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一是全,全是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一是全,全是一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梦……”丰聪耳神子的意识似乎还有些模糊,“我是真的醒了吗,还是说现在也只是我年迈的大脑跟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神子殿下,没时间犹豫了,我们的计划出问题了。”

    ……

    “啊!”维罗妮卡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被那双带有剧毒的爪子抓到了,虽然毒对于她并没有任何作用,但是伤口却是实打实的,维罗妮卡身为丧尸,确实可以再生身体,但是这种再生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再生需要消耗能量,当身体能量跟不上的时候,再生的速度就会减慢,甚至停滞,“啊……啊……啊……什么?”

    维罗妮卡突然感觉到了,在不远处的破房子里多了一个生物,凭借身为丧尸的感觉能力,她能感觉到这个新出现的生物,至少在生命能量上和不远处的圣白莲属于一个层次。

    “感觉到了吗,新的,应该就是她们的首领了。”白莲突然开口,却不是对着在场的任何人,“你也看够了戏码,该出来了吧,躲在一边很有意思吗?”

    “当然了,这可是很有意思的,偷窥,你没试过吗?所以我一直觉得佛教禁止的东西太多,反而有些不太人道。”一道隙间突兀的打开,紫撑着阳伞拿着这扇从里面款款的走出来,除了白莲之外,在场的人即使是琪露诺都没有发现,紫一直在关注着这里,“你有想过吗?戒酒戒肉,那对生态平衡会是多大的破坏?”

    “紫姐姐?”梅莉惊呆了,原本因为早苗的面包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绯红,当然了,某种程度上来说,莲子的反应更大,她又吐了,“您不是……”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真的放心把你们两个交给秦钺炀家的人照顾,就这群不着四六的人,跟秦钺炀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让她们宰个人很简单,但是要说保护个人,我还真不敢。”紫向来不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我的,当然,这更多的是一种损友之间的调侃,“好吧,事实上我做了些调查,嗯,现在我已经知道她们是谁了,诸位,你们听说过圣德太子吗?”

    “圣人?”有人清楚,有人糊涂,铃仙和艾尔就一无所知,她们在地球的生活几乎都是与世隔绝的,但是相对的,文文就很清楚,“你说的是不是那位弼马温?”

    “对,那位传说在马厩里出生的圣人,当年我还在外界的时候接触过她,当然,她本人是完全不知情的。”紫无意中又暴露了自己的年龄,“她当年死的非常突兀,突兀到让人觉得奇怪,现在看来,她并不是死了,而是成为了尸解仙。”

    “尸解仙?我听说过这种东西。”纳兹琳放下了西瓜推车,“据说是一种先进入假死状态,然后再复活的秘术,一旦成功就能让人类成为下级仙人,也就是尸解仙,然而这种方式造出来的仙人本身并不算是正规,大概就像昨天宴会上见到的那位天子一样,属于不良仙人,但是又跟那个霍青娥不一样,尸解仙只是不正规,大体上还是正统的仙人。”

    “没错,所以我建议你们,赶紧帮那只小丧尸结束战斗,然后我们去面谈一下,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应该没必要闹得太僵,不过如果她们硬要……到时候再改变计划。”紫卖了个关子,不过白莲她们倒是明白紫没说的那半句,相比之下其他人就是一头雾水,“小家伙很努力,不过我得说,她不可能打的赢那只僵尸,至少在这种环境下。”

    现在幻想乡到处都是游荡的神之灵,而芳香每次受伤都会将这些神之灵吞噬一部分,然后愈合身上的创伤,但是维罗妮卡却只能依靠自己身体中的剩余能量来恢复,随着战斗时间的延长,这种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但是她还没认输,既然她没有退回来,我们就不能插手,这是尊重,主人说的。”小魔对此也很清楚,然而她并不打算插手这场战斗,“为什么要着急呢?我们时间多的是。”

    “你不应该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知道吗?”紫瞥了小魔一眼,用扇面遮住了自己的脸,“我一直觉得你们家的人都太放肆了,说实话,你们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身份?如果真的要注意的话,你就完蛋了。”小魔就像猜到了紫会这么说一样,“主人的年龄你很清楚,而现在我们跟他成了一个辈分,但你呢?你只有十七岁。”

    “好,你们赢了。”紫瞬间败退,顺手拿起了一个瓜,拍了拍西瓜皮,“这瓜怎么样?”

    “挺不错的。”艾尔把自己的圣剑递了过去,“切开看看吧,反正别的都挺好的。”

    “嗯,果然不错。”西瓜切开,顶花带刺……串了,那是黄瓜,总之很棒,“嚼嚼嚼……噗……就是西瓜籽有点太多了,让永远亭的老东西改良一下吧?无籽西瓜,怎么样?”

    “好主意,不过你确定你说的动?”西瓜是白莲家后院种的,白莲对此很有话语权,“那位八意永琳看起来跟你很不对付的样子,你们有仇?还有那位风见幽香好像也很不待见你。”

    “聪明人往往受到排挤。”紫趁机往自己脸上贴金,然而这些金真的是又难看又难贴,“不过秦钺炀居然真的就没来啊,我还以为他辞职只是想休息两天,没想到真的就不管了?”

    “我来了,只是你们一直没发现。”我突然开口,吓了所有人一跳,这就是我要的效果,不枉我一直躲在泥土里,“怎么了,干什么都跟见了鬼一样看着我?”

    “秦……秦先生……您不是在忙吗?”妖梦第一个反应过来,不过她还清楚地记得我应该是处于自我封闭中,“怎么您那只是个借口吗?”

