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人类恶 显现-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四章 人类恶 显现

    所以说,麻烦死了

    ——————————————————————

    “这里什么都没有。”千百合放下手里的望远镜,从山崖边退回来,跟在原地等待的三人汇合,“去下一处地点,你那个能力还能用几次?”

    “不知道,但是我没感到什么疲惫感,应该还能用个几十次。”梅莉并不知道打开隙间消耗的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上次紫在身体没恢复的情况下只能打开狗洞大的隙间,“礼装,地图给我,我需要知道下一个位置在哪,还有,这是第几个位置了?”

    “第三个,我已经把检查过的点划掉了。”莲子递过手上的地图,“我们按照顺时针顺序检查,下一个应该是在那边。”

    “嗯,开门……”梅莉再一次打开了隙间大门,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开门的速度越来越快,门扉的边缘也已经变成了接近标准圆弧的样子。

    经过连续几个小时的寻找,一行四人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发现了破旧的神社,她们走下山路,穿过茂密的树林,来到已经腐朽的鸟居之下,神社的主体房屋已经摇摇欲坠,牌匾歪斜,支柱破败,就连原本坚硬的石板路也已经满是裂缝,被杂草覆盖着。

    “总感觉……这里不管冒出些什么东西都不会让人惊讶啊。”看着眼前阴森森的神社遗骸,莲子有些浑身发毛,这里的气氛总给人一种随时可能冒出幽灵来的错觉,但是,这真的是错觉吗?我看不尽然。

    “所以……现在该怎么做?”理香子走到神社的御手洗旁边,里面的水源早已干涸,木质的顶棚轻轻一碰便四分五裂的散落开来,“我们来到这里了,然后呢?”

    “秦先生说过,这里不是唯一连接我们世界与他们世界的通道,但却是唯一一个我们所能到达的通道了,嗯……四处找找吧,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或者不对劲的地方。”梅莉也不知道具体应该如何,因为我也没有给过任何实质上的提示,“不过我在想要不要进去神社里面,这房子看着明显一碰就要散架的样子。”

    “先在周围找找看,如果实在找不到再考虑进去看看吧。”千百合从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折凳,看了看,扔到了一边,又掏出了一把折叠椅,拎在手里掂了下分量,满意地点点头,另一只手则是掏出了ump45冲锋枪,“这里确实不好说有什么东西,所以都小心点。”

    四人分头行动,开始搜索神社附近的环境,但是随着月亮升起,光线越来越暗直到几乎看不清东西,四个人也没在神社周围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没发现啊,看来真的只能去神社里面转转了,希望不会塌下来。”千百合背好折叠椅,打开了ump45上的战术灯,“光源的准备还充足吗?”

    “没问题,走吧。”三个人分别掏出了自己身上携带着的光源,四人慢慢靠近了神社建筑大门,千百合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上了大门,仅仅这一下触碰就有许多尘土和腐烂的木屑落了下来,但是千百合很快发现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大门在自己发力之下居然纹丝不动。

    “搞什么鬼?这扇门我居然拉不开?”千百合放下ump45,双手一起放在了大门上,用力,“唔……靠!这什么情况!这么破的门怎么居然这么难开!”

    “打不开?”理香子走到门口,拉开了千百合,“我来试试……诶?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难道这门什么地方卡住了?那也不应该啊,这么破的门就算真拉不开也应该碎了。”

    “干脆把门砸开吧。”千百合拿上折叠椅,扭了扭脖子和肩膀,“你们往后退开一点。”

    千百合手持折叠椅猛击神社大门,大量的泥土碎木片甚至还有破砖瓦都开始从顶部落下,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大门居然毫发无伤,就千百合这个攻击方式即使是冈崎梦美也早就趴下了,然而面前的神社大门却好像就是在说:刚刚是不是有虫子撞到我脸上了?

    “不对劲,这绝对不对劲!”千百合一把扔掉折叠椅,后退两步对着大门就是一个弹匣的连射,子弹确实射入了木门,但是却没能深入,子弹仅仅是卡在了木门最外层,用手一碰,弹头便一个接一个的掉落下来,而从弹孔往里看,只有木头。

    “这门跟洞爷湖是一个材料的吧?”千百合惊呆了,惊呆之后便是无法接受,而且她也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话说回来为什么神社的大门会是全木质结构,不应该是木质框架加上窗纸吗?这是哪国的设计师搞出来的!”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理香子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拳套,戴在了右手上,“闪开,让我试试,看看我的爆裂拳套能不能打开这扇门。”

    理香子的爆裂拳套安装了喷射助推器,跟她以前用过的火箭喷射背包一样,这也属于神秘学产物,而非正统的科学产物,只不过朝仓理香子自己根本不承认。

    爆裂拳套在助推器的辅助下一击打在大门之上,理香子脚下的石板瞬间开裂,然而跟千百合攻击时一样,这一拳也没有造成什么效果,大门确实被打的凹陷了一点,但是也仅仅是表层凹陷,凹陷的深度正好和之前子弹所打出的弹孔深处一致。

    “不行,看来这扇门就是打不开……梅莉,你能不能让我们绕过这扇门?”理香子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就是利用梅莉的隙间直接穿过大门到达神社内部。

    “我试试……开门……连接……啊!”梅莉试着照葫芦画瓢,然而这一次,她失败了,隙间大门确实打开了,但是通道却在连接的时候爆炸了,隙间一下子关闭,梅莉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行,连接不上,等下……秦先生在梦里跟我说过,我的隙间还无法穿过结界,所以也不可能直接把我们带到幻想乡,如果这里我也连接不上那就代表……”

    “代表这间神社有结界,但是……其实一开始就没必要这么麻烦。”莲子突然一步一步的迈上了台阶,来到了门前,一把拉开了大门,“看,多简单。”

    “你……你怎么做到的?”理香子直接对着自己的脸上抽了一个大嘴巴,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或者是做梦,“这不科学,一点也不科学,我怀疑你是……”

    ‘啪!’千百合一折叠椅打飞理香子,走上近前,“你怎么知道你能打开这扇门的?”

