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被诅咒的神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三章 被诅咒的神社

    你们这是破坏群众媳妇儿

    “你说什么??”包括单身几十年的大魔法师理香子在内的三个人同时爆发了难以置信的声音,而理香子的声音也最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难道是说空间魔法吗?那东西连我都不会用啊!”

    朝仓太君……理香子小姐是个非常强大的魔法使,单论某些魔法造诣足以与帕秋莉相比(知识量和理论不列入计算,只计算魔法战斗力),但是,真的又是但是,这货不会用空间魔法,一点都不会,不要说瞬间移动(仅能自身转移的魔法,熟练后可缩短使用间隔,距离有限制,),空间传送(只能对自己以外的个体目标使用,受到抵抗可能会失败,距离有限制,使用间隔很长)和次元相移(全称次元相位移动,能将一大范围内所有选定目标一起转移,距离限制比前两种小得多,但是消耗巨大并且使用间隔长的令人发指,而且被传送目标单位中任何一个个体存在反抗都会导致传送失败)这类魔法,就连基础空间魔法涡流时空体(扰乱空间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威力跟没有一样,唯一的作用是充当吸尘器,对任何体型比蟑螂大的东西都没有任何作用)都不会用。(最快更新)

    “并不算是膜法行列,但是确实是跟空间有关系。”梅莉闭上了眼睛,回忆着梦中的感觉,回忆着我所告知她的步骤,然后,在现实里重现出来,“ok……ok……开门!”

    梅莉的隙间大门再次打开,而且这一次似乎比梦中的那一次还要快一点,很大可能是梅莉在上一次使用过之后已经记忆住了一部分感觉,这才加速了大门的开启,而且仔细看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次的大门边缘比起梦中也要圆滑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样犬牙差互,只不过大门里还是一副让人看了就会头晕目眩的光怪陆离景象。

    “通道连接。”梅莉还是只能在打开大门之后再连接通道,而不能像紫一样同步完成两个操作,但就这一手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莲子的下巴差点砸伤自己的脚,理香子的眼镜下滑到了鼻子下面,而千百合则直接吓退了好几步,这熟悉的一幕让她想起了某些被尘封在记忆中的恐怖东西,也包括当时那个恐怖的人。

    “似李!八云紫!”千百合缩在墙角手里拿着折凳挡在面前,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梅莉,“难怪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李面熟!”

    当年在冈崎梦美和千百合一起‘无意中’进入幻想乡之后,确实是灵梦她们出场把冈崎梦美教训了一顿,最后给冈崎梦美致命一击的也确实是千百合的折凳,但是这并不代表在这过程中八云紫就一直没有出面,事实上她出面了,而且还给千百合留下了可怕的心理阴影,导致千百合下意识的将关于八云紫的记忆封在了大脑深处,然而如今这些东西终于被梅莉的隙间再次刺激的冒出来了。()

    “你也知道八云紫吗?”梅莉好不容易的稳定了隙间,之前千百合的突然间大叫差点让她功亏一篑,“秦先生说我是八云紫的另一面……什么境界的相对……啊……我也不是太能理解啦,反正我好像确实跟她有些关联,但是我不是她……你有必要害怕成这样吗?”

    “哎呀……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八云紫有多可怕……秦先生是谁?”千百合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她已经发现梅莉的隙间与八云紫有很大的不同之处了,不仅仅是开启时的速度和稳定性,还有隙间之中最重要的标志也完全不同。

    “你说的该不会是上次那个?”莲子倒是还没把我忘了,但是正因为如此,她才感觉奇怪,“我不记得他有说过这些啊,关于八云紫什么的……”

    “我是在昨天的梦里见到他的,这些都是他在梦里告诉我的,还有这个叫隙间的东西也是他教我怎么打开的。”梅莉的表情带着一点点的困惑,“不过他一直说梦里的他不是真正的他而是过去的他什么的……还有……记不起来了。”

    “所以你们说的到底是谁啊?”千百合很不爽自己被扔在一边无人照看,她拼命地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白色水手服上的灰尘,试图引起注意,“能不能给我这个可怜的局外人说一说?听你们说的好像他对八云紫很熟一样,可是我上次去没见过类似的人啊。”

    “他叫秦钺炀,至少他以前这么称呼自己,不过在昨天的梦里他自称流亡者艾克赛尔,对了,他说自己是还没有成为秦钺炀的艾克赛尔,不过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最快更新)”梅莉又想起了一些我在无意中说出来的东西,不过这并无什么价值,“他是个喜欢恶作剧和搞怪,心理活动很复杂但是又很强大和严谨同时让人挺有安全感的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不不,梅莉你忘了,他还是个怪人。”莲子想起上一次遇到我的时候,“反正我是没遇见过第二个腿都扭曲的不成样子了还能若无其事的人。”

    “哦……还是不知道。”千百合听了之后……发现跟没听一样。

    “我并不想打乱你们的谈话,不过……”理香子终于开口,指了指隙间的位置,“你打开的那个隙间已经消失半天了。”

    “呀,我忘了,我的隙间只能开启三十秒左右。”梅莉重新闭上眼睛,又再一次开启,这一次四个人不敢再耽误时间了,依次带着东西走进了隙间之中,来到了梅莉所连接的第一处山道上,山道旁边就有一处凸出的平台,可以俯瞰下面的一切环境,“来,上那里去看看。”

    彼岸居地下室的工作间,我一边解释着一边和紫一起看着她们的行动。

    “你看,这不是没什么问题吗,你想抑制她的成长是不可能的,懂吗?就像大禹治水一样,堵不如疏,与其浪费掉她那与你相同的天赋还不如让她们成为我们的一员,你可别忘了,我们,幻想乡,这个世界,最后的对手……敌人是谁?”人类?外星人?还是什么突变生物?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内战,我们要面对的是整个世界的敌人,混沌之光,吞噬一切生命的光,“想想我跟你说过的普莉兹姆利巴家族吧,你想让蕾拉她们的悲剧在幻想乡重演吗?”

