?”我装作用手去抚‘摸’克劳的羽‘毛’,但下一刻就狠抓了过去,克劳早有防备,瞬间从我的肩膀上消失,出现在了半空中,然后化成了一个全身裹满了乌鸦‘毛’的‘女’人,“哼,不装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有问题的?”克劳的眼睛真的像乌鸦一样,即使在变‘成’人形之后也是如此,再细看一下,她的双手双‘腿’都还是鸟类的爪子,翅膀则在背后,她这种生物我以前其实提到过,哈比。

    “当然是一开始了,你当我是傻子吗?”我将梅莉从后背上放下,梅莉还无法接受这突然之间的转变,“如果你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乌鸦,怎么会一上来就那样接近我?的确,在我自己的世界我很受到那些乌鸦小可爱的欢迎因为我全身上下都是乌鸦味,但是这里是梦境啊,我连牙缝里的‘肉’丝都找不到了,哪里会有现实里的乌鸦味?”

    “就因为这个?”克劳脸上挤出一丝冷笑,“那你的疑心也太重了,这样的男人可不会招‘女’孩子喜欢。”

    “当然不会只因为这个,你直接来找我的行为只能说是有点反常,却并不能证明什么,所以我的怀疑也只是一种隐约之间的东西,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直到我听了你的叙述,才真的找到了你的破绽。”人说一个谎言,就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弥补,这也就导致了是谎言必然有破绽,而克劳的破绽也就在这里。

    “哦,是吗?那我到要听一听我是在哪里‘露’出了马脚的。”克劳似乎并不太相信。

    “首先,你跟我说南方的街道那么干净是被这些枭和鹰熊故意清理干净的,为的就是不让外来的人起疑,从而增加它们的猎物,对吧,可你后来又接着说它们的大部分人都在南方,这就很奇怪了,它们既然已经把守住了南方,那就已经没有人有可能穿过它们到达城市里面了,它们还有什么必要清理?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城市的其他三面都是茫茫沙漠,只有南面可以出入,而如果南面已经真的处于被完全占领的情况下,清理街道本身就很不合理了。

    “这……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我的破绽出在这里……”克劳大笑起来,“所以你得到了什么结论呢?”

    “结论?那些东西清理街道绝对不会是闲着蛋疼,所以这就代表你最开始说的话可能是真的,就是清理街道真的是为了不惊动猎物,那么既然这个是真的,那么跟它矛盾的条件就一定是假的,因为互相矛盾的两个条件里必须有一个是假的,这就代表……你故意将南北的情况颠倒了,没错,它们确实占领了一大片城区,但是不是南方,而是这北方!”如果南方没被控制,而是北方被控制的话,一切就变得很合理了。

    “没错,你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我们统治的中心,所以……都出来吧,给我们的客人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原本空‘荡’‘荡’的街道上几乎在几秒钟之内便站满了鹰熊,更多的枭落在了周围的大楼上,路灯上,乃至各个高处,除了这两种生物,还有一种直立行走的魔兽,它们的身体比鹰熊要瘦弱很多,身上覆盖着蓝‘色’的羽‘毛’,同样长着一颗鹰的头颅,数量远比鹰熊稀少,“顺便一说,你给我起的名字很有灵气,我是克劳迪娅,这里的统治者。”

    “哼。”我冷哼一声,就凭这些废物也想欢迎我,太不够格了。

    “秦先生,那些是什么?”梅莉已经知道枭和鹰熊了,但是那些蓝‘色’的魔兽她还是不认得,“我感觉它们……比那些鹰熊更危险……”

    “那些是鹰人,是哈比的同族亚种,哈比这个族群只有雌‘性’,而鹰人只有雄‘性’,这些鹰人‘精’通格斗技巧,而且还能使用斗气和内劲,是非常强大的魔兽。”气和劲,这是我,永琳,美铃苦修而来的东西,但对于这些家伙来说,却是天生的,这些鹰人看样子都是成年形态,每一个的战斗力可能都接近大妖怪级别,放在幻想乡,这种数量足以改变幻想乡格局,只是可惜啊,“但是,现在的我更强,告诉你吧克劳迪娅,你的计算失误了!”

    “哦?是吗?那就请你说说,我哪里失误了?”克劳迪娅有恃无恐,看来她的眼睛是瞎的,简直比蜈蚣的还要无用。

    “你的失误在于……这里确实是你的地盘,不过我现在有个更好的提议。”将手上的镰刀无常的末端‘插’入地面,我腾出了两只手,伸展了两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请说吧。”克劳迪娅依旧是满脸的冷笑和嘲讽。

    “把这片街区呢,变成你的坟墓!”啊,不知道是不是把克劳迪娅撕了,我们就能从这该死的梦境里离开?不管怎么样,试试再说。

    “哦?你觉得你做得到吗?”克劳迪娅扭头看了看周围密密麻麻的大军,反问我。

    “我觉得吧……耐奥基伽巴斯塔!”我突然出手,克劳迪娅在千钧一发之际擦弹躲了过去,耐奥基伽巴斯塔的强大破坏力在她身后的大楼上打了个对穿,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圆‘洞’。

    “什么东西!”即使是擦弹躲开了,克劳迪娅依然是吓了一头的冷汗,再仔细感受,发现自己的羽‘毛’都有些焦黑了,那是太过于靠近的一部分,“该死的!给我上!杀了他们!”

