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道可道,非常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章 道可道,非常道

    快撤,撤!撤!快撤!

    ————————————————————————

    “不信你就去试试喽,看看你会死的多惨……”霍青娥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了,顺便提醒你,尸解仙作为低级仙人,虽然拥有了寿命的延长,但并不是不死的,如果再被杀一次,你就要变得和屠自古一样了,你确定你要去找死?”

    “那……那……那……”布都连续三个那,却没法继续往下说,“那你说怎么办?”

    “当然是以不变应万变,懂吗?她们的力量远远大过我们,这会让她们产生一种错觉,觉得我们很好对付,所以放置play一会儿也不碍事,我们要利用这种错觉,趁这个机会让神子醒过来,到时候我们就还有话语权。”霍青娥明显是三人之中的智囊,而布都很显然是负责惹祸的,至于屠自古……看起来则像是负责给布嘟嘟……布都擦屁股的。

    “嗯,很正统的计划,而且看起来……她们内部好像出了什么问题,该不会她们里面也有像布都这样的人吧。”屠自古利用亡灵特有的强大视力时时刻刻注视着讨伐军的一举一动,“从刚才到现在,她们中有三个人发生了剧烈的呕吐之后,她们似乎就一直在照顾那三个人,我看她们三个之前好像吃了那个绿发巫女的面包,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面包?真可怕,这让我想起了布都以前做过的的碳烤母猪蹄,当时我还问她为什么要烤母猪蹄,你猜她说什么?她居然说因为公猪蹄她烤不熟。”霍青娥回想着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旧事,开始倒糊涂账,“有机会一定得让她再来一次。”

    “我说的有错吗我!”公猪肉又糙又厚,根本就烤不熟,这一点布都倒是没搞错,但是……“我哪知道母猪肉会有那么大异味啊!公猪肉烤不熟我当然只能换母猪,不然你让我咋办?”

    “真为你的常识感到悲哀……”霍青娥摇着头,“我们平时吃的猪肉都是阉猪,你居然连这一点都不知道?真怀疑你以前上课的时候都学了些什么。”

    “还能学什么,放火烧山呗。”屠自古抱着自己的骨灰盒,用力的往布都头上砸,砸的布都满屋子乱跑,“我决定了,还是用力敲打敲打让她的智商提高一下吧。”

    “疼疼疼,要死了要死了!”布都抱头鼠窜,然而速度却比不上亡灵,一个用跑的一个用飘的,谁快谁慢一眼就能看出来,“喂,你打我干什么!去门口盯着外面啊!”

    “不用了,她们在围观芳香的战斗,居然真的把芳香当做练习对手,哼,当心吃亏,小丫头。”霍青娥虽然暂时无法移动,但是却可以通过芳香的眼睛观察到那边的情况,她并不知道维罗妮卡的真正身份,不然估计不会把话说的这么绝对,“喂,你们两个别闹了,去看看神子为什么还不醒,该不会是烂了吧!”

    “来来来,吃瓜吃瓜。”纳兹琳推着一车西瓜在围观群众的队伍里吆喝着,“我滴西瓜赛砂糖,真正是旱秧脆沙瓤。一子儿一块不要谎,你们要不信请尝尝!你们吃啊!哇呀呀呀!”

    “嗯,这瓜不错。”铃仙一脸温柔的啃着西瓜,顺手给维罗妮卡上了几个buff,“天使的怒吼,治疗,杀菌,看戏看戏,维罗妮卡,加油哦!”

    “附魔,开演之时以至,此处应有雷鸣般的掌声,好素材。”文文同样啃着瓜,顺手上buff,“看戏看戏,明天这场战斗就能见报纸了,维罗妮卡,上啊!”

    “指挥,忠言,八阵,又到了打架的季节。”小魔同上,吃瓜加抬手buff,“嘿呀!”

