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梦醒时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一章 梦醒时分

    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是想到拒绝也没有什么用

    ——————————————————————————————

    “通俗来说就是这家伙的身体非常奇葩,一般的攻击卵用没有,这下明白了吗?”啊……每次我用人类的语言都很难把问题解释清楚,总是要解释两遍。

    “明白了,所以呢?这要怎么对付他?”

    “很简单,既然一般的攻击没有用,那就用最大输出打上去……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很可惜我的最大输出攻击是个奇葩的只能朝上打的辣稽,所以只能看看运气了。”天祭之暗的输出应该够了,但是这家伙在分身受过我的攻击之后肯定不会再乖乖的跑到我的头顶,末日终结者不知道行不行,但是魔法肯定没用,洛普斯一族本身就对魔法有高抗性,“于是……老子抬手就是一发!”

    末日终结者笔直的对着洛普斯轰了过去,洛普斯却突然一闪消失在了原地,我立刻转身对着左后方的半空中打出了第二发末日终结者,又被躲开了。

    “瞬间移动?麻烦!”我原地蹲下,双手重击地面,上千条触手从我的背后延伸出去,蔓延席卷了周围所有的空间,“给我找到他!”

    左边三点钟方向的触手突然被毁掉了一片,我对着那边的方向发射了第三次末日终结者,末日终结者穿透中间的墙壁和集装箱,将用两只手抵挡末日终结者冲击的洛普斯推出了掩护,洛普斯突然向后弯腰摆出了一个姿势不太标准的铁板桥,末日终结者擦着他的面门划了过去。

    洛普斯心中微微惊讶,我的末日终结者居然能让他用出两只手都无法阻挡,最后只能靠闪避来避免受创,脑中的想法并没有影响他的判断,左手一撑地面重新站立起来的同时右手一根冰锥已经打了过来。

    经历过分身的冰锥之后我当然知道这玩意的威力,分身用出来都那样恐怖,就更不要说是本体了,我立刻以暗黑草薙在中途打碎冰锥,四散的冰碎片将接触到的一切都冻成了冰块,日了狗了,这可比分身用出来的强太多了。

    我和洛普斯都互相死死盯着对方,不敢移动哪怕一丝视线,到了这一步,我们都明白对方不好对付了,他具体怎么想的我是不清楚,但是就我这边来说,以现在的我的状态发出的末日终结者就连疑似神形态的人都不一定能挡得住,可这家伙居然用两只手挡住了将近十秒没有受伤最后还躲开了,虽然我也能估计出再僵持下去肯定能打出效果,但是战斗是不问过程的,只看结果,现在的结果就是他挨了一发,屁事没有,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天魔法【漆黑之链】!”末日终结者亲测效果不佳,于是我改变了思路,漆黑之链几乎在捆住洛普斯的同时就被崩开了一大半,即使是天魔法对于洛普斯的作用也十分有限,但就是在这很短的时间里,我已经紧握着无常冲了上去,无常的刀头狠狠地劈在了洛普斯刚刚挣脱举起的右手手臂之上,却只切入了很小一点。

    他的左手已经挣脱了漆黑之链,对着我的胸前就是一记重拳,我的左腿后发先至的踢在他的胸口上,将自己挣脱出来,重新拉开距离,洛普斯一把举起了旁边一辆巨大的重型矿车,看样子像是卡特彼勒系列,这种车比正常的车辆巨大好几倍,是全世界最大的矿车之一。

    “够了!你要是敢用矿车砸我我绝对不放过你!”计划二次失败已经很丢人了,要是再反被对方用重型矿车砸了那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好啊,那我就不用矿车来砸你。”洛普斯放下了矿车,然后把身边的一栋楼从平台上拔了起来,“我用楼来砸你!”

    “哦,拜托!”眼看着一栋大楼就这么飞过来了,我心里简直是万匹草泥马咆哮而过,这算什么?这还不如被矿车砸了好吧!

