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梦的终点?-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八章 梦的终点?

    好吧,好吧

    时间仿佛被定格,依然在变化的只有越来越明亮的星光,但是,那不是星光,而是……星光降下的天罚,也是我所降下的天罚。(最快更新)

    每一道星光都毫无例外的命中了一只枭或者鹰熊,被击中的魔兽几乎在瞬间被星光所蒸发,这些看起来明亮柔和的光线拥有高达两千万摄氏度的恐怖高温,神灵之下无人可以承受这种温度,如果不是这热量并不会从星光之上扩散,单凭这些星光就能把这个世界的地球变成一片焦土,天魔法禁咒,本身就是超越天理的魔法,这是我作为……还作为夏蓉之子时所拥有的魔法,对,是我在被归一神殿的人制造成秦钺炀之前,所能使用的魔法,如果不是这个梦境,我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的。

    “吾是……秦钺炀……但……同时……吾名亦为……艾克赛尔……流亡者艾克赛尔!”这不是我所失去的那部分记忆,而是在我有记忆之前的那部分记忆,没错,我,秦钺炀,确实是作为归一神殿的人所研发的对混沌之光用决战兵器而被制造的,但是,黑暗之种和破灭水晶却是在那之前就存在的,之前我不理解,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以什么形式存在,但是现在,我已经回忆起来了,在我被夏蓉创造之后,到我成为秦钺炀之前,我是谁。

    原本站满全场的枭和鹰熊在星光过后早已消失不见,现在周围还站着的只有七只鹰人,还有克劳迪娅,嗯,还有两个……看起来跟鹰人很像,但是好像更强一点的家伙。

    “居然……居然一击就把我的精锐都……”克劳迪娅原本挺漂亮的脸上现在已经被恐惧的颜艺所占据,估计我刚才的一招已经快要把她吓疯了,不过……那也是我的极限了,随着脑袋里的剧痛袭来,我知道自己又玩过火了,现在开始烧身了。

    克劳迪娅疯狂之下命令着剩下的七只鹰人和两只大号鹰人同时冲了上来,但是我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再使用魔法了,毕竟我来到这里虽然恢复了力量,灵魂却没变,一个天魔法禁咒已经几乎把我的精神力和灵魂力消耗到了底线,不过,既然魔法用不了了,那不用不就行了。

    “梅莉,我的视线有点模糊,所以……帮我注意一点周围。”我需要进补,嗯,用更加通俗的说法就是我需要下载能量,也就是恢复,“嗯,主要是……我看不到的位置,罪咏是极致的防御,断影是极致的范围,非天是极致的威力,所以现在……七个加上两个……夜之舞-噬心。()”

    我的身体在七只来袭的鹰人身边分别闪过,每只被我闪过的鹰人都像是定格了一样呆立在原地,剩下的两只大号鹰人见状立刻停下脚步,太遗憾了,这两只的智商看来高一些。

    ‘噗!’第一只被我闪过的鹰人突然炸成了碎块,而这一下在克劳迪娅的眼中就仿佛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剩下的六只鹰人接二连三的爆裂成碎块。

    “便是极致的速度,还有……”七只鹰人爆裂成了一地碎肉,但是它们的血液却在喷溅之后停滞在半空不曾落地,随着我伸出左手,这些血液开始朝我飘了过来,在我的左手掌心凝聚成了一颗圆球,圆球渐渐缩小,变成了一颗红色丹药,“这极致的恢复力。”

    夜之舞-噬心,这一招的效果很奇特,不仅仅是近乎瞬间移动的多目标快速分割,被这一招造成的伤口所喷出的血液还会成为贡品,就像这样。

    “你……你……你做了什么!”克劳迪娅看着地上散落着的那些已经干瘪的肉块,一脸惊恐的指着我,怪了,怎么感觉好像我才是反派?

