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七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

    曾经的火之原罪徽章炽炎是在极端威力爆发的情况下才被破坏的,但是如今的唤龙却和炽炎不同,当初的炽炎是在力量全满的情况下被破坏的,因此难度远远比破坏已经萎了的唤龙要困难很多,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唤龙,我想破坏可也没这么容易。

    唤龙的两半碎片掉落在地,慢慢沙化分解,最后消失不见,不管曾经多么的叱咤风云,被破坏之后还不是只有这一条路,不过消失而已。

    “从今天起,这条通道不复存在了。”神社已经彻底被夷为平地,原本能够连接幻想乡和外界的空间也被打破了,换句话说,巫女们的任务再一次结束了,“各位,打算何去何从呢?”

    “在那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霊梦(初代巫女)摆了摆手,示意先不着急,“这位莲子小姐呢……为什么会有博丽巫女的灵魂波动?”

    “因为她的灵魂之中有一部分是先代巫女,也就是第十一代博丽巫女的灵魂转世……等下!”这话是紫之前跟我说的,当时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再回想起来,就有一个地方说不通,“紫,你能不能告诉我,莲子的年纪比灵梦还大,在灵梦七八岁的时候才失踪的先代巫女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转世?”

    “难道,你就真的想不到吗?”紫的表情变得伤感起来,然而她却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以你的能力,难道就真的想不到吗?”

    “灵魂分割……可为什么……难道先代巫女在失踪的十几年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我不明白,先代巫女泠梦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会在距今十九年前就将自己的灵魂分割出来,是什么东西能让她如此确定自己的灵魂无法转生?“等下!算下时间的话,十九年前不正好是她成为博丽巫女的第一年吗?”

    “对,就是那一年。”紫看向了在场的第十代巫女伶梦,“那一年年初,伶梦来到了这里,于是泠梦在我的安排下上任了,可是……就在上任一个月之后,她就把自己的灵魂分割出来了,那个时候我甚至还没有告诉她关于这里的事,因为当时这里的诅咒已经好久没有变化了,我觉得不需要那么操之过急。”

    “难怪被分割出来的灵魂去转世了而不是来到这里,因为分割的时候她还不知道……然后呢?后面的事情你又不打算说了?”每次跟紫说到这个最关键的地方都被她刻意的瞒住了,“为什么呢?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不堪回首?”

    “如果你知道了,如果灵梦知道了,你们会后悔知道的,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是明白的,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没人会高兴的。”瞒着我们是为了我们好?这种理论……可笑,但是我又无法反驳,“所以除非事情真的走到那一步,否则你们别想让我开口。”

    “真是过分啊……罢了。”还是那句话,她不说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猜到的部分……也许可以用来当作切入点,“那么还是回到那个问题吧,几位,以后打算怎么样呢?”

    “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压制那枚原罪徽章,现在既然它已经毁灭了,那我们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也许我们会四处看看吧,也有可能去转世吧。”霊梦她们还没打定主意,毕竟事情突然解决,突然到让她们都还来不及反应,“不过按你们的说法,第十一代的小丫头还真是幸运呢,分割出去的灵魂是残缺的,只有遇到另一个残缺的灵魂才能完成转生,而她居然真的遇到了。”

    “时也命也,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神奇。”看样子莲子还要过一会儿才能醒过来,梅莉还在提供膝枕服务,理香子在那里无聊的摆弄火箭套装,千百合则是局促不安的站在一边搓衣角,“北白河千百合是吧,别那么紧张,我猜你是来找冈崎梦美的。”

    “啊……是……”千百合还是不敢靠近紫的位置,我说当年紫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能把人吓成这样啊?

    “别看我,我就是出面扫了扫垃圾,剩下的都交给灵梦她们了。”我看着紫的眼神越来越怪异,终于让紫察觉到了,“还看!对了,你那枚暗之原罪徽章打算怎么处理?”

    “啊,这个啊。”我伸出右手,原罪徽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我手背上的一个黑色徽纹,跟噬魂上原本雕刻的徽纹一毛一样,“噬魂说想留下来,所以就变成这样了,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你知道吗?”

    “什么收获?”紫斜着眼睛看着我,那表情就好像是在说:她早已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什么场面没经历过?月球有个月夜见你们知道吗,她和她谈笑风生……

    “很简单,嗯……以……以什么好呢?以黑暗之王的名义,起来!”想了半天,我还是觉得这个称号过于中二,但是没办法,噬魂带来的这个能力不先喊这么一句就用不出来,啊,尴尬死了!

    地上,原本死成一坨的双足飞龙群突然睁开了已经扩散的瞳孔,然后歪歪斜斜的重新飞了起来,但是跟之前的双足飞龙从感觉上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是……

    “僵尸龙?你把它们变成不死生物了?”看着周围傻乎乎的飞在空中的双足飞龙群,理香子终于把注意力从自己的火箭套装上挪开了,说起来她用的神秘学跟我所用的很像,,“嗯……能不能叫一只过来让我研究一下?”

    “行啊。”我挥了挥手,一只僵尸龙落了下来,“怎么样,好玩吗?噬魂原本的特性是控制黑暗生物,就像唤龙可以召唤龙群,炽炎可以操纵火元素一样,而不死生物正好全都属于黑暗生物,所以只要是尸体,我就能让他们重新站起来,啊,突然觉得自己好厉害。”

    “你这能力……有什么用?”紫怀疑的看着我,“幻想乡里没有那么多尸体让你用啊,而且这些垃圾货色变成不死生物之后不一样还是垃圾吗?”