    大楼落地,将整个平台都砸的颤抖不停,如果不是这平台的基底材料用的是和提坦外装甲一样的特种合金,估计就刚才这一下就能崩了盘,大楼撞击平台的位置粉碎开来,破碎的混凝土块和玻璃混杂着大量的浓烟细尘扑面而来,梅莉被熏得不住的咳嗽,整个平台都因为被这烟尘覆盖而伸手不见五指。

    “其实我一开始没怎么想要……嗯……但是现在呢……”过了许久,尘埃散去了一些,我放下了顶住大楼的右手,叹了口气,“你有点欺人太甚了,别对我的朋友太无礼了,杂种!”

    我举起大楼反掷回去,洛普斯抬起手臂一下子挡开,但是我已经欺身而上,左手挡住了洛普斯回防的手臂,右手一拳打了上去,“必杀-崩天碎龙击!”

    洛普斯的皮肤被我一拳打的开裂,拳头的力量穿透他的五脏六腑从他的背后撞了出去,洛普斯的眼睛几乎凸出了眼眶,嘴巴大张口水也喷了出来,我松开手,洛普斯捂着肚子跪伏在了地上,光秃秃的头顶上布满青筋,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怎么样,感觉如何?”我这一拳并没有打死他,他连内脏都是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构成的,即使被我打中也不可能一下子致命,“别装了,你这样低着头,我都看不清你的脸了,抬起头来,让我再看看你那张因为痛苦,而狰狞的脸,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神三段笑)”

    “你真的想看吗?”洛普斯突然抬头,从他的独眼之中射出了一道紫色的光柱,我迈步躲闪,光柱射中了我身后的一个箱子,箱子居然一下子被石化了,“现在你看到了,为什么要躲呢!”

    第二道光柱来袭,我打出暗黑草薙与之对抗,却连能量都被光柱所石化,变成石头的暗黑草薙掉落在地摔得粉碎,这可不像是魔法,确实有一种叫做【石化之眼】的魔法,但是那种魔法却只能对生物和物体产生作用,换句话说,是无法石化能量的。

    第三发光柱过来了,看来洛普斯并没有给我解释一下的想法,不过这光柱的速度到也算不上太夸张,我正要再次躲开,却突然注意到梅莉居然就在我此时的正后方,就是这么一下迟疑,光柱已经打了过来,我来不及躲,便举起了左手,光柱打在左手上立刻开始石化,我立刻切掉了石化的部分,却发现无法阻止石化的蔓延,这令我大吃一惊。

    “别白费力气了,我这变异而来的石化光线可不是靠那种小聪明就能解决的,你已经没救了。”洛普斯这时才开口说话,“还有,即使我死了,石化效果也是不会解除的,所以,你最好现在就把眼睛闭上,听我的,闭上眼吧,那样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

    “……”石化蔓延,将我整个人变成了石头,不过,这有什么用?“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因为,我还没准备好要去死呢!”

    “什么?”在洛普斯的面前,我的右手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石头立刻开裂,第二下,我的手指穿透了石头重新恢复了活动能力,第三下,整条手臂上的石化外壳被崩碎,第四下,我全身的石头破碎开来,四散各处。

    “这还真是有点新奇的经历啊。”黑泥涌出再生了我的左手,我挠了挠后背,吐出了嘴里的一块石头,“只可惜看来还是我比较高级。”

    黑暗之种可以免疫石化,但是我只知道黑暗之种可以免疫的是那种石化魔法,对于这种连能量都可以石化的强化版就没什么把握,不过事实证明,老子果然是最强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琪露诺的叉腰傻笑学不来啊学不来……

    “气死偶嘞!”洛普斯突然彪出一句德语,然后居然转身就跑,直到平台边缘也没有停下,而是一步跳下了平台,下一秒,一个身高超过三百米的巨大身影突然出现在平台外,一拳对着平台砸了过来,“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洛普斯一族的力量,洛普斯一族,愤怒的样子!”

