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霍青娥的招数变化莫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六十七章 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霍青娥的招数变化莫测

    第九百六十七章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霍青娥的招数变化莫测

    “所以我们还是必须调查清楚,看看这些神之灵到底是为什么出现的,还有有什么危害。(最快更新)”小魔的眼镜映出冰冷的反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一定会和命莲寺墓地里那只奇怪的僵尸有关系,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从命莲寺入手,当然,我不是说这次事情是命莲寺的人惹出来的,但是她们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说的没错。”一道隙间突然打开,紧接着……梅莉和莲子走了出来,“hello,各位,我们又来了,嗯,看来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关于这次神之灵泛滥的问题,我带来了紫姐姐的传话,可以的话希望……嗯……请诸位静听。”

    “等下。”文文拦住了梅莉,然后摆出一副便秘一样的表情,我去,好形象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紫……姐姐?是她让你们这么称呼的吧?是不是?”

    “呃,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梅莉很困惑,回头跟莲子对视了一眼,然而莲子也是一脸问号,“呃……能不能请你们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们?你们都把我们看毛了……”

    “没什么,只不过……天下间竟然有十七八岁的老太婆?(国师脸)”文文的表情变得比三月的天还快,“嗯,好了,不用子阿姨,说吧,这位嫂嫂又有什么话说?”

    “哦,武松说……不是,哪来的武松呢?”梅莉一时不慎就被文文带进沟里去了,“紫姐姐说,这次事情已经上升到异变等级,鉴于秦先生已经辞职了,所以这次的任务就落在诸位的身上了,还有,因为某些原因,灵梦和魔理沙两位是没办法参与这次的行动,此外其他的城管似乎也没有行动的迹象,所以这次在场的诸位可能就是我们一方的全部战斗力了。”

    “灵梦就算了,魔理沙居然也会有不参加的时候?她们干什么去了?”灵梦偷懒耍滑不干活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可是魔理沙不一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黑白可是那种有异变要上,没有异变创造异变也要上的性格,能让她无视这次的奇异状况的一定是非常特别的大事。

    “呃……其实是因为我。”莲子不好意思的举起了手,“我说想学点简单粗暴的魔法,灵梦就直接把魔理沙拉过去了,现在两个人在紫姐姐那里为了怎么教我的事吵得不可开交,看样子就算外面有怪兽在干架也不可能出来了”

    “……怎么又是怪兽干架?最近有很多怪兽在干架吗?”这说法都快被用烂了,也难怪艾尔无法理解,“所以我们这里的人要来负责解决异变……这阵容还有什么可怕的?”

    艾尔的话一下子就让全场鸦雀无声,看看现在在场的人,琪露诺全力爆发有ss级别的战斗力(短时间),艾尔能爆发到ss-,文文和铃仙s(附带无限能量供给),早苗和妖梦s左右,小魔现在的魔法水平也有s-了,维罗妮卡大概a级别,就算剩下的小伞莲子和梅莉三个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套阵容也已经豪华过分了,单凭琪露诺和艾尔的组合效率就能超过早些年的灵梦魔理沙组合,当时魔理沙可是只有s级别的爆发力,本身实力只有a级别。.net

    “那还等什么?走吧,去命莲寺看看。”就这套阵容不客气的说直接f2a就能推平命莲寺,白莲都拦不住,“对了,你们两个是打算跟着我们还是怎么样?考虑过吗?”

    “哦,紫姐姐让我们跟着你们,算是,呃……什么来着?哦,对了,为了保证我们能正常的接受并融入幻想乡的环境气氛和日常,所以让我们对于异变的解决过程进行现场观摩,对,就算是……类似我们的大学实习课程一样的玩意。”梅莉想了半天才把紫那绕口的冠冕堂皇的废话想起来,“所以……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回去说。”

    “并没有问题,你们会飞了吗?那就走吧。”虽然不是不能让梅莉用隙间直接带所有人过去,但是小魔还是选择一路飞过去,这样通过一路上的观察,可以了解到更多的情况。

    她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命莲寺也乱成了一锅粥,星像个真正的虎妞一样急头白脸的推开门,对着屋中正闭着眼睛打坐的白莲大喊起来,白莲手上的念珠一停,睁眼了。

    “已经压不住了,她们复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因为想要复活的极端,神之灵都已经到处泛滥了,这绝对会引来……会把他们都引过来的。”星已经知道命莲寺的猫腻曝光了,但是这也不是她们的错,她们本来只是想着……哦,纠正一下,是白莲告诉她们所有人,她本来是想着利用命莲寺和自己一行人的佛力来组阻止地下的东西复活,但是很遗憾,计划失败了,而且现在命莲寺很可能因此而再次被扣上象征原谅的大帽子。()

    “南无三,事已至此就不要这么慌张了,事到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协助他们妥善的处理这件事,否则问题的关键将不再于命莲寺,幻想乡中人类与妖怪的平衡可能会被在一次打破,想想吧,那会是什么样子?”对比星的急迫,白莲显得很沉稳,毕竟是我佛慈悲,巨(和谐)乳心善,当然,仅限于黑肛没被人弄坏的时候。

    “唉,好吧,我现在去……嗯?”星正打算去召回其他人,却突然在墓地的方向感觉到了巨大的死气,“她又来了,可为什么是白天?”

    “这证明她们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她们已经不在意暴露一切了,而且看看这漫山遍野的神之灵吧,她们想藏也藏不住啊。”白莲说着站了起来,“这只僵尸可不好对付,而且……我们也没办法对付。”

    一直以来,这只僵尸都在晚上出现,直到最近两个晚上才被一轮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但是,却一直抓不到她,因为这只僵尸每次遇到命莲寺的人都会立刻消失在泥土中,土行术,这是僵尸与生俱来的能力,其实就是能以极快的速度挖地道走人,有点像哥尔赞。

    “那意味着她们当时还不希望彻底暴露,跟现在不一样。”一轮从门外走进来,身后跟着体型庞大的云山,“她们来了,不过没见到他,但是多了其他的几个,怎么做?”

