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信仰有啥好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三章 信仰有啥好的?

    剩下的人,我们是带着尊严死去的

    ——————————————————————————————

    “所以呢,现在怎么着?”对我的批斗并不是主旋律,也许我当初确实耽误了不少人,不过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为啥还要抓住不放呢?一个骑阶辉石,大家当做没发生过,不是很好吗?“你们和解了?还是说有其他变化?”

    “并没有。。 ”神子的所属和白莲的所属分别站在左右两边,看来确实是不像已经和解了,“我们只是签订了一个互相之间不会直接侵犯的条约而已,我现在还是看这些佛‘门’的家伙不顺眼,真不明白你为何跟谁都能‘混’到一起……想想当年我也是莫名其妙的就给了你个超级好捞油水的职务,你该不会是会心灵控制吧?”

    “我倒是希望,不过很遗憾,比起那个时候我只是变得更加废物了而已。”当年我可是有流亡者z-1的,虽然现在关于它的记忆已经基本上恢复了,但是很遗憾,重现不出来,当年的很多组件都需要特殊的材料,而这些材料都是在相当遥远的星区发现的,我一种都没的有,“然后呢,签订完条约就完了?”

    “是啊,我们也选了块地方,打算把神灵庙翻修一下,然后开堂授业,你懂的吧,既然现在这个幻想乡是这个样子,我们也不打算惹麻烦,但是招募教徒总可以对吧,你们好像还‘挺’鼓励这种事情的,我都听说了哟,关于守矢神社的事。”神子瞥了一眼白莲和早苗,“不过无论佛教还是神道教都别想和道教相比就是了。”

    “你说什么!你个假冒兽耳娘有种再给我说一遍呜呜呜……”早苗暴怒而起,刚说了一句就被白莲捂住了嘴,在白莲的力量下她毫无反抗余地,“呜呜呜呜……”

    “冷静点,早苗亲,别中了她的‘激’将法。”白莲松开早苗,在她的耳边小声嘀咕。

    “哼……”对于自己的小计谋没起到预定的作用神子也不在意,“不过我都没想到你居然还是青娥的师傅来的,我还奇怪她那一口黄腔是从哪儿学来的,你这家伙害人不浅啊。”

    “有必要这样吗?我当初又不是一点好事都没做过!”当初我在神子手底下从政,其实是在中饱‘私’囊而已,这点我承认,不过我也做了点好事,比如把一些暗地里打算反抗神子的势力偷偷的人间蒸发掉,直到后来我发现便宜徒弟青娥居然也来到了这里,于是我跑路了,“所以也容我问一个问题吧……维罗妮卡,最后谁赢了?”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赢了。”维罗妮卡轻轻一拍芳香的屁股,芳香此时则是又恢复到了那副懵懵懂懂关节和思维一样转不过弯来的状态,对于维罗妮卡的行为没有任何回应。

    时间倒退到稍早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刚刚从那边撤退的时候。

    “啊……居然这么胡来……”维罗妮卡拼命地摇晃着脑袋,“全身都感觉像是被泼了硫酸一样啊!喂!你!过来再打过啊!”

    “毫无……意义……战斗……”芳香的特殊状态还在持续,“然而……无妨……”

    “力量在上涌,而且还夹杂着其他的东西……啊……那家伙……真是……神奇过头了吧!”在维罗妮卡的大脑中,原本很多根本不存在的概念突然冒了出来,而且就仿佛早已知晓一般清晰,“真的假的啊……暗黑草薙!”

    两发暗黑草薙一前一后的命中了芳香的前‘胸’,方向后退了两步,摆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是……什么?”芳香的智力还不足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对面这个一直以来只会用拳头的对手突然改变了攻击方式,而且这种新的攻击方式好像还……颇有成效?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芳香的身体确实在传递着一个消息,那就是自己确实被伤到了,有些独特的气息在攻击命中的同时侵入了自己,并没有带来什么身体上的不适,但是却让人感觉很恐怖。

    “我也不知道啊!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暗黑草薙我也只有在梦境之中才能用的出来,维罗妮卡是根本不知道的,对她来说这是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

    “告诉……什么?”芳香吞噬了一部分神之灵,但却发现这对自己体内的奇特气息没有作用,她不理解,但是这却是理所当然的,那气息是黑暗之种的延伸,就算被稀释了,又是通过他人之手,但是也不是区区神之灵这种连存在都不稳定的东西可以消除的。

    “这东西呢……好像可以连发的……”维罗妮卡自己也不确定,只不过那些突然在脑子里冒出来的东西里有这样的描述而已,“所以……暗黑草薙……先来个一百连发试一试?”

    没有容芳香回答,维罗妮卡就像是进行测试一样开始了自己的一百连发的壮举,天地良心,这招不是这么用的啊,这一招的定位一开始就是快速牵制而不是主力输出啊。

    没错,虽然说暗黑草薙的单发威力低,但是一口气打上几十上百发或者命中特殊的要害部位也能打死人,可是那么做有什么必要呢?既‘浪’费时间又消耗力气,有那种时间直接用更大输出的攻击把对面秒掉不就好了,如果真是能让你连续一百发全都打中的人估计本身对你也没什么威胁了吧,总之这招不是这么用的。

    维罗妮卡一口气打完了一百连发,当打到第二十发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招其实不用出拳,把手直接摆在面前也一样能发‘射’,甚至需要的话用脚,膝盖,手肘甚至是嘴都能发出来,不过由于方向并不是靶子,加上维罗妮卡根本不明白何为预判,这一百发里有四分之一命中就很不错了,但是即便如此,芳香的身体也被严重地侵蚀了,速度严重下降,并且无法飞行了。