    “天哪……”三百米高是什么概念?反正梅莉是没见过这么巨大的生物,事实上,我也没见过,在巨大的惊愕之下,梅莉甚至连逃跑都忘了,虽然就算是跑也跑不出去。

    “愤怒的样子?我看是急眼的样子吧!你以为就凭你这变大了的身躯,就能对我造成威胁?真是岂有此理!你也配!”我再次原地蹲下,双拳捶打在平台之上,超过百万根黑色的触手从我的全身上下延伸了出去,将洛普斯的巨大拳头牢牢的捆绑在半空中,进退两难,“你以为我这些黑暗触手就只有之前那种力量?你太小看我了,像你这种人,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哪四个字?”

    “恬不知耻!”

    “再来四个!”

    “可笑至极!”

    “嗯,很好。”我很感谢梅莉能回应我,不然我会很尴尬,“你以为,我就没办法变大了?可笑,洛普斯,不自量力的东西,你们螳臂当车的毛病是不是总也改不了?你们也不想想,当初为什么会被灭族?当初宇宙初定,百废待兴,泰坦巨人派人来与你们和谈,你们却将其头颅斩下,发回泰坦巨人一族,结果呢?你们被泰坦巨人一族所归属的废柴神魔堕恶来了个满门抄斩,有意思吗?”

    废柴神魔堕恶(发音madao),顾名思义是所有宇宙加起来最废柴的神灵,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过得比穷神(贫穷之神)和抠神(抠门之神,虽然抠门,但是无奈黄金律等级是负值,到手的横财都能飞了)过得还惨的神灵,除了危害到自身的事情之外这家伙几乎完全不管事的,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居然都能让洛普斯一族惹急了,洛普斯一族真就是宇宙第一作死小能手啊。

    “闭嘴!”洛普斯收不回拳头,只能把另一只拳头砸了下来,然后我的触手们分裂了,又捆上一个。

    “怎么,你们这些蠢事干得出来还不让人说了?”眼看洛普斯本来淡蓝色的皮肤越来越往紫色上变,我知道他这是急了,毕竟红加蓝变紫色,“怎么?被说到痛处急眼了?你急眼有啥用?俩眼睛瞪得跟个牛蛋似的,我还告诉你,你们一族是咎由自取,诶,你看我这成语用的咋样?”

    “混蛋!”洛普斯用力挣扎,但哪里挣脱得开,这些触手说白了就是黑暗之种力量的延伸,只要我不切断供应,这些触手的力量就无穷无尽,不管是用来限制敌人还是sm都是极好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发动的时候必须原地蹲下双手捶地,很不雅观,而且有可能损坏地面……不是可能,是一定会损坏地面。

    “聒噪!”触手爆发力量将洛普斯远远的扔了出去,我冲到平台边缘也往下一跳,黑泥渐渐在我的身体里填充,十米,一百米,一千米,两千米,最后,我的身体高度达到了三千米,我一把就把洛普斯抓在了手里,放到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然后每说一句又是一巴掌,“你急眼是吧!你牛逼是吧!你三百米是吧!老子三千米!你倒是给我笑一个啊!你笑一个啊!比他妈哭还难看呢!”

    十几个巴掌打下去,洛普斯的身体整个大了一圈,或者是不是应该说成是……肿了一圈?啊无所谓了,我伸出右手食指按在了洛普斯的头上,正顶住了他的独眼,用力往里按,全身都变成了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的洛普斯只有眼睛依然是弱点,可笑的是他还以为我不知道。

    ‘噗嗤!’我的指甲深深地扎进了洛普斯的脑子,没有什么东西喷出来,全都被我的手指堵住了,同时,由于洛普斯的死亡,他的巨大化也解除了,我也还原体型,将他的尸体扔上半空,随后一发天祭之暗处理掉了尸体,这个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名字的洛普斯从此便永远消失了,“哼,我讨厌硬邦邦的只有一只眼睛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