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夭寿了!!!神灵泛滥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六十五章 夭寿了!!!神灵泛滥了!!!

    确实失败了,但是……试着补救一下吧

    ——————————————————————————

    于凌晨时分回到家中,我却依然毫无困意,大量的设计和改良方案充斥着我的大脑,我已经将他们都保存下来了,现在就要依次来完成他们,陆地霸主……啧啧啧,这坦克出来之后可就是防御利器,至于用来进攻……坦克不能飞行这点并没有变,反重力系统也只能让坦克贴地悬浮,所以比起进攻,这台坦克很明显更适合防御,掩护,甚至是用来当作小型避难所和‘肉’盾。。: 。

    “西斯特姆,关于几天的讨论内容都记录下来了吧。”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因为你今天想到的东西十有**都保留不到第二天,所以还是记录下来最好,“从现在开始,彼岸居进入一级工程站模式,我们该动手做些什么了,封闭地下室,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要打扰我,就算外面有怪兽在干架也是一样,明白了吗?”

    “了解,sir。”西斯特姆封闭了地下室,我一头扎进了工作间里。

    第二天早晨,西斯特姆就向全家人宣布了这个消息,什么消息呢?就是我闭关锁国的消息,具体来说就是我因为在搞一个巨大的工程而暂时脱不开身的意思。

    “这么突然?跟他昨天去荷取那边有关系吧?”文文一下子猜到了事情的原因,“这家伙……好吧,反正他都已经辞职不干城管了,那这里的事就由我们来解决……小伞,你晃悠什么?”

    “啊?啊,抱歉……昨晚没睡好……”小伞的脸‘色’有些惨白,看上去气‘色’很差,嗯,虽然说小伞本来就很白,但是这种白跟那种白不一样,现在小伞脸上的这种白‘色’看起来就像是……是……对了!就像过去给死人画的那种惨白的脸妆一样。

    “怎么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小伞的样子明显不对,就算是最没心没肺的小9都看出来了,小9虽然傻乎乎的,但是却有一点很值得称道,就是够义气,“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啊?说,是谁?敢在老娘头上冻土(琪‘露’诺分不清冻土和动土),活的不耐烦了!走,你带我过去,看我不往死里削他!”

    “不是那种原因啦……”小9的身子永远动的比脑子快,说着话已经快要走出大‘门’了,幸好铃仙一把拎起了她的后衣领,小9悬空着走了半天,发现自己没动地方,幸亏如此,“其实昨天晚上宴会的时候,我因为不太喜欢吵闹的环境,所以就跑到命莲寺的墓地去了……”

    命莲寺的墓地建立完成之后,很多人都把最近三四年的死者的坟迁移到这里来了,至于更早些年的死者因为幻想乡的内部环境原因,根本就没有条件立坟立碑,大部分会被掩埋在无缘冢,少部分则是连尸体都找不到,这些尸体早已无迹可寻,自然也就没办法迁坟,至于为什么要迁坟,其实是水蜜她们的请求。

    幻想乡随着内部居民高端力量的上升,自身也在进化,进化的结果就是幻想乡里即使是普通人哪怕是动物的寿命和先天体质都会有明显的增加,现在幻想乡的普通人平均寿命已经高达一百四十二岁,可以说以幻想乡人之里的人口基数来说一年下来去世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墓地建成了,里面却没有墓,这叫什么墓地呢?

    基于这种原因,再加上墓地的风水确实比野坟强得多,因此出于双方面考虑,紫带头在人之里宣布了迁坟事宜,当然,是否迁坟完全看自愿,然而结果就是……全迁进去了,各家各户只要是还能找得着骨头的坟全都迁进去了,墓地也终于有了个墓地的样子。

    不过据我所知,人之里那些老油条之所以这么主动的自愿迁坟听说是跟紫承诺的一笔迁坟补助款有关系,具体的……反正又没‘花’我的钱,紫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不过由于坟确实变多了,墓地的环境也开始变得有点‘阴’森,这是正常的变化,因此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等下……昨天晚上……那么黑的天你去墓地干什么?”小魔敏锐地抓住了盲点,“连我这种恶魔都不会在晚上去墓地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诶?蕾米莉亚晚上不会搞一些跟棺材或者墓地有关系的活动吗?她可是吸血鬼啊。”维罗妮卡想起了电影里的吸血鬼,算起来吸血鬼和丧尸在某些程度上似乎还有些相似之处。

    “我看你是在难为我阿尔托……我看你是对吸血鬼有什么误会,这可不好,有机会带你去红魔馆住几天吧,因为主人的关系我们彼岸居可跟红魔馆算是本家,这么不熟悉可说不过去……对了,维罗妮卡你也没见过小8对吧?”维罗妮卡是后来才加入我们这里的,只比小伞早一些,“对,小伞你也没见过吧,下次找个机会去永远亭让你们看看。”

    “所以……小8是谁?”维罗妮卡感觉自己被孤立了,就是那种四人组队吃‘鸡’却发现队里三个人在开黑的感觉一样,同样也可以理解为占领据点的时候对面平铺的坦克和两三架飞机在朝你倾泻火力而你却发现队友都还在后面慢吞吞的赶路的感觉,反正都一样。

    “主人的……呃……基因整修构造体?是这么称呼吧?是主人之后的型号,d-255之前的型号,编号d-88,所以叫小八,她管主人叫父亲,长得很可爱哦。”小魔吸了吸快流出来的口水,“不过因为身体缺陷导致寿命很短,现在不得不在永远亭接受长期休眠治疗。”

    “我就不信,还有人大过我?”维罗妮卡自负的把‘胸’一‘挺’,颤颤巍巍的动静让小伞的异‘色’瞳一下子就全变成红‘色’了,抡起本体只一击就把维罗妮卡打成了小儿麻了个痹,“哼,真过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脱胎换骨了?我可是已经能彻底封闭痛觉了,你这种毫无意义的攻击根本……呕!!!”

