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佛道互不侵犯条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二章 佛道互不侵犯条约

    米缸!

    “当年,按照神子自己的计划,佛教在霓虹是不可能如此兴盛的,因为佛教终究有它的局限性,无法完全满足国家的需求,而当国家再次需要一位圣人出来主持局面的时候,就是她应该苏醒的时候。()”对此我只能说,计划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结果呢,人算不如天算,佛教在一个极其长远的时间里一直支配着国家,直到今天都没有消失,想想吧,这可是将近一千五百年啊。”

    一千五百年,这比文文的年龄还大,诶,等下,这么一算的话……文文比幽幽子还大?卧槽幽幽子这么小的岁数是怎么当上幻想乡二幽的?嗯,一定是走后门的!

    “原本,神子让青娥将她们的神庙埋入地下,是为了防止在等待期间受到无知之人的无意或有意的破坏……知道织田信长火烧比睿山的典故吗?虽然那是针对佛教的,不过谁也猜不到会不会有针对她们的,所以这么做并不能算错,但是……”火烧比睿山的所谓佛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佛教了,要是换了我,我也会想把他们都烧了,“因为佛教的兴盛,全国各地到处都设立了佛教的寺院,大量修行佛法的强大僧侣们一直在无意识的封印着位于地下的神庙,这导致神子根本就无法复活,她的计划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难怪,我之前就在奇怪……就算要成为尸解仙,又有什么必要一口气等到一千四百多年之后,原来是因为这个……”疑问被解开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不再是问题。

    “对,不过对于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复活的她们来说,等待并不是问题,也没有什么可焦虑的,既然时机未到,她们就继续长眠,然后,机会来了,就在她们沉睡一千四百多年之后。”天时地利人和,我一直都在强调这一点,干什么都是一样的,天时不到,地利不满,人和不兴,那什么事都做不成,“时机到来的原因很简单,简单到让人怀疑人生,是时间。”

    时间,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他能带走一切,也能带来一切,他可以加快,也可以减慢,甚至可以停顿,但是却无法倒流,反正我还没见过有人能让时间倒流,就算是时间之神都不行,时间之神是对时间法则理解最深的人,而不是创造时间法则的人,而这一次,又是时间。.net

    “随着科技的发展,外界的异力变得越来越少,包括神子这种传说的伟人在内,你们能明白吧,已经没有圣人了,再也不会有超乎常人力量的人公开自己的身份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散播所谓丰聪耳神子的传说都是经过杜撰出来的,不过在那种环境下,说实话人类觉得她的伟业全是虚构倒也是无可厚非。”

    人类有着独特的群居特性,主要表现为随波逐流,尤其是当一个理论被大部分人认可的时候,反对它的人就会变成所谓的异端,轻者被驱逐,重者被火刑或者绞死,到后来有可能会被射杀,反正人类一直都在重复同样的错误。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呢,在青娥的操作下,她们的神庙被移动到了幻想乡,说起来她们来的应该比在白莲她们还早上一段时间,不过这个量不会太多,也就是几天时间。”

    “为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你想想,她们为什么要把神庙搬到幻想乡?她们不能在外界复活是因为外界有很多的佛教僧侣,直到今天,他们诵佛念经的行为还在封印着神子她们复活的机会,那么她们来到幻想乡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她们进来的时候,幻想乡一定还没有寺庙,她们自认为在这里可以随时准备复活,因此才会躲进来,而这个时间距离白莲她们进来不可能间隔太长,否则她们早就应该复活了。”

    就是这样,分析,经过分析就很容易的能得到这样的结论,说白了,这结论说出来就一文不值,因为简单的很。

    “结果偏偏就在她们准备复活的时候,命莲寺好巧不巧的盖在了她们头顶上……”小魔自己想到后面的东西了,“她们很清楚一旦命莲寺的佛教活动也进入正轨,她们就又白忙了,所以才在这种仓促的情况下不惜冒着直接暴露的风险来复活……嗯……有道理。”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对,最关键的一点错了,“不是巧合,懂吗?命莲寺压在了神子她们的神庙头顶上,不是巧合,而是白莲她们故意的……嗯,好,现在我再来回答你刚才的另一个问题,霍青娥。”

    我觉得我有必要先跳过关于白莲她们的猫腻那一部分,虽然我也是猜的,不过应该不离十,对于她们这么做的评价,我只能说……无可厚非,至少从她们的想法,她们的角度来说,确实无可厚非。.net

    “你之前猜的没错,跟美铃一样,她也是从华夏来的,嗯……”我得组织一下语言,毕竟从讲述上来说,青娥的身世可比神子还要传奇呢,“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聊斋?”

    ……

    “哦,原来如此……她办的这事可不怎么地道啊。”在知道了霍青娥的身世之后,小魔开始感慨了,确实,霍青娥的行为让人感觉有些难以接受,虽说邪仙并不是指邪恶的仙人吧,不过就霍青娥本人来说,她的性格确实很邪恶,“无牌照仙人,所以她永远不可能更进一步了是吧?不过就算这样,为什么她的道术和仙术看起来那么奇怪?就算自学成才,按书上看的用也不会做的那么粗糙啊。”

    “吗,这个就是另外的原因了……”关于这一点嘛……我有点不太想说,“维罗妮卡怎么还没跟上来……按理说接受了我的血之后她早就该打完了,还有其他疑问吗?”