    “只是用你手下的这些废物来给我这个上等公民续个命而已。”将手上的丹扔进嘴里,有点腥,这么久没试过了,我还是习惯不了这个味道,而且……说实话效果并不怎么明显,目标太弱,血液中所含有的能量也很低,“啊,对,你要不要再叫几个人出来?我等着……啊,还是不等了。”

    三颗脑袋冲天而起,我的耐心消耗的有点快,不过解决了克劳迪娅之后这个梦也应该可以结束……个鬼啊!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啊!

    “梅莉,这是什么情况?”我解开了漆黑之链将梅莉放了下来,帮她拍打掉了背后沾到的泥土,“为什么你的梦居然还没醒?”

    “我也不知道啊……”梅莉其实并不知道如何离开,倒不如说她每次都是顺其自然的离开,而这一次跟她以前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难道是……后面!”

    在梅莉提醒的同时我已经感觉到了剧烈的杀气,这杀气仿佛寒冬一般,但我早有准备了,握拳,转身,发力,一气呵成!“必杀-崩天碎龙击!”

    如果说在我由艾克赛尔转变为秦钺炀之前最擅长的武器技巧就是四式镰刀舞的话,那么我最擅长的徒手技巧就是这一招了,严格来说这已经不是技巧,而是单纯的打击而已,这单纯的一拳蕴含着我从这片黑暗中感受到的全部,无论是人,是物,是山,是城,在这一拳之下都只有一个下场,就是粉碎。.net

    袭击我的黑影在最后一刻避开了拳头的正面,我的拳劲直线飞了出去,沿途的树木,房屋,大楼无一例外的被粉碎,拳劲最终脱离视线范围消失不见。

    “好可怕的拳头啊……幸好我躲的快。”黑影退出了十几米,似乎是不想和我有太过亲密的接触,“难怪克劳迪娅和我精心培养准备了那么久的魔兽军团会这么简单的被你毁掉。”

    “我还在奇怪,那种弱鸡也能当老板,原来只是个秘书而已。”这黑影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强大,而是……熟悉,这家伙的气息似乎和琪露诺有点相似,难道……

    “你也真够狠心的,那么漂亮的一张脸你说砍了就砍了,啧……”黑影走进了路灯之下,但奇怪的是,即使是在灯光的照耀下,他的身体依然是一团黑色的气团一样的东西。

    “对于对手,我会留下机会的,可对于敌人,那就没有必要了吧。”对手和敌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而这两者之间的定位,则由我自己来决定,敌人必须死,而对手则必须活着,“你应该明白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如果是对君子我自当守君子之礼,可如果是对禽兽,那我还有什么必要讲究那些无谓的礼节?”

    “嗯,很合理,所以……你做好准备了吗?”黑影即使在说话的时候也看不到张嘴的动作,就好像这家伙没有实体一样。

    “什么准备?”我反问一句。

    “死的准备!”黑影突然消失,与此同时背后的梅莉大喊了一声,“右后方五点钟!”

    我立刻回头,看到了一根来袭的冰锥,果然,这家伙跟琪露诺一样是使用寒冰之力的人,我挥动右手随手挡开,整只手却在接触冰锥的一瞬间被冻结了,而且毫无知觉!我大惊之下左手一拳打了上去,我的右手便和冻结的冰块一起碎成了冰碴,而就在这时,冰锥又来了,而且不是一根,而是……七十二根。

    “真是可怕的威力啊……”我的右手断处几乎没有血液流出,即使是没有被冻成冰的部分,血管和肌肉也都已经坏死了,这还仅仅只是碰了一下,嗯……不知道现在的琪露诺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应该没问题吧……她一直很努力……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她只是个小笨蛋,但是……唯有那颗希望不断变强的心,是我拍马也赶不上的,我没办法像她那样,精神上就不行,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小徒弟都这么争气,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哪有借口不努力呢?