    “如实禀报吧,我们失败了,就只能交由正统部门解决了。”白莲带着三个人走出了寺庙,门口,水蜜和纳兹琳正在和赶来的小魔她们交谈着,至于,嗯,没发现她,估计是和大狸子跑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所以……你们早就发现这地下有东西,所以才把命莲寺的地址选在这里进行镇压,只不过失败了?现在那只僵尸就在墓地里,嗯……你们一直没抓到她,证明她们那个时候还未做好准备,而现在是做好准备了,好啊,好啊,我倒要看看她们的准备做的是不是那么齐全。”身为我的首席秘书兼任小三,小魔完全担下了指挥的任务,说起来……好像还挺合适。

    “不要小看她们,之前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们达到了什么级别,但是从结果来看,我们并没能阻止她们,这就代表她们的力量和我们的至少也是同一个级别。”白莲看着墓地的方向,在清凉的天空下,墓地之中突兀站立的身影清晰可见,“她们来了。”

    地面突然开始震颤起来,简直像是上帝筛糠一样,很快,墓地所在的整块土地突兀的被顶出了地面,而墓地之中的人影早已跳到了旁边的土地上,当然,严格来说那是摔下来而不是跳下来,墓地所在的整块长方形地层被定上了半空,眼看泥土的稳定性就要失效,墓地即将变成一团烂泥。

    “琪露诺,保护墓地。”小魔冷静地下达了指令,“你知道该怎么做。”

    “这不是问题。”琪露诺那早已被晒黑的脸上早已换了表情,那是战斗状态才会出现的表情,在这个状态下琪露诺将会燃烧未来的智商来暂时提高当前的智力,紧接着,她胸前的小太阳花闪亮了起来,“藤蔓,给我上!”

    琪露诺裙角上的牵牛花藤骤然延伸出去,扎进了墓地之下的泥土之中,并且立刻开始增殖,蔓延开来的藤蔓几乎在几秒之内就将墓地之下的泥土完全锁死,让整块地块看起来像是被绿意环绕的高塔一般,泥土停止了散开,也没有任何尸骨遭到再次亵渎。

    “切断。”琪露诺截断了藤蔓与自己裙角上牵牛花藤的联系,然后对着整块地块中的藤蔓下令,“给我坚持一个月,坚持不到就拉出去砍。”

    “把地块移走,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从地下冒出来了。”小魔继续下达指令,照这个样子我是真的可以退休了,“能做到吗?”

    “你当我是谁啊?”文文拿出了久违的天狗扇,一扇之下狂风骤起,风暴将整块地块抬高,然后平移到了一边,“这么高的泥土可没办法直接立在地上。”

    “简单。”小魔打了个响指,平坦的地面上突然冒出来四根石柱,四根石柱像支架一样将地块夹在了中间,这样一来,地块便不能朝任何方向倒下了,“现在,该让我们去看看了……好像还不行,啧,拦路虎什么时候都有啊,果然,僵尸,好久没见到过这么强大的僵尸了。”

    “你见过弱鸡的?”文文倒是记得我曾经跟她讲过关于我手无寸铁的对付铁血尸王的光荣事迹,“我只知道他提到过铁血尸王,你觉得那个算是什么级别?”

    “那个很不错了,不过倒是也算不上强,别想了,这只僵尸走的和铁血尸王是相反的进化路线,论对付难度可是要高上一大截。”如今,在一行十几人面前站着的,就是那只曾经被小伞看到的僵尸,细看起来,这只僵尸居然长得还挺漂亮,啧,这年头僵尸都长得比人好看了,对,还有丧尸,这年头连丧尸和僵尸都比人长得好看了,上哪说理去?

    “无所谓,我来解决她。”艾尔迈步就往前走,对于僵尸这种暗属性的不死生物来说,拥有光属性的艾尔可以说是她的天敌,当然,反过来说,她也是艾尔的天敌,具体谁是谁的天敌,那还要看双方谁的拳头更大更硬。

    ‘嘭!’一条手臂拦在了艾尔的腹部,因为艾尔的前行趋势而发出一声巨响,艾尔抓住了那手臂,低头看去。

    “我突然有点兴趣了,能让给我吗?”手臂的主人正是我们的异端吉祥物(巨x萝莉都是异端)维罗妮卡,“我要看看,亚洲产物和美洲产物,哪一个更……实用一些。”

    “没问题吗?”艾尔看着维罗妮卡,确定她不是在说笑,“好吧,这个你来,我吗……就负责在地底下偷听的那个家伙吧……出来!”

    艾尔一拳打在地上,不远处一块土地骤然爆裂开来,一个人影跳了出来,飘飘然的落在了地上,虽然隔着尘土,但是仍然能隐约看到她身上的丝带。

    “啊,粗鲁的女性可是会扣分的啊……你不在意自己不受欢迎吗?”人影慢慢的走进,渐渐的穿越了弥漫的尘土。

    “欢迎?我只是个女仆而已,在意那些干什么。”艾尔甩了甩拳头上的泥土,拔出了圣剑,“你见过哪个女仆在结婚之后还能好好的干好本职工作的吗?除非她结婚的对象本身就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

    “那重要吗?”人影穿过了纷飞的尘土,展现在一行人面前,全身主色调为蓝色的衣裙和鞋子,钴蓝色的瞳孔,深蓝色的在脑后扎成双环的头发,给人一种奇怪的中国风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