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六十八章 庙

    庙

    ——————————————————————————

    “嗯……总感觉眼熟。”文文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来回反复数次,然后回头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我不觉得眼熟。”白莲没有任何感觉,同样的,命莲寺的人都没有任何感觉。

    “我倒是觉得眼熟。”然而与白莲她们相反的是我家的势力和四位临时同盟,莲子用奇怪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突然恍然大悟,“这幅样子,似李!洛天依!”

    “我是霍青娥,仙人,所以麻烦你们,不要叫我在外面的马甲好吗?”霍青娥的话刚开始像是在反对,但是很快就变成默认了,“还有,能请你们不要碍事吗?”

    “碍事?碍事的人是你。”星站了出来,“就是你在推动底下那些人的复活吧?”

    “我只是在完成曾经的约定而已,是你们故意要阻止我们。”霍青娥自称是仙人,可是奇怪的是她身上的仙灵之气却有些诡异,那不像是正统的……“现在,一切已经成为定局了,能请你们到此为止吗?佛教的杂修们?”

    “南无三……”白莲眯着眼睛念了一句,然后突然发难,她的拳头擦着霍青娥的发梢打了过去,霍青娥却不见了,“这是什么……道术?不……你头上的簪子……那不是簪子吧?”

    “是不是,这与你无关,芳香,进攻!”霍青娥突然对名叫芳香的僵尸下了攻击指令,芳香的眼中顿时一片血红,“罢了,就陪你们稍微玩玩吧,不知道你们的经验够不够呢?”

    “打就打,谁怕你啊!”维罗妮卡直接对上了芳香,两人开始了一种一点都不体面的打斗方式,芳香的关节无法灵活运动,这给维罗妮卡创造了绝好的机会,她全力进攻,但是就像之前的小伞一样,她的攻击落在芳香身上就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对芳香造成任何影响,“我去,这怪物不对劲啊……喂!为什么这僵尸的皮肤软软的像是活人一样?”

    “谁知道呢!”然而小魔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维罗妮卡遇到的问题,如今,她正和文文艾尔三个人一起与霍青娥进行激烈的空战,霍青娥的攻击方式非常诡异,大量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鬼画符被随意的散落在空中,但是只要有人靠近一点,那些鬼画符就会极其突兀的变成火焰,水箭,雷球,风刃乃至石针,然后这些异化出来的攻击就会一股脑的射向最接近的目标,小魔之前差一点中招,幸好打过来的攻击被她用了一发地狱爆炎阵炸掉了。

    “这是……这些才是道术!但是这是哪一派的道术?”站在地上的白莲认出了这些鬼画符的本质,但是让她奇怪的是这种道术的形式她居然从未见过,“星,在我被封印的这些年里有这种样子的道家流派出现吗?”

    “没有,没有人会用这么粗糙的道术,这些看上去有点像是自创出来的,而且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她身上的气息不太对劲,我怀疑她是那种采用不正当手段成为仙人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谐仙……邪仙。”星身为与毗沙门天有莫大关联的存在,自然可以说的上是吃过见过,而且与表面看上去不同,虎妞是个擅长处理各种事物的脑力派,相当善于分析。

    “可惜……空战的话三个人就是极限,人再多只会束手束脚。”铃仙叹了口气,现实的战斗可不是游戏中的数字而已,数量多不一定就是最好,如果数量太多,超过空间容纳量,就会起到反效果,即使真的在游戏里,也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人太多导致只有第一排的单位可以攻击,后排的单位只能在后面吃灰什么的谐星操作,这我见的多了。

    “说的没错,但是铃仙姐忽略了一点。”小伞突然走过来,看着空中正在对轰的四个人,瞄准了位于中心的霍青娥,举起了自己的本体,“我们没办法上去帮忙,不代表我们不能帮忙,严格来说,单纯帮忙的话,我们还是有这个能力的,就像这样!”

    小伞突然把自己的本体像投掷标枪一样扔上了天空,伞面因为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高温而变成了金红色,真不知道这把伞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我以前就一直想吐槽这把伞的坚固程度,这也太结实了吧。

    “你们几个还挺厉害,不过这只是个开始呢。”霍青娥身处文文的裂风刃,小魔的火焰球和艾尔的星耀弹的包夹之下,居然还能依靠那几乎无穷无尽的鬼画符将场面强行搞成平局,很明显,这家伙就算像星说的那样是用邪门歪道成为的仙人,能力也是实打实的,是真的靠自己修炼上去的,“不过三对一你们太过分了吧?谐符……咳,奇怪,怎么会被带跑了啊呀!”

    霍青娥因为自己突然说走嘴的关系而一时不察,被小伞的本体打个正着,伞尖正扎在她的肚子上,当时衣服上就见红了,霍青娥难以置信的看着肚子上扎着的紫色大伞,表情变了。

    “喂……这就有点过分了啊……真是……岂有此理!”霍青娥震掉了肚子上的伞,然后伸手摸出了一张不一样的符纸,符纸在手上一晃,居然无火自燃起来,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化成了灰烬,霍青娥将纸灰洒进了不知从哪掏出来的一碗水里化开,然后一仰脖喝了下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霍青娥肚子上的伤口居然复原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外道【符水】……邪符【孤魂野鬼】!”

