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虽然没有实质上的异变但是为了介绍新加入的人还是开宴会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五十九章 虽然没有实质上的异变但是为了介绍新加入的人还是开宴会了

    痛痛痛,没得医,真有趣,耍赖皮。.: 。

    ——————————————————————————

    闹剧持续了很久,但是八云梅莉和博丽莲子这两位……咳咳,纠正一下,是两对组合确实给我们这枯燥的博丽神社带来了不少的欢乐,当然,对此我是敬谢不敏,搞笑当然好,只要搞笑的目标不是我就行,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夜幕缓缓降临。

    “嗝……好久没吃得这么饱了……嘿嘿嘿,想不到你还会做饭,这下不是更让我坚定要把你作为继任者了吗。”由于时间原因,晚饭就在博丽神社解决了,食材当然是没有的,是我让紫从我家的冰箱里拿过来的,不过就在我打算当一次苦力的时候却被拒绝了。

    ‘指挥官可不能亲自下厨。’梅莉这么和我说着,然后就和莲子一起完成了这一桌足够五个人享用的晚餐,不得不说,牛人,真是牛人,这样我轻松不少。

    就在我们吃饱喝足,一边看着神社里老旧的摩托罗拉牌十二寸黑白小彩电一边剔牙的时候,神社里突然迎来了三个意想不到但又情理之中的客人。

    “哟,你们怎么找到这来的?”我把手里的牙签弹飞到垃圾桶里,站起身来,“痛快了?”

    “嗯,非常好。”来者中的二人正是理香子和千百合,当时在她们暴揍冈崎梦美的时候我们离开了,没想到她们居然能自己找到神社来,本来我们还打算着回头去接她们呢,“至于我们为什么能找到这来,当然是……”

    两个人一左一右的退开,鼻青脸肿衣衫褴褛鬓发蓬松的冈崎梦美被裹得像个粽子一样站在我们面前,嗯……看样子好像还活着,但是确实很难确定,因为这货明显已经包裹的比拉美西斯二世还严实了,很明显,就是眼前这坨木姨‘奶’……木乃伊带着两个人过来的。

    “雷猴啊……”冈崎梦美一张嘴我们差点笑趴,她的‘门’牙被打掉了,说话一直漏风,原本就有点可笑的发音这下变的更奇葩了,“……”

    “行了行了,我先带你去永琳那里把牙补了吧。”我摆摆手,示意冈崎梦美不用再说话了,只不过是牙齿掉了而已,‘交’给永琳很快就能解决,“紫,剩下的‘交’给你了。”

    “嗯,这次你做的够多了,剩下的‘交’给我就好。”剩下的工作并不少,包括一行人的登记,住宿分配以及人物资料的录入,还包括对整个幻想乡的具体介绍,比如什么地方比较安全什么地方又比较危险之类的等等诸多问题,如果只有紫自己的话说真的就算她自己揽下了我也不放心,好在有蓝在,倒是不会出什么问题,“梅莉和莲子就先住在我那里,不过你们两个我不好做主,所以等我一会儿给你们介绍完之后,你们自己选吧。”

    就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带着冈崎梦美来到了永远亭,永琳和辉夜都已经回来了,当看到冈崎梦美的惨状的时候,永琳都愣住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车祸?”永琳是医生,但是同时也是人,是人就有好奇心,“哦,我知道了,猪撞树上了,你撞猪上了吧?”

    “没那么严重,这是被人打了。”要想把被打落的牙齿安装回去其实也并不算麻烦,只不过需要一些特殊的黑科技而已,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用胶粘上的,“你先给她治吧,你一边治我一边给你讲,今天可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一个小时过去了,冈崎梦美的小白牙恢复如初,当然,全身上下到处布满的淤青和紫‘色’淤血以及那张肿的大了一整圈的脸是暂时没办法恢复原状了,而经过这一个小时的讲述,永琳倒是也知道了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愚蠢但是有趣的故事,包括我昨天晚上的梦。

    “也就是说我们又有新朋友了?还是说……只是八云紫的朋友?”

