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遇妹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章 再遇妹红

    三天后,人之里。

    “呼……”妹红嘬了一口指间夹着的烟头,呼了口气,“说是自警队队长,这工作也太闲了。”

    “这工作要是每天都忙着那才坏事了。”声音从妹红背后传来。

    “秦钺炀?”妹红回头发xiàn

    是我,“你的户口办完了?”

    “是啊,早办完了。”我看了看妹红手里的烟头,“你不至于吧,穷着这样了?怎么都抽上烟头了?”

    “还说呢,卖烟的欧巴桑说昨天有个小子把所有的七星都包圆了,我不抽烟头抽什么!”妹红一边说一边恶狠狠的握了握拳头,“要是让我知dào

    是谁干的,我一定把他……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唉……”

    “呃……”我把眼睛望向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开口,“你说的那个小子……可能是我……”

    “哦,是你啊……”妹〖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红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随即感到不对,“嘿!是你小子!”妹红作势要打。

    “等等等等,亚美爹!”我捂住了脸,流亡者零式被我放在博丽神社里了,现在没穿机甲的我可禁不住蓬莱人的一击。

    “行了,我就没想打你!”妹红比划了一下就把拳头放下了,我自讨了个没趣,“七星拿出来一半,听见没有?”

    “嗨嗨。”我不觉得反驳除了让自己身上多几条胶布外还能有什么作用,所以同意了。

    “说说吧,这两天你干嘛了?”妹红看了看我,“你那套不离身的流亡者零式去哪了?”

    “我放在博丽神社了。”我指着博丽神社的方向,“至于这几天我干啥了,那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

    我看着眼前打了迷之马赛克的生命体:“嗯,红白色露腋装……没错,应该就是博丽灵梦。”

    “但她为什么一副中了不明aoe后扑街在这躺尸的样子呢?”提出了最主要的问题。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动静。

    “西斯特姆,你听见了吗?”

    “好像……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声音……是肚子!是肚子里传出来的!”

    “等等!仔细听的话……”我发xiàn

    了一个可能相当惊人的事实,“救……救……我……好……好……饿……死……了……救救我,好饿,饿死了?”我把她肚子里传出的声音仔细的串联到一起,发xiàn

    了惊人的现象,“她居然可以用饿肚子的声音说话?”

    “我觉得这不是您应该惊讶的时候,如果您在不进行投食的话,她可能就真的饿死了,到时候我们的户口……”

    “哦,该死,我差点忘了。”西斯特姆的提醒让我骤然想起了我还有求于这眼前的马赛克,“西斯特姆,解除武装!”

    “叮铃咣当。”流亡者零式再次从我身上解除,瘫在地上,我马上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翻找,“我记得还有两个快过期的面包呢,去哪了?”

    “流亡者工厂左边。”西斯特姆提醒。

    “哦,找到了,谢谢了。”

    “没什么,我也不想让这种东西一直在我自豪的流亡者工厂旁边放着。”西斯特姆的毒舌又发作了,我不记得我当年把她教育成这样了啊。

    面包找到了,好运的是还差一天才过期,但马上新的问题又来了,我怎么才能让这红白马赛克爬起来呢。

    “您可以把面包的袋子撕开,然后放到她脑袋旁边试一试。”西斯特姆冷不防地又出声,吓了我一大跳。

    “你怎么知dào

    我在想什么的!”

    “请您下次不要直接把心里想的东西嘟囔出来好吗?”

    “……”

    “您都嘟囔出来了还问我为什么知dào

    吗?”

    “……”

    “您就……诶,您咋不说话呢?”

    “你咋不上天呢?你让我说句话呗!”我狠狠的吐了句槽,感觉心里痛快多了,“不过这办法能不能行啊……”我实验着西斯特姆的计策,把撕开的面包靠近了红白马赛克的头部。

    “啊呜!”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我一跳,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手进入了一个温暖又湿润的地方,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痛。

    “嗷嗷嗷!”我用尽全力才把手从红白马赛克的嘴里拽出来,不停地甩着。

    “汝,多谢招待了。”原本摊在地上的红白马赛克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头上扎着巨大蝴蝶结的黑发少女,此刻她一改之前的颓势,正坐在地上,手里端着一杯不知从那里掏出来的热茶滋滋的喝着。

    “卧槽,美女你谁?”红白马赛克突变成美少女的情况让我的大脑一时懵住了。

    “汝,真是失礼呢。”

    “你是博丽灵梦对吧?”我无视了她的鄙视,打算先办正事。

    “正是,汝有何贵干?”

    “我是刚从外界掉进来的,打算长驻一段时间,妹红让我来这找你上个户口。”

    “吾了解了,汝,可以走了。”博丽灵梦听完,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继xu

    喝着茶。

    “……”我站着没动,事实上我动了才是傻子。

    “汝,还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好不好?我住在哪?”

    “汝自己找地方吧。”

    “你不是博丽的巫女吗?这些事情是你负责的吧!”

    “很麻烦,所以我不想干。”

    “你刚才用了‘我’是吧!你其实一直在装斯文是吧!”盲僧,我发xiàn

    了华点。

    “既然被你发xiàn

    了,那就无所谓了,你哪来的回哪去吧,看你的样子不像会害pà

    妖怪的人。”博丽灵梦看了我一眼,扭头往山上走。

    “这一代的博丽巫女,又懒,又穷,又贪财,又无节操……”我的生化计算机突然冒出了妹红说过的一句话,“贪财?有了!”

    “等等!”我叫住了博丽灵梦。

    “还有什么事,我很忙的!”

    “如果我给你钱呢?”我露出了一个阴险的奸笑。

    “……”博丽灵梦的身体顿了一下,“说……说什么……我……我像是……是……见钱眼开的人……人嘛……”

    “哦,那就算了。”我装作整理亚空间超级仓库,然后故yi

    把一块黄金掉到地上,“哎呀,掉了。”我正要弯腰去捡,金块却已经不见了。

    “客人您今天要留下吃饭吗?需yào

    住宿吗?推荐博丽神社代代相传的幻想乡只此一家再无分号的神乐哟!”

    “计划通!”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