    “英雄做成,梦幻魅力,精彩,打他妈的!”艾尔爆发了强大的吃瓜之力,展现了前所未有的buff,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打她啊!别停!对!弯腰!上勾拳!好!”

    “……”维罗妮卡默默地看了看头顶上一排满满的buff,第一次感觉压力山大,只有她知道,或者说只有真正面对的人才知道,面前这个看上去长得根本不像僵尸的僵尸少女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尤其是在被强化之后,维罗妮卡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身体力量面对这家伙根本毫无用处,即使是被全力打出的拳头直接打在脊柱上,这家伙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受伤的迹象,“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你们……这家伙到底怎么才能打赢啊……”

    “你是白痴吗?”就在维罗妮卡忙着躲闪朝自己抓过来的锋利指甲的时候,一个异样的声音在她的脑子里回荡起来,“明明知道直接攻击没有用,那就给我动点脑子!”

    “你!怎么会……你不是……”维罗妮卡差一点被指甲抓到,很奇怪,芳香的肘关节和膝关节看起来都不能动的样子,肩关节和髋关节也只能少量的移动,但是腕关节和指关节,以及她的颈椎却非常灵活,但是这并不是真正让维罗妮卡差点中招的理由,她出现迟疑的原因是吃惊,她认得这个声音,但是这个声音本来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否认三连直接封住了维罗妮卡的嘴,然后声音就消失了,就在这一刻,芳香的锋利指甲再一次抓了过来,但是这一次,维罗妮卡做出了不同的应对。

    没有像之前一样完全躲开,这一次维罗妮卡只是将头部挪开了芳香原本攻击的位置,就在芳香的手深知到最极限的时候,维罗妮卡突然发难,一招打蛇随棍上将自己死死地缠在了方向的手臂上,然后抓住芳香的小臂往外一折,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

    “好!她终于开窍了!”小魔为维罗妮卡的新方案感到高兴,但是她并不知道,要不是有声音的提醒,维罗妮卡还在做着无用功,“既然正面打不穿,那就利用脆弱的关节下手!”

    “怎么可能!”与小魔相对的是霍青娥的反应,她万万没有想到,维罗妮卡这个看上去像是发育过于成熟的人类小女孩一样的小丫头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力量,要知道,即使是脆弱部分,僵尸的关节也是非常坚固的,普通人想要将其完全反折过来根本是痴人说梦,但是如今她却看到了这一幕,而且是从一个小萝莉手中,正应了那句老话,“萝莉凶猛啊……但是,也别太小看了芳香啊喂!这可是我骄傲的……我所骄傲的亲人啊!”

    “我是……僵尸……不……我是……宫古芳香……滚开!”让维罗妮卡乃至附近所有的吃瓜群众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芳香突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语气中可以显现出极端的愤怒,她的头一下子扭转到维罗妮卡所在的一侧,在维罗妮卡反应过来之前一口咬在了维罗妮卡肉呼呼的手臂上。

    “啊!”维罗妮卡这时候并没有屏蔽自己的痛觉,这一下让她痛彻骨髓,她慌忙挣脱,却被芳香那锋利的牙齿硬生生的将一整条血肉扯了下来,当维罗妮卡落地的时候,右手手臂已经可以看到骨头了,而咬着整块血肉的芳香居然将肉块两三口吃了下去,“啊……啊!!!再生!”

    维罗妮卡的伤口再生了,丧尸就是这样,血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感染的大脑,只不过一般来说丧尸也应该没有痛觉,但是从生理角度来说,没有痛觉的生物是不完整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作为丧尸升格者的维罗妮卡拥有的仅仅是一段时间内屏蔽痛觉的能力。

    拜这所赐,即使在伤口再生之后,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依然没有消退,维罗妮卡全身都在颤抖着,她的小拳头紧紧地握着,指甲将手心都刺破了,但是她明白,其实她并不需要这么努力,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在幻想乡里也不可能有人敢于挑战管理者的权威,但是她不甘心,她是丧尸升格者,那个世界唯一的丧尸升格者,也是幻想乡唯一的丧尸升格者,她不甘心只能作为一个吉祥物,不是出于对其他人的嫉妒,而是出于对自己的愤怒。

