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输赢看心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七十七章 输赢看心情

    你问我资瓷不资瓷

    ————————————————————

    “呃……稍微等一下。。 ”美铃童鞋举手示意暂停,“那个……这个……进度是不是快了一点?这样打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合乎逻辑啊……啊,我是这么觉得的。”

    “明白了,就是说先来点准备活动是吧。”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想了想,“对对对,准备活动……要点什么样的呢?有了……喂,地灵殿吗?对,是我,那个……你们有没有那种……就是……妖兽或者魔兽的尸体之类的东西?哦,有的话给我送过来一些,我会把钱补给你们,位置?啊,我这个位置很好找啦,好,三分钟?ok。”

    三分钟过去,一辆手推车一个灵车漂移停在我们面前,阿燐把车一卸,几十具妖兽尸体滚落在地,阿燐伸手朝我打了个招呼,推着车转身又跑了。

    “ok,都过来吧,嗯……一共三十五具……分给四个人怎么分呢?三十五除以四等于?等于多少啊?啊,每个人平分八点七五……日了狗了这分不开啊。”这是尸体啊,又不是蛋糕,咋分啊,就算分了还不是有一个……诶?

    “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勇仪可不知道我在这段时间里都经历了些什么鬼。

    “没什么,给你们找点热身的玩具……以黑暗之王的名义,起来!”我控制了三十五具尸体,并以此来作为热身运动,至于怎么分,很简单,我不需要,所以我捡零头就行了,每人十一个,我两个,“来,勇仪,白莲,还有美铃,可别翻了船。”

    “你在说谁啊!”勇仪一拳将一头僵尸狼的脑袋都打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两只僵尸哥布林的拳头落在了她的后背上,就听见‘咔嚓’两声脆响,两只戈不灵……哥布林的手臂全都折断了,“你这些僵尸怪脆的像西瓜!”

    “是吗?那好,这两只也归你。”我把原本留给自己的两只野怪也扔了过去,然后走到一边看戏,三个人对付着相似的怪物,却展现出三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格,真有意思。

    美铃展现出的是完全的技术流派,虽然全身都有着坚硬的龙鳞保护,但是美铃却从来不会让僵尸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而她的主要攻击方式则是攻击僵尸的关节,几下就能把这些东西的手脚拧成麻‘花’,有些更倒霉的被抓住破绽直接拧断了脖子。

    相比之下,勇仪的战斗方式则是纯粹的暴力,她从来不去回避攻击,也不需要去回避,大部分打中她身体的僵尸反而会被折断用来攻击的手脚,而她每一次挥拳都会将一个目标的脑袋打飞,或者是打断脊椎骨,十三头僵尸怪没有一个能让她出第二拳的,有些野怪被打到了周围的树干上,仅仅是剩余的冲击力都让这些树干仿佛朽木一般被折断。

    跟她们两个极端相比,白莲的攻击仿佛达到了一种平衡,白脸会有选择地承受攻击,打中她的僵尸同样会出现骨折,而白莲自始至终都没有用拳头而是用掌来攻击,被她打中的野怪们没有任何能直接看出来的伤口,但是却没有一个能再爬起来,至于她选择承受攻击的原则也很容易理解,沾满泥土或者其他污物的攻击她是一定会躲开的。

    三个人全都结束了热身,地上多了稀碎的尸体,啊,失策了,刚才不应该让阿燐回去的,这些尸体还可以拿去烧,前提是我不解除控制,不过现在……还是解除吧。

    尸体渐渐化为灰烬,就像之前在外界的那一次一样,我从椅子上起来,随手在桌上的白纸上给自己下了一注,对,盘口可以开启了。

    “呼……无聊……如果你把这个作为热身,那我真的要怀疑你的品味了老兄。”勇仪明显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所以你最好赶快开始你的下一步,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啊,你们两个先打一局喽,熟悉熟悉一下对方,然后……等下打二对二……这个借口是不是有点蠢?”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就算是二对二这两个货也不可能合作的,绝对是各打各的,“但是,就算明明知道这是借口,你不想打吗?”

    “我当然想打了。”其实从一开始就能看出来了,勇仪盯着白莲好久了,“喂,你那是身体强化魔法?我以前见过,不过他们都是弱‘鸡’,希望你强一些,别像他们一样有名无实。”

    “南无三……我不知道鬼族是不是都像你这样,但是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得罪了方丈你还想走!”说起来,这两个人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都喜欢笑,都是强力‘肉’体派,而且都有沉甸甸的前装甲,穿衣服的品味也都很奇特,看了都很让人把持不住……

    “方丈?嘿,秃驴!你敢跟贫尼抢老道!”一言不合,两个人还没容我劝两句就开打了。

    “美铃,咱们两个练练吧?”就让我也趁此机会来测试一下吧,龙神逆鳞融合到这个程度之后美铃的战斗力达到了什么高度,“小心点,不要膨胀,知道吗?比敌人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傲慢,你能练到如今这个程度应该明白,不过你最近的进展太过于单一的顺利了,你自己可能不觉得,但是你的身体会自己变得自负,所以,你最好注意,别把我当成你闭关之前的难度来对付,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战斗开始,美铃还是老套路,快速压进来压制我的气势,然后用快速攻击来防止我的反击,不过果然她还是和过去一样,这些攻击居然大部分以牵制为主,这简直太‘浪’费了,以她现在的身体力量完全可以做到白莲和勇仪那种程度,换句话说现在她攻击我的每一拳都可以变成重击,可她却只是牵制,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时半刻是改不了的。