    “直觉……从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刻起,我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了。”莲子从那时起就开始全身发毛,她当时还以为是周围环境的影响,但是仔细想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莲子作为密封俱乐部资深成员,身经百战,见得多了,那有可能被那么简单就影响到心理?

    “到底是哪里不对?”梅莉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屁股上的土,“莲子,你感觉到了什么?”

    “不止我们。”莲子看着周围的树林,杂草,还有废墟,“现在呆在这里的,不只有我们四个人,还有其他的……东西,在这里,而这些东西……很熟悉……又很陌生……我知道我能打开这扇门,只有我能打开,但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是你们看看这神社里面,你们不觉得这神社内部缺了点什么吗?有一种本来应该存在的东西并没有出现。”

    “听你这么一说……啊疼死了……”理香子捂着脖子爬回来,“你也太狠了吧,我不就想说个绿拐……”

    ‘啪!’理香子又飞出去了,千百合仔细看了看神社内部,皱了皱眉头,“没有蜘蛛网?”

    “对,没有蜘蛛网,不是很少,是一个都没有,这里已经被废弃了多少年了?一百多年了吧,这么古旧的建筑里会没有一张蜘蛛网,这正常吗?当然不正常,然而理香子大湿,你有感觉到任何魔法波动吗?”很多古老的神社会被设下清洁阵法,用来保证神社内部的结洁净,但是那样毫无疑问会有灵力或者魔力波动传出,不可能瞒得住理香子的感应。

    “没有,啊……屁股……裂了……”理香子再一次爬了回来,这一次她的白大褂屁股位置通红一片,“所以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有人一直在打扫,但是这不可能,所以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行了,蜘蛛也无法进入这间神社内部,或者说它们不敢。”

    “蜘蛛会害怕什么呢,如果这里什么都没有,那它们在害怕什么?”莲子没有走进神社内部,而是就在神社门口大喊了一句,“你们不打算给我一些解释吗!”

    蓝色的光点开始从神社里,神社顶上,乃至神社周围的一草一木中浮现,在漆黑的夜空下仿佛浮动的精灵一般,莲子看着这些蓝色的光点,突然迈步走进了神社。

    “莲子!等等!”梅莉三人不明就里,只能立刻跟了进去。

    幻想乡。

    “喂喂喂,这绝对不会是……”她们并不知道,当我从紫的偷窥专用隙间中看到那些蓝色光点的时候有多惊讶,我伸手指着隙间一边后退一边摇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一切,“你一定是……不……不不不……紫……你绝对不可能……”

    “我就是这么做的。”然而紫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从霊梦开始到现在的灵梦结束,除了灵梦自己和失踪的上一代之外,全都在这里,不然你觉得她们会自愿去转世吗?”

    “上一代巫女,灵梦的阿妈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是不是跟露米娅有关系?事到如今你还打算瞒着我?”当年我曾经试图调查,却被紫告知时机未到,最终不了了之,那么如今呢?历代所有巫女的灵魂都在那间废弃神社的话,为什么单独缺少了先代巫女?她到底去哪了?

    “还不是时候,你现在知道了也没有用,相信我一次,至少这次相信我一次,行吗?”紫的语气远没有上一次那么强硬了,就是她这样,总是让我心软,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是外人,说到底,这里是她的幻想乡,是她的,灵梦是她养大的,我不了解一切,就没有话语权,“现在……好吧,既然这个宇佐见莲子能够引起灵魂共鸣,那么……看来泠梦的一部分灵魂转世了啊……”

    “泠梦?”我听到了一个新名字,我知道灵梦是当代巫女,霊梦是初代巫女,那么这个泠梦又是谁?难道……“先代?一部分灵魂转世?我能猜到她已经死了,不过现在看来……哼,你现在不想告诉我答案,那就算了,不过……不要以为我什么都猜不到。”

    “你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啊……”紫叹了口气,对我的分析能力感到绝望,很明显,从我的语气里她能听出我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

    “罢了,你说让我相信你,那我就相信你了,不过……至少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巫女的灵魂安置在外界吧?”如果莲子的灵魂中有一部分先代巫女的灵魂,那么无论是她长得像放大的灵梦还是其他的什么都可以解释了,包括为什么莲子的胸围比灵梦大,因为据记载先代巫女是巨型装甲来的,而且不知为何,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历代巫女除了身材之外,脸长得都差不多。

    “本来这是没有必要的,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霊梦自愿前往外界,从那之后,每一代巫女都自愿前往这里。”紫表示这种情况自从初代巫女时期就开始了。

    “到底是什么问题,让你们如此重视?”我不理解,外界的事情什么时候会让紫如此重视了,甚至连初代巫女的灵魂都自愿前往外界。

    “这间神社被诅咒了,如果不是霊梦她们的镇压,不仅仅是外界,就连幻想乡的博丽神社也会受到影响。”紫的眼神犀利起来,“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