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陆地霸王的改良计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六十一章 陆地霸王的改良计划

    我错了,我错了,但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可惜啊,什么都没问出来。”理香子在我身后叹着气,这让我暗自好笑。

    “可惜?有什么好可惜的,我们这不是已经找到答案了吗?”看来理香子不正常的不仅仅是三观,还有思维方式,她的思维方式太直接,这是当不了一个研究者的,不过话说回来,理香子但凡能在思考问题的时候灵活一点,也不会被冈崎梦美用一本物理课本骗了.

    “嗯?什么意思?”理香子还没转过弯来,我还是觉得她适合去学魔法而不是搞科研。

    “意思就是……河童的本部没有任何异常,最近又不可能接到任何大型订单,那么她们现在还在疯狂赶工并且连宴会都没法参加的可能性就只有一种了,她们想到了某些新的设计产物但是却无法直接进行实现,也许是技术受限,又或者是材料不足,总之如果她们但凡有能力搞出来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焦头烂额,所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荷取肯定又自找麻烦了,就是那种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然后还完成了完整的设计架构,直到生产的时候发现问题远比想像中严重的情况,当年我还是个失意体前屈重症患者的时候可是经常出这种问题。

    “这样啊……我完全都没想到。”理香子不置可否,“啊,我看到灯光了。”

    当我们走进工厂的时候,荷取正在一块钉满了设计草稿的墙壁前愁眉苦脸。

    “荷取,你又在搞什么飞机?”我一个扳手扔过去,正中绿心,荷取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宴会都没参加,你们这倒是比宴会还热闹。”

    “啊,盟友啊……我就知道,除了你没人有这么大胆子。”荷取从地上捡起扳手往桌子上一扔,“宴会?啊,抱歉,我忘了,所以有什么事吗?”

    “就是因为你们反常的一个人都没去,所以我们才过来,这是朝仓理香子,新来的,她想参观一下你这里,我允许了,所以找个人带路吧。”论魔法理香子也许很强,但是论这方面她连半桶水的程度都不到,所以荷取都搞不定的东西她也没戏,反而会徒增麻烦,所以还不如让她直接在河童重工里参观一下,“那个谁,把手里活放下,带她到处转转。”

    宇宙万能的那个谁,只要老板和上司有要求,这个叫那个谁的人永远会第一时刻出现为老板解决问题,如今也不例外,理香子满眼小星星的被那个谁带走参观了。

    “所以说……你到底又设计了什么反人类的东西啊?”工厂里的巨大噪音听的人心态爆炸,想想我的工厂全都是静音工厂,用厚厚的隔音板与外界隔绝,全自动化处理,但是荷取这边的工厂还只是半自动化,而且隔音设施也几乎没有,“说来听听呗。”

    “哎呀是这样啊,这不是昨天普天同庆吗,我们晚上玩游戏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我们现在的工业化也算是走上正轨了,大工业生产时代已经指日可待,但是问题也出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却没有任何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大工业生产时代象征产物。”荷取的话听的我莫名其妙,我发誓她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的思维。

    “啊……哈?”我是真的有点跟不上时代了,大工业生产时代象征产物?“你……你……你们连ms都有了你还要什么自行车啊?还有比ms更能作为划时代产物标志的嘛?”

    “问题不是那么说的啊,就因为是ms所以才不行。”荷取收敛了急躁的心情开始跟我详细的解释,“你看,ms虽然可以说是高精尖产物,是常规机械的划时代杰作,但是正因为太过于超前了,却反而会给人一种不真实感,没有那种真正的震撼人心的感觉你懂吗?”

    “哦,你要是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明白是明白了,可是这问题不是光明白就行,“所以呢?你觉得什么东西最适合作为你所谓的大工业生产时代标志?拖拉机?”

    “当然是坦克了!”荷取用力敲打着墙上的设计图草稿,“坦克啊,还有什么比坦克更能代表一个时代的兴亡吗?然而我们到现在居然都还没有坦克啊!这合理吗?”

    “你们不是有一大批坦克了吗?”不要欺负我年纪老,我的记忆力还没差到那个地步,当年荷取她们还没有成功制造出ms的时候,河童重工产量最大的就是坦克和战斗机了,“你不是在研制出ms之后就把它们全都退役扔到废品回收站了?”

    “那不一样啊。”荷取摇晃着手指头,“那些坦克的设计图并非我们独立研发的,而是以外界的十式主战坦克的设计图打底,又融合了一些m1a2艾布拉姆斯,t-80u和梅卡瓦的特点拼凑起来的多国部队而已,说实话在可能放在外界能装一装第四代主战坦克可是放在幻想乡里就是废渣,我这次要做的可不是那种玩具!你来看!”

    荷取在桌面上摊开完整的设计概念图,我第一眼看上去就禁不住翘嘴角,荷取真敢想啊。

    “我这次要做的是一台完全跨越所有已知坦克概念,但又不会像ms一样过于科幻和超前的陆战帝王,最显而易见的特点就是无坚不摧的主炮和刀枪不入的装甲,但是又不能因此而付出太大的代价,不然这东西造出来就跟鸡肋没区别了。”无坚不摧的主炮和刀枪不入的装甲,这对于流亡者来说几乎是难以实现的,能量供应限制了主炮的威力,而刀枪不入的装甲带来的必然是巨大的重量。

    流亡者的装甲是绝对不可能做到那个程度的,首先过于沉重的机体本身就会导致喷射效率的严重不足,最后可能会导致机体失去飞行能力,而且就算真的还能飞起来,灵活性也是个很大的问题,那么沉重的机体是无法在空中做出灵活的动作的,因此如果这是流亡者的设计图,那么现在就可以撕掉不做考虑了。

    然而,这却是一台坦克的设计图,跟流亡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坦克不用飞,正是这一点让荷取的妄想变的有可能实现,当然,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荷取早就完工了,她现在看起来甚至还没有正式开工,工厂在生产的是一些深灰色的金属锭。

    “我考虑过了,我首先考虑的就是防御,也就是这坦克的外壳材料选定,我放弃所有的反应装甲,复合装甲,主动防御和被动防御系统,我都放弃了,我要做的是一台仅凭自身就无法被摧毁的怪物,而不是依靠科技才能幸存的量产货。”这可过于大胆了,现在外界所有的坦克都巴不得把各种最精密的电子设备和防御装备运用到坦克上来提高坦克的战斗力和存活率,但是荷取居然打算反其道而行之?