    维罗妮卡剧烈地呕吐起来,一下子‘弄’满了整张防水地毯,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酸腐味,闻着这股味道,屋里其他人也都跟着吐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这就上个厕所……喂!”艾尔从厕所提着裙子出来,一进客厅裙子直接掉地上了,“你们搞什么!聚众呕吐吗!快快快!都给我滚出去!外边去外边去!”

    艾尔炸‘毛’了,这对于艾尔的‘性’格来说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正应了那句话,平时温顺的人一旦发起怒来威力将是惊天动地的,即使是小9都被艾尔的气势吓‘蒙’了,所有人都被轰到了院子里。

    “看看,看看,都赖你,害的我们惹艾尔生气了吧?”维罗妮卡直接把锅丢给了小伞。

    “嘿,这话怎么说的?你拍拍自己的良心……好吧你拍不到,你自己说你可以暂时屏蔽痛觉的,怎么还怪我了?”小伞也没想到自己那一下惹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废话,我不得提前屏蔽吗?你这突然打过来给我屏蔽痛觉的机会了吗?”维罗妮卡则是表示这就像是亡羊补牢一样,就算把破‘洞’补好了,羊还是丢了啊,不管这个故事有多么大的教育意义,那羊还是丢了啊,“不对啊,我们歪楼歪到什么地方了?”

    “对啊,之前不是好像刚说到……哦,对了,是小魔你问的,你问的是小伞黑灯瞎火的去墓地干什么,对吧?是这样吧?”铃仙的记忆力还算不错,到是把歪掉的楼层想起来了,“对啊,小伞你那种时候就算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也不应该去坟地啊。”

    “啊呀呀呀呀……”小伞发出了不知所措的声音,然而这个声音严重地侵犯了版权,小伞因此受到了文文严重的警告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xx照被发到网上的程度?“你们要理解我啊!想想我的能力啊,我的能力是吓人啊,可是现在这个世道我别说人了,我连条狗都吓唬不住,所以我才想去墓地学习学习怎么吓人……”

    “结果你反而被人给吓了?”文文觉得自己已经找到问题了,“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要是真那么简单就好了……”小伞叹了口气,“昨天我在墓地里,遇到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可怕的怪物?”

    “对……那家伙似乎将墓地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在里面游‘荡’,当我试图进去的时候,受到了她的驱逐,但是只是驱逐,她似乎没有试图攻击我的意思……”小伞开始回忆昨天晚上遇到的怪人怪事,“我本来还想跟她多少沟通一下,但是她对我的话毫无反应……呃……与其说是毫无反应,倒不如说是……嗯……总感觉她好像对我话里的意思反应不过来一样,对,就是脑子没转过弯来那种感觉。”

    “哦,脑子转不过弯来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还在傻乎乎的听着的琪‘露’诺身上,然后各自满意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明白了小伞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你们看我干什么?”只有小9还是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懵‘逼’的样子。

    “她油盐不进,我没别的办法,文的不行,我就只有来武的了,结果又是白费力气。”小伞没有继续理会小9的反应,“她对我的一切攻击手段都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就像……对,就像感觉不到疼一样,而且跟主人也好维罗妮卡也好都不一样,她被我打中之后是真的毫无反应,而且我就像刚才一样是突然袭击,也不像是维罗妮卡的那种能力,应该是她本身就没有痛觉之类的。”

    “然后呢?”小魔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见势不妙就逃跑了,她好像也没来追我,我就回来了,不过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件事,结果整晚都没怎么睡。”小伞的解释到此就结束了,不过看着小魔皱起的眉头,她还是问了一句,“小魔姐你知道什么吗?”

    “不……只是想起了以前和帕秋莉大人一起研究死灵魔法的时候……”小魔摇摇头,“对了,你再回忆一下,那家伙还有什么特征没有,比如行动方式或者外貌之类的。”

    “呃……让我想想……”就像我说的,其实人很难在事后记清所经历事情的每一处细节,记忆力好的人还有机会回忆起来一部分,而记忆力差的人就只能回想起大致的轮廓了,“嗯……对了,虽然天很黑看不清,不过她好像戴了一顶奇怪的帽子。”

    “奇怪的帽子?怎么个奇怪法?”小魔追问,“幻想乡里奇怪的帽子太多了,你确定?”

    “当然了,就算是再奇怪的帽子,作用都是类似的,不会像这个那么奇怪,你见过帽子前面还带着个帘子一样东西的帽子吗?而且好像还不透明,这不是自己挡自己的眼吗。”小伞对此表示绝对肯定,幻想乡里确实奇形怪状的帽子不少,但是也没有说自己挡自己视线的。

    “你是说她的帽子前面有一个帘子?”小魔的语气抬高了一点,“什么样的?”

    “就是长方形的一条,反正是遮在脸的正中央,风一吹来回‘乱’晃。”小伞回忆着,“对了,那家伙试图驱赶我的时候我觉感觉她的动作有点奇怪,现在想想……她的手臂和‘腿’好像一直是直立的,对,她不管是走路还是赶我走的时候,膝盖和手肘都没弯曲过,‘腿’至少还有点动作,可她的手就一直朝前横着,也不放下去,那个姿势很累的,真不明白。”

    “她的走路姿势是不是也很别扭?别扭到不正常?”小魔的语气已经平复了。

    “是啊。”小伞回答,“那又怎么了?”

    “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尽快处理。”

    “到底是什么?”维罗妮卡‘性’急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