    明明是最强大的丧尸,为什么什么都做不到,明明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为什么却帮不上任何人的忙,自己在这个家里,到底能做些什么?且看同为吉祥物的琪露诺现在是彼岸居除我之外的第一战斗力,而新进入的小伞也拥有独特的本体,能够轻易地伤害到霍青娥那个级别的仙人,而自己呢?却如此狼狈。

    所以现在,她站在了这里,即使毫无疑义,她也要击倒面前的僵尸,至少这样,她还能证明自己并不只是个吉祥物,丧尸和僵尸,谁才是幻想乡最强大的怪物,来证明一下吧。

    “吞……噬!”然而与维罗妮卡相对的,是同样因为感受到了霍青娥的思想而陷入爆发状态的宫古芳香,其实小魔的说法是错的,她并没有失去全部的智力,她只是因为大脑已经腐烂,所以导致记忆力严重下降,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也因为忘记了语言所代表的意义而无法理解很多东西,就跟当初的我很类似,但是,唯有几件事,她还是忘不掉,那就是身为自己主人的霍青娥,还有……就是自己所能感受到的,来自霍青娥的感情波动。

    周围飘散的神之灵突然像被吸引了一样涌入了芳香的口中,就像刚才的肉块一样被吞了下去,很快的,原本因为维罗妮卡的关节技而折断的手肘关节居然重新愈合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她的全身各个关节,无论是之前能动的还是不能动的,都开始出现活动的迹象。

    “想起……来了……僵尸【组织……活性化】。”芳香的语言依然不连贯,但是已经没有人注意到这点了,在维罗妮卡的注视之下,芳香的两只手伸到了自己眼前,这是原本关节僵硬的她完全不可能做到的动作,因为要做到这个动作本身就需要肘关节弯曲,“毒爪【不死……杀人……杀人鬼】。”

    “圣,组织活性化不是你那招……”水蜜看着芳香手上越发延长的墨绿色指甲,想起了白莲的招式。

    “对,虽然使用方式不同,但是效果确实是类似的。”组织活性化这一招白莲的魔人经卷中同样有所记载,因此白莲在上次跟我作战的时候曾经也使用过,“这招只能增加我的身体灵活度,我还一直觉得奇怪,现在看来,这招是给僵尸量身定做的啊。”

    芳香的身体漂浮在了地面之上,飞行!她学会了飞行!不,要是严格来说,她应该早就懂得飞行,只不过她把这件事忘了而已!

    维罗妮卡也将自己浮在了地面之上,飞行是必备技能,在这种情况下,两尸同时加速,朝着对方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仅仅一秒之后,两只拳头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维罗妮卡再一次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在地上砸出了长长的痕迹,虽然俗套,但是不得不感叹一句,宫古芳香这一拳的力量,恐怖如斯,噗……

    维罗妮卡被打飞引发了巨响,但是就是这样的声音依然没能唤醒霍青娥三人口中的神子,布都再也无法等待,她冲到棺材边,一把拉开了棺材盖子。

    棺材之中的女性表情柔和的沉睡着,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一般,她的腰上配着一把金色的剑,带着写有和字的紫色耳机,一头栗金色的短发仿佛兽耳一般高高翘起,从外貌上看,她的年纪不大,至少要比成熟的白莲亲小一些,当然外貌往往什么都代表不了。

    “对了!耳机!”布都终于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她一把扯下了神子头上的耳机。

    棺材中的神子直接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就坐了起来,在耳机被摘下之后,她终于从长眠之中苏醒了过来。

    “欢迎您归来,圣德太子,丰聪耳神子殿下。”布都和屠自古同时躬身,向神子行了臣下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