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我讨厌硬邦邦的只有一只眼睛的东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章 我讨厌硬邦邦的只有一只眼睛的东西

    你们啊,图样图森破,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

    ————————————————————————————

    “开‘门’!”梅莉猛然睁开了双眼,凝视着面前的一片空间,随即,这片空间渐渐裂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看上去歪歪扭扭很不协调的口子,边缘非常的不规则,如果紫的隙间像是拉链,这个最多算是用手撕开的,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初学者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你难道还能指望用上上个世纪的特效技术拍出漫威大片吗?

    “对了!没错!就是这样!稳定住!稳定住!”在现实里,空间本身就会对这一行为产生排斥,所以难度远比‘精’神模拟中的要大很多,但是我相信她,她能做到的,“不要被空间的力量带着走!反抗他!反抗他!从他的手里夺取控制权!”

    “通道……连接!”被梅莉所撕开的空间之中渐渐覆盖上了黑‘色’,这是正常现象,紫的隙间之中就是漆黑的背景加上紫‘色’罪眼的形态,只是不知道梅莉的会是什么样子,不过随着黑‘色’渐渐蔓延,渐渐覆盖,一些白‘色’点缀在了漆黑之中。(最快更新)

    “‘花’?这是……”梅莉的隙间之中所拥有的风景与紫所拥有的大相径庭,虽然背景‘色’没有改变,但是给人的印象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白樱?真漂亮,紫看到了一定会羡慕死……空间通道还不稳定,继续压制他们,不要让他们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境界之力本身就是夺取天地之造化,不要有丝毫的怜悯!他们不会领情!”

    “构建……完成!”梅莉的身体一软,直接坐在了沙地上,但是隙间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动作而消失,嗯,虽然很勉强,但是连接却是成功了,“这样算是……行了嘛?”

    “很好,非常好,嗯,连接成功了,不过我们最好立刻过去,你还不知道如何长时间维持这种连接状态,这个隙间大概再过个十几秒就会消失了吧。”在梅莉反应过来之前,我拉着她直接穿过了隙间,没过多久,隙间就崩溃了,“你看,就是这样,如果你能找到幻想乡,就能找到真正合适的人教导你如何引导这些力量,说到底我只是个……庸师而已。”

    “等下,您说过您不会为我们提供任何帮助,但是现在您又引导我学会了连接空间,这不矛盾吗?”

    “傻丫头,你太小看空间了,这么告诉你吧,就算你学会了连接空间,就算你已经可以使用隙间了,你也不可能依靠它进入幻想乡,有结界覆盖的空间和没有结界覆盖的空间,连接难度根本是两个概念,所以对我来说这完全不会矛盾。(最快更新)”大妖怪之下,想要穿透幻想乡大结界连接空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隙间妖怪,也不可能在力量成熟之前做到,幻想乡大结界仅仅最外层能量就达到ss级,更不要说这结界还有极其复杂的内部构造,而且还是多层附加形成的了。

    “原来如此……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当然是完成我们这一次的使命了,把藏在这里的那家伙拉出来宰掉……嗯,看来他比我们动作快,提坦接近,保护好自己!”这家伙确实把提坦当做固定炮台用了,不过在他发现我们绕过了防御系统之后,现在又把提坦的移动能力‘激’活了,提坦使用四条粗大的机械‘腿’进行移动,几乎可以跨越任何地形,但是相对的,这种移动方式要比轮胎和履带要来的慢。

    “我要怎么做?”梅莉不明白这个‘保护好自己’具体是要做什么,说实话她是想的太复杂了。

    “站在我身后就行了。”一台a型提坦靠近,真是奇怪,一般来说应该是原本就位于上层平台的b型提坦来得更快才对啊……不管了,来多少打多少!我握紧拳头打出一发暗黑草薙,然而却只在提坦的重型装甲上打出了一些火星,啊,我们未能击穿敌方的装甲,“啧,果然这招只对杂修有效。”

    a型提坦停在了不远处,一炮轰了过来,一五五炮弹经过磁轨加速之后速度可以达到一个非常夸张的数据,根据计算,磁轨加速的理想化模型数据理论上限足可以达到亚光速,只不过提坦上用的还是一种初期的试验型号,由于炮弹本身重量很大,因此只能加速到六倍音速左右。

    “看到了!”我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炮弹,然后反手扔了回去,炮弹在命中提坦之前突然被弹飞到半空爆炸,“反重力装甲吗……真是麻烦!”

    “原来你可以接住炮弹的!”原本蹲在一边躲着的梅莉突然站起来指着我。(最快更新)

    “当然了傻丫头,我现在可是很强的。”我是黑神夏蓉之长子,流亡者艾克赛尔,蛆蛆炮弹,难道还真的能伤到我?不要说六倍音速,就是六十倍音速,六百倍音速,我也接的住。

    “那你之前还说……”

    “我那只是找个借口让你努力一下,不然你怎么会狠下心来挖掘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心理战术,人在明明知道没有退路但是努力一下就有很大几率成功而且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的时候,往往会拼尽全力赌上一把,但是如果有其他退路,那就很难了,“而且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被炮弹打了会很疼,我的‘射’程也比不过这些炮弹的最大‘射’程,只不过如果你真的失败了,我会选择一边用手挡炮弹一边跑过来的方式而已。”

    “呜……”梅莉的嘴鼓了起来,“过分!”