    “你不觉得这个想法过于冒险了吗?”完全抛弃那些后来的设备,相当于让坦克直接回到第一代主战坦克时代了,不,如果算上必不可少的先进火控系统,那应该叫……一代半?“你这可是把坦克的概念推回到了一九四五年啊。”

    在那个时代,大威力的火炮和厚实的装甲就是正义,没有乱七八糟的设备,有的只是血与钢铁,那是因为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所导致的,在那之后,坦克的装甲变得越来越跟不上火炮,火箭弹,炸弹乃至导弹的步伐,坦克装甲本身的作用甚至后退到了一九一六年,就是用来防御轻型火力的。

    “不会,这次我选择的材料还是受到了你的启发,你还记得你的百锻精金吗?”荷取提到了百锻精金,那材料确实厉害,即使对上神灵,想要摧毁百锻精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先不说百锻精金那坑爹的重量,但就有一点荷取就无法解决,那就是荷取没有精金,更没有锻造百锻精金的技术和条件。

    “记得,怎么了?”说实话,如果要做成荷取理想中的坦克,需要的百锻精金数量比上次流亡者实验机上用的还要多出好几倍,这个数量连我都拿不出来,百锻精金是经过层层淬炼强化的精金,在这个过程中会消耗掉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劣等精金来提炼最精华的部分,换句话说一吨精金砸下去,最多只能产出二十千克百锻精金,而当初歌利亚试作型拼装机的两面大型护盾和后来流亡者实验机的铁浮屠装甲几乎耗尽了我手头的全部资源,即使在回收了部分材料之后,损失也已经无法估量。

    “就因为你的百锻精金,我想到了一件事,既然精金可以依靠锻造彻底除去杂质而成为最纯粹也最强大的形态,那么别的金属应该也可以,比如现在我们手头最常用的从魔法森林里开采到的钛金属,说起来这矿脉的位置还是你告诉我的,除此之外就是常规的钢铁,你看到那些金属锭了吗?”荷取带着我来到了传送带旁边,一块一块深灰色的金属锭被传送着前进,这些金属锭只有四分之一个拳头大小,“拿起一个看看?”

    “哇哦,好重。”我拿起一块金属锭,就感到手臂猛地一沉,这不起眼的小小金属锭重量居然夸张的吓人,我用左手捏了一下,居然没捏动,“嗯……不错,如果用这东西作为材料的话,只要数量足够就能达到比当初的铁浮屠装甲还要强大,但是你也要知道,用这东西当做材料的话……”

    “我计算过了,如果要达到等同于甚至超过百锻精金的强度的话,坦克的最终重量会变成超过五千吨,而且体型也会变得过于巨大,这又本末倒置了。”荷取却否定了这个方案,“我要做的是一台攻击打上去连个弹坑都留不下的怪物,而不是依靠装甲厚度消耗攻击威力的废物。”

    “那这些金属锭还差得远。”百锻精金其实也并不是一种,对,百锻精金本身也可以再次进行锻造,每经过锻造一次,强度都会提高,当初歌利亚试作型拼装机的护盾用的就是最初级阶段的太阳精金,对抗非想天则的火力显得那么的吃力,而后来的铁浮屠装甲则是至少提高了三个时代的百锻精金,即使是下级神灵也很难将其摧毁,而这还不是极限,“如果你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继续锻造,直到它们满足要求为止。”

    “我就是这么想的,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难堪的问题,即使是现在的核动力炉也无法驱动如此沉重的载具,如果想要驱动就需要扩大反应炉,可是那样一来又会导致坦克体积增大。”这是一个死循环,不扩大反应炉就带不动,可是扩大反应炉又会违反设计初衷。

    “你以为问题只有这一个?”然而在我看来,这个方案单从防御一个方面来说,都还有着重大的缺陷,“你有没有想过,绝对的装甲可以保证坦克本身不被摧毁,但是里面的成员呢?”

    “诶?”荷取一愣。

    “考虑一下,当坦克被带有巨大动能的攻击命中的时候,也许坦克并不会被摧毁,但是里面的成员却会毫不例外的全军覆没。”坦克乘员舱内是空的,坦克装甲又为了减小体积而必须保证不会过于的厚,当受到那种程度的攻击,会发生可怕的动能传导和共振,置其中的成员于死地,“这种可能性,你考虑到过没有?”

    “这……”荷取是有点牛角尖了,太过于注重坦克本身却忘了坦克上最重要的是坦克乘员,即使坦克能毫发无损,但是却不能保证乘员幸存,那样的坦克不一样是鸡肋吗?“那盟友你的意思是?”

    “我们合作吧,合力来完成这一杰作,然后我们平分成果。”说实话,我的兴趣被勾引起来了,不是什么不正当的粗鄙之语,而是作为一个机械师,完成这样一个怪物不是很酷吗?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