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荷取的难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六十章 荷取的难题

    我道歉,我道歉,头疼让我分心,休息使我快乐,快乐之后就是可怕的效率下降

    ————————————————————————————————————

    就像标题所说的一样,宴会很突兀的开始了,嗯……并没有邀请很多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来的人很多,嗯,根据这个海报上的信息吗……海报?等下,为什么小型宴会会有海报贴在人之里的大街小巷呢?嗯,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人会来这么多了。

    “唉呀妈呀,这就是新来的啊,还真跟那两位大人长得一‘毛’一样啊这家伙……”现实就是,很明显宴会的消息被泄‘露’了,然后现在一群人站在这里围观我们可怜的秘封组,然而对于这种情况,灵梦似乎早有准备?

    “排队去!排队去!都他妈给我排队去!买票了吗!都给我买票!买完了票按顺序参观!不许拍照!违者罚款!听到没有!罚款!”灵梦站在一个木箱子上,一手拿着高音喇叭大喊着,声音连我们这边听起来都震耳‘欲’聋的,“你!后面排队去!”

    灵梦还是一如既往的为了搞点钱而不择手段,话说真的会有人‘交’出这笔所谓的‘门’票钱吗?我看不见得,灵梦的赛钱箱里要是真的有了钱的话……那是异变啊!要是真到的那个时候,估计我就得学泰巴马大喊一句什么……快!快去找奈非天!

    喊人是肯定的,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其实只要利用稀神探‘女’的力量来个负负为正就行了,具体方式自然就是她当着灵梦的面大喊一句:灵梦,你还真是有钱呢。然后,问题解决,一切照旧,只有稀神探‘女’可能会受到一些强度并不足以记录下来的人身攻击。

    今天的宴会本来没想发展成如此巨大的规模,所以并没有一些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宴会的具体内容基本就跟早期的每一次宴会都差不多,但是很快我还是发现了一点不同之处,嗯,并不是流程上的不同,而是……参会人员上的。

    “怎么站在这发呆?”有人从我的背后靠近,没有威胁系数,这是噬魂反馈给我的,跟魍心不一样,它不信任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所以周围任何的动向都会引起它的警惕,“你看上去有点心事重重的,在思考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次宴会上少了些本来应该在这的人。”我转过身看着靠近过来的理香子,“这次宴会上没有任何一个河童前来参加,这让我有点无法理解,河童你已经知道了吧,我相信紫已经跟你详细的提到过了,还是说需要我在这里重新讲一遍?”

    “住在玄武之泽的是吧,我知道,而且我现在对她们也很有兴趣,怎么,河童以前都来的吗?我一直没看到她们还以为她们不喜欢宴会,怎么,她们只有这次缺席了?”理香子还不了解河童,但是我却很了解,以往不管哪次宴会,荷取和她手下的四大‘门’神(其实就是红黄白绿四个河童妞,算是主负责人一类)都肯定会到场的。

    “她们就是缺席了,所以才让我觉得奇怪。”椛椛她们和雏她们都来了,这就代表不是妖怪山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以她们之间那么近的距离,肯定能知道些什么,“不过应该不是因为什么突发事件,倒像是她们没接到邀请一样……诶,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看看?”

    “可以吗?我听说妖怪山一般是不让其他人进入的。”在紫对梅莉她们的描述中,妖怪山的危险‘性’被定义为a级,也就是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贸然进入是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同等级的地方包括地下的鬼都和地灵殿,再高的就是s级的太阳‘花’田,进去就未必出的来了。

    “没错,看来紫有好好尽到责任啊……不过你也得知道,我不是其他人,从小了说,妖怪山也是我的家,往大了说,老子是特权阶层!”特权阶层,权限狗,懂吗?就是这么牛叉,在幻想乡里还没有我不能进的地方呢,就连‘女’澡堂子和‘女’厕所我都能进,前提是先变个身,“走,跟你爸我妖怪山一日游。”

    “呃……哈……”理香子的眼镜又差点掉下来,八云紫很明显也跟她说了关于我的事,要是按辈分算起来,她管我叫爸爸都是占便宜了,但是即便如此,这种对话方式还是会让她本能的觉得哭笑不得,“可我们怎么去?”

    “废话,当然是飞过去了。”我的背包可是一直都背着呢,啊,今天去外界的时候因为刚起‘床’就被拉壮丁而没来得及,背包展开成流亡者包裹住全身,“你不是也有火箭背包吗?”

    “可是妖怪山禁止任何人飞行,包括妖怪山住民在内……”理香子还想反驳什么。

    “你是不是又傻了?刚说完就忘了?老子是特权阶层!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问价,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给紫传了条‘我去妖怪山了’的消息,我带着理香子一阵火光直奔妖怪山,啊,不是流亡者的火光,你们知道的,为了能在夜间隐秘行动,流亡者的喷‘射’背包都被设计成无焰型,但其实只是想办法让喷气尾焰变透明而已,并不是真的没有尾焰,原理类似与无‘花’果,无‘花’果只是‘花’的位置很奇葩,并不是真的没有‘花’,而且就我个人观点来说,无‘花’果真‘鸡’儿难吃,反正我是不喜欢,鲜的干的都不喜欢,但是那种叫无‘花’果的小零食除外,虽然谁都知道那东西根本不是无‘花’果做的……咳咳,扯远了。

    “……”理香子看着我身上的流亡者,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火箭喷‘射’背包,‘激’动的眼圈都红了……等下,这好像不是‘激’动……“我这几十年的努力就做了些垃圾出来啊!”

