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废弃神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二章 废弃神社

    有石猴,有石猴,宁愿选择榴莲不放手

    一点点的亮光闪耀了起来,夜晚即将过去,黎明即将到来,而我和梅林的身上也开始飘散细小的光粒子。(最快更新)

    “哦,看来这场梦就到这里了。”低头看了看已经变得透明的下半身,我松了口气,“我也又要从钢铁战士退化成红色吊丝了,唉……不过也好,暂时用不出来总比永远想不起来好多了,暂时又要告别了,梅莉,如果你们真的有能力进来,那就证明给我看吧。”

    “您一定会看到的。”梅莉摘下帽子鞠了个躬,“再见了,秦先生。”

    “撒。”我摆了下手,身体彻底消散在这个梦之世界,梦,醒了。

    ……

    “呱!呱!呱!”悦耳的乌鸦叫渐渐传入我的耳朵,我茫然的睁开眼睛,太阳透过窗户照在我的面部和臀部……为啥我会撅着睡在床上呢?我记得昨天晚上是在玩游戏然后……我被幽香打死了,灵魂没有飘到三途川而是跑到了其他的世界,然后就做了个梦,“啊……有人吗?几点了?呵……”

    “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呢昨天。”永琳走进门扔给我一罐汽水,很冰,“你……你看上去挺高兴,遇见什么好事了吗?”

    “啊……做了个梦……做了个很有意思的梦。”打开汽水罐喝了半罐,一股二氧化碳从胃里冲了出来,一下子让我清醒了不少,“现在几点了?我只记得我昨天晚上挨了一拳就跪了……怎么只有你过来了?”

    “十二点四十,至于你问为什么只有我过来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啊。”永琳的头发披散着,这一点我现在才注意到,这样也不错啊,“你在看哪呢?其他人好像都各回各家了,你家其他人也集体去人之里了,好像说是今天铃奈庵多了不少委托的样子,懂了?”

    “所以你为什么还在这?”把空罐压扁扔进垃圾桶,我掀开被子爬下床,“别说你是为了给我解释刚才那些才站在这的,我要是信你我就是脑子里进狗屎了。”

    “真恶心……我刚起床五分钟,你满意了?”永琳的表情很懊恼,“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就睡得这么死……”

    “等等,你可别告诉我辉夜都已经走了?”永琳比我早醒了五分钟,我就姑且接受了,但是要说辉夜比我醒得早,那我就很……那就太不讲道理,太欺人太甚了。()

    “哦,公主大人确实还没醒呢,我把她忘了。”永琳顺了顺头发,“我得去把头发弄好,你去帮我叫一下呗,反正她是不会对你发脾气的。”

    “为什么?”我很怀疑,严重的怀疑,我怀疑永琳是在坑我,叫辉夜起床,还是自杀来的快一些,“诶?我怎么感觉全身软乎乎的?”

    “哦,昨天夜里你挂了之后我给你用了点药,今天下午四点之前你的身体都会疲软无力,不过没什么事,你不用太在意。”永琳出品的药有这些蛋疼的副作用已经是固定事项了,但是依然让人难以接受,“赶紧去吧,公主大人不起来你也别想吃饭。”

    “好吧,我可以去,不过……我要你跟着,死也不能死我一个,好了别愣着了跟我走!”我的左臂不受药物影响,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我还是能把永琳拉着走,“喂,辉夜,起床了!太阳晒腚了啊!喂!听到没!起来啦!”

    走到辉夜床边,我伸手去推她,这家伙叫了这么多声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太过分了,然而,我刚刚低下身子,脖子就被拉住了,随后传来的巨大力道直接把本来就全身发软的我拉到了床上,我的头狠狠地撞在了一块硬邦邦的仿佛钢板一样的东西上,睁眼一看,卧槽好大一片飞机场!

    “喂!永琳!帮个忙啊!”辉夜的手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我的脖子被死死的卡着,完全动弹不得,“你是不是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才让我来叫她的?你个二五仔!”

    “……说得好像我能预测一样……你左手不是还能用吗?挣开不就行了?”永琳满脸黑线,“还是说公主大人的胸怀太温暖了让你不愿意起来?你个臭流氓。”

    “废他妈话!我要是能起来早就……啊啊!!!”我的左手已经用出全力了,说实话我现在连把辉夜的两只手卸下来的心都有了,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但是,辉夜的手臂居然纹丝不动,“我的左手也不管用啊!不信你自己过来试试!”

    “你就是个废物。”永琳瘪了瘪嘴,这才走过来帮忙,她的手拉住了辉夜的胳膊,猛一用力,然后……“我去?”

    永琳不仅没能拉开辉夜的手,反而还被辉夜的胳膊一拐,也趴在床上了,她的额头和我的后脑进行了一次沉重的亲密接触,我头晕目眩,她抱头鼠窜……但是没窜出去。(最快更新)

    “疼疼疼……”永琳这一下可是撞得不轻,不过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我说的是真的,“公主大人居然对自己使用能力了?这是永远之力,这能让她的身体的时间被定格,从而达到坚不可摧的效果,你不是能抵抗法则吗?”

    “对我有敌意的法则和带有攻击性的法则才可以,这种我还没那么大本事!”我的左臂不管用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法则抗拒系统同样不起作用,我还没强到可以任意修改和对抗所有法则的程度,“你现在相信我的噗哦!”

    辉夜突然翻了个身,左手依然紧紧勒着永琳,身体却侧躺了过来,两条腿一上一下的夹住了我的肚子,就这一下差点把我昨天晚上的晚饭挤出来,这还多亏她夹住的是我的肚子,要是再往下移动一段,我的某些东西又要玉碎了。

    “卧槽!”我连续几拳打在了辉夜脸上,毫无作用,“你把我当成抱枕了!你给我醒醒!别再睡了!要睡也先把我放开啊你这蠢货!我对你的破飞机场一点兴趣都没噗啊!!”

