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 死亡女神,海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八十三章 死亡女神,海拉

    照明弹解决不了上一章的奥秘,也对这一章没有效果

    ——————————————————————————————

    “喔……你以为你是谁啊?”洛基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发雷霆,我说你们一个个都长得这么高还让不让我们这些矮子有活路了?“我是这里最大的反派,你居然说你忘了我叫什么!也许你以为你很厉害,是吧?想都别想,你这个二流业余超级英雄!”

    “呃……首先申明一件事,我是兴趣使然的……专业英雄,我在英雄协会……暂时还没有备案但是我有人脉。”我才不在乎他听不听得懂,“所以……你到底叫什么来着?”

    “别闹了!”洛基的匕首从他的掌心冒了出来,朝着我的脸快速靠近,并在刺中我之前突兀的停下了,并不是他突发善心,也没有人拦着他,是他自己无意识地停下来的,毕竟……

    “毕竟我这张脸你刺不下来,对吧?”在洛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我的样子变得和他一般无二,除了衣服,我穿的是他当初那套绿色镶边的衣服,“哦,没错,我是邪神洛基,你们的噩梦,又或者我可以是……托尔?”

    我有选择障碍,不过因为可选的人比较少我还是选择托尔了,我变成了托尔的样子,连身高都是一般。

    “不不不……”洛基太熟悉这个能力了,这就是他的能力,至少是他能力的一部分。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不过,我还可以是……啊,那个老头。”我再次改变,变成了奥丁。戴着单边眼罩,一头花白色的微卷发,白色的大胡子,满脸的皱纹,“所以,你来告诉我,你现在知道我是谁吗?你不知道,所以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谁,好了,走吧。”

    “拜拜。”斯特兰奇一挥手,传送门移动过来将我们三个转移到了目的地,奥丁的自我放逐之地——挪威。

    这里是海边的草地,咸腥的海水味混杂着青草的气息,不好闻,但是却不会令人生厌,放眼望去,是在钢铁森林中几乎无法见到的湛蓝天空,以及天空之下站立的身影,迟暮,老迈,但充满了……智慧……我没见过奥丁,除了在电影里之外,所以我现在很确定我之前的变形非常失败,我模拟出了完美的外形,却没能模拟出气质,我估计洛基也是这样。

    “父亲?”托尔走到奥丁身边,奥丁站在悬崖边,面对着大海,保持着站立不动的姿势。

    “看看这个地方,多么美丽……”奥丁只是在感叹这片天地。

    “父亲,是我们。”就在托尔说话的时候,洛基也走了过去,站在了奥丁的右侧。

    “我的儿子们……我一直在等你们。”奥丁本来应该一直保持着面向大海,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世界中多了我的存在,他的表现也和我之前在电影里看到的不一样了,他转过了头,“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还有其他的客人,未知的神……”

    “我并不想打扰你们父子团聚,但是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她而已,所以,当我不存在如何呢?”为了避免尴尬,我把自己变成了一棵草。

    “神?所以……艾克赛尔?你是个什么神?”托尔被奥丁的一句话搞糊涂了,但是当他回头问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草了,你见过草会说话吗?“好吧,不管那些,父亲,我们是来接您回家的。”

    “回家……对……”奥丁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那片湛蓝与碧蓝的交界之处,“你的母亲,她在召唤我……你们听到了吗?”

    “……”托尔看着奥丁的样子,又看了看洛基的表情,“洛基,解除你的魔法!”

    然而洛基只是摇了摇头,这次他什么都没做,是真的。

    “呵呵……摆脱你的魔法还是挺不容易的。”然而魔法这个词似乎让奥丁的思维和托尔他们回到了一条线上,他面带笑容的看着洛基,“弗丽嘉一定会很骄傲的……来陪我坐一会儿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奥丁带着他的两个仔坐在了不远处的石头上,其实这样直接坐在冰冷的石头上对坐骨神经和前列腺都不怎么好,但是我只是棵草,你们家电线杆子……草会说话吗?

    “我知道我们辜负了您,但是我们会改正的。”托尔仍打算挽回一切,他并没有察觉到奥丁的异状。

    “是我辜负了你们……就要降临了,诸神黄昏……”奥丁重复着古老的预言。

    “不,我阻止了诸神黄昏,我也了结了苏尔特尔。”托尔则觉得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不……一切已经开始了……她要来了……你不就是为了她才来的吗?未知的神?嗯?”奥丁没得到回答,还是那句话,我现在是棵草,“我用尽了我的一生去阻止她,但是我的时日已经不多。”托尔和洛基对视了一眼,而奥丁不为所动,“我已经对她无能为力了。”

    “父亲您说的到底是谁?”

    “死亡女神,海拉。”奥丁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托尔楞了一下,因为他之前才刚刚从我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我的第一个孩子……你们的姐姐。”

    “……什么?您的什么?”托尔傻眼中,连洛基都差点掉线。

    “她的野心膨胀到我无法控制,我阻止不了她,于是我囚禁了她,把她关了起来……她的力量源于阿斯加德,一旦她到了那里,她的力量将会无穷无尽……”

    “无论她是什么,我们都能联手阻止她,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她……”托尔的话被打断了。

    “不,我们不能了,我已经在另一条路上了……你们得独自面对她……我爱你们,我的孩子们……看那边。”奥丁伸手指着远方,“记住这个地方,家园……”

    就在他的两个孩子面前,奥丁的身体化成了金色的流光,随风飘散,乘上前来迎接的船……逝去的灵魂啊……飘向那庄严而又令人怀念的……故乡……

    浓密的云层笼罩了过来,雷声大作,托尔的力量几乎要扩散出来,在洛基的一声‘老兄’之下,才渐渐的平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