    “当然不是,我可真的有在好好设计东西,可你们看看天,你们从上午打到了下午,你们以为我的效率有多慢?”我的工作只是完成全部的设计图,至于制造是西斯特姆的工作,制造完成后的初步测试也是由西斯特姆完成,如果发现设计不过关,那么重新设计改良的时候才会用到我,“而且你们不会相信的,如果紫你再不出来,我就要睡着了。”

    “你倒是悠闲。”紫嗤笑一声,“现在我罚你……马上想办法把战斗给我结束掉。”

    “呵……简单……”不远处,维罗妮卡再次挨了芳香的一拳,巨大的冲击力把她直接打到了我的脚下,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停止愈合了,“维罗妮卡,你看起来不怎么好啊。”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怎么在这?”维罗妮卡之前距离太远,听不到我的解释。

    “为了救你这个小瘪三。”我用右手拇指的指甲一下子划破了右手中指的皮肤,一滴血甩进了维罗妮卡的嘴巴里,“好了,去把她打趴下吧,给你……嗯……三十秒?”

    “你开什么……呃啊!!”维罗妮卡突然瞪大了眼睛惨叫起来,一瞬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上仿佛有火焰在燃烧,随着这强烈的烧灼感,她身上的伤口居然全都愈合了,“你……你怎么会……这不合逻辑……啊!!!!”

    “逻辑?逻辑就是用来打破的。”我抹掉了中指指尖残留的血迹,“我现在终于相信了,当一个人为了某件事情全身心投入的时候,他会超越自己的极限,对于我来说,很凑巧,久违的设计工作居然让我……嗯,对,让我恢复了一部分并不怎么重要的能力。”

    最关键的能力,还有最关键的记忆,这两者都没有恢复,这一次凑巧恢复的,只不过是对目前的我而言十分鸡肋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这个,我的血液中含有大量暗属性能量,对于不死生物来说可以造成强烈的效果,巧了,维罗妮卡就属于不死生物,天下第一的丧尸小丫头。

    “好了,你们该上门拜访一下了。”我示意紫和白莲她们自己过去敲门,当然,如果他们选择踢馆我也是无所谓,“小魔,带队撤退,早苗,妖梦,你们两个自便,维罗妮卡,打完了自己滚回家,不许在外面瞎玩,听见没有?嗯,我就当你听见了。”

    我已经辞职不干了,而且当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由谁引发的之后,我已经知道一切了,所以我并不想掺和了,剩下的事情就让紫她们自己搞定吧,宫古芳香,霍青娥,物部布都,苏我屠自古,还有圣德太子丰聪耳神子,哼,幻想乡的神道教岌岌可危啊……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在回家的路上,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有的是因为没心没肺,有的则是因为心事重重,小魔就属于后者,事实上,除了琪露诺,所有人都属于后者,于是,在一个特殊的当口,小魔把问题问了出来,看样子她们都在等一个答案,“为什么我们莫名奇妙的就撤退了?这次异变到底怎么回事?主人你又知道了些什么?”

    “难道你们真的猜不到吗?想想吧,圣德太子的事迹,那不是传说。”这次事情的起源,说白了,就是一场闹剧,“这次异变,是一场宗教战争啊,我的宝贝儿们。圣德太子,她是个天才,从小就是,出生便是,她可以解决当时所有的问题,但唯有一个不行,那就是人类的死亡,她不理解,人类为何注定会死亡,然后,她开始厌恶死亡,不是白莲那种畏惧死亡,她是厌恶死亡,厌恶人类难逃死亡的命运,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和当时已经成为邪仙的霍青娥的理念不谋而合,道教,修仙,只要成了仙人,就可以长生不死。”

    “然后她们居然成功了?成为了尸解仙?即使是下级仙人,这也是成功了?这……难以想象……”很明显的,这是一场豪赌,赌注就是她们自己的命,“可就算如此,为什么会在幻想乡里,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还有,霍青娥又是怎么回事?这个名字跟美铃的风格很像,难道……她会是……”

    “你的问题很多,小魔,这很好,那我来一个一个回答你。”这说来话长,好在我们有的是时间,“你知道吗,道教并不适合用来治理国家,因为道教会让人变得……怎么形容呢?洒脱?大概吧,反正会对统治不利,霍青娥最初的想法,是说服神子放弃治国,但是神子拒绝了,于是,霍青娥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在表面上信仰佛教,你们都看到了,命莲寺的规矩,连白莲这样本身就已经偏离佛法正道的僧侣都如此纪律严明。”

    “我知道,佛教是个禁止杀生而且戒律严明的宗教,确实,如果是兴国安邦平天下的话,佛教比起道教有着巨大的优势。”

    “对,所以神子开始推广佛教,在她的治下百姓之中,这其实是为了剥夺当权者以外之人的权力,而在这背后,她却在秘密进行着道教的研究。”佛教的力量,佛法,无法让人不死,这一点白莲已经证明了,然而其实她们根本没想到过,永生有时候也挺恐怖的,眼睁睁的看着亲朋好友一个一个的死光,自己却还一直活着,幻想乡倒是好上一些,长寿的人多,“她一直在进行着对不老不死的探索,然而却用错了方法,她试图借助稀土金属,却反被其所侵蚀,损害了身体,真是可笑。”

    “所以在身体已经撑不住的情况下,她成为了尸解仙?”小魔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神子她们会选择如此铤而走险的方式,因为她们已经别无选择,无论是失败还是等待,都是死路一条,只有成功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不错,然后就到了你的问题了,她们为什么在幻想乡里,又为什么会偏偏在这个时间醒过来。”小魔不知道,这其实是同一个问题。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