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力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五章 力量

    对于有些人,念完就完了

    ————————————————————————

    战斗‘交’流开始了,两个人同时移动,快速的缩短着距离,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两米,双方的武器都尚未出鞘,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谁先动手,谁反而会先陷入被动,就在这个距离下,两人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定格在了原地。。: 。

    “喂,那边也要开始了,我盯着那边。”勇仪拍了我一下,指了下另外一边。

    “嗯,去吧。”那边要开战的是船长和熊孩子……好吧看来是上次那件事的延续了。

    “上次我措手不及,这一次你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布都手持汽油和火把,火把平举着指向水蜜,“看我今天就把你烧干净!”

    “说完了?你的话很多。”水蜜的长靴在地上踩了踩,扭了下脖子摆出了战斗姿态,“希望你的拳头会比你的嘴皮子厉害一点儿……不,我想没那个可能。”

    “你说什么!”布都拎着火把和汽油就要往前冲,却突然感觉到双手一轻,再看时,发现火把和汽油早就不知道去哪了,“诶?怎么回事?”

    “这种东西禁止使用。”勇仪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单手把持着星熊杯,在她的脚边是汽油和熄灭的火把,“你没看到横幅吗?还是说你不认字?这是武术‘交’流会,不是fff团‘交’流会,你给我搞清楚,你以为他特意叫我来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保险。”

    “哼,没关系,我拳头照打。”布都攥紧了两只小拳头,就这拳头,还没有食堂买的馒头大,“这样行了吧?”

    “两位,请吧。”勇仪完全没在乎布都的小小不满,直接宣布了‘交’流开始。

    ‘叮!’妖梦的两把剑死死锁住了神子的剑,双手一转一送便将其送到了身体左侧,与此同时她右手的楼观剑却突然横切过去,剑尖几乎是划着神子的鼻尖过去的,神子下意识的想用仙术解围,但被我一声咳嗽提醒了,这里是单纯的武术‘交’流会,仙术之类不存在的。

    “好吧……那既然如此,我也只有战斗了。”神子‘抽’回自己的剑,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呼……二天一流吗,我有听说过,这是传说中最接近那个境界的剑,不过……并非所有的剑都需要去接触那个境界,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也很有效,比如……”

    剑术对决再次开始,妖梦的风格一如既往,实用而严谨的招式之中依然不失华丽的幻影,可以说妖梦已经做到了一个相对较高的境界,就是将一种杀人的伎俩升华到艺术,当然,升华到艺术之后并不代表着这个伎俩的效用下降了,相反,升华到艺术之后,原本的效用反而会提高,换句话说就是杀人速度更快,一般来说除非是境界远远高于妖梦的人,否则不可能轻松应对妖梦的招式,然而这一次,妖梦却越打越感觉奇怪。

    不仅仅是妖梦觉得奇怪,即使是在一边旁观的我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神子用的剑术,她的剑总能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合适的地点,但是……这绝对不可能是圣人的剑术,这剑术里丝毫没有圣人的本质,但却多了些其他的东西,那是……凡人的本质?怎么可能?

    “很好,很好哟,你在我见过的人里可能是剑术修为第二高的人。”神子对于妖梦的评价颇高,但是看她的样子却更加的不正常了,这剑术看起来居然没有任何的招式,仅仅是在该出现的时候便出现了,偏偏就是这么无法寻觅轨迹的剑术却并不让人感觉到突兀,而是感觉如德芙般丝滑,这不对劲,这种奇怪的剑术连我都不可能用的出来,不,也许可以。

    终于,妖梦越打越觉得难受,她感觉自己就仿佛掉进了某种奇怪的陷阱一样,自己的招式没有破绽,但却每每都会在最关键的点被阻挡,这种出力出道最关键的位置却被截断的感觉让她郁闷的想要吐血,举例来说就好像抡大锤砸墙,就在你的锤子已经抡出去,即将发挥最大力量的一瞬间突然有人突兀的喊了个停,这一下就算不腰间盘突出至少也得腰肌劳损。

    “啊!不打了不打了!”最后,妖梦用力挡开了神子的一次攻击,向后主动拉开了距离,“你这是什么怪招式?怎么总让人感觉会把剑的轨迹下意识地忽略掉?”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这不是圣人用的剑,相反,这好像是……”对,不是没有轨迹,而是连被攻击的对手都会下意识的忽略这轨迹,这种看似平平无奇甚至丝毫不会引人注目的剑术毫无疑问就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样练出这种剑术的?”

    “啊,你说得对,这就是,凡人之剑,跟圣人相反的剑,因为平凡,所以不会引人瞩目,因为平凡,所以会让人下意识地去忽略,但是,世界并不是由‘精’英构成的,当国家进入稳定时期的时候,在各个岗位忙碌奔‘波’的,是凡人,在各个领域身先士卒的,是凡人,凡人,也许不起眼,但是,他们总会在最应该出现的时间出现在最应该出现的地点,这就是我的剑,当我发现单纯凭借一个圣人无法独立支撑整个国家,我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多的是凡人,可最重要的也一样是凡人,凡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这个世界是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变成‘精’英的,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那么‘精’英本身又变成了凡人,就是这样,正是凡人的存在才凸显着‘精’英乃至圣人的伟大,但是在凡人的平凡一生之中,也有着足以闪耀的东西,神子抓住的,便是这一点,为此,她抛弃了圣人的身份,自愿成为一个凡人,这不是退化,这是……变革。

    显而易见却又常常被人忽略的道理,假如发生战争,一个优秀的能够以少胜多逆转乾坤的将军固然很重要,但是再强大的将军也不可能凭自己一个人打赢战争,在伟大的将军之下,更加耀眼的是那些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基层士兵和前线军官,没有将军,军队群龙无首,很可能一触即溃,但是没有这些士兵和军官,将军什么也做不了。