    七十二根冰锥全部命中,然而,却并没有冻结住任何东西,相反,这些冰锥几乎在接触的瞬间就升华了,被高温升华了,因为它们命中的并不是我,而是突然在我的身边出现的一个大个子,这或许不太恰当,应该说是……一个巨大构造体。

    “再生。”调动黑泥,我眨眼间就完成了右手的再生,然后我靠在了巨大构造体的腿上,构造体全身熊熊燃烧的绿色火焰对我来说却仅仅是温暖的程度,而且即使是在我背后的梅莉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焦灼,“嗯,冰锥很厉害,所以也让你认识一下一下我暂时的帮手吧,来吧,让我为你介绍,地狱火。”

    我的地狱火其实非常水,这个水是水货的意思,首先我一次只能召唤一个,对,我当年就只能一次召唤一个,其次呢,我的地狱火只能存在大约五分钟就会自己散架,唯一不水的大概就是战斗力了吧,然而地狱火身上的火焰可不是一般的冰能够冻结的。

    “你这不是作弊吗?本来你们就有两个人,我只有一个,现在你们有三个人了,我还是只有一个,而且算体积的话,我亏了一个亿啊。”黑影浮现在路灯顶端,“不过……好吧,我不介意,反正你的帮手现在就要没了,还有,我并没有兴趣认识它。”

    “……”地狱火身上的火焰渐渐暗淡,最后彻底熄灭散落成一地碎块,可时间不过过去了一分钟,那些冰锥……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梅莉,习惯了吗?”

    “好像挺有意思。”梅莉开始渐渐的习惯这种节奏了,我就是要让她明白,这就是平时幻想乡里的节奏,当然,我并不会为她们的存在提供任何帮助,想找到幻想乡入口还要靠她们自己,“这家伙没有实体吗?”

    “并不是,那些黑色的烟雾只是幌子,他有实体,只是,非常小。”这家伙的实体就在那些黑色烟雾的中心,梅莉看不到,但我能知道,“唉,我要对你说声抱歉,不知名的家伙。”

    “道歉?你为什么要道歉?喂喂喂,不要这样好吧,是我要干掉你诶。”我突然的发言让黑影都语无伦次了,“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你道歉吧,你齐格飞啊,见谁都道歉?为什么啊?”

    “啊,原因你听我说啊。”我道歉是当然有原因的了,不然那叫什么事?“其实从这个梦境一开始到现在我都非常的尽兴,嗯,真的,很感谢你和你那些废物魔兽的努力,但是呢,真的很对不起,我……有点玩腻了。”

    “诶?”黑影一愣,下一秒,一道末日终结者就带着黑色的流光从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穿了过去,“喂!突然搞什么……哇!!”

    连续十几道末日终结者被我连续发射出去,黑影狼狈不堪的躲到了我的正上方。

    “秦先生,上面。”梅莉恰到好处的提醒。

    “知道了。”正上方,呵,如果他知道我有一招专门对付……好吧是只能攻击正上方的招式,他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天祭之暗,我曾经用来对抗混沌之光的招数,威力和混沌之光的神罚之光势均力敌,连特性都类似,我的只能朝上打,混沌之光的只能朝下打,“嗯,有句话我要还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我并没有兴趣认识你,天祭之暗!”

    巨大的黑色光柱从我的身上激发,直冲天际而去,黑影全力躲闪,还是被擦到了一部分,就是这一下,就让他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别说,学的还真像,他身上的黑色雾气被这一击毁掉了一大半,实体也因此暴露了出来。

    “我打算醒过来了,所以,到此为止吧,暗物质链爪!”我的右手瞬间完成异化,变成了带有长长锁链的黑色利爪,我一把就抓住了黑影的实体,用力拉了回来,而我的左手早已在这里等他了,“暗物质利爪!”

    左手也异化完成,除了没有锁链之外跟右手是一样的,锋利的五指利刃毫无阻碍的在黑影身上划过,黑影一声惨叫,立时断为六个部分,渐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