    “哼,就凭这些废物……”我再次发动了漆黑之链,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用在对方身上,而是用在梅莉身上,漆黑之链将梅莉牢牢地绑在了我的后背上,“梅莉哟,瞪大眼睛看清楚,如果你真的想来幻想乡的话,就给我习惯这种生活!用你的眼睛仔细观察,看着它们是怎么死的!然后,刻在脑子里!”

    “……是!”梅莉紧紧咬着嘴‘唇’,最后愿望压倒了恐惧,让她用尽全力应了一声。

    “好……来吧!”我拔出了‘插’在地上的无常,开始以一个特殊的轨迹挥舞起来,渐渐地,镰刀的刀光将我们完全包裹在其中,就好像是一个刀光形成的茧,任何碰到这茧的枭和鹰熊都会在一瞬之间被绞成漫天碎‘肉’,我就像是一台功率全开的绞‘肉’机一样站在魔兽群的中心,“镰刀属于长柄兵器,但是使用方式和一般的矛镗枪戟不同,要用特殊的技巧!比如这招,星之舞-罪咏。”

    在漫天的血雨之下,即使是枭和鹰熊也渐渐的不敢靠近了,我的攻击失去了效果。

    “然后,接下来就该变成……”手中镰刀一停,绞‘肉’机顿时消失,然而周围的枭和鹰熊还没来得及进攻,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了,低头一看,它们早已被拦腰斩断,“利用镰刀的长柄和手臂的长度,保证最大的攻击范围,此为,幽之舞-断影!”

    “废物!一群废物!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我就不信那么多顶尖魔兽连两个人都杀不死!”克劳迪娅开始知道自己骑虎难下了,但是她走到这一步是她自己的选择,人是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对谁都一样。

    一只鹰人终于迈动了脚步,分开了依然数量庞大的枭群和鹰熊,鹰爪一般的上肢用力一挥,一团实体化的斗气朝我打了过来,这是……斗气掌,看似简单,却是一种对于气和劲的高级运用,只要这二者有一点不协调,掌力都是打不出来的。

    “最后,就是孤注一掷了。”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来袭的斗气掌,原本快速的斗气团在我的眼中却变得像是蜗牛一样,“舍弃防守,舍弃后路,换来的就是最为简单粗暴的攻击,而绝对的攻击,带来的就是绝对的破坏力,忌之舞-非天!”

    一丝黑光被从镰刀刀头竖劈出去,几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然而,一路上的路面却被毫无征兆的切开,斗气掌飞至半途突然分成两半,由于平衡打破而消散,紧接着,那走上前来的鹰人从头到脚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红线,下一秒,他的身体同时朝左右两边倒了下去,只不过每一边都只倒下了半个。

    “哼,再来啊。”收回无常用力一甩,刀头上沾染的血迹飞落至地面,没有在刀身上留下丝毫存在过的痕迹,“你刚刚不是很有自信吗?”

    “‘混’蛋……‘混’蛋!给我上!今天就是杀不死他我也要累死他!都他妈给我上!”克劳迪娅的命令对于这些等级低于她的魔兽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这就是魔兽之间的阶级,强者支配弱者,下克上是根本不存在的。

    “梅莉哟,看到了吗?刚刚那些就是技巧类的,这种在幻想乡也不算少,但是呢,其实……嗯,现在给你看看幻想乡人真正的战斗方式,力量类的,有敌人?那就用绝对的火力将它们完全毁灭,这就是幻想乡的对敌政策!”我说过的,无常,其实是一根法杖,对,记得麦迪文的‘鸡’‘腿’杖吗?这个跟那个是类似的,“另外还有就是,现在的我,其实是过去的我。”

    “诶?”梅莉没能理解。

    “就是说现在在现实中的我其实是已经失去了这些力量的我,所以真的要感谢你的这个梦,我才有机会把这些能力,都回忆起来,如果有一天我能完全恢复,就不用在煞费苦心了!”就这一点来说,真的要感谢梅莉,“所以作为回礼,我也让你看看吧,这是目前唯一的特等席!”

    出了这个梦境,这些力量又会消失,所以就目前来说,只有梅莉能看到这一切,我所能达到的一切。

    我举起了无常,这一刻,漫天的星辰都闪耀起来,“天魔法禁咒噬星八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