    “至于我是怎么练出这种剑术的……其实说实话我也已经把那时候的事忘得差不多了,嗯……对了,我当初在日记里记下来了,给你们念念吧。”神子收剑入鞘,从身上掏出了一本古旧的笔记本,“嗯……我找找……有了!在这,听着啊……嗯……第一天,天气,晴朗,今天不小心‘迷’路了,这里好像是个小丘陵的样子,嗯,草长莺飞啊,就是那些巨大的蜜蜂看起来很让人……嗯,膈应,好,既然‘迷’路了,那在有人找到我之前正好用它们来修炼一下。”

    “第二天,不想再记录天气了。奇怪,这些蜜蜂比想象中强得多啊,而且在草丛里居然还隐藏着一些全身就是一团草的怪物,这些怪物比蜜蜂还要强一个档次,真不好对付啊……不过这些蜜蜂死了之后居然可以吃,这下好了,在我被人找到之前,就用你们充当干粮了。”

    “第三天,神奇啊,这些全身就像草团一样的怪物死了之后居然会掉落一种奇怪的丹‘药’,这丹‘药’一颗吃下去可以顶一顿饭的消耗,嗯,决定了,就叫这草团怪物为草妖吧!还是没人来找我,难道她们也‘迷’路了?算了,这样训练也不错,感觉自己今天比昨天又有了提高,好,今天的目标提高,蜜蜂二十只,草妖十只!”

    “第四天,啊……失策了,好痛……草丛里居然还有一种外形有普通草妖三倍大的大草妖,力量也是三倍,猝不及防的被打了一下……但是那种掉落的丹‘药’居然可以加速伤口愈合,嗯,大概再休息一会儿就能恢复了吧,今天要再把目标提高,蜜蜂二十五只,草妖十五只,而且必须杀死一只大草妖,看看它会不会也掉落什么。”

    “第五天,彻底明白了,蜜蜂会掉落尸体,可以用来充饥,草妖会掉落丹‘药’,除了可以当做粮食之外还能加速伤口愈合,大草妖会掉落一种奇怪的瓶装液体,喝了之后可以永久的强化身体,真有意思……不过我杀了这么多天为什么这些怪物感觉一点都没有减少呢?布都她们至今也没出现,看来我可能要在这里多待上一些日子了,今天要杀掉更多的大草妖。”

    “第六天,这些怪物居然会自动生成,太可怕了,如果它们的数量永无止境的增长下去,我根本没可能活下来,同时面对三只大草妖就会让我不得不暂时败退,如果它们整个压过来我必死无疑……不过这么多天了,它们的数量似乎并没有真正的增多,当然,也没有减少,那种液体的效果越来越差了,不过触感和普通的水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甚至可以用它们来洗漱,不仅没有坏处反而还能清新口气,真是奇怪的东西。”

    “第七天,今天是第七天了,上帝创造世界也不过才用了六天……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虽然早有预感,但是到现在都没人来找我还是让我很悲哀,难道已经没人需要我了?啊,停停停,不能这么想,神子,你可是圣德太子,不能在这里因为这种小事自暴自弃,好,今天就一口气刷上二十只大草妖!啊,不过能这么轻松多亏这把根本不会磨损的剑,秦钺炀那家伙到最后消失都是那么神秘……”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第十八天,第十九天。

    “第二十天,感觉自己的剑术似乎到达了瓶颈的样子,已经没有任何提升的感觉了,那种奇怪的液体也完全失去了作用,现在我只能用它们洗澡,猎杀数量变得固定了,这可不好,一定还有什么办法能继续提高,神子,你行的,你可是圣人,是天选之子!”

    ……

    “第三十天,我成功了!我现在可以让那些怪物根本注意不到我剑的轨迹,然后自己傻乎乎的往上撞!但是这种剑术好像一点也不符合圣人的身份?不管了,有效的就是最好的,至少现在剑术又可以继续提升了,噢耶,神子你是个天才!”

    ……

    “第六十天,圣人是什么?真奇怪,我渐渐感觉圣人也不是那么重要了,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基石并不是圣人,圣人只是踏在这些基石上享受理所应当的胜利,这不对,圣人不应该是……圣人……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已……这……”

    ……

    “第九十天,这个国家可以没有圣人,但是不能没有凡人,圣人不是支配者,我们……不,不对,我们都做错了……对,这才是我应该……我不再是圣人了,我只是个凡人,身为凡人的,凡人的太子,丰聪耳神子。”

    ……

    “第一百五十天,终于,我的剑术已经提升到可以一击秒杀上百只大草妖的程度了,这是凡人的剑,这是凡人的剑术,这是由凡人所创造出来的不朽之物……这是……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你们的功绩永世长存……”

    ……

    “第两百天,明白了,全明白了,这个地方,这个世界,是我,全都是我,这是我希望我走的路,现在,我该离开这里了,身为圣人的圣德太子将会留在这里,而身为凡人的丰聪耳神子将会离开,不过,即使出于这种自觉,对外我依然自称圣人的圣德太子,我是圣人,也是凡人,我既要站在基石之上眺望最远的风景,也要自身化为基石,支撑这个风景,再见了,我啊,这是我最强的一剑,放逐这个世界!”

    “……”神子默默地合上了日记,脸‘色’很奇怪,“这……我自己都忘了,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原来我的剑术是这么来的?真有意思,有机会我还真想再回去那个世界看看呢……还有我回到现实之后做了些什么呢,我又是怎么进去的呢,真让人感兴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