    “嘛嘛……抱歉……”我并没有说谎,只是并没有完全说出实情,梅莉不知道,但是月夜见就很了解我这一点,当初永夜异变之前,我作为二道贩子把幻想乡的消息传递给她们的时候她就对绵月姐妹警告过: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永远不要完全相信他的话。事实上,用实话拼成的谎言是完美的谎言,因为每一句都是真的,“好吧,两台b型靠近……”

    a型提坦又发‘射’了一枚炮弹,被我用手背打到了一边,我的右手顺势竖起在身前,左手握拳收回腰间。

    “末日终结者!”反重力装甲对于能量攻击不起作用,a型提坦的装甲被一击击穿,机体爆炸开来,我捡起a型提坦落在地上的上半部分炮塔,对着一个方向扔了过去,炮塔立刻被一大堆的微型导弹集火炸成了废铁,“要是魍心还在就好了,一发黑暗圣剑广域版就能把整个平台蒸发掉……诶,我为啥不用个小魔法呢?”

    说实话我念咒很容易咬到嘴或者是舌头‘抽’筋,所以从很早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当魔法师,无常也干脆被我真的拿来当成镰刀用了,如果不是这些几乎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天魔法不需要念咒,估计我真的会放弃法爷的职业吧。

    提坦接近,平台上所有还在工作的提坦都被那家伙派过来了,真是不嫌麻烦,难道他以为我会能量不足吗?我的‘精’神力和灵魂力确实消耗了不少,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一部分了,至于魔力……黑暗之种里可是无穷无尽啊。

    “天魔法……以为我会用吗你们这些铁疙瘩!”机炮子弹,反装甲飞弹和磁轨加农炮炮弹同时袭击,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我抓住梅莉,往天上一扔,自己则留在原地不动,“对付你们要是也用魔法的话可是会被老妹笑话的啊!暗物质盔甲!”

    黑泥再次溢出,覆盖全身凝固成了漆黑的盔甲,子弹和炮弹打在我身上被直接弹飞,反装甲飞弹的爆炸也没留下一丝痕迹,从莫瑟那里偷来的这招简直太赞了,在我手里这一招比在莫瑟自己手里还要强悍,哈哈哈哈,感受一下德国佬首次遇见kv-2时的恐惧吧!!!

    可能我本身是中二了一点,但是俗话说得好,人不中二枉少年,虽然我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但是对于年轻态的向往和追求是不能停下的,再说了,我也没有言过其实,我现在的情况就和当初德国佬遇到kv-2的时候一样,正面命中几十炮结果一发都没打穿,kv-2一炮过来你炮塔都飞出去了,这还打个‘毛’线?

    “哇!!!”梅莉从空中开始下落,我则是一挥无常一口毒‘奶’……一个浮游术落在了她身上,让她安然落地,“喂!秦先生你这有点太过分了……您怎么看上去像个异形一样?”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观察了每一台提坦所处的位置,我立刻确定了一条很完美的路线,右手握紧无常,左手异化为暗物质利爪,我在提坦的装填尚未完成之前冲了出去,右手的无常从第一台a型提坦的炮塔上一划而过,炮塔立刻断开落地,随后便是爆炸,不出五分钟,所有的提坦都在无常和爪子的攻击下变成废铁,我落地滑回梅莉身边,“只是一种保护手段罢了。”

    “好……好快……”直到这时,最后几台被打中的提坦才顺着被切开的伤痕裂开散落一地爆炸,梅莉看的眼珠子都瞪圆了,真怕她会变得像是吉尔德雷一样,虽说是个目光很清澈的绅士,不过眼珠子实在太突出了,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戳上去。

    “别为这种事情惊讶,如果你的力量完全开发的话你也能做到。”防卫解决,现在只剩下正主了,“好了,你的防御已经被我切掉了,该出来让我们看一看你的真面目了吧?”

    “你这是自寻死路!”一个人影突然跳了出来,站在了我们面前,他的身体足有接近四米高,而更为奇特的是,他的头上,只有一只眼睛。

    “秦先生,这是什么东西?”梅莉从没见过如此怪异的生物,但是她不知道其实我此时也很惊讶。

    “洛普斯……真有意思,我还以为你们一族已经灭绝了。”巧合的是,我认识这东西,我惊讶也是因为这个,在我的记忆中,洛普斯整个种族都应该已经灭绝了,“洛普斯,就是独眼巨人一族,不过别搞错了,梅莉,它们和希腊神话里的基克洛普斯可不是同一种东西,只是一种生物族群罢了。”

    “我们的族群确实灭亡了,不过不代表没有幸存者,如今,我本来可以用我‘精’心培育出来的魔兽军团占领这颗星球,可你们却冒出来捣‘乱’!还毁掉了我所有的魔兽!你说,像你这样的人,我应该怎么赏赐啊!”眼前的洛普斯一张嘴就是兴师问罪,可笑的是他开口之前也不先想想,他配不配问我?

    “赏赐?不必了,事实上我只是在帮你减少对部下的开支而已,如果你需要的话……啊,不过要是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把你的首级拿来吧!”我全力扔出无常,洛普斯一步跳上半空躲开,趁此机会,我双手同时握拳,几十发暗黑草薙连续不断的打了出去,“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尘烟‘激’发,遮天蔽日,我停下攻击,握住重新飞回来的无常,静静等待着尘烟消散,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看清尘眼中的一切之时,却发现这家伙居然毫发无伤,这太不正常了,诚然,单发的暗黑草体威力连提坦的装甲都打不穿,但是这是几十发,量变足以引起质变,就算是洛普斯本身身体强悍,也不可能毫发无伤,除非!

    “你这家伙,难道完成了那一步?”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却不想他直接肯定了。

    “不错!”

    “您在说什么?”梅莉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这家伙把全身都变成了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这是爱因斯坦博士在几十年前预言的一种新型物态,表示原来本来不同状态的原子突然凝聚到同一状态,不过一般来说只会是基态,洛普斯一族进化的终极就是这种形态。”我解释着自己之前的话。

    “嗯,好,我完全听不懂。”梅莉用力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句都没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