    “当然不是!但是现在真的合适吗?你考虑一下这个时机,现在幻想乡本身都没有稳定下来,让她们在这个时候进来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紫指着工作间墙上的幻想乡全境地图,上面标注了各个幻想乡潜在威胁的位置,包括红魔馆,地灵殿,命莲寺等等很多地方,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意思,这个潜在威胁的意思是‘可能因为闲着蛋疼而给人造成麻烦’,“你看看这些,红魔馆先不考虑,就说地灵殿和命莲寺,你能确定她们真的不会再搞出什么事情来?还有……等下,为什么我家也在这上面!”

    “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掏出抢来,‘啪’的一声撂倒了紫,然后吹了下枪口,“因为你家也是我的攻击目标啊,老大。”

    “你这二五仔……呃……”紫倒在地上翻起了白眼,不一会儿又噗的笑出声,“啊,早就想要这么玩一次了,不过为什么我家也被标……仔细看看你连自己家都标在上面了。”

    “因为这张是地形图,只是标注了幻想乡各个势力的分布位置而已,潜在威胁图在隔壁作战会议室的墙上。”玩笑归玩笑,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你说现在时机不对,但是我们却谁也没法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新的怪咖,幻想乡这个地方,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平静可言的,就算有,也不会持续太久,所以,她们现在进来,反而是好事。”

    “不不不不,你不会是想……”紫觉得我一定是疯了,又或者是昨天被幽香一拳打坏了脑垂体,“你觉得那有可行性吗?”

    “我觉得可行性很大,梅莉的天赋你都看到了,我仅仅是抽象的描述了几句而已,她就能打开隙间了,如果换成你来教她,哪会有什么问题?你说现在时局动荡,这不正是锻炼的机会?新兵即使训练十年也依然是新兵,什么叫老兵,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才叫老兵,没有经历过鲜血和死亡的士兵是成长不起来的,外界有些国家的特殊部队训练时的阵亡人数比作战时还要多,就是因为只有在随时可能导致死亡的环境下,训练才有效果。”

    我就是打算趁着时局动荡,来给梅莉她们足够的洗礼机会,战场上是没有个人英雄和美学主义的,拥有正义不代表你刀枪不入,你的意志也不会让敌人的攻击偏离你的身上,当你的队友在你身边被炸的只剩下脑袋甚至是糊满你的全身,当敌人的攻击打在你的掩护上或者是从你的头顶飞过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你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对死亡的恐惧,以及你下一秒就会死的错觉。

    很多只经过训练却没有受过洗礼的人无法摆脱这种错觉,于是下一秒这种错觉就会变成现实,你的敌人不会因为你是第一次上战场而对你有丝毫的怜悯,而装备只是辅助,当初的流亡者z-1比我现在所有的流亡者都要强大,可是面对当时的月面妖怪大军全军锋锐我也只能选择战术性迂回,最后从背后袭击才见到八云紫,说得好听是战术性迂回,其实我就是害怕了,我落荒而逃了,从正面突击我没有让自己活下来的把握!

    “好吧,你说的是对的……”八云紫经历过月面战争,虽然她一直只在后方,而且本来目的就是要把妖怪大军送掉,但是她依然能明白很多东西,那就是电视剧和电影里都是骗人的,“不过你就这么肯定她们能进来?那间神社确实是一条通道,那就是原本的博丽神社的概念所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找到神社就能进来。”

    “你也别太小看其他人,我觉得宇佐见莲子可能会在这里派上意想不到的用场。”梅莉长得和紫一模一样,这一点已经有所解释了,境界两侧对应的个体长得一样很正常,可是莲子呢?她为何长得像是大了四五岁的灵梦?灵梦不是境界妖怪,而是个人类,不应该存在水平面背后对应的存在,而且还是一个比自己长得更大的存在,更何况莲子也是个人类。

    “的确……她为什么长得这么像灵梦呢?”关于莲子我没有任何推论,紫也找不到答案,但是,要说这只是巧合,那就更可笑了,世界上没有巧合,有的只是必然的结果,如果真有巧合出现那就代表已经无法维持因果律了,那世界树系统怕不是石乐志?

    世界树系统是在创世之初就被设定的系统,用来维持因果律的正常存在,它不是实际存在的物质,也根本无法破坏,更无法从概念层面进行抹消,即使是混沌之光石乐志的与我合作,结合混沌之光与虚无之暗的力量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但是据我所知,世界上也有一些人天生就获得了一部分世界树系统的力量,获得了干扰因果律的能力,代表人物就包括月之都的稀神探女,外界的军用因果律武器局座和民用因果律武器旭东老仙,甚至这种能力还曾短暂的出现在了纳粹元首和霓虹一艘叫做‘旭东丸’的补给舰上,结果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轴心国全面崩盘,真是可喜可贺。

    “这个问题,我们看着就好了。”我给不出答案,就只能坐看事态发展,“她们已经开始探查第一处可能的位置了,按照这个进度,她们估计很快就会发现废弃神社在山的另一边,到时候,就看她们怎么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