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洛普斯-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四十九章 洛普斯

    哦呀

    黑影彻底消失不见,一切看起来都已经恢复了正常,梅莉松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最快更新)

    “终于结束了,这下这场梦应该可以醒过来了吧?”

    “啊?”我一愣,解开了漆黑之链,“你在说什么呢,这不是才刚刚开始吗?”

    “诶?”梅莉根本没和我的思想在一条线上,“开始?什么意思?”

    “你没发现吗?刚才那个黑影只是个分身而已,你没觉得奇怪吗?如果他是最终**,为什么出场台词比克劳迪娅这个道中还少?这是关底**的待遇吗?”我伸手指着更北方,“我并没有杀死这个分身,而是把它吞掉了,所以他现在藏不住了,他就在那边。”

    “沙漠里?”我们已经在城市的最北端,更北方的位置就只剩下沙漠了。

    “对,他就藏在沙漠里,所以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梦的终点,还只是起点而已。”看了看周围,我找到一块可以当做桌子用的水泥碎块,将地图铺开,指向沙漠里的一个标注的小点,“他现在就在这里。”

    “这里有什么?”没人会喜欢待在沙漠里,不仅仅是心理问题,还有生理问题。

    “一座废弃的淡水精炼厂钻井平台,我读取了分身的记忆之后就知道他的部署了。”这家伙当然不可能傻站在沙漠里,他给自己找了一处藏身之地,还布置了防御系统,真是个会享受的家伙,“所以现在我们要深入沙漠了,对了,再告诉你个秘密,现在这个我其实会飞的,所以我们不用跑着去。”

    “那您之前为什么……”

    “因为我忘了,而且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擅长自己飞。”我很擅长控制飞行,但是不是控制我自己飞,有翅膀的话还好说,但是现在这个我是成为秦钺炀之前的我,不存在索德布雷加形态,也长不出土豪金大翅膀,“所以你最好先准备好足够的呕吐袋。”

    “我能跟您商量件事吗?”梅莉脸色苍白,“我们能不能还是跑着去?”

    “你确定?在沙地上跑和在坚硬的实地上跑是两个概念。”别的不说,沙地的摩擦系数都不一样,想要在沙地上发挥最大速度需要改变惯用的发力方式,而且连发力角度都要换,但看着梅莉的表情我又不忍心拒绝,“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好吧,上来,我带你过去。(最快更新)”

    收起地图,重新把梅莉在背后用漆黑之链绑好,我不禁感叹漆黑之链这个魔法实在是太方便了,大到对付密集的敌人小到平时打包东西都能用得上,啊……啥时候我在现实里也能这么碉堡呢?不知到大结局的时候有没有机会,如果有的话让我爽一下不好吗?我是主角啊,金手指啦外挂啦总要来一点吧,你看看隔壁片场的萧火火和木木修他们,作为主角多么的成功,再回头看我,简直是个失败的典范啊。

    “秦先生,您又在发呆吗?”正在悲痛万分的时候,有人居然揪我的毛,不知道我的毛有多宝贵吗?掉一根少一根,不会再有续集了啊!

    “不要抓我的头发!很贵的!”为了避免尴尬继续,我迈步冲进了大漠深处,于是……

    五分钟后,在大沙漠的深处。

    “喂喂喂喂喂!!!秦先生!前面有大沙暴席卷过来了啊!”梅莉揪着我的头发大叫,大姐,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是个秀外慧中的淑女?怎么越来越像八云紫?

    “慌什么,不是还没卷过来吗?就是真的卷过来了,也未必就能落在我秦某的头上。”我是个很温和的人,只要沙暴别来烦我,我就懒得管它,我走我的阳关道,你飘你的沙尘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有,不许揪我的头发!”

    沙暴不听劝,刮过来被我一顿胖揍,要说我咋能揍的沙暴呢,简单,沙暴怎么来的?得用大风对吧,那除了大风呢?还得有沙子对吧,这不完了吗?怎么你们没听懂吗?

    “别说他们没听懂,我也没听懂。”梅莉蹬着半月眼盯着我,看得我有点发毛。

    “啊,你不用听懂,看,我们到了。”前方就是淡水精炼厂的巨大平台,“嗯……好的,我们不能直接靠近,不然会很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

    “你仔细看看,平台上部署了一些铁疙瘩对吧,那些是提坦系列的重型战斗机械体,上层部署了b型,装备了反重力装甲,双联装同轴二十五毫米机炮和八连装反装甲导弹仓,反飞行器和中型装甲用的,下层的是a型,装备的是跟b型相同的反重力装甲,emp冲击炮和一五五磁轨加农炮,专克重型电子目标和防御工事,本来这些提坦系列都是移动作战单位,不过这家伙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把它们当做固定炮台用。.net”

    现在的我遇到了和混沌之光相同的尴尬情况,就是对于这些科学系的武器没什么太好的抵抗能力,就拿那些a型提坦的一五五磁轨加农炮来说,被打中可是很疼的。

    “那些一五五炮的射程很远,比我的末日终结者还远,而且就算我的攻击能够得着,在经过那么长距离的伤害衰减之后也未必能穿透提坦的装甲,如果从空中进去就可以无视那些无法抬高仰角的一五五炮,但同时也会被那些b型提坦的反装甲导弹重点照顾,我说了,我很不擅长这样的飞行,没把握躲开。”

    “所以……”