    “你对维罗妮卡就那么自信?”琪露诺飘过来趴在了我的头上,两条小短腿一左一右的箍住了我的脖子,“那只僵尸可一点也不容易对付……对她来说。”

    “你们不知道,你们以为我的血是做什么用的?暂时提高战斗力?别闹了,怎么会是那么不入流的东西?我的血的作用是……嗯……激发潜能,换句话说就是让她身体里那些还没开发出来的潜力提前爆发出来一部分,永久的,嗯……对一个人只能用一次,然后就是……对于潜力差的人没卵用。”天赋,很重要,人们常说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没错,确实如此,但是问题是……你得有那百分之一的天赋啊。

    “真厉害……等下,那是不是对我也有用?”小魔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恶魔,也是黑暗生物,而我的血液是对所有的黑暗生物都有效果,“难怪我离开红魔馆之后力量提高的这么快……不对啊,你不是今天才恢复这能力的嘛?”

    “呃……血液能力我确实是今天恢复的,不过一直以来我给你注入的不都是其他的东西吗?”这个说的太露骨可就是姓骚扰了,是很不道德的,而且……哪有把这种事满大街乱说的,又不是出来卖的,“你想想是不是?不用我直说了吧?”

    “……你……该不会……这个……不止对黑暗生物有用吧?”小魔很会联想,于是她就联想到了文文和铃仙的力量提升,她们可是跟黑暗生物完全沾不上边。

    “血液是,那个是对……女的就有用。”有用又能怎么样,我还能拿出去卖嘛?

    尴尬,尴尬,队伍里一时变得非常尴尬,文文倒是无所谓的样子,铃仙……快变成鸵鸟了,小伞满脸通红,艾尔一脸不忍直视,然后琪露诺还在不停的问那个到底是哪个……

    “对了,我还有两个问题。”秘书充当救世主,小魔在关键时刻强行转移了话题,“第一个问题,你刚才说命莲寺压在神庙头顶上不是巧合?那是什么意思。”

    “这部分我完全都是靠推断和分析出来的,不过应该不会错就是了。”本来关于这点我还打算直接跟白莲她们问个清楚,但是在我知道神庙里待着的是什么人之后,我就觉得我还是先跑路为妙,嗯,对,跑路,即使以后还是躲不过但是……苟一时是一时,“白莲在选址的时候就故意把地址选在了神庙正上方,因为她们现在跟我们一样,不希望幻想乡里人类与妖怪的平衡被打破。”

    “……我好像明白了,丰聪耳神子是圣人现世,圣白莲她们觉得她们一醒过来就会与妖怪为敌,从而打破平衡,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佛教跟道教本身也不对付吧,西游记里佛教就压了道教一头,换句话说……丰聪耳神子她们是命莲寺的死对头啊!”说道幻想乡的平衡,小魔就已经明白了,佛教和道教的冲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还有一点,就是……圣白莲她们怎么知道关于丰聪耳神子她们的神庙的情报的?”

    “大概是直觉吧,然后才经过调查,我猜是这样,有些人的命格天生就冲突,一靠近,就会有感应,也许她们两个就是这样呢。”我不是圣白莲,我当然不知道她的一切都从哪搞来的,只是猜测,没有道理的认为,这也算是我的直觉,“你还有一个问题,说吧。”

    “是啊,最后一个问题了,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对这一切知道的这么清楚?”小魔的最后一个问题,矛头竟然指向着我,这太让我意外了,“你之前应该和我们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却能得出这么多结论,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主人?”

    “呃……这个嘛……”关于这个问题,我就像之前问的青娥的法术为什么那么粗糙而且不合理一样,并不想说,不想回答,而且我也不……

    “他不敢说的,那可是他的黑历史啊。”一道隙间突然打开在我们前面,紧接着,紫,梅莉,莲子,早苗,妖梦,维罗妮卡,命莲寺一干人等,还有看起来已经谈妥了的丰聪耳神子一行人一起走了出来,“初次见面,诸位,我是丰聪耳神子,我为自己带盐,啊,这两位是我的臣下,物部布都和苏我屠自古,还有这位是我的朋友,霍青娥,此外还有可爱的小僵尸宫古芳香。”

    “……我可不可以先走?”我觉得我还有机会抢救一下。

    “不行,要是少了你,问题不就大条了?对吧,秦钺炀先生?或者我该叫你……秦道长?”青娥的气势压得我只想往后退,“我的法术粗糙是谁的锅?不说说吗?我亲爱的师傅?你就告诉我,你除了僵尸术和养鬼术,你还教了我什么?”

    “这我也想问呢,秦钺炀,狡猾的老狐狸……秦河胜的远房大哥,是吧?”完蛋,青娥揭完神子揭,我的老底眼看要曝光啊,“为什么他能想到一切,除了他的分析能力,更主要的是关于我和青娥历史的那部分他都亲身经历过啊,是吧?”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承认还不行吗?我一千五百年前就来过地球了,当时闲着很无聊啊,所以去当了几个月的野路子道士,偏偏就收了个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小媳妇当徒弟,这不,就是这货。”青娥的法术为什么那么怪异?因为那是我教的,我手里有什么正常的东西吗?“然后好不容易糊弄到她能出师了,我见势不妙就赶紧跑到霓虹来了,正好有天遇到了秦河胜,我们就拜了个把子,然后我就去从政了,认识了这三个货。我哪知道你们就这样还能遇上。”

    “难怪你今天连异变处理结果都没看到就要走,你这是要细软跑啊。”小魔擦了把头上的汗,“主人,你不觉得现在这样被堵路口,这比直接坦白黑历史还丢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