    又是针对脖子的紧勒,我感觉自己的颈骨都要折损了,我的额头撞在了辉夜自己的下巴上,她毫无变化,但原本就已经晕晕乎乎的我,这下更是感觉到天旋地转,我去……是因为做梦的关系吗?是因为梦里消耗了太多了吗?为什么感觉自己今天如此的……肾亏?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嗯,我现在确实算是过度劳累之后……

    “喂!”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脖子上一轻,原本即将涣散的意识也重新恢复了,我奋力睁开眼,看到了阳光下一抹耀眼的金色,“你们怎么回事?”

    “你……”我差点以为是梅莉,仔细定了定神才彻底反应过来,“啊……紫啊,没事,被个废柴公主困住了,怎么?过来我这有事吗?”

    “当然了,你跟我过来!”紫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同时伸手一指永琳,“你不许跟着!”

    “嘁,说得好像我对你们那点猫腻有什么兴趣一样。”永琳揉着隐隐作痛的脖子和额头,并没有跟过来,而是留在了辉夜的房间里不知道打算做什么。

    “到底怎么了?”紫一直拉着我来到了地下室,进入了工作间,然后反手锁上了门,但直到此时我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等下……工作间隔音……她该不会是打算……卧槽!该不是要对我做什么……哇哇哇……诶?我为什么要害怕?

    “怎么了?你居然还有脸问!你自己看吧!”紫打开了一道隙间,让我自己看着里面的景象,毫无疑问,这不是现在发生的事情,而是被紫用能力记录下来的,“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啊?你以为我一直以来真的没当回事?啊?她现在突然就这样了不要告诉我跟你没关系!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我能感觉得到!”

    “啊,这个啊……有必要这么紧张吗?”然而看完之后我倒是彻底明白了,而且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不错,是我做的,我只是小小的引导了一下,梅莉很有天赋,做到这一步可不稀奇,不过……你居然真的一直在关注她啊,我还以为你都把她忘了呢。”

    “开什么玩笑,万一你当初的猜测是对的……哎呀不用什么万一,估计就是对的,那她的重要性我会不明白?我有几个脑袋可以拿来浪的?你真当我是石乐志?”紫狠狠一拍工作台,“别给我轻描淡写的!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她……”

    “你真的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吧,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我挠了挠头,不置可否。

    外界,时间回到十几分钟之前,就在我醒过来的时候,梅莉也醒了过来,眼看梅莉,醒了,莲子一把扑了上去。

    “啊哇哇哇你终于醒了梅莉!”莲子扑到梅莉身上抱了好久才松开,不过看她的表情明显是揩油来着,“今天早晨我们怎么叫你你都不醒!吓死我了都!”

    “抱歉……我又入梦了,这次有些特殊所以……”梅莉拍着莲子的头笑着解释。

    “哦,这样……你怎么哭了?”莲子突然发现梅莉的眼角有泪珠浮现,虽然她也知道人睡醒了的时候眼睛流眼泪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但是她却能感觉到这眼泪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这眼泪之中包含着情绪。

    “嗯?”梅莉用手一擦,湿湿的,“没什么,只不过这个梦很……我见到了很可怕的东西,但是却也遇到了……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你没事就好,但是现在已经晚了,估计我们今天是没办法完成预定的计划。”朝仓理香子扶着眼镜指着旅馆墙上的挂钟,“不过你入梦了也没办法,今天就走到哪里算哪里……”

    “没必要那么麻烦。”梅莉突然打断了理香子的话,这让理香子和刚拿着打包的食物走进来的千百合很是不解,“能把地图给我吗?就是这座山的地图。”

    “可以是可以啊……”理香子从白大褂的内衬里掏出折叠好的地图,“不过你要做什么……呃,你是不是先把衣服换好?”

    “诶?”梅莉这才低下头,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诶!!怎么回事?我昨天明明是……”

    梅莉记得很清楚,自己在睡着的时候是穿着自己的衣服,而不是睡衣,然而现在这一幕无异于表明……有人趁机做了什么……

    “啊哈哈哈哈……是我啦……那个……我没有动手动脚哦,真的哦。”莲子拍着自己那比灵梦大不了多少的装甲以示保证,当然梅莉对此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那你先换衣服,啊,我们就先出去了,啊哈哈哈……”

    莲子一边讪笑一边拉着理香子和千百合出去了,留下梅莉一个人在房间里哭笑不得。

    大约过了几分钟,梅莉打开房门走出屋子,示意三个人进去,同时在床上摊开了地图。

    “我想说的是我们原本的计划过于缓慢了,而且事倍功半,现在我有更好的办法了。”梅莉用红色的笔在山区图上圈了几个圈,“你们来看,这里,这里,还有这些地方,一共七处位置,这七处位置都是山上较为开阔的高地,能将周围的环境一览无遗,如果有神社的踪影,即使是废墟也应该能发现,所以我们其实只需要到达这几个位置就够了。”

    “可是这几个位置包括了山上的各个方向,这跟把整座山跑一遍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吧?”千百合表示反对,反对的原因很简单,想要观测完这七个点,首先就要把整座山跑一遍,“我们总是要爬山的,所以说实话我不明白你这个想法有什么意义。”

    “就是这一点才有意义,我们并不需要费时费力的亲自爬到这些位置。”梅莉拿起地图,盯住了第一个位置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拿着地图跑到窗口对着窗外看了差不多一分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我有办法让我们直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