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奥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八十一章 奥丁

    第九百八十一章奥丁

    ————————————————————————————

    自从传送门建立之后,漫威世界,至少这个漫威世界和幻想乡的时间就已经变得同步了,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按照现在经过的时间来计算,这个时候诸神黄昏的剧情根本就不可能开始,想想吧,我离开的时候,我们才刚刚解决奥创,在另一个时间线里我已经经历过内战了,但是在这个时间线我甚至都还不认识斯科特朗,也就是蚁人,啊,说反了,是他不认识我。

    我具体的估计了一下时间,这个时间内战应该已经结束了,由于这一次没有我的加入,罗迪肯定又变得半身不遂了,巴基的手臂肯定也被毁掉了,我在另一个时间线里所做的一切变得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后悔是不可能的,我救不了所有人,但是要是遇到了,我还是会去做。

    按照正常的逻辑,在我走之后不久就会发生蚁人事件,然后山姆才会认识朗从而拉他加入内战,内战之后便是斯特兰奇博士遭遇意外,从而成为卷福……咳咳咳,奇异博士,如果我的想法没错,现在那边应该正好是他成为奇异博士之后不久,在这个时间是不会有海拉归来的,更何况,我根本无法依靠自己进入理想化的梦境,所以……

    “布里克街-177a……”我看着门框上的牌子敲响了大门,没人回应,但我却已经出现在了室内,屋里的光线昏暗至极,但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我看到了一个黑影,一个身穿斗篷的黑影,而这当然不可能是克拉克-肯特,“啊,冒昧打扰,我是……”

    “迪恩-斯卡雷特,前复仇者联盟成员,代号流亡者,于索科维亚之战后消失……”黑影朝我的位置飘了过来,“来自异世界的奇异武士,我知道你,而且看起来你也知道我。”

    “史蒂芬-斯特兰奇,著名医师,被人称为奇异博士,当然了,严格来说你应该算是秘术法师……不过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昏暗的光线让我烦躁,“我希望我们能换一个明亮一点的地方……”

    “如你所愿。”轻微的摇晃之后,屋里变得亮堂多了,“坐吧,喝点什么吗?”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忘了带火,所以如果你能借给我那就很好。”我的烟袋是不会离开身上的,但是火……我周围能点烟的人太多总是让我忽略这东西,“啊,对,不过说到底现在也不是抽烟的时候,我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

    “我调查过你的能力,说实话我不觉得你会需要我帮什么忙,你擅长的那部分似乎更适合去寻找你那些老朋友,你明白吧,托尼斯塔克或是布鲁斯班纳……哦,我觉得你可能想知道布鲁斯班纳也像你一样消失好久了。”斯特兰奇在成为奇异博士之后一直在致力于监视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人和物,托尔,洛基,我,铃仙,都在他的监视范围内。

    “这我已经知道了,而我需要你做的也跟我擅长的方向无关,事实上这正是我最不擅长的部分。”扯皮结束,该回到正题了,“我首先想要问一个问题……你成为秘术法师多久了?”

    “嗯,几天而已。”

    “所以……你还没见过托尔……奥丁呢?”奥丁被洛基放在了地球,我没见过奥丁,但这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我知道他在哪,所以你想见他?”斯特兰奇搞错了我的意思。

    “不,只是用来确定一下时间,正合我的心思。”这个时间刚好,“我要你把我送到未来。”

    “这不可能。”

    “先别急着拒绝,博士,如果是在梦中呢?”没点燃的烟袋在我的指间旋转不停,“我不是让你把我送到未来,而是让你把梦中的我送到未来,相信我,这会给未来的你带来好处。”

    “这倒是有可能……”

    当我入梦,这个世界就将……啥也不会发生,日了狗了,我又不是伊瑟拉,尤其当我站在未来的地球上的时候,我便越发的坚信这一点,我知道托尔和洛基会来找奥丁,而他们也会不可避免的遇到未来的斯特兰奇,所以对我来说,因为我并不知道在海拉第一次出现之后又发生了啥,所以……我应该去那间绿茵园护理中心……的废墟。

    “啊,不用送了,你一会儿也不用给托尔留地址了,我会带他过来的,还有,我改名了,以后叫我艾克赛尔吧。”在未来斯特兰奇的注视下,我直接消失在他面前,啊,力量回来的感觉真好,我能感觉到黑暗之种在沸腾,下一秒,我出现在预定的位置,在街角,正有两个人看着被拆除中的房屋面面相觑。

    “我……我发誓我把他(奥丁)留在这了。”洛基穿着全套的黑色西装,不过明显不太合适,他的肌肉都把袖子撑得鼓鼓囊囊的。

    “是留在人行道上了,还是留在那个正拆着的楼里了?”托尔还是老样子,只不过这一次他把雷神之锤化成了一把雨伞,真可惜,唉,唯一一次变伞还是在即将便当之前,可怜的锤子,“你安排的真好。”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洛基为自己辩解着,“我不能预知未来,我又不是巫师。”

    “你不是?那你为什么这身打扮?”托尔上下打量着洛基,一脸的恨爹不成刚,“真不敢相信你还活着!我看着你咽气,我为你哀悼,为你哭泣。”

    “哦,好吧,我受宠若惊。”眼看着托尔被两个女粉丝要求合影,洛基顺便得到了托尔被简甩了的八卦,虽然托尔完全不承认,不过这无关紧要,因为下一秒,洛基就突然消失了,以自由落体的方式。

    “洛基?”托尔小声叫了一下,当然没得到任何回应。

    “别担心他了。”我从背后拍了拍托尔的后背,这小子长这么高打算吃树叶吗?“嘿,所以你被甩了?”

    “迪恩?你为什么在这?”托尔见到我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她可没甩我,是我甩的她,我们是互相甩的……刚刚是你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