    “她们确实都和八云紫关系密切,但是,你觉得我会允许吗?”

    “说的也是……喂,好了,起来吧……哦,见鬼,麻‘药’效果还没过去呢。”永琳对着冈崎梦美叫了两声却发现冈崎梦美并没有醒,这才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麻‘药’是不是打得有点多了,“不会伤到大脑吧……也无所谓,就这个大脑伤不伤的都一样。”

    “你倒是‘挺’乐观……”八意永琳,这是个多奇妙的人啊……即使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一直这么觉得,想想我们曾经联手作战的事情,呵,那都多久的事了。

    “你有资格说我吗?你这个连头被砍了都能傻笑半天的家伙……所以呢,你隐瞒了什么?别告诉我你拿到这来自异世界的原罪徽章之后仅仅能控制黑暗生物而已吧?”永琳一语道破我还隐藏了些东西,真是过分……明明连紫都没有怀疑过我,“你至少还藏了一种能力,是什么?”

    “唉……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就是……你自己低头看看吧。”我示意永琳自己低头,而且就算我不说她也一定会低头,因为她现在肯定感觉‘腿’上痒痒的。

    “我……这是!什么东西!”永琳一低下头立刻发现不知何时地板上爬满了黑乎乎‘肉’嘟嘟的虫子,这些虫子每一只都有半个拳头大小,除了头上的两根触角再没有其他的器官,看上去既油腻又恶心,,而此时这些虫子中的一部分正顺着永琳的‘腿’往上蠕动,而可怕的也就在这里,在这些虫子爬过的地方,永琳‘腿’上的丝袜无声无息的被溶掉了,“你玩过火了吧!”

    永琳直接将所有爬上她小‘腿’的虫子震飞了出去,虫子落地时已经成了黑‘色’的浆糊,然而这不是我做的,对,我只是把它们叫出来,然后看看它们会有什么本能的动作而已,我发誓。

    “这就是我得到噬魂之后的另一种能力,你想看?现在你看到了,感觉如何?”我下令停止了虫子们的继续活动,虫子们从永琳的身边退开,围到我的脚下,“别愣着,来发表一下感想啊。”

    “感想?你要陪我一条崭新的丝袜而且……你最好给我‘交’代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永琳很恼怒,不仅仅是因为毁了一条丝袜这么简单,还有对于我这种能力本身的厌恶。

    “黑蚀虫,它们的主要能力是侵入生物体内吸取生命力并且转换成原罪徽章持有者的魔力,所以我并没打算用,因为魔力对现在的我毫无用处,我有近乎无限的魔力,放不出魔法不是我的魔力不足,所以这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用,而且幻想乡里也没有生物可以用来吸收生命力。”这是个‘鸡’肋的能力,真的很‘鸡’肋,至少对我来说很‘鸡’肋。

    “是吗?那我倒有个问题了。”永琳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主动惹祸上身了,“这些虫子除了头上的触角没有其他器官,怎么侵入生物体内?还有……触角干什么用的?”

    “它们的触角干什么用的?你生物不及格吗?”触角是昆虫重要的感觉器官,主要起嗅觉和触觉作用,有的还有听觉作用,可以帮助昆虫进行通讯联络,寻觅异‘性’,寻找食物和选择产卵场所等活动,这是连小学生都知道的,当然,对于我这些没有其他器官的黑蚀虫来说触角还能起到在水中保持平衡以及进行呼吸的作用,但是我很难相信永琳会想不出来,“至于怎么入侵生物体内,你刚刚不是已经看到了?”