    我抵挡着美铃的连续攻击,心里暗暗有了腹稿,要让她明白自己的行为有多暴殄天物,那就只有让她彻底的失败,我突然发难,伸手抓向她的手腕,美铃早已判断出了这一点,及时的挪开了手,但是她没想到我的另一只手早就等在那里了。

    手腕被我一把抓在手里,我侧过身子向外一拧,美铃的防御就完全失效了,与此同时我的‘腿’已经踢在了她的‘胸’口上,美铃一脸惊讶,直到被我踢得倒退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啥。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身体上的傲慢。”美铃之前的出工不出力的攻击方式确实容易遭人诟病,但是最大的问题还是我刚才所说的傲慢,不是‘精’神上的傲慢,是身体上的傲慢,更准确的说,是无意识上的傲慢,如果恋恋在这里,她肯定能明白……为啥我总感觉她就在这里?唔姆,不可能,肯定是我的错觉。

    “怎么会……”美铃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连旁边勇仪和白莲之间那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坟头对撞一样的对打都已经充耳不闻,“我明明预判了你的动作,为什么还会被……”

    “为什么还会被我抓到?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预判,很好的能力,一般来说预判可以判断出对方下一步的动作乃至二三步以后的动作,由此便可以在对方真正发动之前抢先打入对方的死角区域进行反制,但是,预判也有一个巨大的弱点,“你能预判出我的动作,我自然也能预判出你能预判我的动作,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在你反制我的时候再反过来反制你,很难想象吗?但是我确实能做到,这就像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这放在战斗中也是一样,当你过于依赖预判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对手是不是有着足以预判你的预判的能力。

    “那预判应该怎么用?”美铃有点不知所措,在吸收了龙神逆鳞之后才获得了预判能力的她根本不明白如何正确的使用预判能力,“如果不知道对手能做到什么程度,那……”

    “那预判岂不是没有用了?你是想这么说吧,这就更错了。”预判绝对不是无用的东西,对于不会使用预判的人来说,预判就是个稳赢不输的能力,宛如bug,“预判会告诉你对方下一步的可能‘性’,但是这不是结束,这只是个开始,因为只有你才能决定是否要完全相信这次预判,因为归根到底,预判只是手段,不是真理。”

    预判可以告诉你对手下一步的行动,通过预判,你可以得到最简单的反制手段,但是是否真的要使用这个手段,在于使用预判的人,而不是预判本身,比如刚才那一下,美铃预判到我会抓住她的手腕,于是用了最简单和直接的应对手段,就是把手从那个位置挪开,而我预判到了她的预判所给出的最简单的应对手段,所以另一只手就等在那里。

    如果美铃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预判,哪怕只是改变很小一点躲避的角度,我的等待都会成为失败,因为我只能预判到她的预判所给出的动作,而不是她的动作,我是在预判预判按,而不是预判她,而且我做不到,预判无法在对方还没有任何行动趋势的情况下成立,预判对方的预判是唯一的可能‘性’,而这我平时都不敢用,唯独对于美铃,我才敢拿来指导她。

    “使用预判……但不要完全相信预判给出的一切……这样吗……”美铃的悟‘性’是一等一的,遥想当年她还是个被作为计算单位的分界线妖怪,但如今,她已经步入幻想乡最强大的行列了,对,现在的美铃足有与蓝和大狸子相媲美的等级,已经比红魔馆曾经的老大……啊,老大是我,那就是老二,已经比红魔馆曾经的老二蕾咪还要高了,她缺乏的是正确的引导。

    “对,决定的人是你,不是预判,如果你被预判牵着鼻子走,那还是删号重练吧。”预判就像任何招数一样,只是工具,千万不要对它们产生依赖,难道真的有人会以为雷神需要雷神之锤才能发出雷电?就像奥丁……洪七公说过的,你是锤子手机之神吗?“还有一点,美铃,你是不是还对你现在的力量没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诶?”美铃一怔,“什么意思?”

    “你看看他们两个的战斗方式。”我示意美铃看看白莲教和红有三的战场,两个人几乎就是在站桩对撸,乒铃乓啷的打得直冒火星子,两个人脚下的地面都已经开裂的像是王八盖子一样……说错了,抱歉,是乌龟,王八背上没有‘花’纹,“再想想你之前牵制我的那些攻击,没看出点什么吗?现在的你完全可以做到她们的这种程度,也许会稍微差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差太多,还不明白吗?你之前的每一次牵制攻击都能直接作为重击来攻击我,而且并不会消耗你什么力气,而你却把这种可能的优势全‘浪’费掉了。”

    “我……能做到这……这?”果然,美铃对于自己还完全没有自觉。

    “美铃啊,我得说,你的身体确实变强了,但是你的战斗意识还停留在过去,全是老旧的观念,没有一点变化,这样的你发挥不出你应有的力量,所以,我们来玩个最简单的教学关卡吧。”我回过头,“神子,下注都完成了吗?”

    “ok。”神子朝我摆出ok的手势,“我可是在你身上压了三千块!我要是赔了跟你没完!”

    “喂……你这样不是让我压力山大?”我突然召唤出无常一下子扔到还在互相暴打的两人中间,“好了,停止热身吧,是时候了,二对二打到只剩一口气死亡对垒,现在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