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河意志的科学技术幻想乡第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八章 河意志的科学技术幻想乡第一

    病了,头疼,速度慢,很抱歉,不女装,免开口,感谢zun

    交涉结束了,梦她们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离开了,我也得以顺着紫留下来的后门回到了幻想乡,而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居然还有人迎接我。(最快更新)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面前的五个人,“为什么要在这等我?啊,如果是后续处理的话我已经搞定了哦。”

    “并没有等你的意思,只不过这四个人一直希望先见到冈崎梦美,而知道她的确实位置的人只有你,我是知道她现在和三月精一起但是……我可不知道具体是哪棵树。”紫现在越来越懒了,放在以前这种事情她应该都是了若指掌才对,“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有什么必要把一切都记得那么清楚,不是还有你吗?”

    “你也不能总是靠我顶雷吧。”老话怎么说来着,娇兵必败啊,“所以你们都想去看看冈崎梦美那个老糊涂?好啊,嗯……等等,我们现在为什么会在红魔馆?”

    “啊,因为我把人之里的坐标和红魔馆的坐标搞错了。”紫这是老年痴呆了啊?人之里和红魔馆之间少说差他妈好几里地,这怎么能搞错呢!“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所以你现在告诉我冈崎梦美的坐标就好了。”

    “哦,坐标是一九二一六八零点二。”我开始觉得应该让永琳找机会给紫做个全面检查,如果发现真是老年痴呆,那……就别治了,直接把她用草席卷好扔进河里然后用梅莉来代替好了,“愣着干啥,走啊?”

    “不是……你给我个ip地址干什么?”紫在原地愣着不动,“你玩儿我呢?”

    “……三维坐标,一九二,一六八,零点二,你听不懂吗?”z轴是高度啊,按照幻想乡地平线计算为零,零点二很奇怪吗?地灵殿的z轴还是负九十八呢!

    一阵闹剧结束,我们来到了大树屋之外,老规矩,我去叫门了,紫则是带着梅莉四人藏在了周围的灌木丛里,没过多久,门开了,露娜探头出来。

    “哦,稀客,要进来吗?”看见是我,露娜打开了大门。

    “不,不用了,我是来找冈崎梦美的,她现在在吗?”我表示自己就不进去了,让冈崎梦美出来就行,“如果在的话就把她叫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说。.net”

    “哦,好啊,我去叫她。”露娜点点头,回屋叫人,不一会儿,冈崎梦美就穿着自己那标志性的一抹大红滚出来了。

    “干哈呀?啥事儿啊?又咋地了?哪嘎达不得劲呐?”冈崎梦美一出门就是大佬三连加上ex攻击,“不会又有什么怪事发生了吧?这次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你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冈崎梦美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可笑,“好了,别紧张,放松一点,给我过来,我今天来事给你带来了两位客人。”

    我把冈崎梦美带到了灌木丛中心的空地上,然后带着她的目光转到了梅莉和莲子所在的灌木丛一边,我伸出手拍了三下,梅莉和莲子同时从草丛里跳出来。

    “冈崎梦美老师,好久不见!”两人的突然出现把冈崎梦美吓了一跳。

    “呼…吓了我一大跳,是你们两个啊……你们终于够资格进到这里了?”冈崎梦美看着这两位曾经的学生,惊讶的合不拢腿,“好啊好啊,以后我也有的伴可做了……梅莉你这两年长得越发像八云紫了啊,啧啧啧,简直一模一样,还有你莲子,也是越来越像……不对,按年龄计算应该是她长得像你。”

    “这些她们都知道了,只不过莲子还没见过灵梦,我打算一会儿就带她们去神社,登个记的同时也分配一下住宿情况,还有进行记录,幻想乡要制度化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关于莲子长得像灵梦这件事,我们用一个很合理的借口蒙混过关了,这个借口叫做:天选之子。“我还打算就让紫负责对于莲子和梅莉的引导和教育工作。”

    “哦,那就好,所以梅莉和八云老贼真是你猜测的那种关系?”冈崎梦美很欣慰,她的学生如今也变得这么有出息了,这就距离称霸幻想乡不远了,“不过八云老贼十有又要把事情推给式神了吧。”

    “嗯……这次应该不会,毕竟这跟以前的事情不一样,事关重大而且……也没有别人能做这种事,你知道,我能做很多事但是唯独在这种方面我无能为力。”我几乎是万能的,但却不是全能的,万能和全能,一听就知道差了多少,对于那些超出我能力的事情,我只能说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那是……诶,那你们怎么还不去?”冈崎梦美还是觉得比起在她这里浪费时间还是赶紧去把一切搞定比较来的实在,只不过,问题不是这么考虑的。.net

    “确实,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那边都更应该优先,不过其实这次我来这里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对,刚刚的一切都是伪装,现在的才是正经的……“除了她们两个人之外,还有两个人无论如何一定要见你,来,你回头看看站在你身后的是谁。”

    “乌拉!”就在冈崎梦美转身的一瞬间,千百合和理香子同时从草丛里跳出来,“狗贼!你还认识我吗!”

    “哇!!!!”冈崎梦美被一下子扑到在地,然后就是一阵暴打,惨叫声不绝于耳。

    在此期间,我和紫带着莲子和梅莉安然离开,前往了博丽神社,啊,说的很热闹,其实就是一道隙间的事,在接触了八云紫的隙间之后梅莉对于自己的隙间好像也有了一些特殊的感悟,这不得不说是意外之喜。

    “所以……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了?”灵梦一脸狐疑的扫视着我,紫和梅莉三个人,“你们这些老不着调的家伙,真是太丧尽天良,太无法无天了。”

    “想什么呢你!”我一发手刀切在灵梦头顶上,她的头上下来回晃动了好几下,“这是玛艾露贝莉-赫恩,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知道!”

