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黑暗之神与死亡女神-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百八十四章 黑暗之神与死亡女神

    第九百八十四章黑暗之神与死亡女神

    ——————————————————————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此时托尔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渐渐可以直接控制自己的力量。

    洛基和托尔的对立眼看就要到达最高点,但是天空中一个突兀出现的闪耀着青光的黑洞打破了这种气氛,这对早已分道扬镳的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知道现在根本不是纠结兄弟情仇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换回了自己原本的衣服,雷神之锤出现在托尔手中,只可惜我暂时没办法出现,因为托尔这家伙走过来的时候踩在我身上了,我是棵草!

    她来了,死亡,哼……又一个长得比我高的!

    “这么说他已经死了。”海拉从青光之中走出,黑洞在她身后消失,“真遗憾,我挺想亲眼看着他死的。”

    “你就是海拉。”托尔看着海拉,我说你能不能发发善心先挪挪脚?“我是托尔,奥丁之子。”

    “真的吗?你看上去和他一点都不像。”海拉的头发即使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也在胡乱飘动个不停,整个特效哪买的,冲了多少钱?黄金会员?还是钻石会员?难道还是清水会员?

    “也许我们可以商量商量……”洛基这个二五仔……

    “你倒是挺像他的。”海拉的评价……嗯,毫无价值,或者说她的整个话都毫无价值,那么为什么我要听呢?因为某个该死的雷神的该死的大靴子正他妈踩在我这该死的脑袋上!“跪下。”

    “你说什么?”洛基一定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他是个神,呃……当初他被班纳爆摔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哦……”海拉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剑,嗯,挺吓人,不过并没什么杀伤力,“跪下……在你们的女王面前。”

    “我可不这么想!”托尔往前迈了两步,一把扔出了锤子,谢天谢地!老子终于可以出来了!

    雷神之锤停在了海拉手掌之中,锤子在托尔的控制下不断的颤抖着,却无法突破,无法挣脱,无法……控制。

    “这不可能……”托尔见过其他人举起锤子,幻视和我都做到过,但是他从没想过有人会以这种方式直接压制住雷神之锤,他用力想把锤子收回来,但是至少从我这个位置看,可能性为零。

    “达令……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可能。”海拉摆出一副‘我的将军们,对军事经济学一无所知!’的表情,手指开始用力,雷神之锤被捏出裂缝伴随着强大的闪电猛的爆碎开来,锤子的碎片散落一地,海拉将头发变成了带有大量尖角宛如凯瑞甘爆款的黑色头饰,双持武器朝着两人靠近,是时候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海拉脚下的草地突然开始剧烈的生长起来,死死地缠住了她的脚,海拉一剑劈开草叶,再抬头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人,“雷猴啊。”

    “你是……什么?”海拉感到疑惑,她在我的身上感受到了和她相似的东西,那是……死亡,“你是从哪冒出来的神?”

    “事实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说……我就是你,除去了缺陷的你,当然这种说法并不完整,所以让我来介绍一下吧,我不是你的起源,但是却有可能成为你的末日。”我向后摆了摆手,示意背景站的远一点,“你对此有何看法?”

    “哦……”海拉别过了头就像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然后随手扔了把剑过来。

    ‘噗。’黑剑在我的胸口扎了个对穿,太过分了,“喂,我还在等你的回复呢!”

    “你……是……谁!”海拉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把刺穿我的黑剑居然渐渐地被我吸收了。

    “我是秦-艾克赛尔-钺炀一世,黑暗之神。”黑剑在我的身上消失,我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了合身的护甲,诸君,我喜欢黑色,不,男人喜欢黑色,魍心和无常一左一右的出现在我的背后,“我是个失去了神性的神,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摊开了双手,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整个地层的所有土石全部倒卷起来对着海拉铺天盖地的压了过去,这,就是‘开天辟地之大地的裂变’!

    “嗯,真好。”席卷的土石在海拉面前被一分为二,“所以你看上去真的不像是只会扔泥巴的神……你是什么神来着?”

    “嘿,我得跟你说。”我咧着嘴呲着牙,要是照镜子估计能把自己吓死,“什么神都可以!”

    我的双手高举向天空,乌云几乎是瞬间将天空铺满,整片草地上变得黑压压一片,巨大的雷声在几公里外都是震耳欲聋。

    “天魔法【雷之咏叹诗】!”赤红色的审判之雷从乌云之中直冲下来,将海拉所在的位置完全笼罩在内,草坪毁灭,泥土烧焦,岩石化为灰烬,但我敢打赌海拉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反正这招只是引子,“天魔法【末日诅咒】!”

    一道细小的黑色雷电在乌云之中不起眼的显现,混迹在源源不断的赤红色审判之雷中悄无声息的命中目标,但是,当这枚细小的雷电命中地面的时候我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托尔和洛基甚至在下意识的后退。

    ‘咔’细小的破碎声,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却显得异常的突兀,我没有将那枚细小的末日诅咒真的作用于这片土地,否则先不谈地球,至少整个欧洲会从地图上被抹掉。

    “呃……奥丁之前是不是少对我们说了什么?”洛基突然转头看着托尔,真难得那个狡诈的谐神会露出暴漫一样的表情,“比如我们除了有个姐姐之外还有个哥哥之类的?”

    “我觉得没有。”托尔你应该去找个医生,对,把你的下巴装回去。

    “我也觉得没有,怎么,洛基,你打算跟我拜个把子吗?不好意思,我可不敢。”雷之咏叹诗结束,海拉所在的位置被劈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那里原本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泥土被烤焦的糊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