    “啊……头好晕……”维罗妮卡不是梦中的我,她的魔力总量,‘精’神力和灵魂力的等级都无法与我相比,真要较起真来,梦境中的我至少连‘射’个几十万发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是不是又在无意中说了什么很污的话题?“尝试失败了……啊……”

    “排除……失败……”芳香则是全力在与体内入侵的奇特气息进行对抗,试图将其排除,但是凭她的力量根本做不到,归根结底,僵尸属于黑暗生物,只要是黑暗生物,就无法排除我的气息影响,除非世界上有比我更强大的黑暗生物,比如……夏蓉?如果是她的话应该有办法排除,“无法……理解……”

    “你不需要理解,我真庆幸遇到他的时候自己的脑子还没烂掉……嗯,对,当时我还莫名其妙的漏了丶,那都多久之前的事了?”我对灯发誓,我对维罗妮卡那种小身子板一点‘性’趣都没有,不过维罗妮卡对此好像非常的……我也说不好是什么,“啊,超时间了,他就给了我三十秒,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算了,结束吧,你得承认,现在是我比较强了!耐奥基伽……巴斯塔!”

    致命的魔力流擦着芳香的肩膀打了过去,即便如此芳香依然被一击打倒在地,打了几个滚之后才停下来,不过暂时不能指望她站起来了,她的眼睛都转成圈圈了。

    “我的天啊,这是发生了啥子?”这个时候,正赶上三方势力暂时达成共识,从破旧的神庙里面往外走的时候,青娥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僵尸被打倒了,然后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些属于我的气息驱除掉。

    “就是这样,其实我们谈完的时间并不算长,只不过把被抬起来的墓地放回原本的地方费了些时间而已。”回忆结束了,紫也表示已经把墓地放回原本的地方了,“所以我们就过来了,一方面是给你个胶带,对,胶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她们几个知道你是你之后一定要让我带她们过来跟你说点事,现在是你们的时间了,请吧。”

    “你们还找我有什么事?”我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嗯,丰聪耳神子,霍青娥,物部布都,苏我屠自古,一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尤其布嘟嘟你个小赤佬,你的表情看上去就跟地狱面具一样你造吗?“哦,不不不,我想不会是那个吧,那样你们不觉得太俗套了吗?”

    “也许吧,不过有时候俗套一点也很好啊,你说对不对?毕竟我们都是老年人了,搞什么新‘潮’的东西也没有老货来的实在。”然而神子的发言对我很不利,看来……真的无法避免了?我可还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结局呢……好吧,似乎是真的说不通了,嗯……

    “你们三个该不会跟她想的一样吧?就她这个中二病晚期,有钱没‘药’医,你们不可能跟她一样犯傻……哦,真见鬼,你们好像本来就傻……好吧……”嗯,确认了,没有‘交’涉的余地,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都是一些固执己见,不知变通的家伙,不然当年我们也不会熟识到那种程度,我真的不会心灵控制,会变成那样只是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啊,“来吧!”

    我压低身子一击将屠自古撞开,同时右手的魍心挡住了神子下劈的一剑。面对布嘟嘟这个熊孩子从另一侧的偷袭,我的反应是这样式滴……“无常!”

    事情最终还是落到了打架上,可为什么是我?好吧,我知道为什么是我,不过如果我是她们,那就绝对不会在今天跟我打,我刚刚恢复的……可不仅仅是血液强化能力,还有无常呢!魔法我用不出来,但是单纯的镰刀战法我可是还能用的!

    “哇!”镰刀柄像棍子一样横扫在布都的小肚皮上,布都大张着嘴巴被横扫出去,蛆蛆尸解仙,这一下就能让她歇一会儿,与此同时青娥悄悄地来到我背后试图gank我,我直接松开左手,镰刀转着圈横着飞了出去,镰刀刀尖穿过青娥凸起的环装发型钉在了树上,以无常的锋利度,如果青娥不想换发型的话在我打完之前都不要想动了。

    “雷灵诛天雷鸣击!”一道雷光从天而降正劈中我的头顶,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屠自古,别以为你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黑神……穿击‘波’!”我用出了黑神斩‘波’的另一种攻击方式,曾经这招因为假d-255的嘲讽而被我自己停用了,然后领悟了各方面更强的黑暗圣剑解放,但是在如今这种打闹‘性’质的战斗中,这招反而好用,既可以造成有效打击,又不会把人伤得太重,“你的雷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屠自古!”

    屠自古被击中,冒着烟掉在了地上,但是……为什么你们要这么看着我?卧槽别人就算了,布都你爬都爬不起来了居然还有力气笑我?我到底哪里可笑了?

    “呃……您头上着火了。”最后,铃仙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小声提醒我。

    “卧槽!”我连忙拍灭头上的火苗,好可怕,差一点变了炎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过去的朋友完好无损的冒出来了,曾经的小徒弟也成了她理想之中的仙人了,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得到的,本来应该是双倍的快乐……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这狗日的发展会变成这样啊!!唉,命运,我……去你妈的吧!

    “就剩我们两个了。”神子手上的剑闪耀着诡异的光,这不是一般的剑,因为这把剑……是我打造的,参考了七星龙渊和定光剑的部分‘精’髓,专‘门’为圣人所设计的武器,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用在我自己身上,“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打死你的冲动。”

    “你的错觉罢了……来吧,让我看看吧,圣人之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在那个年代,我没有心情,也没有兴趣了解这种事情,不过如今,一切都变了,“我还从来没有跟圣人‘交’手过,别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