    “哦……原来就是你啊……”灵梦伸手挑着梅莉的下巴,“让我看看……不会又是某些寡廉鲜耻的老太太搞出来的赝品吧……”

    “加加布鲁跟!”紫突然一脚就把灵梦踢飞到一边去了,“嘴上没点把门的可是要出事的,没听说过吗?祸从口出。”

    “啊疼疼疼……过分了啊,我就是随口一说……嗯?”灵梦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突然看到了莲子,然后,灵梦僵住了,没过几秒又突然爆发起来,“哦,这孩子很不错嘛,决定了,就让她接替我成为第十四代巫女了!”

    “十四代?”我开始怀疑灵梦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但是转念一想……灵梦的数学还真是体育老师教的,因为灵梦只有一个老师就是八云紫,所以灵梦的什么都是八云紫教的,数学是八云紫教的,体育也是八云紫教的,结果教出来的就是这么个东西……糟糕,突然开始后悔把梅莉和莲子交给八云紫了……“不是十三代吗?”

    “啊?”然而灵梦的反应比我还奇怪,“你搞错了吧,我才是第十三代。”

    “蛤?”灵梦明明是第十二代,可却自称是第十三代……为什么呢……“油咖喱桑,你又瞒了我什么?”

    没有理由,我感觉问题一定就出在八云紫身上,她肯定又对我隐瞒了什么,这中间所消失的一代绝对跟她有关系。

    “啊……这个啊……灵梦是第十三代巫女没错,但是也可以说是第十二代巫女。”紫表示这并不是她想隐瞒,只是觉得没必要说而已,“灵梦是历史上第十三代博丽巫女,同时是幻想乡的第十二代博丽巫女,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但是你还是具体说说的好。”历史上的和幻想乡的,任谁都明白了,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知道细节,“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初代,只是幻想乡的初代而已,那么既然如此,真正的初代去哪了?”

    “真正的初代巫女叫做翎梦,她也是和我一起完成幻想乡的人,她在博丽神社还是普通神社的时候就是神社的巫女了,为了幻想乡的建立完成她消耗了所有的力量,仅仅在幻想乡成立之后的第三天就去世了,为此,我选中了梦作为幻想乡的第一代博丽巫女,后面的人你都见过了。”正因为这个原因,灵梦才会既是十二代又是十三代,而那位翎梦的去世在外界的原罪徽章力量发挥之前,自然翎梦的灵魂也不会出现在外界的神社废墟,“为了建立幻想乡我失去了很多朋友,不止翎梦一个,所以我本来不想提,我也觉得没有必要提。”

    “你居然还有朋友?”我并不是在讽刺,而是在描述一个客观事实,八云紫的性格使然,让她很难交到朋友,而幽幽子……圣歌死在幻想乡建立之前很久,所以肯定也跟建立幻想乡没关系,“不介意的话说说吧,你当时还失去了谁?”

    “你不会想知道的,而且说实话我……很介意。”紫没有中我的语言陷阱,强行截断了话题,“你不是很擅长推测和思考么?想知道就自己想办法分析吧。”

    “哼……”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过既然如此,那就无所谓了,“好吧,换个话题,灵梦,你这眼光倒是不错,可是……你没发现莲子比你还大吗?”

    “哎呀没关系啦,长得一样就行了,反正每一代博丽巫女的脸长得都一样,区别就是身体和擅长的能力不一样而已,你看着不是很符合情况吗。”灵梦‘啪啪’的拍着莲子的肩膀,只是凡人之身的莲子咬紧牙关全身都在抽搐着,“对吧?对吧?哈哈咳咳咳……啊,吃咸了。”

    “所以为什么直接就看上她了?你别告诉我就是因为长得像。”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还有人说我长得像古尔丹呢,我有骄傲过吗?嗯……不对,应该说我长得像是……阿兹古尔丹?“说实话,灵梦,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坦白……”

    “坦白从严,抗拒更严,是吧?都臭了大街了。”灵梦不屑一顾的撇着大嘴,“我就是看她很有亲切感,感觉……像是看到自己……呃……你看到夜是什么感觉?”

    “夜?那还用问吗?当然是老子的重重重重重孙女比你们那些公主长得还漂亮!哈哈哈哈哈……”夜是我家的孩子,虽然现在外包到红魔馆了,但是,问题在于但是,蕾咪和芙兰也是我家的孩子,对,整个幻想乡,都是我家的,有意见?向上反映啊,告诉你,幻想乡法院和警察局都是我家开的!

    “呃……不是让你显摆,是问你……对她个人的感觉。”灵梦头上一滴大汗滑落。

    “哦,这样啊……嗯……感觉……欣喜,愉悦,还有……庆幸,没想到我还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后代呢,哈,不管你们信不信。”在当初永琳告诉我关于夜可能的身份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斤,一斤啊,“所以呢,你想证明什么?”

    “我只是想说……我看到她的感觉跟你那种感觉有点类似,但是又不一样,你那是对后代的感觉,而我就像是……类似姐妹一样的感觉?啊,当然了,姐姐是我。”灵梦拼命宣示自己的主权,然而,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对,莲子已经快要二十岁了,而灵梦……还不到十七呢。

    “懂了吧莲子,看到没,你以后就有个牛逼哄哄可以在幻想乡里横行霸道狐作妃为梅天理的一抹多了。”我按着灵梦的头,然后强行让她对莲子鞠了一躬,“来,灵梦,赶紧,叫姐姐。”

    “秦老贼你……”灵梦刚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就被我的再一次下压堵住了,“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