    “啊,那倒不至于,你这至少是可燃垃圾,对吧,其实你要是能把尾焰处理一下,然后换上一些轻型强化材料再把体积减小,换上更大功率的推进器,并且顺便提高一下燃料的燃烧效率……你这东西烧航空煤油的?啊,太不环保了,要不要考虑一下生化能或者核聚变?”

    “这不是已经没救了吗!”理香子在半空中捂着脸大哭,啊,牙白,这要是眼泪滴落到下去不小心砸到人可能会被人以为有人在天上随意排泄呢,影响不好,而且可能会无意中暴‘露’一些人的‘性’癖,“这不已经等于从头制造了吗!”

    “笨蛋啊你!”我一拳下去差点把理香子打的满面桃‘花’开,“正因为我们自身的闭‘门’造车没有效果所以才需要集思广益互相学习啊!连这一点都看不清的你也好意思自称科研人员吗!你给我立正站好!看看你这样子!站没站相飞没飞相!刚才的话你明白没有!回答我!”

    “‘射’!液d‘射’!”理香子可能是被我的话震惊到了,下意识的听从我的命令立正站好然后高喊起来,虽然很有气势,但是……大兄弟你发音差的太远了吧?“哦……这种气魄……这种‘精’神,大湿,您就是大湿啊!”

    “我可算不上什么大湿,只是个普通的风来坊罢了。”纠正了理香子那扭曲的三观,我打算继续前进了,因为理香子的火箭背包看上去好像摇摇‘欲’坠的样子,估计是燃料快要见底了,啧,这续航能力,也只能算作可燃垃圾级别了,“来,我们继续前进,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

    妖怪山巍峨的身躯已经在黑幕……夜幕之下隐约可见轮廓,这代表我们已经很近了,妖怪山已经完全实现了电力供应,但是每到夜晚亮起的灯光却并不太多,妖怪不同于人类,在黑夜之下也有着良好的视线,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灯光的辅助,而且如果真的搞得到处都灯火通明的,你让那些搞姬的天狗妹子和河童妞们怎么办?难道要在那大庭广众之下行这等苟且之事吗?虽然很多人并不在意看一场现场直播,但是却会严重的影响妖怪山的形象,最后造成风评被害。

    一束探照灯突然打过来,照亮了我和理香子所在的位置,很明显,负责警戒的鸦天狗已经发现我了,然后,她把探照灯又关上了,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开始四处看风景。

    “看到了没?这就是万恶的特权阶层,努力奋斗吧,也许你也有这么一天。”带着理香子一路下降,最后我们降临在一片水汽浓重的区域,自然,这里就是……风神之湖啦!真可惜,你们以为是玄武之泽吗?残念,是风神之湖哟,至于为什么我们要落在这里……其实也很简单,“没油了吧,摘下来吧,接下来的路我们走过去。”

    理香子的可燃垃圾没油了,这就是我们在这里降落的唯一原因,如果是以前的流亡者,我可以直接带着她飞过去,但是这台背包装备却无法承受额外一个人的重量。

    “抱歉,之前在外面对付双足飞龙的时候消耗太多油料了。”理香子脱掉可燃垃圾背包,然后又装进了莫名奇妙的地方消失不见,就好像她的这件白大褂……“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把它放到什么地方去了。”理香子自称对空间魔法一窍不通,所以不可能是用空间魔法进行储藏,那么会是什么情况?我想只有一种解释了,“你这件衣服是空间设备?你自己做的?我看不是吧?”

    “嗯,这件衣服确实是空间设备,而且并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很遗憾,我还没有这种能力,这件衣服……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送给我的,她才是个真正的天才,可惜英年早逝,跟她比起来,我也顶多算个学徒,她的水平虽然还没法跟你相比,但是也不是人类能达到的高度。”理香子简单的解释了两句,看来她实际上并不想提起这件事,“她的名字不提也罢,毕竟是过去的事了,不过我现在开始怀疑我有没有资格继承她这套衣服了。”

    “给我记住,作为一个研究者,永远不能骄傲自满或是心存嫉妒,但这还不够,一个优秀的研究者还要做到不因巨人的肩膀太高而自卑,而是应该感到庆幸,正因为巨人的肩膀如此高大,我们站在上面才能看到更远的地方,现在告诉我,刚才的话你听明白没有!回答我!”自满和嫉妒只会带来失败和错误,而自卑带来的则比那两者还恐怖的多,是无,一事无成的无,自负者和嫉妒者即使充满了错误和失败,也会有新的成果出现,而自卑者什么都没有。

    “‘射’!液d‘射’!”理香子又来了,话说她的英语口音是伦敦郊区的?

    “很好,走吧。”再一次纠正了理香子那不正常的三观,我们继续前行,守矢神社冷冷清清的,诹访子和早苗都在宴会会场,而沉勇而友爱的神奈子还躺在医院里……她们三个住个院的时间也太长了吧!不是说要住院……多久来着……不管怎么说也差不多了吧,就算一个个进医院的时候都是快死的人了,可永琳的手术刀也不是吃素的啊,该切哪就切哪啊,不要怂就是莽,这个世界上没有切除病灶解决不了的疾病,如果有,那就多切几次。

    离开守矢神社的范围,我们遇到了巡逻的白狼天狗小队,出于谨慎,我跟她们询问了一些事情,“河童她们的地方有什么异常吗?她们今天都没去宴会。”

    “没有,一切正常,工厂的灯都亮着,机械声站在大‘门’外都能听到,好像是在赶工还是什么的吧。”巡逻小队回答道。

    “赶工?最近她们接到什么大单子了吗?”很奇怪,上次秋名山车神竞速赛结束之后荷取她们应该已经闲下来了,如果再有什么大型的工业订单肯定要先知会我们这些人,也就是说……嗯,我大概知道原因了。

    “不知道,但从声音上听起来动静‘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