    “没用啊,但是很酷啊,对吧。”这是额外收获,谁规定额外收获就一定能派上用场了?“对了,理香子小姐,你姓朝仓是吧?”

    “啊?啊,对,怎么了?”理香子抬起头,不知道我有什么事。

    “啊,没什么,只是认识一下。”我把嘴里那句关于朝仓太君让石青山一枪崩了的话强行咽了回去,“你用的科学跟我用的似乎很像,有机会来我家看看吧,吼不吼啊?”

    “哦,这样?你问我吼不吼啊,我当然吼啊……诶,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进去了?”理香子这声音不大的一句话直接把躺在梅莉膝枕上的莲子叫醒了,也就是在莲子醒来的瞬间,所有的巫女之魂同时隐去了灵体。

    “啊?什么什么?进哪里?”莲子大喊大叫着站起来,这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呃……发生什么事了?现在什么情况……诶?秦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有两个梅莉?诶诶诶?刚刚到底发生了啥?”

    看来梅莉并不存在被唤龙附身之后的记忆,为此,梅莉又不得不花了一点时间跟莲子将之前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我则是解除了对于僵尸龙群的控制,这一次,僵尸龙群的尸体渐渐化成了灰烬,一具尸体是无法被亡灵化两次的。

    “综上所述,由于这也算是我们的失误,所以你们就算通关了,准备迎接幻想乡的可怕生活吧。”梅莉几乎对莲子讲述了所有的部分,但在即将讲到关于灵魂转生那一段的时候被我强行打断了,那一段历史莲子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不然巫女们也没必要隐藏起来。

    “我去!幸运至极啊!”莲子用力的拍着胸口,“看看,看看,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下回……咳咳,必有后福!什么叫塞翁失马,什么叫否极泰来,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还笑!”莲子的下场就是被千百合的折叠椅打飞,看到没,这就叫……苍天饶过谁啊,“你差点就回不来了你造不造啊!要是没人来帮忙你打算怎么办啊!你的脑子也变成双足飞龙了吗!”

    “别打了别打了!”莲子跪地求饶,这才逃过一劫,“感谢秦大佬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位长得梅莉一样的小姐姐,谢谢你们及时出现啊。”

    “啊啦,才没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啦。”一瞬间紫的脸上开花了,满脸娇羞的看得我差点反刍……反胃,“欢迎加入幻想乡,放心,没有这老东西说的那么可怕,有人敢惹你直接报我的名字,我看谁敢乱来,哦吼吼吼……哦吼吼吼……”

    “喂,原则呢老伙计?”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的节操瓶子在哭泣啊。”

    “原则?节操?那是什么玩意?能吃吗?”紫不屑的白了我一眼,但是在不屑之中却还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这一层意思只有我读到了,我几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紫这才打开隙间,“来,排好队跟紧了,我的隙间可不像她的那么讨人喜欢。”

    “……”眼看着隙间关闭,我才回过头,“好了,各位,出来吧,紫留我在这里交接事务了,不过其实也没什么。”

    “真亏你们能默契到这个程度。”只有初代的霊梦一个人出来了,“是刚才那个眼神吧?”

    “没错,所以……你来负责这一切了?”看起来其他的几位巫女不打算出现了,“来吧,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呃……其实我们只想知道现在幻想乡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能请你说一说吗?”霊梦她们说白了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交接的事务,只是还放不下幻想乡而已,“毕竟我们还是……如果幻想乡现状足够好的话,我们就可以安心离开了。”

    “理所当然。”即使是现在,幻想乡也绝对称不上是成型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还有很多东西尚未存在,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可以信誓旦旦的说幻想乡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而这是每一个珍惜喜欢幻想乡的居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内忧还在,而且大部分人还意识不到,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把他们挖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这样啊……”听完了我的叙述,霊梦陷入了沉思,不久她抬起了头,“真是超乎我们的想象,在二十年前伶梦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幻想乡还像个集中营一样呢……我只记得我那个时候,幻想乡里到处都是冲突,妖怪与妖怪之间的,妖怪与人类之间的,还有人类与人类之间的……你知道雷天狗吗?”

    “天狗一族之中的贵族,地位比大天狗还高,属于那种元老院一类的东西,不过在我看来不管什么元老院都是一群只会倚老卖老自私自利的家伙。”雷天狗,文文,伊凛还有萃香都跟我提过,啊,对了,我的便宜丈母娘绝有一次也说到过,反正是一群死有余辜的东西,“怎么?”

    “雷天狗就是在菱梦,也就是第六代巫女时期因为这种冲突而灭绝的,虽然那也算是他们自作自受。”听说雷天狗是被萃香她们灭掉的,其中还有天魔的推波助澜,没错,天魔,日罗院儚,现在还有人记得这个家伙吗?这家伙在幻想乡消失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自那以后,幻想乡里就几乎完全没有男性的妖怪了。”

    “能把整个种族灭掉,看来当时确实挺乱的,不过现在不会了,幻想乡最终一定会独立,不再受制于这个世界。”雷天狗是少有的在月面战争时期存活下来的男性妖怪族群,但结果还是作死,于是都死了,对于他们,我没有丝毫同情,如果有人胆敢搞些猫腻,那雷天狗就是榜样,“我相信紫能做到,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