    “所以你把我们送进去就行了。”我原地蹲下,用精神力控制沙子形成了整个平台的缩小化模型,然后指向了平台之上的一点,“看,所有的提坦都是对外布置的,所以我们……直接到它们背后就行了,我需要你把我们送进去。”

    “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

    “你可以,知道吗,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我下意识地伸手掏口袋,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这里是梦,没办法,我又用沙子做成了一幅肖像,“你来看一看,这肖像上的人是谁。”

    “这是……看起来很像但是……这不是我吧?”从正常的观察上来说,肖像上的人就是梅莉自己,但是梅莉却也能感觉得到,就算长得一样,这上面的人也并不是自己,并不是哪些地方的身体轮廓不同,而是给人的印象不一样。

    “这是八云紫,在幻想乡里,她就是……类似于大面首……首相这样的存在,而且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长得和她一模一样,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我想简化一下,“因为你们两个从诞生之时就是有关联的,就好像我和混沌之光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和混沌之光永远都是敌对的,但你们不一定需要敌对。”

    “我……我不明白,我们有什么关系?”

    “想要解释你们的关系,你首先要明白一个概念,境界,你知道境界是什么吗?”我这不是在发问,所以也不指望梅莉能回答,“境界是一切物质的基础,正因为有境界,世间万物才能存在,而境界是有两面性的。”

    “两面性……类似于一张纸的正反面那样?”梅莉好像有了一点理解。

    “不准确,因为境界的两面是一定存在的,但是纸的正反面却并不是绝对存在的,世界上存在只有一个面的纸……扯远了,总之在不计算梦比优斯……梅比乌斯环的情况下你这么理解也没什么大问题,总之当我发现你的存在之后,我就猜测你和八云紫很有可能就是境界上的两面。”当初和八云紫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这还真的只是猜测,但是现在我已经有了八成以上的把握。

    “等等等等……您是说我和她是……对应的?”

    “对,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现在的情况几乎就等同于在告诉我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你能在梦中进入其他的世界,这本身就是对境界的应用,只不过你的这种应用是被动的,而八云紫的应用是主动的,然而问题也就在这里。”我曾经和紫谈过关于境界的问题,虽然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但是现在……“紫……八云紫并不是不能被动的使用境界之力,她告诉我她只是封闭了自己非主动使用境界之力的能力,因为那样会很麻烦,当时我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如果她不封闭那部分力量,就会变得跟你一样。”

    紫主动使用境界之力,梅莉被动使用境界能力,听起来很成对,也很合理,但是如果紫自己也可以被动使用境界能力,那问题就不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了。

    “那么您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说的是,如果紫两种方式都能运用,那么你也可以!”既然梅莉和紫是对应关系,那么两方至少在这一点上应该是相同的,“我并不能使用境界能力,所以在这方面没办法教你,但是唯有一点,隙间,这东西可以说是对于境界之力的最粗浅应用,就是用境界之力改变空间结构从而制造出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唯有这个,我可以帮你。”

    境界之力改变空间结构,听起来很难,但是只要足够了解空间法则那么理论上谁都可以改变空间结构,只不过不是用境界之力而已。

    “现在,你要想象,想象力是一切的根源,我现在不需要你做出完整的隙间,我只需要你在这里打开一道门,打开一道通往平台中心,那个防御死角的门。”这是很抽象的概念,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引导而已,至于具体能不能成,说实话我不知道,“你现在看到门了吗?”

    “看到了,但是……”梅莉闭着眼睛,按照我所说的东西想象着,但是很快她皱起了眉头,这让我很高兴,皱眉头说明她遇到了问题,遇到问题说明有进展,这种事情不怕出问题,怕的是没感觉,就好像小说里一样,你感受到的是哪一系的魔法元素,感受到了多少,这都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感觉到,如果你感觉得到,不好意思,你完了,你会成为遇到主角的时候被打脸的那个,如果你感觉不到,那么恭喜你,你就是主角了。

    “但是什么?说出来,说破无毒。”我继续引导,我感觉我完全可以转职当人生导师。

    “门开了,但是里面是……不……不能踏进去……”梅莉眉头紧锁,脸上冒出了大量的汗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嗯,我可以理解的,不奇怪。

    “当然不能踏进去了,你只是打开了门,让空间的壁障打开了,但是空间壁障的里面就是空间的概念本身了,生物怎么能踏进去呢,我来问你,如果你打开了一道门,想从对面的那道门里出去,你会想怎么做?或者说,你需要什么?”空间打开了,但是却没连接,梅莉现在在想象中看到的当然就是那些光怪陆离的空间概念,我穿梭次元用的那么多早就习惯了,但是说实话当年我第一次用的时候自己也是吓得够呛。

    “路……走廊……通道……需要通道?”梅莉终于意识到了,路是不够的,路只有一面,就是脚下,但是另外三面的空间概念会不可避免的侵蚀进来,走廊也行不通,走廊虽然比路强一些,增加了顶棚,但是两侧只有栏杆和柱子,一样挡不住,只有通道,全覆式的通道,才能完全阻隔空间概念的侵蚀,连接两道门之间的空间,“构建……通道……”

    “对,构建通道,连接两扇门,不留丝毫缝隙的连接,最后,就是维持住这个通道,维持住两扇门。”周围的黄沙开始震颤,空气都在渐渐沉重,梅莉只差一步了,只要能完成这一步,那就代表我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气势很不错,保持住,然后……将你脑海中的概念实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