    从霍青娥的身上冒出了黑色的灵,这些灵明显不是幽灵或者神之灵而是最根本的邪灵,也就是俗称的鬼,这种鬼跟萃香勇仪她们完全不一样,是在华夏广为流传的称呼,这些黑色的灵颜色越来越重,最后形成了几个黑色的影子,看不清身体轮廓,只是散发着强烈的戾气。

    “好啊,好啊,黑色的鬼……这可不简单。”小魔精通杂学,对于眼前的东西自然也不陌生,“小心点,被那些黑色东西碰到的话要立刻用妖力和魔力进行抵抗,否则会被侵蚀,后果很难讲,但是我见过因此而不得不截肢甚至截肢都没救回来的案例。”

    “你很清楚嘛,可惜没用!”霍青娥一挥手,那些黑色的鬼连同密密麻麻的鬼画符一起飞了过来,“感受一下吧,依靠正统方法无法成为仙人的我们的愤怒。”

    “是吗,那还真遗憾。”艾尔突兀的拦在了两方之间,不仅仅是霍青娥,就连小魔都吓了一跳,“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也许你会换一种方式,不过很可惜,高阶魔法【制裁之光】!”

    刺目的白光从艾尔圣剑所指之处爆发开来,那些黑色的鬼刚一被白光照到就开始痛苦的惨叫起来,他们的身上冒出了大量的黑烟,很明显,这让他们相当的痛苦,但是,他们却无法逃脱这恐怖的白光,甚至无法移动脚步,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往哪里移动,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四面八方已经都是白光,没有方向,没有退路,没有希望。

    “我是女仆,但是在我是女仆之前,我还是个天使,当然,因为我从来不把翅膀收起来,所以我想你应该能认得出来,呃……当然我很怀疑你所修炼的力量体系中根本没有有关天使的信息,所以,你,今天栽的不冤。”当白光消散的时候,那些被召唤出来的孤魂野鬼已经被全部净化消失,用这种东西来攻击天使,简直是自寻死路。

    “你……你!不要以为你赢了!”霍青娥的怒气到达了顶点,她再次掏出了一张符纸,一张黄色的符纸,对,黄色的,就是猫片的那个黄,也跟霍青娥的内心本质的颜色一样的那个黄,“水德星君!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入魔【走火入魔】!”

    “呃……我不是水德星君,是天使兽进化体,天使加布里-艾尔来的……啊,听不见了。”艾尔眼睁睁的看着霍青娥将那张符纸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但是却没感到霍青娥在做完这件事之后出现了什么变化,不,要说变化确实是有,但是并不是变强了,而是……嗯,霍青娥给人的感觉变弱了,就在她们都感到无法理解的时候,地上传来维罗妮卡的惊叫,低头一看,只能看到维罗妮卡被打进琪露诺捆好的泥土柱子里所激起的泥土尘烟。

    “什么情况?”小魔感觉到不对劲,立刻回头看向霍青娥,但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下去!快!”

    “呸……卧槽……啥玩意啊!呸呸呸!”维罗妮卡狼狈的从泥土的芬芳之中爬了出来,吐出了满口的泥沫子,刚刚她和芳香正面怼了一拳,本以为无法弯曲手臂的芳香根本不可能发出跟自己匹敌的力量,而之前的几次攻击的结果也正是如此,但是这一次,维罗妮卡失算了,芳香这一拳的力量突然增大了几十倍,维罗妮卡的整条右臂都被打的扭曲变形,现在正像条蛇一样瘫在身体一侧,而维罗妮卡自己也被一拳打进了泥土柱子里。

    不远之处,芳香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相比人类只是略微暗淡一点的皮肤变成了可怕的蓝灰色,瞳孔之中充盈着血光和幽暗,她的指甲已经伸长了三倍,而且看上去宛如刀锋一样锋利,同样的,她的牙齿也发生了变化,嘴巴也大张着,跟之前几乎判若两人。

    “攻击!”最先靠近的小魔一发爆炎球就砸了过去,与此同时铃仙的灵力炮弹和白莲的元素球也一起打在了芳香的身上,爆炎球的攻击引起了剧烈的爆炸,芳香所在的草地顿时被火光和浓烟所覆盖,但是她们都能感觉到,攻击……失败了。

    “驱散之风!”文文一扇将浓烟刮散,这才让其他人看到了里面的样子,地面已经焦糊一片,但是原本应该被打中的芳香却还是以那副姿势站在那里,宛如一个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还有一个不许哭,“大风【裂风刃】!”

    文文做出了一次试探攻击,这一次,她们看清楚了,裂风刃这种带有强大切割力的攻击打在芳香身上居然打出了不少火花,芳香身上原本就因为之前的攻击开始变得破烂的衣服被切开了一个大口子,但是衣服之下的皮肤却只是留下了一道白印。

    “哼,真够硬的。”小魔明白了,“这家伙应该是被霍青娥用刚才那招将两个人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并且用非常特殊的方式进行增幅,所以这招只有像她这种皮糙肉厚的僵尸才能正常使用,正常人要是这么做的话估计身体会被撑裂,不过就算强化了,速度还是那么慢,所以对策也很简单,我们就站在这里,用远程攻击犁地直到把她打趴下就行了。”

    “非常合理,但是有一个问题。”文文看着远方的小小身影,“维罗妮卡可能……肯定不会同意的,你看看她,像是需要帮助的样子吗?”

    没错,维罗妮卡完全没有退后的意思,她在朝着强化后的芳香靠近,她的手臂已经被她自己强行扭了回去,现在恢复如初,身为丧尸,也许她的抗击打能力不如芳香,但是论恢复能力,她可不会认输,丧尸和僵尸,谁才是幻想乡第一怪物,今天必须得出个结论。

    “所以我并没打算真的实行这个方案,就让她去打吧,反正这种异变说实话……对于现在我们的阵容来说没什么难度,所以你们两个,这次的观摩可能要以失败告终了,没有激烈的战斗,就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谁都知道,这次的异变说白了根本就是一场常规级别异变而已,而且,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幻想乡的城管数量比异变还多,现在走到这一步,与其直接处理掉,还不如用来练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