    “……说真的?”永琳的想法被证实之后,自己反而不相信了。

    “当然了,我有必要骗你吗?黑蚀虫可以侵入嘴巴,如果被侵入者闭上嘴巴,那么它们就会选择从下面的嘴巴入侵,如果目标没有下面的嘴巴那就从后面的(消音)入侵。”黑蚀虫一旦侵入目标就不会再出来,直到目标死亡时体内的黑蚀虫也会一起死亡,这些虫子无穷无尽并且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当然效果‘鸡’肋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啊,对了,它们在蠕动的时候会留下一种粘液,这种粘液能够溶解衣服,当然,这只是个最边缘的功能。”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这个才是主要功能呢?”永琳看我的眼神已经从一直以来的看变态般的眼神变成了更严重的看变态涩魔触手狂人虫帝的眼神了,虽然她嘴上没说,但是却瞒不过我,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在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她已经离我的位置后退了好几步,“你就算再怎么解释……不,再怎么洗地,也改变不了这就是银虫的事实吧!”

    “并不是,这是以夺取他人生命转换为自身魔力为目的而生成的生物兵器……”

    “是银虫对吧,就是银虫对吧。”

    “都说了这是能够依靠侵入来寄生于其他生物体内‘抽’取生命力转化为魔力的装置……”

    “所以就是银虫对吧,怎么说都是银虫对吧!”

    “好吧是银虫,你想怎么样?”

    “……以后禁止你使用!”

    “唉……”我叹了口气,收回了所有的黑蚀虫,“我本来也没打算用啊,是你自己要看,我才拿出来给你看的……当然,说实话我也是想测试一下它们的‘性’能,吓到你真是抱歉。”

    “吓到倒是没有,只是第一眼看到觉得难以理解,还有……为什么我的全身衣服都在消失?”永琳的腹部已经完全暴‘露’了,‘胸’前也几乎是朝不保夕。

    “啊,因为那些粘液会因为溶解衣服而扩散,所以在确定沾到粘液之后最好马上把沾到粘液的衣服脱掉……是不是说的有点晚了?”这是意外,这次真的是意外……刚才那也是意外!对!都是意外!绝对没有任何‘私’下的指示和隐瞒!

    “不晚!”永琳瞬间消失,几秒之后又重新出现,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新的,“只不过你要赔我一整套衣服了。”

    “好说……”

    另一边,紫带着梅莉四人来到了阿求的家里,稗田邸,就在这里,一行四人进行着登记和详细情况记录,不仅仅是阿求,蓝也在这里,两个人分别负责详细记录和人物登记,而与此同时紫则是在讲述着幻想乡里的各个地点,人物以及注意事项,她的面子非常大这是不假,但是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买账,比如地下势力,或者是某‘花’田。

    “妖怪山是个很特殊的势力,因为它本身就是多股势力的联合,在其中包括了天狗一族,河童一族,还有各种各样的野生神明以及以大和神和土著神作为信仰标杆的幻想乡神道教代表之一的守矢神社势力。”此时紫正好讲到妖怪山,“不过考虑到你的爱好你应该会对河童重工很感兴趣吧,毕竟她们……”

    八云紫已经知道理香子的爱好了,于是在这里特意的多提了一下河童重工,毕竟荷取她们是现在幻想乡除了我之外的第一工业产业(月球不列入计算),即使是新兴产业的地灵殿核动力工业比起她们来也要差上不少。

    “你说的河童重工真的有那么厉害?”果然,理香子直接对于河童们位于玄武之泽的河童重工产业链起了兴趣,一如她的‘性’格和追求,“ms都造出来了?还能实战了?”

    “当然,我说出来就不怕你不信,按照她们自己的说法,那叫……哦,对了。”紫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双脚脚跟用力并拢发出很大的声响,然后高举着一根不知从什么地方偷来的黄瓜大喊起来,“蠢货!河意志的科学技术幻想乡第一!是河童种族智慧的科技结晶以及无上的荣耀!也就是说……”

    紫一口气喊完了荷取以前的宣言,然后淡定的坐下擦了擦汗,把手上的黄瓜往桌上一扔,丝毫不见尴尬。

    “哦,这样啊……那跟秦钺炀比起来怎么样?他说他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理香子想到了我之前对她的邀请,“能具体形容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